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十年不變話嘉頓


有時真的很神奇,在澳門這個急速改變的城市,很多地方──包括世界遺產──都可以改變的時候,卻仍有些地方可以保持不變。然而,這個“些”字所包含的地方不多,我到目前發現的只有兩處,一是台山區的公爵餅家,二是營地街的嘉頓咖啡室(不是香港的嘉頓公司)。

  在連合興餅家都讓人經營低級海味生意的目前,我很難想象嘉頓咖啡室還繼續保留十多年前的裝修,這家不起眼的店,就算自己經過也不會留意她的存在,只是當我想在那裡吃東西時,才會想起她,一想起她,就會擔心她是否已經不存在,而每一次去到,她卻依舊在那裡。

  今日本打算去營地街市吃午飯,上到去發現爆棚到不得了,於是便想到要去嘉頓,一進入那裡,就發現沒多大改變,我也自然而然地叫一份“沙丹豬扒飯”。之所以叫沙丹豬扒飯,並非我特別愛吃,只是那裡的沙丹豬扒飯多一條腸仔,與別不同罷了;然而那個十年前還可挺直腰板,今日卻連腰都挺不直的老板卻聽錯了“叉燒滑蛋飯”。那間餐廳除了裝修沒變,連主要負責的老板和廚師(應該是老板的老婆)也沒有變,只是多了一個應該是他們後代的後生仔。與十年前一樣,叫碟飯要等很久(因為只有一個廚師),而且就算是中午,也沒有爆人。回想起十年前,有段日子,我每日中午放學都會在那裡吃飯,吃完飯再看兩本漫畫(因為看書會被人覺得怪,這是澳門的怪現象),然後聽客人吹水,度過一個中午。

  現在已沒有那個情懷了,已沒多少本地人在那裡吃東西,我一邊聽着旅客對服務的埋怨,一邊聽着外地打工仔對澳門一知半解的高見,雖然我還愛看漫畫,但現在也不會在大庭廣眾打開本漫畫來看。時光,總是無聲息的流逝,望着街外走過的母校學生,再看着自己日漸有聲有色的豬肥腩,對於歲月只有更多的感嘆。

  啊,忘了告訴大家,那家店已經再沒有出品沙丹豬扒飯了,最後我吃的還是那個叉燒滑蛋飯。

  (本來想寫篇好感情的文章,但因為正在工作,很多事情要搞,要在上班時間完結後才能把它完成,橫掂都寫咗,唔用又好似好嘥,都係貼上來啦)圖:北村一輝

Friday, October 10, 2008

一額汗:我的小說入圍中篇小說徵稿了



果大家得閒看報紙或者留意澳門的文學動向,可能都知道鄙人與這個Blog同名的小說《愛比死更冷》“掹車邊”僥倖入圍了今次“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感謝評判的垂青,讓我的小說不致於流落二次元空間永不見天日,也讓高調參選的小弟不致於愧對江東父老而瘀爆離場。

  其實這部小說一開始打算用《以愛還愛》的名字,但一想到這個名字會讓人聯想到純愛小說,也易引起歧義,因此在接近完成階段,將之改做為更貼切的《愛比死更冷》;有很多文藝作品已用這個名字了,過天會介紹有關作品的情況給大家知道。

  這部作品拿去參賽,一直害怕過不了評判關,因為小說中的澳門元素不是特別多,沒有“顯性地”專門針對澳門的情況作故事發展,由於上半部是主角的少年時代,從他的視角中更沒法出現澳門的時代脈搏,而依存我記憶和想象而出現的故事人物和情節,主角的大學生活自然而然地發生在大陸,這些東西對於以澳門題材為徵稿目的的這次活動而言有點離經叛道,我曾經想過,要不要硬把澳門的時代背景套在前半部中呢?要不要把發生在大陸的情節縮減呢?後來一想,今次活動主旨之一是為澳門的影視作品提供素材,而這些影視作品一旦出現的話,主要受眾也不會是澳門人,因此在作品開頭一古腦兒地談澳門未必讓人接受,倒不如待人家熟悉情節和人物後,才將整個澳門的意象擺出來更讓人投入;我也假定這部作品有一些受眾不是澳門人,而這作品最大的潛在受眾只會是內地人,有些大陸的情節,讓他們可以看得更投入,相信這更能達到宣傳澳門的目的。我又想,文學是人學,只要你描寫的是澳門人,無論他去到哪裡,這也是一部澳門人的小說。當然,我寫作時沒想那麼多,而我也預感這部作品很大可能會在澳門的書店裡度其餘生。

獲獎名單: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08-10/10/node_93.htm


  這條鏈結是今日澳門日報的評判語,我看完之後真的很想看看其他五位入圍者的作品,特別是李爾被公推第一的《迷魂》。最近抽空重看《聖鬥士星矢》,感覺我們就像那些為女神而戰的青銅聖衣,正在為澳門的文學發展而不依不撓地前進。三位評判對小弟作品的評語都很中肯,但只是針對了作品的某一特點而言,我相信讀者還能看到更多東西,而他們都提到了我作品中有性愛場面,實則上為了擔心評判不接受,我已盡量不去用內地名家那些“乳頭堅硬起來”和“陰道濕潤起來”之類的形容,只用一些抽象的形容,不過看來抽象的形容讓大家更有想象空間了。

