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February 28, 2013

(六四)追看動漫的那些年

舊版《小魔神》,是我從地攤淘回來的收藏品之一。

  就接觸動漫產品而言,現在的孩子真要比我們過去幸福。我四歲的侄兒,已懂得拿着iPad,用Apps來看各個動畫卡通視頻,《多啦a夢》和《喜羊羊》等看了一集又一集。(當然,年紀這麼小機不離手也不是好事。)反觀我們兒時,除了“捕”在電視機前,等卡通播出,再目不轉睛地生怕錯過一個鏡頭,幾乎就別無他法了。八十年代社會經濟環境差,有錄影機的家庭不多,就算有也不是高智能品種,而且租錄影帶的店子也不會製作電視卡通影帶,一旦錯過某集,就唯有等待重播機會了。

  很記得當年追看《龍珠》和《聖鬥士星矢》等動畫的情景。無綫電視最初安排《龍珠》在下午放學時段播放,一周播足五集,那時每天只待放學鈴響,就迫不及待奔回家觀看,隨後因趕上日本進度,動畫停播一段時間,再安排在周末早上播,後來電視實施分級指引,又改在深夜播放了;《星矢》因內容暴力,一開始就放在周六深夜播出,那時無論多睏,我們都要看完才心息,配合相關的漫畫、玩具和貼紙,構成了我們童年的生活場景之一。

  除了動畫卡通,現在內地有大量漫畫網站,任睇唔嬲,當然你瀏覽一次就是參與了一次盜版行為(內地仍有法律空白),好吧,就算透過正常途徑,以港漫為例,你也可以上官方網站,花一兩元就可看一期,有些期數更免費可看。在我讀中學時,要看一本新鮮出爐的港漫,幾乎只有乖乖犧牲兩日早餐錢買書,又或到租書檔,丟下一兩元,坐着將最新一期看完。那時,我所知的租書檔主要有北區兩個,一個在筷子基,一個在祐漢露天街市,租書檔只提供幾本最熱門的新期港漫,不容許將書帶走,漫迷只能坐着看完。後來,可將漫畫借回家的租賃店興起,初時只租日本漫畫,後也有商家將幾期港漫組釘借出。

  較舊的港漫不能在租書檔看到,當時也沒互聯網,要看舊漫畫,還有一個最重要途徑,就是去舊書攤淘寶。我說的舊書攤是指蓮溪廟地攤或舊貨鋪,當時還未鸚鵡學舌叫“天光墟”。那時,我對漫畫的熱愛程度現在回想也覺不可思議,除定期購入大量漫畫,還隔三差五跑到那裡去逐間店和地攤訪尋,生怕有人剛放棄的珍貴舊漫畫立即被捷足先登。我在那裡找到大量簇新的早期《中華英雄》、劉雲傑《段段情濃》共二十期及永安巧的《流氓俠醫》等,還有一些有收藏價值的漫畫,並尋回一些漫畫欠缺的期數。雖家貧,但由自己擁有一套漫畫的願望卻又十分強烈,為儲一套池上遼一的《英雄本色》,我就曾經在蓮溪廟找到三種不同版本,包括台版及盜版的期數,剩下一些找不到,剛好玉皇朝出版香港正版讓我可以補齊,七拼八湊,終儲齊一套12卷,像集郵票一樣有滿足感。

  過去收集到的漫畫,雖因家居空間有限而丟棄了部分,但當年那份尋找舊漫畫的記憶和執着卻是無法忘懷。不要說透過互聯網看漫畫,現在經濟條件改善,也用不着為儲一套漫畫而東翻西找了,而且我也甚少逛舊書店或破爛店,當然,如湊巧遇到珍貴漫畫禾稈冚珍珠,我相信我還是會買下來的。

  (原載2月份澳門日報)

Monday, February 25, 2013

(二十五)周星馳的小人物



  與其看王家衛的《一代宗師》,倒不如看周星馳的《西遊‧降魔篇》,我不介意別人罵我淺薄。近年王家衛將導演的角色無限放大,他喜歡將底片任意剪貼,看不懂是你個人的事,你應該像玩電子遊戲一樣,先買幾本過關攻略才來看他電影,更不應替演員那份發自內心的無奈而難過。周星馳擺明車馬,就是要用一對無形的手來搔你胳肢窩,等你笑累了,忽然撒點胡椒粉,要你眼睛不好受。

