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December 31, 2010

再見了,新聞界!



今日是2010年的最後一天。這一年我很冷待這個網誌,算上這篇只發了四十幾個貼,比起06年寫百多篇,真有一點差距。估計未來我會進一步減產,一來是工作關係,二來是自己需要更多時間去做其他事情。以前之所以寫這麼多文章,我是利用了不少工作時間和工餘時間來寫的,那時自己很熱情,也透過寫Blog獲取了不少滿足感和得到精神的寄託。這些都是我過去發生的事,因此我不會關閉和放棄這個網誌,哪怕這裡暴露了自己不少私事,然而我將來一定會減產,有些有意思的想法,我也許會寫成文章,投寄報社,而一些簡單的生活片斷,我也許只會發在Facebook上。這裡,就留待發揮其「長尾」的作用吧,為找資料的朋友提供一個歇腳點。

今天,是我離開舊公司後,休假的第九天,名義上我還是舊公司的員工,名義上我還是一名記者,而今天之後,我就不再是一名記者了,我與採訪和報道幾乎斷絕了關係。當然,今後的工作與新聞界也許還有聯繫,但位置已經不同了。我會懷念記者那種主動性、隨意性和機動性的生活方式,但我亦會更腳踏實地地在未來的工作崗位上努力。畢竟之前走錯了一些路子,導致自己不能在傳媒的崗位上發光發熱,也沒有在其它位置上找到認同和回報,現在我找到一個新機會了,我會好好珍惜。

實際上,我與新聞界若即若離,在零五年底我離開市x日報時就開始了。離開日報後,我做了商x雜誌的副主編,做了澳x早報的副總編輯兼採訪主任,雖然還是經常出席採訪活動,但開始有點局限性了,有些次要的、社團性的活動已沒有採訪,集中精力採訪大型活動和經濟新聞,還有設計專題,進行專訪等。雖然若即若離,但聯繫還是挺緊密的。這期間我還肩負管x人雜誌的主要編採工作,協助Mxcau Bxsiness一些任務,並且在亞x周刊發表一些報道,可以說,除了電台我未做過之外,大部分澳門記者可以做的我都做了。之後我去了威x斯人流浪半年,希望能找回自己的一些「火」,結果自然是找不到。

接着,我又回到新聞界,但這時的新聞界,機構太多,新記者太多,採訪方式不同,我已經很不適應了。加上我又不是純粹做新聞的工作,很多事情都亂七八糟,與其說我是一個記者,倒不如說自己只是一個跟班。唯有賴以慶幸的,是我採訪了奧運會,這也許是這兩年裡不知所謂的遭遇的最好回報。事實上,我卡片上印着「記者」,這也是我不是味兒的地方,畢竟我有比較豐富的採編經驗,卻在一個微弱的媒體裡掛着最低階的頭銜,對於我來說,簡直有點不人道,特別是今年初更擔任起xx委員,身份的衝突,為工作帶來極巨大的不便,讓我感到,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我會痴線。雖然將來還會有些事困擾我,但我希望過了今日,舊公司的事就不再去想,不再發牢騷,不再埋怨。在我重回新聞界期間,我也擔任了新x代雜誌的編輯,得到不少好友的愛惜,也重拾了不少自信,不過,由於轉換工作環境和身份的關係,我也得跟朋友說聲再見了。

今天中午,我在Facebook發了這一條留言,「收到新聞局的採訪訊息,竟然仲有股想出去採訪的衝動,但我過埋今日,已經唔再係記者了,名義上和實際上都唔係。別人離開新聞界,可以好隆重,好溫馨,我卻走得尷尷尬尬,畢竟呢三四年好少常規性跑新聞,好多新行家都唔熟,佢哋亦冇興趣認識我,至於未能跟各位老行家一一道別,實在很抱歉。呢一年是尷尬的一年,好多不可抗力,希望明年會紓緩一點,祝大家除夕和新年快樂!」有些朋友留言鼓勵,感謝他們!

明日我就不是記者了,但我會記掛着行家好友,記掛着這幾年間的點點滴滴!祝大家快樂!

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I swear to God

I must be more stronger and keep the power of youth. I have to strengthen my mind to become an unbeatable man. Don't underestimate me. Someday you will knee down on the ground and kiss my nail under my scornful sight. Your assholes!

