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婚禮之旅:澳門→廣州→杭州→宜興→無錫→廣州→澳門(一)

(婚宴的回禮十分豐盛,八十多元的中華都有兩包)

日閱讀版昨日刊登了一篇關於小說《愛比死更冷》的評論,作者署名“梁錦生”,撇開該文第一段將我的小說大讚特讚不說,總體來看確實是一篇好文章,能將小說作者意圖及自己的見解作充分的分析和闡述,這正是一部作品所需要的高質素評論文章,同時亦可見該文作者有一定才能。根據小弟與該版面編輯的研究,懷疑這文作者是本的一個讀者,本人初步將目標鎖定為“小澳胞”,不知有沒有說錯呢?以下是文章鏈結: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08-12/14/content_259263.htm

年時間過得特別快,到了年尾猶甚,大有急景殘年之感。十一月小弟在匆忙之中度過,以為十二月時間會行得慢一點,誰不知活動還是接二連三,昨日才遊完新會,去了玉台寺和小鳥天堂回來,這個故事留待下回分解,先說說上周杭州及宜興之行。

  因為與大學好友阿璟有約,說過要在他結婚時參加婚禮,而阿璟在上周日結婚,剛好有些錢的我,便毫不猶豫地訂機票赴約了。機票其實很便宜,由廣州飛杭州,連雜費稅項為五百餘元,由無錫飛廣州,則為七百餘元,總共才一千兩百多元。前一個周五(十二月五日)下午提早收工,帶着行李坐車到了廣州,在那邊過了一夜,第二日一早飛赴杭州。

  家境富裕的阿璟一早在機場接我了,他同時也在等他在英國留學時結識的朋友。阿璟在大學畢業後好像在家呆了一年,便去了英國留學,在那邊他結識了漂亮的杭州姑娘小毅,兩人一見鍾情,回國後,阿璟不留在老家宜興,也不留在管轄宜興的地級市無錫,不留在蘇州,而是陪着女友留在杭州,維繫感情,經過三四年的栽培,愛情終於修成正果。在機場和他閒聊了一下,他的英國留學朋友也到了,有趣的是他要好的朋友要不是北京人,就是在北京工作,於是幾個人約在一起來了。我們坐阿璟的奔馳去到酒店,吃了些東西,晚上,阿璟的家裡人也來了,打算次日一起接新娘回老家。

  晚宴安排在西湖邊上的新三毛花園餐廳,氣氛及環境不錯,據說在杭州好有名,而老闆娘正是新娘的阿姨,招呼自然是一流了,大家把酒談歡,談天說地,在座的年輕人幾乎都曾留學英國,又是新郎新娘的同學親人,氣氛自然融洽,我美食當前,自然是不想那麼多的。其中那餐廳的太子女(新娘的表妹)不停搞氣氛,看她的表現,我想將來這家餐廳在她打理下應該可以進一步發展。

  吃飽飯各自歸家,夜深我又一個人出外閒逛,這個就不多敘了。次日一大早起床,我難得穿上西服,跟着大伙去接新娘,算是見識了內地富人娶親的排場,在新娘家接新娘的過程與澳門無大分別,就是一班姐妹留難新郎,新郎被玩弄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用紅包打通關節,開門見老婆。表妹撰了一份結婚宣言,要表姐夫誦讀和遵守。有趣的是,澳門人叫做“姐妹”和“兄弟”的要好朋友,那裡都管他叫做伴郎和伴娘,而數目限於三個。

  澳門的婚宴幾乎都在晚上搞,而那邊的婚宴卻多安排在中午,於是近十架的車隊,在杭州接了新娘後,浩浩蕩蕩由浙江杭州駛往隔了一個太湖的江蘇宜興,趕赴婚宴。這也是我期待的節目,因為可以見到一些久違的朋友。車隊順利到達宜興,到了宜興後,車隊一律用寫着些婚姻祝語的貼紙貼着車牌,方便每一輛車都能衝紅燈不掉隊,沿途喜氣洋洋,順利抵達朋友家。(待續)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朋友,走好!


年時,大槪在十三四歲時,我常常都會有快要死的感覺。反正那感覺很強烈,晚上一走到街上甚至要深呼吸,準備迎接死神的降臨。我想這也許是一種心理病,是由於某種壓力而引致的,而不久之後就沒事了。其實,我有幾次險死還生的經歷,有次在海邊差點浸死(小時候經常有小孩子被浸死),有次玩遊戲摔在地上,有十多分鐘動彈不得(詳情寶貴的生命啊!)我以為自己死定了,以為自己要癱瘓度期餘生了,但我相信這是神的力量,我想活動的願望是多麼的強烈,然後我就活動自如了。說實在的,我很怕死,很怕身體功能受到損害,不能像一個正常人地生活,如果現在要我去死,我一定不甘心,我的遊魂野鬼一定會遊蕩數十年不散。

  昨日,聽到一位朋友離世的消息。這位朋友是我的同事,雖然共事不是太久,但三世修來同船坐,與他相識,本身就是一種緣分。印象中的他高大英俊,開朗熱情,樂於助人,有禮識做,對於粗蠢肥笨而又兇神惡煞的我來說,真有點自慚形穢--雖然這樣說我自己有點誇張,但我確實對他很有好感,自私點說,有這個人做朋友,你也不會有蝕底的。這樣的大好人,只有二十五歲,生長於小康之家,有要好女朋友,有一份算是不錯的工作,卻竟然因為一些小傷患而引起脊椎癌症,但他卻忽視癌症,有病不醫,最後被上司發現問題的嚴重性而勒令他停薪留職,去把病治好。

  我也才意識到他的病情,然後,他開始接受化療了,我在同事口中知道一些他近況的片言隻語,見到他剪短頭髮的圖片仍然健健康康地笑對鏡頭,雖然我們都知道他的情況不樂觀,但看到他的圖片,我仍樂觀地想,希望他沒事,將來可以回來上班,給我“差遣”,我也想,他就算好不了,應該可以支撐一段日子吧!但有些事就這麼突然,昨日上午還和兩位行家--一位是他的中學同學,一位是與他出過差對他有很好的印象--吃早餐談笑,下午我們都收到他離世的消息了。我也不想矯情地說自己有多麼傷心,畢竟與他不是很熟,但從與他相處的短短時光,我卻知道他確實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大好青年,是一個對人類的存在有價值的人,因此,我是感到傷心的。唉。

  我相信你有很多遺憾吧!但既然走了,希望你一路走好,讓遺憾都變成愛的祝福,去庇祐那些守護過你的人吧!阿Dee,拜拜!

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喂,我唔係林朗啊!

(黑仔吃了阿B一腳飛毛腿)

嚟宣傳小說《愛比死更冷》啦,無計啦!剛剛寫完一大扎稿,打算用這吃飯時間透透氣,寫篇嘢。首先很感謝越來越多朋友知道我出書和表示要買我本書,更多謝那些短短時間內已經看了這本小說的人,實在萬分感激!