  都說周星馳主演或導演的電影,講的都是小人物的命運,小人物越倒霉,越坎坷,觀眾越看得眉花眼笑,票房也就越好。《食神》中,史提芬周本是大老闆,但很快就破產而流落街頭了,總之無論如何都要將周氏角色搞至最低底;弱勢的他才夠味道,一旦角色在電影的社會環境中稍微有點地位,像《算死草》的陳夢吉,觀眾大槪就不會留下印象。

  周氏演的小人物都有一個共通點,就是人生基本上只有一次高潮,這個高潮也是電影的高潮所在,《破壞之王》何金銀在擂台上打贏“人間凶器”、《喜劇之王》尹天仇差點成為男主角、《少林足球》少林隊大敗魔鬼隊,以及《功夫》阿星悟得如來神掌等,高潮過後,小人物往往被打回原形。這種特色也是周氏電影長盛不衰的原因之一,世上小人物多不勝數,只是大部分在生命中都缺少一個高潮,因此除了共鳴,周氏電影還給小人物幻想與寄託。

  周星馳早期的電影,如《逃學威龍》及《賭聖》等,小人物的命運感並不強烈,周氏主要以無釐頭來取悅觀眾,而當他用心演繹小人物的時候,插科打諢的無釐頭角色就由吳孟達、羅家英及田啟文等去分擔了,他演繹的小人物充滿了厚重感。《長江七號》是周星馳將小人物的命運轉向他者的一次嘗試,電影中周星馳已是大配角,一無是處的外星狗七仔承擔了周氏小人物的使命,為救主人父親而犧牲生命,是周氏小人物一生總要有一次輝煌的套路,用生命換取高潮。

  周星馳知道自己定位,現在貴為上市公司老闆和廣東省政協委員,再去演小人物已難有說服力,更難以引人共鳴,最終他從幕前抽身,索性由其他演員來完成其使命。在《西遊‧降魔篇》飾演唐三藏的文章,除了樣子欠缺周星馳天生的喜感外,活脫脫就是周星馳的化身。

  外表風光無限的周星馳,永遠丟不下那在慈雲山流連的貧窮少年。

  (原載於2013年2月25日)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一一一)又愛又恨發財巴

(圖片來源:www.zizaike.com

  由於以電單車為代步工具的緣故,幾年前,我只要一聽“發財巴”三個字就頭大(我頭原本已很大),道路忽然多了這麼多巨無霸,駕駛時不得不打醒十二分精神,否則一不留神,命仔凍過水。

  要知道,在我小時候──甚至到我上高中時,澳門還絕少巨型旅遊巴士穿梭,較大型的旅遊巴,只是與新福利或澳巴的大型公共巴士差不多而已,要是有一輛像現在威尼斯人或銀河之類的“長途客車型”發財巴出現,必然引起路上行人的目光,而現在“長途客車型”的發財巴或旅遊巴在澳門已司空見慣了,正如我們已司空見慣樓價不停升高一樣。

  社會對交通的怨恨,有段時間曾集中在免費載客的發財巴上──可能某些怨恨是由利益關係者製造出來的也未可知,只是年前澳門公共巴士服務模式一改,政府包了底,綠色公車出現,竟然扯走了發財巴幾乎所有的輿論壓力,除非發生涉及發財巴的交通意外,要不然都沒人責難發財巴了。以前還有人投訴發財巴只將旅客拖往賭場和酒店,旅遊區未有受惠,觀乎今年農曆年期間議事亭大三巴一帶逼爆的狀況,相信不少居民還是巴不得發財巴直接將部分旅客送往賭場的。

