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October 28, 2016

澳門作家太皮《懦弱》第13章、第14章、第15章


《懦弱》
13

疑犯甘志文被押回警局後,梁鏡暉等人對其軟硬兼施,一開始是梁鏡暉及朱飛龍等用一向慣常的手段,只要疑犯稍有不順就掌摑或飽以老拳,逼令對方順從。憑着多年經驗,他們都知道哪些人打得,哪些人不打得,又知道如何控制力度,令對方疼痛及飽受驚嚇,卻又不使對方受傷。

梁鏡暉與朱飛龍見對方硬的不吃,對望一眼,步出審問房,換進來的卻是林茂棠,林茂棠一入房間,將房門嚴嚴關上,就接連放了三個響屁,然後打開一個紙袋,裡面都是美味的快餐食物,他就在疑犯面前狂風掃落葉地大吃起來。吃得飽了,忽然又帶上一副耳機,竟然在疑犯面前一邊模妨拉丁舞王Ricky Martin跳舞,一邊唱着《She Bang》!“潑”的一聲,又放了個臭屁!

未幾,正在外面等候的梁鏡暉等人就收到了林茂棠的通話,表示疑犯願意合作了!甘志文不堪折騰,對着面前的梁鏡暉、古天成、朱飛龍、林茂棠及白蘿莎五人,緩緩供出了自己所犯的罪行。

甘志文是大英石油氣公司的送貨員兼貨車司機,三月十七日那天,甘志文如常返回青洲的倉庫等候送貨,儲到一批訂單後,他就開着運載了二十多罐石油氣的小貨車,按照自己平時的路線逐個逐戶送貨。那天之前他在角子老虎機上輸了萬多元,把那個月的生活費都輸光了,心情就不爽,又遇到幾個摳門的客戶,不單不主動給小費,見他討小費時甚至破口大罵!

一肚子氣去到金山大廈六樓事發單位,心想不要又遇到那些吝嗇的老太婆了,按了一回兒門鈴,都沒人應門,正要打單子上客戶留下的手機號查詢時,門卻開了,一個美麗的年輕女子打開木門,她神情呆滯地將鐵閘也打開了,腳步踉蹌地退後一步,讓他進去,他搬着石油氣罐入內,撇眼間,見到那女子下身只穿了一條底褲,上身穿的是一件吊帶睡衣,乳房都快掉出來了,他也不敢多看,放下石油氣罐,帶出單子要她先付錢,才肯更換。

可是,他說,那女子卻像中了邪一樣,站在他面前一動不動,彷彿不知自己叫過石油氣、不知要付錢似的,雙眼無神地望着他。更可怕的是大門已經關上,他送過那麼多次貨,也未出現過這樣的情況,他也怕那是一個陷阱,更怕會有一個高大的男戶主突然跑出來勒索他,他便催促她付錢,只見她痴痴呆呆地一笑,走入房間像是要取錢,等了約一分鐘,卻也不見她出來,他走過去一看,嚇了一跳!她竟脫光衣服,躺在床上,誘惑地向他伸手呢!他也就再也忍不住,拼着一死的心態,爬到床上,與對方發生關係了!

“然後呢?”梁鏡暉問。

甘志文不出聲。

“講啊!仆街!”古天成拿着自己手上厚厚的筆記本,使勁拍在疑犯頭上。他的舉動讓同僚訝異,皆因平時他都是斯斯文文的,除了追捕時使用適當暴力制服劫匪之外,平時審問都不會像同僚一樣動手動腳。

甘志文還是不出聲。古天成將他拉起來,扯着他的頭髮,要將他撞向牆壁!

甘志文大哭大叫:“我講了我講了!”

古天成使勁將他塞回座椅上。

甘志文直認不諱:“我原本以為對方是自願的,誰知完事後,她卻好像突然清醒,看清我是誰了,大哭大鬧,說我強姦,叫救命,叫報警,又語無倫次,又突然大叫一個名字!我那時真的很害怕,我不知如何是好,我在後面抱着她,一手箍着她的頸,一手捂住她的口鼻……然後,我不想的……我不想的……嗚嗚嗚……”他趴在桌上哭起來了。

朱飛龍及白蘿莎等人聽到他的話後甚是憤恨,只因突然勾起的欲念就殺人滅口,扼殺了一個正值青春年華的年輕生命,簡直禽獸不如,很想將他拉起來暴打一頓!還是梁鏡暉經驗老到,知道目前正是審問的關鍵時機,反而用溫和的口吻說:“然後你就搜掠她的家,再放火打算毁屍滅跡了?”