  不過問題是,由於小說中有部份本人的親身經歷,例如吃過女人煮的糖醋排骨、坐過沙士火車回澳門等,有些認識我的朋友或者對我感興趣的朋友,便都以為小說中那些故事都確切的發生過。很多謝那些朋友的投入,但正如我在電視台訪問時說的一樣,小說寫的是“可能發生的現實”,我並不一定要殺過人才可寫殺人犯,也不一定要做過編更文員才可以寫編更文員,很多故事,只需要一些經歷、一些道聽途說、一些材料、一些採訪就可以編寫出來,正如我寫《連理》一樣,我未生存在十九世紀,但有些朋友認為我寫出了那個味道。

  不過,我也有點杞人憂天,大家見過我,都好難相信那些故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但為了保持那些過往對我好過的人的清譽,我還是要提一提。

  我下一部要寫的以賭為題材的小說,就有大部份親身經歷,也有大部份想像,由於想像的部份很極端,所以不會引起大家遐想。至於我已決定要寫的下下一部及下下下一部小說,相信讀者更加不會聯想到我,其中下下一部,我已初步有了採訪和體驗生活的大計。哈哈,我發覺我為寫作真是作好大的努力啊!(問題係,太皮你要讀多啲書先得架!)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難得一見的星星月亮“哈哈笑圖”



(大家要點擊看大圖喔~~~)

一輪小說《愛比死更冷》的宣傳轟炸後,今日貼一些輕鬆的圖,讓大家喘一口氣。話說昨晚在立法會,突然收到展鵬靚哥傳來的短訊:“今晚兩粒星與彎月組成了一個哈哈笑,好Cute,快看!”小弟第一時間以為他Sent錯,然後又以為他在電視上看到我做了些甚麼奇怪的動作,最後才Get到他的意思,已被立法會某些議員悶彈轟炸的我,立即走到立法會外,果見兩粒星與月亮組成了哈哈笑,害怕散會這個圖案不再,便立即衝回去拿相機,抓拍了幾張,雖然肉眼看比看照片好,但肉眼看不到的朋友,看照片也好。事實證明我沒錯,散會的時候,“哈哈笑”已經西沉和看不清了!

後記:同事給我看了一個網頁,我才知這個天文現像要等到2036才再出現。“1998 年 4 月 23 日 , 地 球 上 空 曾 經 出 現 過 一 張 愁 眉 苦 臉 , 當 時 的 彎 月 是 向 下 墜 的 , 當 年 的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還 沒 有 完 結 。 澳 洲 悉 尼 氣 象 廳 觀 星 學 家 Nick Lomb 說 , 錯 過 了 昨 晚 , 就 要 待 至 2036 年 7 月 21 日 , 笑 臉 才 會 復 現 。”
http://forum.baby-kingdom.com/viewthread.php?tid=1895179&extra=page%3D3

Monday, December 01, 2008

繼續感謝、人間喜劇及其他


再說說周六的簽名會,我領悟到另一樣東西是,同其他作家一起搞簽名活動,真是很有壓力,當其他作者還有一堆人等着簽名,而你已經“斷纜”,真是有一點窘迫,幸好今次拉了不少“客”,蘇大同鄉會一人一本,而阿菲更一次買了五本,有他們的支持,我才斷斷續續有名簽。我還領悟到,自己支持者不多,簽名不應該這麼快,應該用心地一個字一個字地寫清楚,那麼拖下時間也好,周六當天我太快了,十秒都不到就簽了個名,下次再有機會,我就識做了,哈哈。

  昨日周日,在一個懶洋洋的下午,我已經將下一部中長篇小說(圍繞賭的故事)的人物、大綱、核心故事、具體情節走向構思完成,這將是一部黑色幽默的作品,連女主角也一改我以往常態,不再以美女掛帥,而是一個樣貌、身材都很普通,性格又諸多缺點的小女子,而男主角也是一個樂天的人物(以前的男主角多是神經質和小器一類),想着就覺得好好睇。現在只等動筆,動筆時相信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人物及情節出現,因此我還不敢構思得太深入,而影響寫作的樂趣。

  說到意想不到的人物,《愛比死更冷》中有一個人物叫做雯雯,我在構思小說時從沒想過她,但幾乎一動筆,她就出現了,更神奇的是,雯雯其實是我作品《草之狗》的一個小角色、女主角柔柔的十四歲妹妹。我想,既然我的小說是同一個人寫的,我生活遇到的原型和想像出來的人物大致都只有那些人,與其創作一個性格相同的新人物,倒不如使用舊有沒有發揮過的人物,既可讓自己的世界觀有延續,也可讓作者內心的想像有延續,同時又不影響閱讀。《愛比死更冷》中雯雯的前度男友胡憶深(描述不到一百字)則是《草之狗》的主角之一,當時他們還未拍拖。《愛比死更冷》不會有續集,但某些次要角色都可能會成為另一部作品的主要角色,最後各部作品形成了我太皮自己的澳門《人間喜劇》,正!

  我希望修訂《草之狗》出版,昨晚便找出來看了一下,發覺這個幾年前寫的東西,現在看來真是很稚嫩,有些肉麻對話和幼稚情節,現在看來很覺無聊,還有人物的對話太多,拖慢了情節的發展,但我認為整體故事架構和人物都有可觀之處,因此希望刪改一下再要求出版社出版(如果沒有人肯出版,我會自費用數碼印刷印五十本畀《愛比死更冷》的讀者)。

  
據我了解,有些朋友已經把《愛比死更冷》看完或者已經看到一半,有些朋友覺得好睇,有些朋友覺得好似咬着爛蘋果般不想再看下去,我無論如何都會衷心感謝大家,我一來會堅持自己寫作的理念,二來也會接受大家的建議,因此這篇文章的Comments部份,我會長期掛在邊欄上,希望大家看完就給意見!我會選擇些意見好的,將來印本詩集畀佢哋!

Sunday, November 30, 2008

我要說感謝!

(多謝眉間尺提供照片)

日“小說面面觀講座及新書發佈會”舉行了,託其他講者及文學評論家黃文輝先生的鴻福,出席者眾多,文化廣場要幾次加位,最後還是有些人要站立。今日的活動,我領悟到不少東西,除了知道了自己會經常怯場外,還感染了朋友的力量。雖然我不全然認同寂然的話,但今日我卻感受到他說的“出書只是一次紀念”的意思,希望下個月出席大學同學在宜興的婚禮後,可以認真閱讀他們的作品。

  對於那些捧場及買書的朋友,恕我不能一一在這裡道謝,只怕掛一漏萬,我只希望買了書回去的朋友可以讀一讀,給些意見。總之,太感謝了!

  我也感謝那些不是我“拉客過來”的而買了我小說的朋友,多謝他們的賞面。我注意到一對小朋友,她們好像猶疑了很久買哪些書,可能錢不夠,最後合股買了四本(主講者的書),多謝她們。

  多謝黃文輝哥在講座上幫我圓場、幫我Sell書,以及他在早上出席澳門早晨的訪問前給我小說的一些有用的意見,他是讀了我的書也思考過的,謝謝他。

  多謝鄧曉炯林玉鳳為了訪問及講座而做的各種溝通協調工作,使我不用太煩惱。說到早上的訪問,幸好主持人是早就認識的行家龐筱韻,讓我在訪問過程中不怕太怯場,也多謝她。多謝李展鵬提過的一些建議。

  多謝夢子小姐一直以來的支持及鼓勵,感謝她長期以來對後進的栽培,希望她與文輝等高人一起搞旺個場佢。

  感謝沒有表明身份的含蓄的支持者(如果有的話),你們的出現令磁場變化,讓我加強了自信心。

  感謝讓我賴以為生的生命。感謝!

