(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May 25, 2009

漫兩拍上載


空寫網誌是一個原因,太多同事找到了這個網誌也是原因之一,再加上很多公司的事情都要保密,私事又不方便說,而且這個禮拜都沒執屋,所以,這個網誌已經一周沒有題材和沒有時間更新了!大家快點遺忘這裡吧,遺忘了這裡,我就可以暢所欲言了!

  剛才去選舉辦做崔世安的代表去攞特首選舉提名表的採訪,除了該名代表外,還有三位仁兄攞表:一位聲稱已獲北京同意的優秀共產黨員李光遠,一位說自己傳奇經歷足以當上特首,聲稱澳門現在越來越男多女少,遲點豬扒變時菜的吳先生,還有一位躲避鏡頭似躲避追債佬的呂先生,澳門,真是天下特色會萃!(話時話,撇除精神失常的某些對白,李光遠有些話真係幾有Point)

  半年有多未將澳門日報動漫玩家的“漫兩拍”文章Load上來,現在一次Upload個夠,不知有沒有遺留呢?大家畀個面睇睇。

  漫兩拍:我的童年聖經
  撮要:故事中的天神村,人們生活簡單,無憂無慮,雖然是村莊,卻又有類似城市的建築,加上無處不在的米田共,地平線上的青山,營構了一個獨特的世界。除了小雲外, 其他角色幾乎都到了“癡妄”的地步:千平的好色、小吉的暴食、小寶寶對人類禮教的執着、馬斯特對徵服世界的執迷,還有那個像尼採“永劫回歸”定律一樣永遠 被小雲撞散的警車。這裡的人都打不死,無論是好人還是壞人,在天真無邪的小雲面前,人們的癡妄都會被她那天襥的笑容化於無形。小雲雖然擁有人類女孩的外 表,但卻沒有人類的壞心腸和不必要的生存煩惱,在她身上體現的是純樸的人性,讀者觀眾無論是成人或小孩子,都會自然而然地在她身上投射童年的幻象,每個人 都希望像小雲一樣,永遠長不大,永遠無憂無慮。這些千奇百怪的元素,只有鳥山明這個天才才能想到。

  漫兩拍:港漫狂食老本

  漫兩拍:午夜的愛

  漫兩拍:善於營造畫面氣氛的永安巧

  漫兩拍:對澳門動漫產業發展的建議

  撮要:
相信沒有一位在澳門參與漫畫創作的人士會認為 自己的水平能與歐美日媲美,而與港台內地比起來還有一段大距離,在現今漫畫出品爆棚、網上任看的情況下,澳門發展自己的動漫事業有甚麼優勢和必要性?如果 真正是人才的話,投身香港漫畫圈也會被接納,何必留在澳門?因此,我們發展動漫產業,首先就得給自己一個發展的必要性,否則沒辦法做下去。我認為,澳門動 漫界的起點不宜定得太高,應該將發展動漫業定位為一種社會公益活動,以推動澳門文化,以年輕人較易接受的方式凝聚澳門人,這樣比起誇張其事更能獲得大眾支 持及政府的政策傾斜。


Sunday, May 17, 2009

disaster 6

理雜物的工作搞了個半月,斷斷續續,一不用加班,就拋女棄狗的去進行清理,到現在還未弄好,不是說自己財物太多,只是自己有時會翻翻看看,浪費時間,有時對着那些雜亂無章,不知哪些東西該入箱哪些又不應入箱的物品費煞思量,感到老鼠拉龜,無從入手。工作上很多忙事,生活上又有很多問題要處理,能夠清理東西的時間根本少之又少,要真正把雜物處理好,估計已經是七月分。

 我的雜物就像我網上的所有虛擬空間一樣,如果一直不整理,內容就會繼續膨脹下去,但也不會產生甚麼問題,然而,一旦進行整理,就像整理這個Blog的背景、版式、鏈結和配件等等,就得花費大量時間,還是不動為妙。無論如何,如果將來轉世輪迴中我有機會再做人的話,我一定不會選擇愛收藏,愛書本,希望能做一個灑脫的人,不會吝嗇財物,也不要做現在般的劣等守財奴。

  新一屆澳門文學獎已開始征件,我今年跟往年一樣,都打算參加所有四個賽項(雖然幾乎每次最後都只參加小說組),小說我已經構思好,只差動筆以及在寫作過程中被上帝擺佈;散文也有一個十分想寫的題材,因為對該題材有感情,一定可以寫出可讀性。戲劇無頭緒,詩歌打算從舊有未發表過的作品找些出來編訂。現在開始創作上述作品,博幾千蚊使用使用。

Monday, May 04, 2009

disaster the fifth attack


排寫網誌都說自己忙,實情也是這樣,只是不知為何而忙,也不知道忙過後有甚麼成績。總之,一個字:忙!不過,忙歸忙,散開了的東西還得收拾妥當,話說上個月某一天因為一些原因而要把家裡的東西整理好,誰不知一弄就是一個月,第一篇Disaster已是四月六日的Post,這個月來我一有時間就慢慢的收拾,慢慢的收拾,不經不覺就搞了這麼久。現在還有床下底及床頂的東西未整理,整理好後,又要將一些散開了的東西歸類整理,再買一張小一點的床,然後再把東西塞於床下底,床上格。

  這兩日丟了一些以前買落錯字連篇的盜版書,但有一些盜版書因為有感情而沒有丟掉。還有找出了些自己不會再要的漫畫,大多不齊全,遲一點送給朋友。之前說過的佛經,我已經分四至五日分批運回田耕閣,分享給有緣人,不知是甚麼樣的有緣人來拿取我這些儲了八九年的佛經呢?

  昨日整理東西時,找到些文化大革命時期的毛語錄及書籍,其中有本一九五二年出版的毛澤東《矛盾論》,都應該幾珍貴。其實我還有一批下落不明的書籍,例如一些六七十年代香港的通俗小說及幾本文革時期的讀物包括一本批判《樂經》的書--雖然我的雜物多,但我家不大,我之前找過幾次都找不到,恐怕已經不知在甚麼時候,在一些我出長差的日子裡被家人當垃圾丟掉了!南無阿尼佗佛!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