甘志文哭着點了一下頭。他說,殺人之後,反倒冷靜下來了,想到鄉間的妻兒需要他寄生活費,便翻箱倒櫃,將死者的財物偷走了,點起幾個火頭後立即逃跑。梁鏡暉問他何以沒有指紋留下,他說送貨時帶着的工人手套由始至終一直沒脫下,這也解釋了為何現場會有火水的殘留物。

白蘿莎問道:“你都偷了些甚麼?”

甘志文哭道:“她錢包裡的錢,還有放在一個盒子裡的紅包和錢,共七萬多元,再有,就是那個十萬元籌碼……”

疑犯說的與警方所掌握的資料差不多,白蘿莎隨口問道:“還有呢……”

“還有一部手機……我在拱北就已經賣了……”

“手機?甚麼牌子的?”梁鏡暉與古天成對望一眼,這可是他們所不知道的失物。

“三星的……賣了兩千元……”

難怪被警方撿走的手機證物當初並沒被盜去,因為疑犯已偷去了一部手機,而忽略了還有一部手機的存在。是張劍香有所隱瞞,還是她也不知道?那部被疑犯變賣了的手機到底有何意義?

甘志文又供稱,他並沒即時回鄉間,而是到了新會一個小鎮找他的舊相好,期間參與非法賭博,把錢都輸光了,想到那籌碼,本打算返澳門兌換現金,但知道一通過口岸一定會被抓到的,便花了一萬元從橫琴偷渡回澳門,誰不知最後還是落在警方手上了。

只聽林茂棠道:“喂,石油氣佬,你剛才說甚麼?你說死者叫過一個人名,甚麼人名?”

甘志文囁嚅道:“是阿安,不,好像是阿漢……那時好我害怕……聽不清楚了……”

“是阿香吧!”朱飛龍道。

“也許是吧!我不記得了!我好怕!”

“怕,你殺人時為甚麼不害怕?”古天成一掌拍在疑犯頭上。

“我要講的都講了,你打死我都無用,最多殺人填命!”甘志文被打得兇了,狗急跳牆罵道。

“仆街你發脾氣!”古天成又扯起他,將他推在地上,一腳就向他胯下一踢,踢得他張大口說不出話來了。

古天成想打動手,被梁鏡暉阻止了。梁鏡暉扶起犯人,問道:“你說的都是真話?就你一個人犯案?”

甘志文被打得呆呆滯滯,只道:“我不是都認罪了嗎?我都想有個人跟我一起犯案啊!”

梁鏡暉望進他的雙眼,問:“你以前真的不認識戴芳妮?”

“誰是戴芳妮?……”

“死者。”

甘志文彷彿現在才知道自己殺害的是一個有名有姓的人,啕哭道:“不知道哇!”

梁鏡暉又問:“穿黑色風衣的人是誰?”

“嗚……不知道,甚麼穿黑色風衣的人啊!”

“他死了你知道嗎?”

“阿sir,放過我,我只殺了一個人,求求你們放過我,不要讓我攬更多罪名了!我鄉下還有老婆兒子,還有父母要養啊!……”甘志文不明所以,哀求道。

梁鏡暉站直身子,道:“今天的問話就到這裡。”吩咐道:“飛龍,你跟肥棠明日同我一起帶疑犯返回案發地點重組案情;Rosa,你跟大頭仔向上級匯報是否要向社會公佈這宗案情的最新進展,如是的話就準備後日的傳媒例會。”

話音剛落,梁鏡暉的手機響了,是廳長司徒河清,他在未婚妻的生日派對上知道了抓到姦殺案疑犯的消息,打電話來詢問詳情,以便向局長及保安司司長辦公室通報。他要求有關工作要低調進行,先不要驚動傳媒。

14

夜,友誼大橋。梁鏡暉駕着他的“路虎”,載着古天成前往九澳村。

“大頭仔,總覺得你最近心事重重,而且很躁火,前晚你差點就踢爆石油氣佬的蛋了,到底甚麼事?”梁鏡暉關心地問。

“甚麼?”古天成似在想心事,不知道對方在問他話。

梁鏡暉又再說了一次。

古天成笑道:“我有甚麼好煩惱的?婚又結了,孩子又有了,房子又拿到手,連汽車都有,沒有啊,我真的沒甚麼事好煩的……”

“感情事?”梁鏡暉單刀直入,“你愛上了別的人?”

“沒有,我一心一意只愛我的妻子……”

“芷渝愛上了別人?”梁鏡暉試探着問。

“別亂說!”古天成惱怒地望着對方。

梁鏡暉從方向盤鬆開一手搖擺道:“我隨口說說,別生氣。”

古天成轉換話題:“暉sir,昨日你們到案發單位重組案情,有甚麼發現?”