Saturday, October 23, 2010

遠去的鯰魚


差不多一個月沒寫過網誌,更莫說是在凌晨時份寫了,上一次在凌晨寫網誌不記得是何年何月了,那些生理時鐘顛倒,一天不寫網誌就睡不着的日子似乎離得太遠,在這個鯰魚不來的早上,一邊聽着Johnny Cash低沉嗓子唱出的歌聲,一邊輕敲鍵盤打些字,足以讓心情舒暢。

現在的工作,終於成為我有生之年最長的一份正職了,已經做了兩年半。現職工作不去講,已經太多負面的情緒了,這大半年都在找工作,一份接一份的投考政府工,雖然成績不差,但獲取錄的始終只有“被計算出來”成績最好的一個,因此我也沒法,只能繼續等待一個好機會。如果過了年還找不到工作,也許我會讓自己“求職性失業”,畢竟現在的工作一沒前景二沒合理報酬,做一日等於蝕一日。我年紀不小了,已過了職場的菜鳥時期,再不會用“不問回報,只求付出”去安慰自己,無條件付出也得看對象。

如果很不幸地,過了年還找不到理想工作,失業在家的話,三月份也許可以用來好好的完成那中篇小說。今次中篇小說徵稿,離截止不到五個多月,我已經有了一個完備的構思和故事大綱,想信寫出來一定會好好睇,但形式是相當通俗的,要說的故事也不適合使用現代和後現代的敘事技巧,相信這部分會失去一些分數。雖然故事會有對社會的諷喻,人物角色會有一些象徵意義,但評判估計多對澳門不太熟悉,相信會Get唔到。無論如何,我認為這作品會得到廣大讀者的喜愛(如果有的話)。不過,話說回來,現在只寫了個開頭,能不能按時完工都成問題,加之最近有些賺外快的工作要做,很花時間,如果我最終不能趕得及參賽,只能在心裡默默祝賀我認識的朋友獲獎。

最近終於去考車,之前不考車,是因為誤以為一次過要交一萬大元的費用,又怕會被教車師傅糟質,因此遲遲未報考,現在年過三十,想到自己不但沒有私家車,連開車也不會,實在感到汗顏。現在很希望可以一次考到,可以載着我的狗、女朋友和家人兜風。

之前恨下決心要減肥,結果堅持了兩個多月,又開始懶散下來,很不容易減了少少的體重,現在又反彈了。女朋友說我對肥胖已經厚顏無恥了,我自己感到也是,也許一直都考不上第一名就是與外表有關。唉,我真是一個意志不堅定的人,註定一事無成。

上周公司出差去世博,順便去了烏鎮,那裡確是個不錯的地方呢!

孟子曰:“舜發於畎畝之中,傅說舉於版築之間,膠鬲舉於魚鹽之中,管夷吾舉於士,孫叔敖舉於海,百里奚舉於市。故天將降大任於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勞其筋骨,餓其體膚,空乏其身,行拂亂其所為,所以動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人恆過,然後能改;困於心,衡於慮,而後作;徵於色,發於聲,而後喻。入則無法家拂士,出則無敵國外患者,國恆亡。然後知生於憂患而死於安樂者也。”

Friday, September 17, 2010

關於《木屋系列》


(圖片為澳門攝影師陳永漢先生的作品)

不容易,將完成已有差不多十年時間的八篇《木屋系列》,數碼化後貼上了新聞台《憂鬱的姻緣草》上面。這八篇東西,應該是創作於2002至2003年之間,那時發現自己的童年回憶、即主要發生在澳門馬場木屋區的回憶日漸丟淡了,希望盡快把握時間,將僅餘的回憶用文字記錄下來,可是,那些回憶都是片斷性的,有些只是一個人物的笑容、背影,有些只是一片菜園的荒蕪與悠然,要寫出一些有興味的,讓人看得津津樂道的散文來,以我那時的功力、那時的底蘊,是沒辦法處理得好的。

那時想着想着,忽然回到小時候的奇思妙想中,不知是否腦卣未生齊,還是消失不見的地方擁有特殊的神秘感,我總覺得馬場木屋區有種怪異的神秘力量,於是,我決定用小說和故事的方式,將我童年的經歷、見聞及想象寫進去,以短篇的形式,將一個個充滿童趣而又奇異的場景塑造出來。在寫完頭四篇《豬精》、《奇跡》、《畫靈》及《救子》(均刊登在《澳門筆匯》2002年12月第二十期)後,我信心大增,而且那時《澳門筆匯》又說要定期出版,因此希望每期四篇四篇的寫下去,寫足一百篇出書。