  本來,除了懾於發財巴龐大的聲威,我對此種特殊的交通工具並無特殊喜好,然而,澳門近年車輛大幅增多,加上澳門人越來越心浮氣躁,有錢買跑車的都巴不得讓一介草民欣賞其座駕咆哮的引擎聲,車速之快,已對電單車駕駛者帶來威脅,而且輕軌開始動工,騎電單車由澳門半島往氹仔困難與險阻重重,我每次過橋,都有一種搵命搏的心態。不駕電單車可以坐公交吧?的士錢自然花不起,而巴士靠站頻繁,往往使得體虛的我七葷八素,因此,過橋真是可免則免。

  不幸的是,由於銀河開了家比較先進和上映片種較多的電影院的關係(但我到現在還是很討厭那句“亞洲新皇殿”的宣傳語),以及威尼斯人經常有精彩演出,大大增加了我前往路氹城的誘因,在一次載着妻子經歷大半小時灰頭土腦的路程還要找隱蔽地方放好電單車避免抄牌的經驗後,我下了決定,以後去銀河看電影或到威尼斯人看演出,都坐發財巴!

  從我家到關閘,或者從我工作地點到港澳碼頭這兩個發財巴集散地都十分方便,可步行或以電單車做接駁,幾分鐘就一班車,用內地的說法那是“豪華大巴”,而且只有座位而沒有站位,走外圍快速通道,十來分鐘就直接送到酒店門口,乘客兩分鐘之內就可抵售票處,實在是十分方便。況且現在氹仔舊城區至路氹城弄了個自動步行系統,就算由澳門半島去氹仔舊城區,也可“偷雞”搭乘發財巴,雖可能較巴士轉折,卻可免除見站停站之苦。

  可以說,自從有了那家戲院後,我對發財巴的感覺產生重大轉變,它除了平時在路上威脅我生命外(其實我現在甚少走高速道路),還是一個安全將我送去看一場電影的交通工具──不過,看完電影後,因沒有交通工具到別處吃飯,往往留在酒店光顧食肆,又多了一重昂貴消費,這就是發財巴帶來的副作用,商人是天生要賺你錢的。

  (原載於2013年2月25日)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Tuesday, February 19, 2013

(一一零)橫財就手,發過豬頭



  新年時大家都特別注重意頭,吃個髮菜蠔豉就想到「發財好市」,嚼個豬手就會「橫財就手」,諸如此類。其實,我對於「諧音類」的迷信比較不信任,平日吃生菜(生財)已夠多了,又不見我發財!──吐、吐、吐,吐口水講過──財一定要發,菜也一定要食!

  新春佳節,不少人免不了去賭場玩兩手,所謂「發新年財」是也!雖然「橫財就手」有少少搵笨,但你起碼還吃到一隻美味的豬手,而「發新年財」卻隨時會弄到你血本無歸!

  不知甚麼人在甚麼時候散佈「發新年財」的謠言,令到不知幾多人新年不但不能發財,反而染上終身賭癮。你會發現「發新年財」只是對賭場而言的,有多少人新年期間可以贏到錢?又或有多少人上午贏了錢,可以忍到下午不輸回去?就算你新年期間贏到錢又怎麼樣?你以為自己運氣連連、以為自己已掌握致勝技巧,賭場就算新年輸了錢給你,也不愁你不回來加倍奉還。新年流流,大家輸了錢最多說一句:「算啦!新年當豪畀賭場!」放下戒心,更容易輸錢。雖然不少人損手爛腳,但到賭場「發新年財」的說法實在太深入民心。

  過去,賭場的收入來源主要依靠貴賓廳,新年那些富豪大佬都偃旗息鼓陪二奶三奶過節,故此過年時賭場旺丁不旺財,因貴賓廳收入減少之故。不過,近年澳門中場發展已愈見蓬勃,我近年較少留意數據,可能新春期間,不少到賭場「發新年財」的中場客已帶動賭場收入也說不定。

  有句說話與到賭場「發新年財」功效差不多,就是「情場失意,賭場得意」,這一錯誤觀念也跟着電視劇走進了千家萬戶。其實賭錢最講求神智清醒,有定力,可控制自己,失戀或者情侶之間鬧彆扭,情緒本就十分糟糕,連開車都有危險,還要去賭場玩連正常人都會失去理智的賭博,唔輸至出奇!