Friday, November 28, 2008

Hard Sell 《愛比死更冷》(之五)


《愛比死更冷》今日就會正式出版了,然而,此刻我的心情除了興奮,同時又有點膽怯,因為自己吹得太大,害怕朋友及讀者讀到這本小說時,會與所期待的有差距。


  其實,《愛比死更冷》不算是一本好作品,小說很多地方都寫得不夠徹底。寫中學生的愛戀、寫成年人的情慾都是遮遮掩掩的,不夠精細;由於篇幅所限,把敘述視角都集中在主角林朗身上,使事件層次不夠豐富;由於害怕駕馭不了,而不敢使用大多敘事手法,使文本的開拓性不夠;錯字太多,校改了幾次還是有些意想不到的錯字。

  最令我接受不了的,是女主角何艾的失敗描寫。是的,那是最大的敗筆。我原本設想的何艾表面看雖然可惡,但底裡卻是值得同情憐愛的,但到後來,我在寫作的過程中不期然將自己最不喜歡的元素都聚集在她身上,而原本想描寫她的好元素卻都分了給其他女角了,致使何艾的描寫模稜兩可,十分不到喉。我覺得女主角的描寫是失敗的,但整書中的描寫,只有她是全客觀描寫,其他主要角色,我或多或少都用過他們的視角,而何艾的心理和視角我從來沒有描寫和使用過,因此我現在只希望讀者能在文本的閱讀過程中賦予這個女主角不同的詮釋。

  膽怯歸膽怯,明早還要上《澳門早晨》做訪問,下午四時還要出席“小說面面觀”講座及新書發佈會,無論如何還是希望大家來撐撐場,買我的書也好,不買打算遲點在圖書館借書也好,只希望大家能參與這個澳門文學界年來的重要公開活動。

Thursday, November 27, 2008

Hard Sell《愛比死更冷》(之四)



晚是我的幸運日子,除了順利地從工作中開溜去頒獎禮外,還在名作家王安憶女士手上接過獎狀,同時急不及待地拿到了《愛比死更冷》的小說原本,摸着書,真有摸着情人的雙唇那麼快慰啊!太感謝了!由於趕着出差到深圳,今日的Hard Sell只能寥寥數語了,不過,為了把Hard Sell進行到底,我不能不向大家宣佈:澳門的著名評論家黃文輝已看完這本小說,具體的評語我不知道,但他卻對某人說過:

 “這本小說我看到凌晨四點不忍釋卷,可見多麼的劇力萬鈞!”

  大家星期六記住買番本啦!新聞報道的鏈結在此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Hard Sell《愛比死更冷》(之三)



日超忙,但唔可以讓Hard Sell工作斷纜,幸好澳日刊出了六本新小說的特刊,這裡我就純粹貼文貼鏈結,慳返啲力。以下是在澳日刊登的《愛比死更冷》的介紹,由我本人撰寫,我用微型小說的方式去介紹長篇小說,至於介紹中提到的場景在《愛比死更冷》的哪個部份發生,那就要買本小說來看才知道了。這篇介紹有點掛羊頭賣狗肉,因為《愛比死更冷》中有很多溫馨感人的場面,哈哈。

 
震耳欲聾的音樂,眩人眼目的射燈。林朗用沉淪慾海的方式,去撫平愛情的創傷,在珠海的夜場裡,他將一整杯白蘭地呑下,然後把女伴拉過來,放在自己雙腿上,捧着她的臉與她熱吻起來。這個女子,是他剛才與朋友在旦州消遣時挑來的,花幾百元包了她一個夜晩。

一邊接吻,林朗一邊回憶起她們甜美的笑容、她們溫柔的撫摸,以及她們那甜熱的體溫。他感到一陣厭惡,猛地將女伴推開,彷彿這個女伴侮辱了他的愛情。然而,身體的需要又讓他急不及待地帶女伴上房,一番欲仙欲死、胡天胡帝,他很快便入睡了。他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回到了中學時代,那個與何艾共同度過的靑葱歲月。

在一個明月照得澳門的天空像透明的藍寳石一樣的夜晩,在那四條像墓碑一樣的融和門雕塑下,林朗與何艾緊緊地相擁在一起,令他迷茫的是,對方為甚麼要選擇自己?他還來不及思考,何艾已像瘟疫一樣毀滅了他與初戀情人構建的所有回憶。他記起了那個早上,看着睡在身邊的何艾,紊亂的髮絲搭在她充滿油光的臉上,那靑春的乳溝,那盈手一握的腰肢,令他永難忘記。

當林朗一心一意與何艾一起演繹溫馨動人的愛情時,何艾卻親手將這段關係摧毀。林朗接二連三地受到打擊,這些打擊又將他所做的錯誤抉擇無限地放大,何艾就像黑死病一樣,蠶食了他的信心,為了逃避,他選擇沉淪。還有甚麼値得他去懷念呢?是初戀情人那天眞熱情的大眼睛?還是“姐姐”那嫵媚的雙目?

許多愁苦,只為當時,一向留情。

在夢境中,林朗忽然像預感一樣夢見何艾的死亡,他夢見自己扭抱着何艾的屍體,不住地哭泣。忽然間,何艾的屍體迅速地腐爛,在他懷抱中消退,變成一堆血水。

“啊——”林朗被這個可怕的噩夢驚醒,看到自己與一個陌生女子赤條條地躺在一起,苦笑了一下。


以下是新聞稿:

  
由澳門基金會、澳門筆會、澳門日報出版社合辦“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活動已於上月十日公佈結果,六部得奬小說分別為鄧曉炯《迷魂》、梁淑淇《小心愛》、李宇樑《上帝之眼》、寂然《救命》、初歌今《蓮花之後》、太皮《愛比死更冷》,澳門日報出版社將於本周六(廿九日)下午四時假澳門文化廣場舉行上述六本小說的新書發佈活動,並由其中四位得奬作者寂然、梁淑淇、鄧曉炯、太皮主講“小說面面觀”講座,與讀者分享創作心得。

是次出版的六部小說各有可觀,鄧曉炯融合歷史題材與科學幻想,梁淑淇思考命運與眞心相愛,李宇樑書寫靈異而反映現實,寂然鋪張震撼案件而寫出小城當下的驚心狀況,初歌今以橫跨珠澳的愛情故事揭示移民城市的衆生相,太皮寫年輕人的愛慾與輕狂,這些澳門人講述澳門故事的作品,以不同的面向展示澳門小說的魅力,並且在不同程度上為澳門小說開拓出嶄新的題材和叙事風格。澳門日報出版社在“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活動公佈結果的一個月內即投入新書的製作,務求把澳門文學的最新成果讓讀者先睹為快。