“沒太特別的地方,都與我們的推測及石油氣佬的口供相符……但,如果疑犯所說都是真的,那麼其他疑團又怎麼解釋呢?黑衣人是否死者的男友?死者被殺時除了服食毒品及與他性交之外,又做過些甚麼?黑衣人因何被殺?被誰所殺?這些我們都仍是沒有頭緒……”梁鏡暉越說越是洩氣。

今天下午,由於警方已拘留了疑犯甘志文接近四十八小時,不能再拘留下去,便將疑犯遞解往檢察院,承辦檢察官經分析案情和證據後,認為有強烈跡象顯示嫌疑人犯了殺人罪及造成火警罪等,經法官同意採取羈押的強制措施,目前正處身於澳門監獄裡,等候審判。

“聽肥棠說失蹤人口沒有與黑衣人相符的配對資料,他身份也是成謎啊!”古天成望着前方的景物思索起來。

“上頭說先不要公佈案件詳情,我已叫飛龍他們今晚再審問疑犯是否也殺害了黑衣人。我們不能排除任何可能,包括黑衣人並非因戴芳妮而被殺,可能是其他仇家尋仇,他既然能夠神不知鬼不覺地與戴芳妮有染,說不定也有其他性伴侶……”

“其實戴芳妮的死還有一些疑點。張劍香說她們從不煮食,石油氣罐是業主留下的,她們碰也沒碰過,何以會叫人送石油氣?還有,那天我檢查過,屋子的石油氣罐還有約三分之一,根本未用完……”古天成想到甚麼,“是了,為何我們不向石油氣公司查詢,這是否她第一次叫石油氣?說不定可以得到更多線索!”隨即撥了個電話給石油氣公司的經理,要他明日就提供有關資料。

梁鏡暉一拍方向盤,“我怎麼想不到?唉,一個人想問題,真是有太多盲點!”他想到了那天張劍香所說有關“保險”的話。

古天成沒答話,自顧自的說:“她為何有兩部手機?是要與內地的親人通話而用來放內地卡嗎?但調查所得,她在鄉間的外祖父母都過身了……那麼,另一部手機用來聯絡誰?”

“而且我問了幾個線人,也問不到那白衣人的情況,他們都說沒有人有印象曾經賣過白粉給一個那樣的人……”梁鏡暉道。

他們都不想抓到疑犯後,就草草了事結案,必須想方設法將一切疑團弄明白為止,況且黑衣人的死仍茫無頭緒。

這時,有電話打給梁鏡暉,他用免提裝置接聽,等對方說完,說了一聲“知道了”,便掛了線,轉過頭來向古天成道:“飛龍說那石油氣佬堅持只有自己一個犯案,也不知黑衣人是誰……”

車子駛進金光大道,兩邊賭場酒店金碧輝煌,眩人眼目,遠處可見到古天成位於石排灣的新居所,梁鏡暉想關心一下他裝修的事情,又怕他不高興,便閉口不語了。未幾,車子駛進路環,他們在九澳村口找個地方將車子停下。夜已深,住在九澳村的多為老人,早早休息了,路上有些狗隻正在睡覺,他們盡量不動聲息,繞了個彎,上了一個小斜路,到達了戴芳妮的祖屋前面。古天成用工具把鎖開了,兩人閃了進去。

梁鏡暉打開手電筒一照,只見這間屋子只有二十多平方米左右,地上鋪有凹凸不平的瓷磚,對面牆是一個雙層鐵架床,床邊有一個衣櫃,衣櫃邊有一張桌子,放了部舊式電視機及互亂堆放了一些雜物,他們站立的門邊則是一個灶台及石油氣爐,灶台旁邊是冰箱,冰箱旁則是一道門,門後是廁所。兩人戴着手套,逐一翻檢屋內的物品,尋找線索。

梁鏡暉走到床前,只見上舖已經用來擺放雜物,堆放了幾個紙皮箱及月餅盒之類的,下舖那些被舖的式樣,則像是女孩子所用,估計戴芳妮生前就睡在那裡。他推斷,在她父親失蹤前,睡在下舖的應該是戴金有,而戴芳妮則睡在上舖。他揭開被舖查看,沒發現有何特別,他脫下鞋子,踩在下舖上借力,一臂按住上舖,拉過一個紙皮箱,只見裡面是一些老氣的男性衣物,沒甚麼特別,隨手翻了一下,卻見下面壓着些甚麼,電筒光一照,原來是幾本色情雜誌,還摸到了幾個避孕套,他用手機將照片拍下來了。他將紙箱放回原處,又檢查了餘下的紙皮箱,有些是少女的玩意,有些是戴芳妮的課本,沒可疑之處。拉過一個生鏽的月餅盒,打開,有一些單據之類的,他不及細看,用證物袋將那些單據裝好,放在身上。餘下物品都檢查過了,他跳下床來,低聲詢問已經在屋子裡檢查了一周的古天成道:“大頭仔,有甚麼發現?”