  其實入得賭場賭錢,「已經輸咗一半」,不要說「情場失意」,無論哪一方面「失意」,都注定冇運行!你在賭場贏錢,最多只會花費更多錢消費,而輸了錢,你卻只會多一項失意!

  正所謂「不賭是為贏」,沒有賭就沒有輸,不過新春佳節,確實又有不少人輸了錢也不在乎,況且賭客不輸錢,澳門經濟也不可發展,我也沒有糧出了,只是要奉勸大家一句,輸少當贏!祝大家橫財就手,發過豬頭!

  (原載於2013年2月19日)

Monday, February 18, 2013

(二十四)過年敏感



(圖片來源:doie.coa.gov.tw,默謝)

  年紀愈大,愈感到過年氣氛日益薄弱。小時候可以放寒假,可以逗利市,可以玩煙花爆竹,可以肆無忌憚縱情歡笑,可以充滿期待……年味絕對是有年齡歧視的,到了我這個三十幾歲的年齡,過年就總是有一種大壓力,一種要對自己交待的壓力。對比小孩子天真的笑,成年人更多時只有強顏歡笑,有時並非不快樂,只是臉容已有點僵硬。

  也許這一切只是氣氛使然。澳門街不能再通處玩煙花爆竹,指定的燃放區又偏遠,在那裡,大家如上戰場一樣亂放一氣,提心吊膽怕被人家煙火射中,趕緊將那一袋商家促銷的貨品處理掉,心情完全不快活。孩提時在木屋區,煙花爆竹於過年期間全天候供應,拿了利市錢去買,相約一班孩子一起燃放,玩一個晚上,那種歡樂的感覺一生回味。

  今年尤感匆匆,自己本來工作忙碌不在話下,經常要加班,過年前因公事和文事兩度離澳,又有朋友遠道而來,加上一些稿件要寫,有家事要處理,新年真是來得令人措手不及。然而,不就是包幾封利市去拜個年嗎?何慮之有?也許是我對過年的重視,一個中國人最大的節日,怎能如此輕描淡寫?我和太太還是盡量將寓所整理一番,買揮春和年花回來裝點一下。

  我享受靜夜短暫的狗吠聲,享受秋闌冬初時大賽車轟然的引擎聲,同樣也享受過年期間那家家戶戶違法燃放的爆竹聲,對我,爆竹聲與其說是一種生理的噪音,倒不如說那是一種情懷,我聽到的只是自己心靈和故鄉木屋區的跫音。也許十多年後,秩序會繼續戰勝無序,大除夕夜再聽不到爆竹聲響,那時我就可以見到年獸的真面目。

  我知道,我不但在蛇年沒機會“蛇王”,在今後的牛年馬月也不能再“蛇王”了,已經三十好幾,再不努力亡羊補牢謀劃人生,十多二十年後將不好過。前幾年誤走歧路,已錯過了事業上的黃金時期,現在步伐正在調整,只希望工作能夠順順理理穩穩當當,做好份內事,對得住自己,對得住別人就可以了。工餘時間說多不多,說少不少,我務必要編排好時間,多讀好書,多寫好文,多見朋友,當然,最重要是多陪伴妻子與家人。今年家事不少,還有不能錯過的文學比賽,加之選舉年所向披靡,預料工作量將大增──唉,頂硬上!

  (原載於2013年2月18日)

Monday, February 11, 2013

(二十三)群眾演員

(網絡圖片)


  去年與太太註冊時已是農曆新年尾聲,在澳逗留不久就外遊,期間只在少數場合現過身,派出利是不多,胡亂找些低面額紙幣塞責。今年不敢怠慢,早作打數,卻遇到兇橫炒錢黨造成的恐慌效應,一度以為自己只能依靠毛伯伯來包“老毛”,後幸得親友協助,終湊夠數度過年關。

  澳門樓價被投資者用火箭載上太空,我等窮人只能幻想在遙遠的星球,有正義的外星科學家正研製一種特殊物質,可治理地產商人的狂熱。由於太遙遠,姑且按下不表,在當下,如何好好過活才是正事。面對通脹,草根階層沒錢炒樓賺錢,只能走走水貨,每轉賺十多二十塊錢,最近這行檔也不易為,不過天無絕人之路,窮人多了條出路,就是當群眾演員。