“小說面面觀”的四位主講者皆為澳門小說的中堅好手,寂然是本澳富創新精神及寫作技巧多變的小說家,曾出版小說《月黑風高》、《撫摸》等,其小說多次獲評論家撰寫專題論文,亦曾被改編為舞台劇及錄像短片;梁淑淇曾多次獲得澳門文學奬的小說奬項,獲中國“盤房杯”優秀小說奬,她曾與寂然出版小說合集《雙十年華》;鄧曉炯是小說家和劇作家,他曾獲澳門文學奬小說組冠軍,今年他創作的兒童劇《魔法寳石》在本澳公演,大受歡迎;太皮是本澳新秀小說家,他的長篇小說《草之狗》曾在本報連載,《愛比死更冷》是他近年的力作。

“小說面面觀”講座由澳門作家黃文輝主持,四位講者將詳述今次新作的創作歷程,分享小說創作的經驗,並與參與者互動交流,歡迎讀者及文學愛好者參加。出席者將獲贈一套三款的六本小說書籤;講座後即場售書簽名,以七折優惠饗讀者。

時間:11月29日(周六)

下午4:00

地點:文化廣場展覽廳

主持:黃文輝


  其他介紹的鏈結:這裡

  星期六下午四時文化廣場,約定大家!

Tuesday, November 25, 2008

Hard Sell《愛比死更冷》(之二)



法斯賓德(Rainer Werner Fassbinder)執導的德國電影《愛比死更冷》Liebe ist kälter als der Tod)於一九六九年出品,內容大致講述了一個黑幫流氓入獄後認識了另一個黑幫青年(導演自己飾演),兩年在獄中成為好友,流氓出獄後找到了黑幫青年,同時認識了青年的妓女女友,三人一起進行了些存在主義式的犯罪,然後青年殺了流氓。老實說,這部電影我看了一次,看不太懂,而且電影的劇情介紹也與我自己理解的不同(詳見這裡)。由於這部電影我一直想看,買不到翻版,正版更沒可能找到,於是上網找到片源,卻又沒有中文字幕,看之前先動手看了一次英文字幕,將些難理解的句子先翻譯,然後才開始看(字幕是出現在屏幕的,不是我手拿着的)。整部電影給人的感覺很冷,全劇的鏡頭數目甚至不超過三百個,就像導演及攝影師都走開了,鏡頭固定在那裡,演員自生自滅;這部電影未必符合現代觀眾的胃口,作為藝術電影卻有一定的吸引力。(後來在老拱找到老翻)

  另一套《愛比死更冷》( Le Mari de la coiffeuse,《理髮師的情人》)是一部法國電影,講的是一生人一次戀愛的故事,男主角小時候因為經常光顧一個肥胖的女理髮師,被她的肉體吸引住了,決定長大後要娶理髮師為妻。主角後來在一個小鎮上遇見了另一半,兩人一見鍾情,執着於愛情與性生活,女主角可以一邊為顧客理髮,一邊與丈夫纏綿。兩人的人生幾乎只有簡單的幾個元素,而這些賴以為生的元素一旦消失的話,人生也就消失了,女主角為了其中的一個元素--愛情不會消逝,而做出了沒有回頭路的決定。整部電影瀰漫哀傷及浪漫氣氛,唯一敗筆是男主角實在太老了。

  除了這兩部電影及前文介紹的作品外,在網上還查到有些台灣小說也叫這個名字,也好像有台灣導演要把其中一部拍成電影,此外,近年也多了人使用「愛比死更冷」這組詞用來做形容,或者同樣用來起Blog名。

  我自從寫這個Blog後,在Google搜尋「愛比死更冷」一般第一個結果就是我這個Blog,但好像這幾個月來,搜尋「愛比死更冷」非但不是第一個結果,甚至沒辦法找到這個Blog,不知甚麼原因。其實,使用與名作相同的名字,雖然可能會給人A貨的感覺,但說不定有人想找法斯賓德的《愛比死更冷》時找到我這本作品,從而喜歡上我的創作呢。

Monday, November 24, 2008

Hard Sell《愛比死更冷》(之一)

(偽lomo相之「三賤狗」)

無意外,小弟排末席的中篇小說徵集(我覺得用徵集比用徵稿好)頒獎禮將於今周三舉行,而相關的發佈會亦將於周六進行。據聞獎項將由內地名家授予,到時我無論如何最少都要著返件“單吊西”以示尊重。為了吸引大家買返本小弟劣作墊煲底或者去廁所時閱讀(勸大家還是不要在廁所讀,有生理反應就唔好),這個星期我會在這個Blog裡Hard Sell這本小說,務求可以多賣出六、七本,雖然據說澳門的作家永遠不知道自己的書賣出了多少。

今日的話題是:甚麼是《愛比死更冷》?

  我第一次接觸《愛比死更冷》這名字,我就覺得很後現代,很有Feel,很Cool。我在一本叫《克萊茵藍》的內地書上看到這五個字,書的作者是小資(不是小脂),藍色(據聞就是克萊茵藍)的封面吸引了我,而且還附送了一張爵士樂CD。內容很合我胃口,就是那些小資情調,生活充裕,談情說愛之類的話題。那篇叫做《愛比死更冷》的文章內容我大抵忘了,但名字卻深印我的腦後。

  後來,我開始在網上寫文章,原先在新聞台寫,題目都沒有叫《愛比死更冷》的;Blog興起,我在Qoos的空間裡註冊了一個網誌,打算寫些日記之類的文章,但只註冊了,沒寫過任何東西,便放棄了。到了06年初,那時剛好離開市民日報到雜誌社和周報工作,一來時間較多,二來周邊的朋友同事大多不會看中文或上網,我可以把自己對工作和生活的感想寫上網而不怕被人找到,同時當時澳門的文學界又開始有些人寫Blog,我便跟風申請了一個,幾乎沒考慮,便用了《愛比死更冷》這個名字,一直沒改,甚至將放詩的新聞台也改了這個名字。

  後來,我知道了香港歌手黃耀明有首歌叫《愛比死更冷》,我聽過後,其實不太喜歡,雖然表現的都是一種冷,但與《愛比死更冷》這個名給人的感覺不統一,因為歌的節奏太快了。我也知道了外國有個樂隊,名字就是「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我好像只聽過他們的歌一次,沒印象。

  至於《愛比死更冷》這個名的起源,如無意外應該就是德國電影《愛比死更冷》。《愛比死更冷》由法斯賓德執導,講述犯罪者之間的生活與情愛瓜葛,後來有一部法國電影,原名叫《理髮師的情人》,也有人翻譯做《愛比死更冷》。明日再談。

Monday, November 17, 2008

爆炸性新聞:《愛比死更冷》鐵定本月尾出版!


幾日真係忙到“痴”筋“痴”肺,仲有好鬼多好鬼多嘢未做,我諗要到下月十號之後才可以稍為喘氣,而要真正得閒,相信要到下年初,除非我忽然間畀人炒魷魚啦!前兩日去了做大賽車,每一年對大賽車都有好多感想,但每一年大賽車匆匆而過,加之又是我最忙的時候,我都不能將那些感想寫出來,今年一樣,只能貼一張靚女相上來。前幾日又去了朋友的婚禮,也有些感想,但也沒時間發表了。
 


 另外,有好消息宣佈,鄙人的小說連同寂然和鄧曉炯等人的小說,將於今個月底正式出版!我們將於十一月二十六日領獎,小說亦會在二十九日(暫定)舉辦發行活動!希望各位朋友到時記得捧場買多幾本返屋企墊煲底啊!!!