古天成道:“其他沒甚麼特別,但你看看這個!”他的手電筒往電視機下面一個打開的抽屜照下去。

“戴金有的身份證?”梁鏡暉走過去,拿起那證件來看,沉吟道:“戴金有幾年前失蹤,沒有帶走證件,難道他一直在澳門?”他拿手電筒再映照四周,只聽古成天嘆道:“唉,做人怎麼這麼難,兩父女要住在這樣一個房子裡,真是多麼不方便啊!唉,沒本事,為甚麼要養子女呢?”

“大頭仔,你怎麼了?”

“沒事,有感而發。”

梁鏡暉的燈光落在床上,一個可怕的念頭出現在腦海裡,就在這時,左手一下不穩,手電筒跌在地上,正要去撿時,突然半邊身乏力,整個人跌在地上。古天成慌忙將他扶起,關切地點:“暉sir,你沒事吧?”

“沒事,絆了一下。”

15

從九澳村回來,梁鏡暉身心疲勞,美美地睡了一覺,睡醒已是下午一點。今天輪休,既然金山大廈的縱火姦殺案已找到重要的疑兇,今天就花精力去跟進邵月雲的案子吧!他伸起左手,動了幾下,勁力又回來了。起床,出房門,就見到張劍香穿着一件長袖襯衣,坐在廳間,正在吃東西呢。

張劍香一見他出來,喜道:“暉sir,起床了,買了早餐,‘叉燒腸’,不知你愛不愛吃?”看來她也是剛起床不久,早餐午餐一起吃了。

梁鏡暉有自己的忙,而張劍香也是昨日才處理完戴芳妮的身後事,這兩三天來大家都沒在住所裡碰過臉。這時他也不理她,在浴室梳洗了,走出來,拉開椅子坐下,問道:“怎麼了?喪禮順利嗎?”白蘿莎有到喪禮現場調查出席者,以觀察是否有可疑人物,但沒發現。

張劍香幽幽地道:“幸得公司一個阿姐幫忙處理啊……但我也不知怎樣才叫順利,怎樣才叫不順利,反正這種事我實在不希望再經歷……來的人也不多,只有她幾個同學和我們一班同事……火化後,我們已將骨灰安放在思親園了,現在兇手也找到,希望她安息吧……只是我也不知道那黑衣人的存在……”

“咦?”梁鏡暉奇道,“黑衣人?你怎麼知道那麼多事情了?”

“朱飛龍告訴我的,他想追我。”張劍香笑道。

梁鏡暉罵得一聲,“混帳!”

“你吃醋?”

“你胡說甚麼?警方的機密資料哪可隨意外洩?他那是犯法啊!”

張劍香吐一吐舌頭,“我去倒杯橙汁給你!”

梁鏡暉見她站起身,當場呆住,原來她雖上身穿了長袖,下身卻只穿得一條內褲!他臉紅着罵道:“我不是說過了!我叫你不要穿成這樣!”

張劍香往下一看自己也是吐了吐舌頭,笑道:“我以前跟Tiffany一起居住的時候習慣了這樣子穿,又想不到你今天輪休卻會這麼早起床嘛!”

“你怎麼知道我輪休?”梁鏡暉瞪大眼,“又是飛龍?”

張劍香怕他發火,跳進房間穿了一條牛仔褲,轉身卻見梁鏡暉站在前面,嚇了一跳!

“你想做甚麼?”

梁鏡暉對她的反應視若無睹,“你平時叫戴芳妮做甚麼?”

“Tiffany囉。”

“她怎樣稱呼你,叫你阿香?”

“怎會,阿香這名字老土死了,除了老爸老媽沒人會這麼叫我!”

“那她怎樣叫你?”

“她?Tiffany?她當然叫我英文名,我英文名是Hannah,是不是很好聽?”

“你有沒有聽過戴芳妮有朋友叫‘阿安’或‘阿漢’的?”