  最後,再一次感謝三位偉大的評判:殷國明老師、張堂錡老師和廖子馨老師,除讓我作品得已面世接受讀者的評價外,也讓我達成三十歲以前出小說的願望。希望各位愛比死更冷Blog的讀者能買這小說來看看,而我也相信大家看過後不會失望,會覺得值回書價。

Thursday, October 09, 2008

阿笨半癱,唔安落


能有其他事要說,但先說說一件令我唔安落的事。話說我家臭仔同黑鬼移居青洲木屋區後,為保障他們安全,我們將一間小木屋改建做狗屋,兩隻狗和一隻不知跑了哪裡溝女的臭貓住在那裡,因為一面牆已改造成小格子鐵絲網,他們還可接觸外面的世界。青洲木屋區被何賢馬路切開做兩塊,臭仔和黑仔住在大的一塊,靠近馬路,他們還有些鄰居,包括以前常來我家作客的阿來(由細睇到佢大)、大狗毛毛、細狗噹噹,還有一隻笨頭笨腦的像是獅子狗的阿笨,幾隻狗與我家兩狗相處融洽,唯獨阿笨與他們勢成水火,好幾次我父母放狗,一不留神他們就打起來,次次鬥得兩敗俱傷,後來臭仔和黑仔懂得了合圍之勢,開次佔了上風。我帶狗,阿笨往往要跟在後面依牙髮鋼,但因為我巨形,加上我一定嚇走他,所以在我手上從沒發生過事。令我擔心的反而是噹噹,他常常跟在我後面玩,過馬路,又沒有狗繩,總害怕有朝一日他會出事。

  最後,真的有狗出事了,卻是阿笨,好像是前日還是大前日下午,他的主人正在打麻雀之時,突聽到愛犬凄厲的慘叫聲,趕出去一看,阿笨躺在馬路上,下半身已不能動彈,看來被車撞了,肇事司機逃去無踪。主人立即帶他去看醫生,醫生檢查時沒做任何預防措施,例如載狗罩等,連累他自己和主人都被痛苦的阿笨咬了,主人被咬到頭部,要連針。獸醫診斷,阿笨的脊骨被撞斷了,要復元最少半年,還得看運氣,他現在下半身動不得,困在籠裡,大小二便都不能自理。

  聽我母親說這個消息也有點心Up,要不是他與我家兩狗為敵,他其實真的是一隻很可愛很有趣的狗,現在只願他常日康復,繼續與我家兩狗打架。

  澳門空間狹少,人的活動空間有限,更遑論狗隻了,但我總認為,一個地區對一般寵物的關愛程度,顯示了該地區的文明水平,一個越是文明的地方,就越重視動物權益。是的,狗長得矮小,但不能作為駕駛者不安全駕駛的借口,難道有個bb爬出馬路或者一個老者躺在街上,也可以輾過去嗎?無論如何,不能避過撞到動物,就是駕駛者質素問題。

  其實,我的黑仔也受了傷,不知是掉在坑裡、被車撞還是被人打,前晚我老豆放狗,他跑一圈回來後就受了傷。別人根本無法想像狗主在其動物受傷時的心情,比起人類受傷可以用語言來舒發,狗隻不能用語言,只能表現一個痛苦表情,更令人不安落。為甚麼要傷害狗隻?希治閣的《後窗》中有一個特殊場面,就是主角鄰居的愛犬被謀殺的一幕,用了與其他場面不一樣的處理方式,狗主哭訴道:“難道因為狗對人類表示友好和喜歡你們,你們就要傷害他嗎?”

  《我和尋回犬的十個約定》我已有了,還未看,以下是片中提到的十個約定:

  愛犬十誡


1. 我的生命可能有十至十五年。我怎樣離開你都會令我很痛苦。你要在買下我或領我回家之前緊記,並考慮清楚。

2. 你要給我一點時間去明白你對我的要求。因為我一直在努力做一隻聽話的狗狗,我最大的幸福就是你對我的誇獎。

3. 你要信賴我這對我的幸福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將永遠信賴你,無論你將帶給我的是天堂還是地獄。

