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April 30, 2016

澳門作家太皮《懦弱》第7章、第8章、第9章



《懦弱》

07

  內港一個五層高建築的工地,三樓。

  “暉sir!”古天成與朱飛龍見到梁鏡暉趕到,同聲叫道。現場尚有兩名治安警及司法鑑定組的人員。

  “甚麼情況?”梁鏡暉一收到通報立即趕來,也不理會還未釋疑的張劍香繼續呆在他家床上。

  朱飛龍看着抄錄在自己手掌上的資料道:“是地盤的管理員清晨巡樓時發現的,我們已經叫他保密,以免引起恐慌,治安警那邊也沒有通報傳媒。”他走到陳屍處,揭開遮蓋屍體的白布,扶一扶眼鏡,道:“這樣兇殘的手法,我做了幾年警察也是第一次見。”

  眼前景象不禁讓梁鏡暉打了個突兀,只見死者雙眼已被挖去,鼻子被割走,牙齒被打掉,伸出口外的舌頭也只有一半,兩隻手掌被齊腕斬去,下體更像是被鐵錘之類的硬物搗爛得難以辨認,雙腳也被齊膝斬斷。那身衣服就是升降機裡那個黑衣男子所穿的同一款式,風衣的帽子亦同樣罩在頭上。現場沒有打鬥和掙扎的痕跡,但周圍卻有大量血跡和肉屑,顯示死者可能在不為意的情況下遭到伏擊。

  “找到他的身份資料嗎?”

  古天成道:“在他身上找不到任何身份證明,現在手指、眼睛和牙齒都沒了,要核實他的身份更難。”

  梁鏡暉道:“不,這個人死得這麼慘,我相信解剖一定會有發現的……飛龍,你打電話給肥棠,叫他核查一下失蹤人口。”他皺起了眉頭,手握拳頭放在自己的鼻子下,沉思起來。

  到底這個人與戴芳妮之死有沒有關連?如果他是兇手的話,誰會殺死他?將他的下體搗成這樣,是報復嗎?誰會替戴芳妮報復?難道是張劍香?她昨天故意跟我在一起製造不在場證據?不對啊!是不是賭廳的其他人?可是根據線索,死者要好的朋友只有張劍香一個,有人願意為了討張劍香歡心而殺人嗎?那天接她離開警局的男子?不,昨晚打鬥他也在場……到底是誰?

  “甚麼?”正在與林茂棠通電話的朱飛龍突然大叫一聲,彷彿得知甚麼驚人消息,他掛了電話,轉頭向梁鏡暉和古天成道:“詳細化驗報告出來,死者體內有兩個人的精液……”

  梁鏡暉與古天成面面相覷,難道說,兇手不只一人?

08

  “老婆,今天怎麼了?一直見你悶悶不樂的?”車上,古天成問道。

  雖然金山大廈姦殺案與地盤屍體發現案的偵查工作正在加緊進行,千頭萬緒,這幾天上班都像打仗一樣,但古天成還是請了半天假,備了香燭、冥鏹、果品和生豬肉,載着妻子由澳門半島開車往路環石排灣新居,打算做傳統的“拜四角”儀式,宣示自己對房子的主權,請遊離於房子中的先人離開。他們還約了幾家裝修公司前來報價。

  鄭芷渝抿嘴一笑,“老公,不如我們不要這個孩子吧?”

  “怎麼?”古天成被妻子的話嚇了一跳,駕駛的車子差點失控,“這幾天還好端端的,你到底怎麼了?”

  “我在想,現在我們的環境,是否適合養育一個孩子?我們的經屋才那麼小,養多一隻狗都嫌阻礙地方,何況是養一個孩子呢?不如我們不要孩子,過二人世界好嗎?”

  “老婆,你說甚麼了?我現在收入穩定,將來升做督察,就有四五萬元月薪,加上你在酒店當文員的工資,足夠應付生活有餘啊!你放心好了!我會繼續努力賺錢……”

  鄭芷渝冷笑一聲,“努力?你以前做記者,做了差不多十年,月薪只有幾千元,你真笨啊!理想可以當飯吃?沒錢學甚麼人講理想!要是你一早做政府工不就好了?起碼我們在樓市沒這麼瘋狂時買下一個大一點的單位,等甚麼經屋呢,你現在才做了一兩年司警,要做督察等到何年何月?就算現在工資高一點又怎樣,落後人家十年,你能夠追得上麼?”

  古天成皺着眉頭聽妻子的抱怨,也許是懷孕對身心的影響吧,心想只要讓她發洩過後,就會回復平靜的!他沒有回應妻子的話,專心駕車,只是,一個揮之不去的念頭縈迴腦海,他知道妻子對現在的生活確實是不滿意。談戀愛都十年了,結婚也兩年了,他認為一切都歸於平凡時,才知道妻子的不甘心。忽然間,一股疲憊的感覺襲遍全身。

  車子進入路氹連貫公路,也許妻子對自己發脾氣後的氣氛感到有點尷尬,便沒話找話說:“暉sir的手怎麼了?”