同時我又想得更多,認為還可以借用更多元素豐富《木屋系列》的世界觀,融入包括神話、民間傳說、科幻、文學作品等元素,於是,接下來的四篇,《女鬼》一篇用了山海經、嫦娥傳說、科幻及武俠的元素,《阿福》則融入民間故事“老鼠嫁女”的元素,此兩篇均發表在第二十一期的《澳門筆匯》之上,除了神怪的東西,一些都是我親身經歷。

另外兩篇,《草人》及《以心》,前者希望用散文化的方式描寫一個情境,後者則借用《小王子》的元素,不過,編者都沒有發表。事實上這兩篇質量不太好,但作為一個完整的計劃,我認為仍有存在的必要,但編輯是沒義務為了完成我的計劃而刊登的,而且我也不是名家,因此倒不會有甚麼怨言,只是確實打擊了一點自信心,但這也是其次,要命的是那段時期正開始工作,又遇到感情變故,還哪有餘暇去回想童年?

此外,《澳門筆滙》的出版時間又不能依計劃了,對於沒有壓逼就不能完成工作的我來說,《木屋系列》真是難以寫下去了,結果,一直到現在,也還沒有重新動筆去寫,而《木屋系列》也就成了我的心結。事實上,我是很希望完成這部作品,將我的童年生活,將馬場木屋區這個特定時間和空間存在的地方,將八十年代的澳門生活用更多人願意閱讀的方式寫出來。

《木屋系列》的名字是借用挪威畫家《綠屋系列》的名字,而形式則以日本漫畫一篇一個故事而整部是一個大故事的方式。由於家貧,這些創作於大學時代的小說(不知怎麼在筆匯刊登時安排在散文部分)是我一隻字一隻字寫在稿紙上的,其中《豬精》和《奇跡》,我是在2003年開始使用電腦寫作後就打了出來,餘下四篇發表過的,則在去年開始,用掃瞄轉化為電子檔的方式整理出來,《草人》及《以心》,則是自己照着稿紙影印本打出來。我希望寫出這些關於《木屋系列》的故事之後,可以鼓勵自己不久將來便會重新動筆,將這個構想完成。請大家欣賞一下八篇《木屋系列》,給點意見。


Friday, August 27, 2010

慘劇.世博.中篇小說.新生代



港旅客的菲律賓人質慘劇,發生已幾日,雖然很多人情緒仍未平伏,但社會資訊發達,新聞後浪蓋前浪,現在的感覺已沒當初的震撼,很快就會消失於眾人的討論聲中。不過,相信這件事已成為香港人的痛,對國家和地區政府的束手無策尤感不憤。堂堂天朝大國,連菲律賓這等窮國的總統也要嘴角帶笑看你不起,你還有甚麼可說呢?中國人有骨氣嗎?還敢對外國說不?不要自己呃自己了。我不信一個國家或者首都的警察會如此笨拙,最主要還是人家看不起你,試想想車上的是美國或者日本遊客,菲國會如此對待嗎?其實如果是美國或者日本遊客,門多薩根本就不會上車,他看到高鼻深目的美國人還不手騰腳震啊?就是看中你這班中國佬,才敢上車欺負你。中國人是好欺負的民族,舉世皆知。說甚麼GDP排世界第二,靠,見鬼去吧!還有很多中國人沒褲子穿呢!

  這件事發生的時候,正是我從上海回來的一天,人家是旅行,我們也是旅行,我們可以開開心心回來,而人家卻要客死異鄉,我真是要好好珍惜自己所擁有的一切。中國人多,很難成為發達國家,世博就體現了這一點,每個館都排了好多人龍,每個地方都是人,人們為了早點入場而爭先恐後。我們去世博,還好是由記者組成的團,所有能參觀的館都可以走VIP通道,無需與其他人一樣排上四五個鐘,否則兩天的參觀,都不知道能否看到五個館。其實我對這些展覽活動興趣不大,去世博都是一種跟風,好像唔去唔得似的。我去上海那幾天熱死,連雨都沒有下過,聽說我們一走天氣就涼了,但奉勸那些沒有特權想排隊參觀的人士還是不要去,因為到了九月十月,相信人會越來越多,排隊根本沒完沒了,有錢有時間,倒不如去那個自己喜歡的館的國家算了。

  快到九月份,是時候動筆寫中篇小說了,雖然最近多了些事要做,但希望在不錯過任何賺取生活費機會的情況下,堅持寫出一部好的中篇。其實參加中篇小說徵稿的成本很大,得到獎尚可,否則拿不到獎的話,作品將永無重見天日的一天。誰會出版一部落選作品?倒不如不參加比賽,直接出版算了!短短七個月,以自己磨磨踭踭的性格,能寫到一本幾萬字乃至十萬字的小說嗎?沒有甚麼是不能的,最多像上次一樣,臨截止的兩個月,辭工專心寫作吧!雖然我有信心把作品寫好,但題材不是和諧的和愛國愛澳的,不知結果如何?唉,努力寫吧,這是我的寄託,這是我的殿堂。

  此下是這年來自己在《新生代》發表的文章的鏈結,原來寫得好少:

第四十一期《新生代》編者語:去吧!《新生代》兵團!