  現在貼上三篇上周五登在澳門日報的小小說,篇名總題是《小小說三篇》,實則上我原本想編輯會分開刊用“攝”版位的,因為都是些搞爛Gag的無聊小品。其中第三篇是我一早貼在網上沒投過稿的,今次為湊數也修改了發表,現在也貼上來讓大家批評批評!

  盲眼佬

  我愛你!

  證明

Thursday, November 13, 2008

一個機械人,兩段愛情--《我的機械人女友》


來想寫一篇洋洋灑灑的文章來介紹我對《我的機械人女友》的驚艷,但我發覺我並沒能力(今天)梳理一篇好的介紹文章,又怕說出了故事情節讓大家看電影時感覺會大打折扣。總之,我只想說:這部電影超級好看!

  我最近都沒時間看電影,上周日由於“餓戲”太久,才打算找部電影看。之前燒碟看了本片的一個小片段被其吸引了,便決定看這部電影(開頭我一度以為這部片是由Rain主演的《再造人之戀》,因為大陸有翻譯叫機械人之戀)。除了郭在容這個名字吸引外,電影的主演者綾賴遙及小出惠介是日子新生代演員,綾賴遙做過幾套日劇的主角,小出做配角的多,因為卡士不算強,本來對這部電影不抱希望,誰不知越看越好看,越是被劇中人物及故事吸引。這部片是郭在容“野蠻”系列的第三部,繼續是強勢女友和小男人,劇中不乏郭在容的天馬行空式場境。

  我喜歡這部電影的故事結構,喜歡這個將整個故事架構和重點轉移的手法,喜歡那個奇峰突起的結尾(雖然猜到一點),那種感覺實在太正了,簡直是種享受。

  之前看過綾賴遙主演的《白夜行》,覺得她雖然演技不俗,但整個人給人的感覺不夠精緻,還不怎麼喜歡她,看了這套電影後,覺得她又幾正。她大大隻的,演這個機械人角色又真是很不錯。電影中有一個情節講述主角在機械人的幫助下回到過去,看到自己小時候的樣子,見到親人、朋友和寵物,那段描寫很不錯,特別是寵物的名字,在整部戲中起到了一個重要的提示作用。好正。

Wednesday, November 12, 2008

令人懷念的記者生活



日因為要找些相片,在舊碟中發現了些舊照,是之前做日報時拍下的,一張是與特首及中聯辦主任的合影,一張是與太空人楊利偉合照。雖然我現在好像還是一名記者,但那種活力和對社會的興趣是不能與以往相比的,在特首那張相中,澳門各大報社的記者濟濟一堂,大家都講得幾嘴,大家都比較Friends,與現在記者多到不知邊個打邊個不同。當日一說合照大家就全部湧過來,玩得好高興。那時特首還相當強勢,基本上沒有人對他有質疑,這張相中,一切都那麼的和諧。(大家搵唔搵到邊個係我啊!!!!)

Sunday, November 02, 2008

像玩Radio一樣寫小說


先自己製作小說《愛比死更冷》封面,主要是沒有相熟的設計師,而自己認識的Designer又沒有設計小說封面的經驗,其實最重要是為了慳一筆;做好封面後,我開頭還沾沾自喜,後來被責編提示了一下,我見到自己設計的封面也有點汗顏,感覺真像一本地攤書,一本偽裝的翻譯小說。

  我一接到Call便立即找一位信得過的朋友幫忙,可惜他們又遇着最忙的時候,未必可按期完工,無計可施的情況下自己又胡亂做了些封面,但最後還得請責編找人幫忙。責編找來負責小說排版的仁兄(我不知他是否秘撈,不敢說他的名字)幫忙完成,昨晚看到了新封面,眼前一亮,心情可以用舒一口氣來形容,一來設計得不賴,二來也有我一直想要的元素:代表愛情的玫瑰以及代表死亡的色調。整個風格很合我的胃口,如果有能力有機會的話,將來有幸再出版小說的話,我打算沿用這個封面設計風格,讓人一看就知道是太皮作品。實在太感謝責編和設計者了!至於封面我過幾天才貼上來,因為與之前的太大對比了。

  這個故事教訓我無咁大個頭唔好戴咁大頂帽,同時也說明了一個人的能力有限。設計不是玩泥沙,人家經過了長久的訓練和努力,經過多次的嚐試與失敗,才獲得一些認同,獲得認同後又繼續在自己專業發展,因此同一個概念,同一種元素,門外漢是無論如何都不知怎樣去表達、怎樣去構成,但專業人士就懂得怎樣去運用得宜。我承認我這次是太冒失了,有鑑賞能力不一定就有創作能力,不過,今後我還會繼續學習使用設計和排版軟件,因為我部份工作與傳媒有關,只有擁有一定的專業知識,才能讓刊物做得出色。

  最近都有和朋友討論在澳門寫小說的問題,朋友說在澳門出版小說就像一次紀念一樣,我未出版過,還未有特別感觸,我的感覺是,澳門的小說創作雖然透過傳統媒介發表了,但一直像地下活動一樣,像人家玩Radio般,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用小說或者Radio交流生活,大家彼此笑笑。不,這想法太悲涼了,雖然是事實。

  我萌生一個念頭,就是如果我十年可以出到十本小說的話,我就會在大陸出一次作品集,然後就封筆,離開一切公眾可獲得訊息的職業,離開傳媒及創作平台,專心去做地盤佬養家。哈哈,幾好,幾好……

Tuesday, October 21, 2008

十年不變話嘉頓


有時真的很神奇,在澳門這個急速改變的城市,很多地方──包括世界遺產──都可以改變的時候,卻仍有些地方可以保持不變。然而,這個“些”字所包含的地方不多,我到目前發現的只有兩處,一是台山區的公爵餅家,二是營地街的嘉頓咖啡室(不是香港的嘉頓公司)。

  在連合興餅家都讓人經營低級海味生意的目前,我很難想象嘉頓咖啡室還繼續保留十多年前的裝修,這家不起眼的店,就算自己經過也不會留意她的存在,只是當我想在那裡吃東西時,才會想起她,一想起她,就會擔心她是否已經不存在,而每一次去到,她卻依舊在那裡。

  今日本打算去營地街市吃午飯,上到去發現爆棚到不得了,於是便想到要去嘉頓,一進入那裡,就發現沒多大改變,我也自然而然地叫一份“沙丹豬扒飯”。之所以叫沙丹豬扒飯,並非我特別愛吃,只是那裡的沙丹豬扒飯多一條腸仔,與別不同罷了;然而那個十年前還可挺直腰板,今日卻連腰都挺不直的老板卻聽錯了“叉燒滑蛋飯”。那間餐廳除了裝修沒變,連主要負責的老板和廚師(應該是老板的老婆)也沒有變,只是多了一個應該是他們後代的後生仔。與十年前一樣,叫碟飯要等很久(因為只有一個廚師),而且就算是中午,也沒有爆人。回想起十年前,有段日子,我每日中午放學都會在那裡吃飯,吃完飯再看兩本漫畫(因為看書會被人覺得怪,這是澳門的怪現象),然後聽客人吹水,度過一個中午。