  “他今天也請了兩個小時假,去看醫生呢,估計只是小毛病,或舊患發作,他是個硬漢,不打緊的。”

09

  “暉sir,還好吧?”見上司看完醫生返回警局,林茂棠一邊吃着漢堡包,一邊問道。林茂棠的父親不知是否一個喜歡開玩笑的人,竟替兒子起了個與澳門半島一個叫“林茂塘”的街區幾乎相同的名字。

  “沒事沒事,打籃球扭傷了而已,做幾次治療就好了……”暉sir笑道,看來也像沒甚麼大礙,他將手裡的東西鎖進抽屜裡,然後走到正在電腦前作業的白蘿莎後面,問道:“Rosa,有甚麼進展?”

  “經過DNA核對,死者身體裡其中一組精液的樣本,與地盤黑衣死者的數據吻合,環境證供方面,也顯示死者曾經到過現場的可能性很大,但現在還沒有證據證明女死者是他所殺。”雖然完全是一個西方人的面孔,但白蘿莎的廣州話比在場任何人都更地道。

  “還有其他資料嗎?”

  “男死者體內也有大量氯胺酮殘餘物,死者應該服用了大量毒品。”

  梁鏡暉問道:“肥棠,叫你覆查閉路電視,有新發現嗎?”

  “沒有,我連搭升降機的狗也查了,沒新發現,就是那三個可疑人物。”林茂棠一邊舔着手指的茄汁一邊說。

  “認真點啦!”白蘿莎罵道。

  剛才一直在打電話的朱飛龍道:“我作個假設,會不會黑衣人與石油氣佬,都同那女死者有不尋常的男女關係,但卻互相不知道對方的存在,當石油氣佬那天去找女死者時,發現黑衣人從單位離開,惱羞成怒下將女死者先姦後殺?然後前天再偷渡回來,將黑衣人殺死?”

  “問題是他為何會出現在地盤裡?”林茂棠奇道。

  朱飛龍一時語塞。

  “而且那白色衣服的傢伙怎麼解釋?”白蘿莎問。

  “北區本來就很雜,甚麼人都有,偶然有些‘白粉友’蹓躂又有甚麼出奇?”朱飛龍回應。

  林茂棠氣道:“你吃屎啦!別看不起我們住北區的人!”

  “我不是這意思!”

  “別吵!”梁鏡暉對他們經常的吵鬧已習以為常,“肥棠,失蹤人口有沒有發現?”

  “我將近期失蹤人口都比對過,尤其詳細核對過相近的失蹤者資料,現在有兩個可能的個案,已聯絡失蹤者家屬過來認屍。”

  “周圍的閉路電視有發現嗎?”

  “沒有,建築物當大街的一面都沒任何異常的發現。我們在建築物周圍搜索,發現地盤後面有一條冷巷,周圍都沒有監控鏡頭,那裡平時泊滿電單車,有一個入口可以進入地盤,估計平時是讓黑工進出的。”

  朱飛龍道:“奇怪了!”

  林茂棠與白蘿莎異口同聲地問:“甚麼?”

  “前天在陳死地點,我看到有三條地盤狗,對陌生人很兇惡的樣子,有人進入地盤,怎麼不吠?”

  “可能是熟人吧?”白蘿莎說。

  “不,我自己也養了狗,那些狗見到熟人只會吠得更兇,有甚麼方法在不傷害狗的情況下讓牠們閉嘴?”

  梁鏡暉道:“這有何難?丟些混了安眠藥的肉給他們吃不就行了?我們查案時這招數還用得少嗎?”

  林茂棠笑着從抽屜裡拿出一瓶藥粉,“飛龍,要不要給你家的狗賊試一試?”

  朱飛龍撲上前作勢打他。

  梁鏡暉沉思了一會兒,道:“現在最關鍵是能夠找到那個石油氣送貨員,只要找到他,就可以掌握破案的關鍵,一切都可以水落石出。”

  透過粵澳警務合作機制,廣東省公安廳昨天將石油氣送貨員入境當日的資料發了過來,顯示嫌疑人在拱北汽車站買了一張前往江門的長途車票,但卻沒在江門站下車,由於有關路線沿途經停多個村鎮,為追尋嫌疑人下落帶來一定難度。

  白蘿莎道:“石油氣送貨員的背景資料基本搜集到了,嫌疑人叫甘志文,在廣東江門的農村出生,十歲時移居澳門,就讀於濠鏡中學,初中輟學,資料顯示他做過汽車維修學徒、廚房學徒及地盤雜工等,多年曾因回鄉下娶妻,有一個四歲大的兒子。他沒有犯罪紀錄,但石油氣公司的主管說他很愛玩角子老虎機,經常一發工資就將錢都輸光了。”

  “我們不能排除他的行兇動機是為了錢,只是因某些原因而見色起心,大家繼續偵查,今天下午茶我請!”

  同事喜道:“萬歲!多謝暉sir!”

  梁鏡暉回到自己的座位前,打算拉開椅子坐下,突然之間,左手的力度再次全消,難道醫生的假設,是真的嗎?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