  那些為圖利而排隊換生肖鈔或新鈔的市民,難道不是群眾演員嗎?沒他們推波助瀾,鈔票緊缺及具升值潛力的印象又怎會如此聲威浩大?而炒家的伎倆又怎會那麼容易得逞?“聘請”群眾演員的僱主不需成本,反而是演員先自掏腰包,一大早就佔領各銀行分行,付出時間,但能否換到鈔票卻是未知之數。

  炒家是最終得益者,他們可能早透過各種渠道握有大量以正常價值取得的新鈔,花點錢回購群眾演員排隊換來的鈔票,轉手就能高價倒賣,現在有淘寶等通路,真是不愁客源,加之臨時演員交足戲,傳媒配合,大收宣傳之效。

  聽說一百張面額十元的澳門幣新鈔,收購價約為一千三百元(有說達千八元),正好抵消人民幣升值所造成澳門居民在內地損失的購買力,有見及此,我大膽建議炒家們,盡量推高澳門幣在內地的炒賣價值,將哪怕是單張十元舊鈔的收購價都推到十元人民幣乃至更高,就算澳門幣不與人民幣掛鈎,也可抵消澳人通脹壓力,有助加深澳門同飽與祖國人民間的感情,炒家功德無量。

  其實炒賣澳門幣不是新鮮事,現在還通行的兩毫子硬幣,因發行量較少,回歸前就一度出現熱炒,印象中的收購價最高去到七元一枚,我曾出售過幾次,賺回一些脂肪。後來市道不景再沒人收購,但從那時起我特意將收到的兩毫硬幣藏起,囤積居奇。最近兩毫少見,估計炒價蠢蠢欲動了。

  別笑我,如果沒飯開,我也會去排隊當群眾演員換領鈔票的──其實我們現在不已是地產商的群眾演員嗎?

  (原載於2013年2月11日)

Tuesday, February 05, 2013

(一零九)祐漢街市熟食中心(下)

(新熟食中心,圖片來源:澳門電台)


  雖然我與那些檔販沒多少交流,但可以說,對舊祐漢街市熟食中心,我確實有一份攤以割捨的感情,也害怕這個承載着歷史脈絡的「平民飯堂」毁於一旦,當我知道中心要搬遷時,心裡真是患得患失,正如之前提到的,擔心一些檔位因搬遷而結業了,也擔心因地點改變及其他經營問題而令檔位生意走下坡。

  不過,事實證明,我的擔心是多餘的。熟食中心搬遷後,也許因環境改善,變得乾淨和光猛,也許因新場所的宣傳效應,不少非北區居民慕名而來,熟食中心竟然煥發新生。

  新熟食中心共分兩層,位於新祐漢小販大樓二至三樓,每逢周六、日及假期的中午,三樓可以用座無虛席來形容,幾乎每一張枱都有居民在進餐,有時我去到,也只能搭枱而已。由於煮食環境改善,不少老牌檔位推出新產品吸引顧客,例如那家其記,就增加了布拉腸供應,也因多出了一些檔位,有新小販進駐,供應新食品,雖然未成氣候,亦為熟食中心提供更多元化選擇。不少攤檔都出現排隊情況,這是在以前所沒有的。

  舊中心的大鋼桌和塑膠圓桌被短長方型的餐桌取代,兩人一桌或四人一桌,方便一家大小共敘天倫或朋友閒坐聊天,也許沒過去純樸之美,而舒適度增加不少;以往幾乎只能靠爬樓梯上熟食中心,但新中心卻可搭升降機和扶手電梯,方便長者、殘疾人士及手推嬰兒車的父母,比過往便利和人性化不少,這也是人流增多的原因之一。美中不足的是,有關當局將原先較受歡迎的檔位放在三樓,較不受歡迎的檔位或新檔位放在二樓,在入口處又沒有指示牌介紹食品種類和檔名等,久而久之,食客都必然直奔三樓而去,或許當局曾經過考量,只怕會重蹈舊中心覆轍,二三樓陰陽相隔。