  現在已沒有那個情懷了,已沒多少本地人在那裡吃東西,我一邊聽着旅客對服務的埋怨,一邊聽着外地打工仔對澳門一知半解的高見,雖然我還愛看漫畫,但現在也不會在大庭廣眾打開本漫畫來看。時光,總是無聲息的流逝,望着街外走過的母校學生,再看着自己日漸有聲有色的豬肥腩,對於歲月只有更多的感嘆。

  啊,忘了告訴大家,那家店已經再沒有出品沙丹豬扒飯了,最後我吃的還是那個叉燒滑蛋飯。

  (本來想寫篇好感情的文章,但因為正在工作,很多事情要搞,要在上班時間完結後才能把它完成,橫掂都寫咗,唔用又好似好嘥,都係貼上來啦)圖:北村一輝

Friday, October 10, 2008

一額汗:我的小說入圍中篇小說徵稿了



果大家得閒看報紙或者留意澳門的文學動向,可能都知道鄙人與這個Blog同名的小說《愛比死更冷》“掹車邊”僥倖入圍了今次“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感謝評判的垂青,讓我的小說不致於流落二次元空間永不見天日,也讓高調參選的小弟不致於愧對江東父老而瘀爆離場。

  其實這部小說一開始打算用《以愛還愛》的名字,但一想到這個名字會讓人聯想到純愛小說,也易引起歧義,因此在接近完成階段,將之改做為更貼切的《愛比死更冷》;有很多文藝作品已用這個名字了,過天會介紹有關作品的情況給大家知道。

  這部作品拿去參賽,一直害怕過不了評判關,因為小說中的澳門元素不是特別多,沒有“顯性地”專門針對澳門的情況作故事發展,由於上半部是主角的少年時代,從他的視角中更沒法出現澳門的時代脈搏,而依存我記憶和想象而出現的故事人物和情節,主角的大學生活自然而然地發生在大陸,這些東西對於以澳門題材為徵稿目的的這次活動而言有點離經叛道,我曾經想過,要不要硬把澳門的時代背景套在前半部中呢?要不要把發生在大陸的情節縮減呢?後來一想,今次活動主旨之一是為澳門的影視作品提供素材,而這些影視作品一旦出現的話,主要受眾也不會是澳門人,因此在作品開頭一古腦兒地談澳門未必讓人接受,倒不如待人家熟悉情節和人物後,才將整個澳門的意象擺出來更讓人投入;我也假定這部作品有一些受眾不是澳門人,而這作品最大的潛在受眾只會是內地人,有些大陸的情節,讓他們可以看得更投入,相信這更能達到宣傳澳門的目的。我又想,文學是人學,只要你描寫的是澳門人,無論他去到哪裡,這也是一部澳門人的小說。當然,我寫作時沒想那麼多,而我也預感這部作品很大可能會在澳門的書店裡度其餘生。

獲獎名單:


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08-10/10/node_93.htm


  這條鏈結是今日澳門日報的評判語,我看完之後真的很想看看其他五位入圍者的作品,特別是李爾被公推第一的《迷魂》。最近抽空重看《聖鬥士星矢》,感覺我們就像那些為女神而戰的青銅聖衣,正在為澳門的文學發展而不依不撓地前進。三位評判對小弟作品的評語都很中肯,但只是針對了作品的某一特點而言,我相信讀者還能看到更多東西,而他們都提到了我作品中有性愛場面,實則上為了擔心評判不接受,我已盡量不去用內地名家那些“乳頭堅硬起來”和“陰道濕潤起來”之類的形容,只用一些抽象的形容,不過看來抽象的形容讓大家更有想象空間了。

  最後,再一次感謝三位偉大的評判:殷國明老師、張堂錡老師和廖子馨老師,除讓我作品得已面世接受讀者的評價外,也讓我達成三十歲以前出小說的願望。希望各位愛比死更冷Blog的讀者能買這小說來看看,而我也相信大家看過後不會失望,會覺得值回書價。

Thursday, October 09, 2008

阿笨半癱,唔安落


能有其他事要說,但先說說一件令我唔安落的事。話說我家臭仔同黑鬼移居青洲木屋區後,為保障他們安全,我們將一間小木屋改建做狗屋,兩隻狗和一隻不知跑了哪裡溝女的臭貓住在那裡,因為一面牆已改造成小格子鐵絲網,他們還可接觸外面的世界。青洲木屋區被何賢馬路切開做兩塊,臭仔和黑仔住在大的一塊,靠近馬路,他們還有些鄰居,包括以前常來我家作客的阿來(由細睇到佢大)、大狗毛毛、細狗噹噹,還有一隻笨頭笨腦的像是獅子狗的阿笨,幾隻狗與我家兩狗相處融洽,唯獨阿笨與他們勢成水火,好幾次我父母放狗,一不留神他們就打起來,次次鬥得兩敗俱傷,後來臭仔和黑仔懂得了合圍之勢,開次佔了上風。我帶狗,阿笨往往要跟在後面依牙髮鋼,但因為我巨形,加上我一定嚇走他,所以在我手上從沒發生過事。令我擔心的反而是噹噹,他常常跟在我後面玩,過馬路,又沒有狗繩,總害怕有朝一日他會出事。

  最後,真的有狗出事了,卻是阿笨,好像是前日還是大前日下午,他的主人正在打麻雀之時,突聽到愛犬凄厲的慘叫聲,趕出去一看,阿笨躺在馬路上,下半身已不能動彈,看來被車撞了,肇事司機逃去無踪。主人立即帶他去看醫生,醫生檢查時沒做任何預防措施,例如載狗罩等,連累他自己和主人都被痛苦的阿笨咬了,主人被咬到頭部,要連針。獸醫診斷,阿笨的脊骨被撞斷了,要復元最少半年,還得看運氣,他現在下半身動不得,困在籠裡,大小二便都不能自理。

  聽我母親說這個消息也有點心Up,要不是他與我家兩狗為敵,他其實真的是一隻很可愛很有趣的狗,現在只願他常日康復,繼續與我家兩狗打架。

  澳門空間狹少,人的活動空間有限,更遑論狗隻了,但我總認為,一個地區對一般寵物的關愛程度,顯示了該地區的文明水平,一個越是文明的地方,就越重視動物權益。是的,狗長得矮小,但不能作為駕駛者不安全駕駛的借口,難道有個bb爬出馬路或者一個老者躺在街上,也可以輾過去嗎?無論如何,不能避過撞到動物,就是駕駛者質素問題。

  其實,我的黑仔也受了傷,不知是掉在坑裡、被車撞還是被人打,前晚我老豆放狗,他跑一圈回來後就受了傷。別人根本無法想像狗主在其動物受傷時的心情,比起人類受傷可以用語言來舒發,狗隻不能用語言,只能表現一個痛苦表情,更令人不安落。為甚麼要傷害狗隻?希治閣的《後窗》中有一個特殊場面,就是主角鄰居的愛犬被謀殺的一幕,用了與其他場面不一樣的處理方式,狗主哭訴道:“難道因為狗對人類表示友好和喜歡你們,你們就要傷害他嗎?”