4. 你不要時常對我生氣和不要禁閉我來懲罰我。你有工作、娛樂及朋友。而我卻只有你。你用多餘的時間、精力、金錢愛我,而我奉獻給你的是我的全部。

5. 你要時常對我說話。即使我不懂你的語言,我也可以明白你的語氣。因為我每天都會花很長時間觀察你。

6. 你要知道無論你怎樣對我,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我會永遠都以德報怨。

7. 在你打我之前要緊記,我的牙齒可以咬傷你的手,但是我沒有這樣做。我對你的愛使我情願受傷的是我自己。

8. 在你罵我不合作、非常固執或懶惰之前,反問自己這是否因為我有其他煩腦。我可能得不到合適的食物、在陽光下逗留時間太長又或者我的心臟已經越來越老化和虛弱。

9. 當我年老的時候,你要照顧我,因為你也是會老的。照顧日漸衰老我會使你的靈魂得到昇華。

10. 當我要捱過最辛苦的歷程,千萬不可以說:我不忍心看他。或者讓我不在場時再發生。如果你在我身邊,我對每一件事情都會更加容易接受。你永遠不要忘記,我愛你。如果你我交換位置,我不會為自己找任何拋棄你的藉口,請陪伴我走玩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Saturday, October 04, 2008

小說《環姐》及六篇動漫玩家上載


不是很久沒寫小說,而是早前完成一部長篇參賽,前後我又寫了不少短篇,不過一些起了個頭,一些寫了一半,一些寫完了沒精力修改,最後在“沒錢用”的壓力推動下,我終於完成了一篇五千字的《環姐》。我本來想寫的這篇叫《奔跑的環姐》,講一個婦女的一生都與奔跑有關,在奔跑中出生、奔跑中結婚、奔跑中工作、奔跑中死亡,後來發覺自己沒能力處理好,而變成了今天的樣子。這篇小說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是真人真事,只是環姐的原型不是一個人,而是在我遇到有共通點的人中提煉出來的。

  我開頭以為沒多少人會看,打算先騙稿費,將來有機會結集成書就會有學生哥肯慢慢細閱,但朋友都衝着我太皮的名字,閱讀了這篇小說,有朋友說很像魯迅的《祝福》,我開頭也嚇了一跳,自己也隱隱覺得有點似,回家立即找來重閱,發覺其實不太相像,只是第一身敘述的方式而語調是傷感這一個共通點而已,白先勇的《一把青》和莫泊桑、契訶夫不少小說都是這個模式。毋寧說我這篇作品似魯迅另一篇作品《孤獨者》,我在創作這篇作品時有意向《孤獨者》致敬。《孤獨者》描寫有志難伸狂狷自傲而最終妥協的知識分子魏連殳,透過“我”的角度去敘述,小說一面描寫魏連殳的變化,一面描寫了“我”的心態,表面上魏連殳是小說的主角,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成了《孤獨者》中另一個主角。有學者稱這種敘事方式為“複調小說”,我這篇《環姐》在這個理論基礎下完成。希望大家讀一讀這篇小說,給些意見。

  另外,我也上載了這半年為澳門日報動漫玩家每月一篇撰寫的“漫兩拍”,其中有關《街頭霸王》的評論分了三次撰寫,這是我們將近三十歲人的集體回憶,有興趣者不妨一讀。在我撰寫完上、中兩篇時,發現網上有畫迷也寫過差不多的東西,比我更詳盡,顯見撰寫時真的翻箱倒槓找出舊漫畫來參考,我只單憑記憶去寫,以致把“覺先姥姥”寫成“先知婆婆”。現在我已找不到那條Link,有心人自己搵啦!

  小說:環姐

  漫兩拍:漫兩拍:再難出現的《街霸》神話 (上)

      漫兩拍:再難出現的《街霸》神話 (中)
      
      漫兩拍:再難出現的《街霸》神話(下)

      漫兩拍:香港恐怖漫畫的式微

      漫兩拍:篡改三國歷史的漫畫《霸》

      漫兩拍:神級惡搞漫畫--日和

Thursday, October 02, 2008

我個侄都幾靚仔

  我細佬個仔回眸凝睇,雖然只有兩個多月大,睇落都幾靚仔。佢而家成日依依哦哦,睇嚟大個都應該好多口水。



  昨日去青聯在濠江中學舉行的Show,有蘇永康等歌手獻唱,中間的哥哥仔叫張庚杰,在四川地震中為救其他小朋友失去半隻腳掌,但他仍很樂觀,希望長大後賺錢“捐給澳門”。

  青白臉皮的方力申,唔係幾夠訓,眼袋好黑。左面的濠江學生很強勁,表現淡定,佢輪廓幾好,又幾端莊,化下淡妝美白一點,相信長大後可以做澳門一些大騷的主持。中間的白樂瀟在大地震中奮勇逃生和救人,自斷一臂,氣魄強勁,他說長大後想當企業董事長,為家鄉修橋補路,又說下年中國奧委會選秀,想當一個乒乓球運動員。

  濠江中學的舞蹈表演,雖然比專業水準差一點,但也還賞心悅目。

  不知是嶺南中學還是東南中學的拉丁舞表演,鏡頭前的小美女真係唔錯。

  呢位仁兄不知叫阿君還是阿俊,用一張嘴巴摸擬鳥叫、大號、火車的聲音,認真厲害,不過樣子有點似猩猩阿笨。
  吳雨霏對眼幾靚,唔知落咗妝係點?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