張劍香歪頭想一想,“沒有啊。”

梁鏡暉剛才是想到兇手甘志文曾提到聽過戴芳妮呼喊一個人名的話,如果戴芳妮與張劍香是以英文名互相稱呼,那麼她叫的可能就是另一人了,但原來張劍香的英文名是有類似“漢”或“香”音的“Hannah”,換言之甘志文聽到“阿安”或者“阿漢”,也可能只是聽錯或聽不懂而已。

他失望地回到桌旁坐下,打開叉燒豬腸粉來吃,一吃,就知那是利安記的出品了,他苦笑一下,相信這又是張劍香不知怎麼從朱飛龍那裡套來的情報。

張劍香坐回自己的椅子上,拍胸口道:“嚇死我,以為你對我有企圖。”

“別亂說好不好?我沒心情跟你講笑!”

“我也不是跟你講笑!我認真的。”

梁鏡暉覺得她的話有點不對勁,匆匆吃完早餐,回到自己的房間把門關上。先定一定神,然後找出昨晚從戴芳妮舊居取來的那包文件,放在床上逐一檢視。

那些雜七雜八的單據中,有一些是水電費單,有一些是學校的書簿費單,一時找不到有用的東西,看得梁鏡暉都不想再看下去了,忽然,一張用電腦打印的粉紅色底單映入他的眼簾,那是一張保險收據,收款人是戴金有,日期是一九九四年五月八日,約是邵月雲確定死亡後的一個月,而金額是一百萬元港幣。

梁鏡暉整個人呆了,終於都找到新的線索!這是他多年來一直忽略的盲點,是那天與張劍香無意的對話談及“保險”而想到的可能性。二十年前澳門經濟較差,人壽保險還不十分普及,一般窮人更不會購買,因此警方從來沒從保險這個方向入手調查,也許當年保險公司曾就此事通報警方,但可能被忽略了也說不定。他跟古天成潛入戴芳妮祖屋,也是帶着這個目的而去的。

“一百萬……”他喃喃自語,“一百萬在當年來說是多麼大的一個數目,既然有一百萬,他們何以仍要住在九澳那個破屋之中?……但行兇者不會是戴金有,這個我是知道的,而且他也有完美的不在場證據……”取得這個線索,下一步就是向保險公司查問了。

“看來,一個人想問題,始終都會存在盲點……”

梁鏡暉思索了一陣,打開房門,向正在沙發上塗腳甲的張劍香道:“我今晚請你吃日式放題,有沒有興趣?”

張劍香喜出望外,“好啊!”

“你今天不用上班?”

“不用啊,我也輪休!”

“好,你有沒有興趣幫警方破案?”

“有啊!”

梁鏡暉將檔案從另一間房間拖出來,說:“這是有關戴芳妮母親邵月雲被肢解案的檔案及資料,我會給你看,並向你解釋,你的任務就是發現疑點,向我提問。”

“我可以嗎?”張劍香有點沒信心道。

“可以的。”

未幾,像平時一樣,梁鏡暉已將檔案資料鋪滿了客廳地板,就在鋪展的過程中,忽然之間,他想起甚麼來了,當年,他的妻子曾提出過協助他,要他給她看相關檔案的事,那一次他勃然大怒,覺得妻子冒犯了他,將妻子痛罵一頓,深深地傷害了妻子,而現在呢,自己卻主動給一個新認識的後生女子看那些寶貴的資料了,要是當年他肯容許妻子提供意見,自己是否能夠及早找到線索,不用等到時日無多才有所發現呢?他的婚姻也可能不會落得如斯田地吧!

梁鏡暉看了看張劍香,她正低頭看當年一份報道殘肢發現事件的報章,她長髮往一邊垂下來,露出了另一邊的粉頸,幼長幼長的,正如妻子當年的樣子……是的,他仍深愛自己的妻子,他也認為是因為太愛妻子了,當年才因懦弱而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罪孽。但這一切都發生了,現在最重要的,是要找出殺害邵月雲的真兇。

看着張劍香的粉頸,他還是下意識地咽了口唾液,搖搖頭,拿起一份日誌,開始向對方講出案件詳情和資料。

花了約兩個鐘,張劍香大概了解了案情及多年來的進展,可能首次接觸的關係,並沒太多意見提出。兩人休息了一會,梁鏡暉再度邊翻出資料,邊向她解釋,過得一會兒,忽見她神情呆滯,擔憂地問:“你怎麼了?”沒問出的話是:難道你有毒癮?

張劍香摸着肚子,喊道:“肚子好餓啊!”

梁鏡暉一看天色,已經入黑,看鐘,原來已經七點半了。他的“一會兒”卻是好幾個小時。

奇怪了,時間怎麼過得那麼快?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