  《我和尋回犬的十個約定》我已有了,還未看,以下是片中提到的十個約定:

  愛犬十誡


1. 我的生命可能有十至十五年。我怎樣離開你都會令我很痛苦。你要在買下我或領我回家之前緊記,並考慮清楚。

2. 你要給我一點時間去明白你對我的要求。因為我一直在努力做一隻聽話的狗狗,我最大的幸福就是你對我的誇獎。

3. 你要信賴我這對我的幸福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將永遠信賴你,無論你將帶給我的是天堂還是地獄。

4. 你不要時常對我生氣和不要禁閉我來懲罰我。你有工作、娛樂及朋友。而我卻只有你。你用多餘的時間、精力、金錢愛我,而我奉獻給你的是我的全部。

5. 你要時常對我說話。即使我不懂你的語言,我也可以明白你的語氣。因為我每天都會花很長時間觀察你。

6. 你要知道無論你怎樣對我,我是永遠不會忘記的。我會永遠都以德報怨。

7. 在你打我之前要緊記,我的牙齒可以咬傷你的手,但是我沒有這樣做。我對你的愛使我情願受傷的是我自己。

8. 在你罵我不合作、非常固執或懶惰之前,反問自己這是否因為我有其他煩腦。我可能得不到合適的食物、在陽光下逗留時間太長又或者我的心臟已經越來越老化和虛弱。

9. 當我年老的時候,你要照顧我,因為你也是會老的。照顧日漸衰老我會使你的靈魂得到昇華。

10. 當我要捱過最辛苦的歷程,千萬不可以說:我不忍心看他。或者讓我不在場時再發生。如果你在我身邊,我對每一件事情都會更加容易接受。你永遠不要忘記,我愛你。如果你我交換位置,我不會為自己找任何拋棄你的藉口,請陪伴我走玩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Saturday, October 04, 2008

小說《環姐》及六篇動漫玩家上載


不是很久沒寫小說,而是早前完成一部長篇參賽,前後我又寫了不少短篇,不過一些起了個頭,一些寫了一半,一些寫完了沒精力修改,最後在“沒錢用”的壓力推動下,我終於完成了一篇五千字的《環姐》。我本來想寫的這篇叫《奔跑的環姐》,講一個婦女的一生都與奔跑有關,在奔跑中出生、奔跑中結婚、奔跑中工作、奔跑中死亡,後來發覺自己沒能力處理好,而變成了今天的樣子。這篇小說大概有三分之二都是真人真事,只是環姐的原型不是一個人,而是在我遇到有共通點的人中提煉出來的。

  我開頭以為沒多少人會看,打算先騙稿費,將來有機會結集成書就會有學生哥肯慢慢細閱,但朋友都衝着我太皮的名字,閱讀了這篇小說,有朋友說很像魯迅的《祝福》,我開頭也嚇了一跳,自己也隱隱覺得有點似,回家立即找來重閱,發覺其實不太相像,只是第一身敘述的方式而語調是傷感這一個共通點而已,白先勇的《一把青》和莫泊桑、契訶夫不少小說都是這個模式。毋寧說我這篇作品似魯迅另一篇作品《孤獨者》,我在創作這篇作品時有意向《孤獨者》致敬。《孤獨者》描寫有志難伸狂狷自傲而最終妥協的知識分子魏連殳,透過“我”的角度去敘述,小說一面描寫魏連殳的變化,一面描寫了“我”的心態,表面上魏連殳是小說的主角,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我”成了《孤獨者》中另一個主角。有學者稱這種敘事方式為“複調小說”,我這篇《環姐》在這個理論基礎下完成。希望大家讀一讀這篇小說,給些意見。

  另外,我也上載了這半年為澳門日報動漫玩家每月一篇撰寫的“漫兩拍”,其中有關《街頭霸王》的評論分了三次撰寫,這是我們將近三十歲人的集體回憶,有興趣者不妨一讀。在我撰寫完上、中兩篇時,發現網上有畫迷也寫過差不多的東西,比我更詳盡,顯見撰寫時真的翻箱倒槓找出舊漫畫來參考,我只單憑記憶去寫,以致把“覺先姥姥”寫成“先知婆婆”。現在我已找不到那條Link,有心人自己搵啦!

  小說:環姐

  漫兩拍:漫兩拍:再難出現的《街霸》神話 (上)

      漫兩拍:再難出現的《街霸》神話 (中)
      
      漫兩拍:再難出現的《街霸》神話(下)

      漫兩拍:香港恐怖漫畫的式微

      漫兩拍:篡改三國歷史的漫畫《霸》

      漫兩拍:神級惡搞漫畫--日和

Thursday, October 02, 2008

我個侄都幾靚仔

  我細佬個仔回眸凝睇,雖然只有兩個多月大,睇落都幾靚仔。佢而家成日依依哦哦,睇嚟大個都應該好多口水。



  昨日去青聯在濠江中學舉行的Show,有蘇永康等歌手獻唱,中間的哥哥仔叫張庚杰,在四川地震中為救其他小朋友失去半隻腳掌,但他仍很樂觀,希望長大後賺錢“捐給澳門”。

  青白臉皮的方力申,唔係幾夠訓,眼袋好黑。左面的濠江學生很強勁,表現淡定,佢輪廓幾好,又幾端莊,化下淡妝美白一點,相信長大後可以做澳門一些大騷的主持。中間的白樂瀟在大地震中奮勇逃生和救人,自斷一臂,氣魄強勁,他說長大後想當企業董事長,為家鄉修橋補路,又說下年中國奧委會選秀,想當一個乒乓球運動員。

  濠江中學的舞蹈表演,雖然比專業水準差一點,但也還賞心悅目。

  不知是嶺南中學還是東南中學的拉丁舞表演,鏡頭前的小美女真係唔錯。

  呢位仁兄不知叫阿君還是阿俊,用一張嘴巴摸擬鳥叫、大號、火車的聲音,認真厲害,不過樣子有點似猩猩阿笨。
  吳雨霏對眼幾靚,唔知落咗妝係點?