  我觀察所得,並非所有顧客都是北區居民,因樓下是停車場,不少人從不同街區驅車而來,享用中心的平民美食,又不用走進在某些人眼中屬於蠻荒之地的北區街巷。人怕出名豬怕壯,雖則熟食中心是大家的,但我就是怕其煥然一新吸引新客後,會被其他街區的居民甚至旅客騎劫,拉高食品價格,使得本區居民無啖好食。我希望這只是「新屎坑也有三日香」效應,是我多慮,然而澳門街通脹持續,新熟食中心必成平民天堂,可預見那裡必定繼續旺市。目前小販經營不用交任何牌費,壓力不大,希望當局關注那裡的食品價格,否則北區價變中區價,反不為美。

  (原載於2013年2月5日)

Monday, February 04, 2013

(二十二)路霸



  早幾天中午,在我家樓下,看到一幕令我感慨的畫面。那是一條單向雙行馬路的一段,其中一邊有巴士站,因空間局限,不似別的巴士站有專門停靠的地方,巴士上落客,只得停在路上。對大多數巴士司機來說這是再好不過的設計,但如此一來,馬路上其他車輛,就只能循另一條行車線行駛。

  當時正值中午繁忙時段,巴士站那邊的行車線上排了三四輛巴士輪候上落客,另一邊行車線本來暢通無阻,卻有一輛黑色私家車停下來,大概停了半分鐘沒動靜,我心想,也許有長者要下車,雖則影響他人,倒還可以願宥。忽見有一女子,拿一疊公文之類的東西,從街上走到那車子駕駛座旁,遞上文件。駕駛座上的男人接過,並沒駕車離開,竟與女子旁若無人地交談起來。

  因一邊線停着巴士之故,黑色車子後面車輛沒處可逃,那些司機開始不耐煩按響喇叭示意,不少路人駐足旁看,而車上男人和車外女子,不為所動,繼續慢條斯理討論。作為路人甲的我,當時有股衝動想上前批鬥那對男女,忍住了。那男人忽生悔意,大慈大悲,驅車前行三十厘米,好讓後方車輛前進0.3米。

  末了,經歷漫長幾分鐘,巴士陸續離站,其餘車輛終可通行,惟那司機與女子續把握寶貴光陰討論人生大事,其時一藍色警車停在黑車旁,響喇叭驅逐阻路車輛,看來警車剛才必是苦等一員。不看僧面看佛面,按理說,黑車該離開了,但其只用時速0.5公里向前開行,男人一邊還與女子交談。警車不依不撓,威懾黑車。男人或因談完公事,終揚長而去。

  為何車主不邀女子上車繞兩圈談妥事務再將她載回原處?為何不將車子停在泊車位再談公事?退一步說,為何不挑選寬闊而行車較少的路面見面?何故一定要如此妨礙他人?

  平凡的澳門人也許不會為生命和理想而拼博,平日得過且過,忍氣吞聲,垂頭喪氣,但只要駕着一輛私家車,就會忽然間充滿霸氣,擁有扼殺別人生命的能力。停泊雙行線等朋友飲咖啡玩Whatsapp事少,霸着單行線下車買東西任由後車呆等我也見過幾次。不少人為省自己時間,蓄意謀害他人幾分鐘生命,為一己之便,不知羞,不懼難堪,不怕被人指罵,也要將一條車道的功能剝奪。澳門人,就係冇壓力!

  (原載2013年2月4日)

(圖片非關內容,純為好看。原圖地址:http://bbs.voc.com.cn/meinv-4849932-0-1.html)

Saturday, February 02, 2013

肥仔好忙

呢排好忙,好多事情,被生活逼着走,靜落嚟思考嘅空間都冇。
話咁快一月份就過咗,過多一個禮拜就新年,新年幾日一過,二月一半咁就冇咗,然後過多兩個禮拜,二月份就冇埋。
雖然時間真係走得好快,但有時回憶一下,走過的路卻又好漫長。
我希望路還可以再多走一點,還有好多事情想做。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