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打風與冧樓

之將亡,必有妖孽。除了太皮最近被妖孽陷害外,澳門市面也流傳眾多不利信息,導至銀行擠提,天下大亂。也有人傳黑沙環永寧街一幢興建中的經濟房屋被風吹歪,有關當局立即舉行記者會澄清,說只是棚架傾斜,造成錯覺。大家看看以下圖片,感覺上真像被風吹歪了呢!但用尺一量度,便會發現石屎牆還是相當筆直。這些圖相當經典,可以用來做視角學的教材。





  另外,颱風期間在家拍了些水浸片段,但不在手上,放不上來;颱風過後則拍了幾張圖片,大家可以看看。






  颱風期間曾發生一件差點令我抱憾終生的事,我希望自己以後不要再低估危險的嚴重性。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太皮嚴正聲明

  本個人網誌嚴禁以下人物瀏覽:仆街、小人、生仔無屎窟的人、偽君子、見到我會笑但在背後跣我的人、阿媽不是女人的人、禽獸不如的人;

  本網誌的內容只為行為正直的人、光明磊落的人、明人不做暗事的人以及太皮的朋友而設;

  太皮為受到本網誌內容影響的人致歉,我相信該人是大量的。但我不會大量,我詛咒某搞小動作的仆街生仔無屎窟、老母跌落坑渠死、老父被狗雞姦而死、老婆或老公在你面前吃飯鯁死,而某搞小動作的仆街就行街仆街死。在你死的同時我會毫不猶疑地恥笑你!我告訴你,這個網誌被點閱一次,你就被詛咒一次!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愛犬--阿B(大鼻、臭仔)和黑仔(黑鬼)



向着主人奔來,很開心的樣子。

然我經常在這裡“拿高件衫畀人睇肚皮”,但我沒瘋狂到將我自己某些惡行、暴行、有辱人格的事在此披露,更加沒試過將我殘破的家居展露人前,所以大家甚少見我影一些家裡的物事出來,相信大家見得最多的只是我的床席。以前,我一直很想拍下我家的動物貼上來,但一來在家的圖片不敢貼,二來我負責放狗的時段多在晚上,攝影技巧差很難拍出好照片,因此作罷。最近,由於家裡一些原因,我家的動物被逼遷走,我母親在青洲的麻雀館旁找了間小木屋,大小約等於一間工人房,改裝成狗屋,住進了我的兩隻愛犬、一隻臭貓和我弟弟的烏龜(烏龜後來放生了)。由於那兩隻狗過於活潑,又喜歡撩事鬥非,為免他們生意外,木屋的門是經常鎖着的,但那道門只是一張鐵絲網格,兩隻狗還可以與外屆接觸,我和家人如常每日抽空放狗,兩隻衰狗接觸大自然多了,皮毛不用怎麼打理也看似好看了一點。

  上周六中午放工在公司逗留多一會寫東西,回到家樓下已三四點,見太陽開始西斜,日色頗佳,於是到青洲木屋拖了兩隻狗出來,跑到青洲禁區鴨涌河邊上的草地與他們玩耍、影相,下面是他們的一些照片,而上面的一幅我已經SET了做家裡兩部電腦的桌面背景。這個BLog有個壞處就是Show出來的照片太小,不好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來看看。



他們搵地方屙尿



黑仔(我有時叫他黑鬼)三歲,是拉布拉多犬,我細佬零五年抱回來養,他像人一樣會唔開心,要人氹。



阿B(我家的狗都叫阿B,他已不知是第幾代了,我阿妹叫他大鼻,我嫌他臭,經常叫他臭仔)五歲,是一隻唐狗,我阿妹在台山一間士多舖門外見到剛出世的他,向他主人買回來養了。



黑仔好鐘意跳上高的地方



佢又好鐘意滾草地



阿B條脷伸到好長



陽光幾好,好有Feel



澳門沒有多少可讓狗隻自由馳騁的地方,這塊草地沒有說不讓賤踏,但也危機四伏,一不小心衝出馬路,遇到魯莽司機,狗狗的生命就係咁大。



這是同場加映的,我放狗的地方有很多路牌的毛胚子,看着很特別。


  說起狗,上個月在北京的時候也與一隻狗結了緣。話說我在北京幾乎每個晚上都要吃宵夜和隊兩支酒,但一直都喝不醉,就算與行家劈酒,也達不到我想要的那種“醉街”效果,臨走前一晚,自己一個吃宵夜飲了兩支酒,又買了幾罐酒邊行邊喝想喝醉,但最後還是沒有反應,到了寓所附近(先介紹一下寓所,位於朝陽區望京路一帶,那裡白天沒甚麼異樣,但一到晚上就很可怕,因為沒有街燈,聽說是剛好在兩個管理單位中間,沒人肯管,而我寓所的附近只有一間有狗肉提供的韓國料理店),突見前面已打烊的韓國料理店外的垃圾堆中有一個小小的白色東西(像《長江七號》的七仔一般大小)走到路中間,向我搖頭擺尾,我走近一看,原來是一隻小白狗,心想他是否被不法分子抓了賣給料理店,但由於不能食用才放出來的。

  那隻小狗很髒,但對我很熱情,我便蹲下摸了他幾下,他對我更表示親熱了,像我家的黑仔一樣。我沒理他,繼續走,我想他是肚子餓了,剛好寓所樓下有家二十四小時便利店,我便買了兩條火腿腸,一罐魚罐頭給他吃,他歡天喜地地吃食物,我乘機甩身了。要是在澳門,我見他對我這樣盛情,我可能便會收養他了,而他的出現,卻令我不開心的情緒一掃而空。狗,有時真係好似天使咁。

Friday, September 05, 2008

雜章


(在澳門永遠沒法看到的熱情的觀眾)


年初買了手提電腦,除了電池有問題(好像電腦生產商正在進行回收)外,基本上沒發生過任何硬體的故障,而且幾乎用的都是正版軟件,很少出現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因此都沒試過去維修。買了Laptop後,再加上獲得大量優質片源的關係,看電影的數量和速度比起以往在家人都不用電視和PC時才能看電影的時候相比,大大提升,去年到現在看了三位數字的電影,估計有二至三百套,狗屎垃圾都看得一餐。可是看太多的關係,很多電影情節看過後就遺忘了,例如你要我回憶去年看過的一套英國電影《歷史系男生》(The History Boys)的所有情節,真是有點困難,不過基本的概念還是有的。這還是些比較有特色的電影,但有些港產片,例如由李彩樺等主演的《單身部落》,我幾乎連有甚麼人主演都記不了,更可怕的是,有些港產片名字、情節和氣氛太雷同了,就像《黑白森林》、《黑白道》、《臥虎》和《黑白戰場》等,要我一時三刻弄清楚它們,真是有點難度。





  不過,電影還是要看的,要追上進度,而且在看電影很Relax的時候,才可以產生更多靈感和情感,也可以忘我一兩小時,這是做任何事情都會讓我分心很不同,因此我很喜歡看電影。然而,電影看得多,卻導至我的閱讀量大減,本來已經看很少書了,現在更是少之又少,家裡的漫畫、刊物、書本,堆積如山;書本刊物堆積如山的後果,就是我的腦袋空空如也,已經追不上知識發展水平;追不上知識發展水平,就是自身的水平每下愈況。是時候要修理了!





  參與及觀看北京奧運開幕式的人,約有十一萬人,假設每屆奧運開幕式都有十萬人在現場的話,一百年共二十五屆,即約有二百五十萬人,我是二百五十萬分之一;採訪京奧的註冊記者有五千多,持權轉播商約有一萬五千多,而可以到所有場館的傳媒估計約五千個,假設每屆都有兩萬個傳媒採訪,五千個傳媒可到所有場館,一百年的數字分別為五十萬及十二萬五千,而我是五十萬分之一及十二萬五千分之一,我覺得很自豪,無論如何,我都要感謝那些陰差陽錯的人、抽簽時好手氣的人、讓位的人、幫手協調和爭取的人,唔該曬!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