第四十四期《新生代》編輯在線:科技拉雜談
第四十六期《新生代》「新城舊地」:迷失空間 ──新口岸的前世今生
第五十二期《新生代》編輯在線:夢想諸如此類
第五十三期《新生代》編輯在線:偽波神

Thursday, August 19, 2010

意志


日出發去世博!要不是中國舉辦世博會,我真係一直對這件盛事不太認識,也不感興趣。事實上,在上海舉行的世博,對我來說吸引力也不大,一想到在偌大的園區裡自己如盲毛般的轉向,一想到要排隊,後面的人一直擠啊擠的,就有點抗拒。不過,這次出團由於有些優待,因此還是決定一去,當放自己四日假,吃吃小籠包。今年我一直處於彈盡糧絕的境地,帶過去的零用錢不多,希望園區裡不要出現吃個麵包也要三四十蚊的情況吧!

繼早前攻克鴨涌河不間斷跑一個圈後,早幾日亦以同樣方式攻克了水塘。雖然說水塘一個圈比鴨涌河多兩千米,但我感覺還是水塘好跑一點,因為鴨涌河有很多斜坡,條氣好難跑得順,但水塘四平八穩,跑起上來水銀瀉地。跑是跑了,肥減不了多少,除了外觀上很肥,朋友見到我又說我肥了,實際上磅秤時,自己的體重也沒減到多少(跑完步會表面減去一公斤),而且最近我也沒有十分之節食(但食量已不及過去四分之一)。我現在的想法是,先加強體能消耗,讓新陳代謝先適應,固鞏了肌肉,再減少食量以及不吃澱粉質,然而再固鞏,再節食。不知能否做到,但可以用一兩個月時間驗證。

自從七月份開始減肥,到現在已進行了一個月零大半個月,雖然成績不標青,但還是有些值得驕傲的地方,包括堅持跑步,這已是七八年沒做過的事;早餐未試過吃一個牛腩蛋撈麵;沒有吃榴槤,沒有吃牛雜粥。總之,這些我以為很難做到的事情,都做到了。兩年前,我真以為自己永世都沒法跑步了,害怕困難,困難只會越加強大,我終於克復了,雖然對於長跑者和健康生活者而言,我這些簡直是可笑的「困難」,但予我而言,卻是難得的進步。攻克了水塘圈,接下來,希望有機會踢波!

現在已經勢成水火了,如果我停止鍛煉和大吃大喝的話,我的身形將會繼續長膘,到時可能連門口都出不了!這是一個長期的戰爭啊!諗到都覺得很辛苦,然而這確實是一個鍛煉意志力的好機會,不去買無關緊要的波、不去亂發脾氣、保持謙恭(對值得我去謙恭的人)、儲錢、寫作,這些都關乎意志力。

當有一天,在這個Blog裡再不提起減肥、跑步、鍛煉的時候,表示我已經徹底失敗了,我已經預咗畀人取笑,這是成本。現在,大家要畀我多點鼓勵和建議,唔好打擊我啊!當然,去上海嘅三四日,容許我吃一兩籠小籠包吧!

Thursday, August 12, 2010

生活淡淡似是流水


眼間已八月頭,今年的時間又是過得很快!這年時間過得快的原因不是自己有多忙,而是每月糧頭盼糧尾,希望快點取到薪水,付清各項帳目及家用。然後又是糧頭盼糧尾。

公司的制度及人事關係實在令人感到厭倦,不想再浪費時間,卻又一時走不了。以前會辭了職先算,最多家用斷供,但現在各樣開銷日大,不能再如此任性,只有忍受尊嚴受損,專業被否定的痛苦,忍痛尋找新機遇。

機會溜走了幾個,因為猶豫、因為時機,打算還是找一份騎牛搵馬的,與舊公司撇清關係再說。

真不知道過去兩年我是如何忍受的,做着我以前根本鄙薄的工作,大丈夫能屈能伸,但只有屈而不能伸,這不叫大丈夫,這叫死蠢、on99。不過,不應該再往後望,應該向前看。可能年過三十歲連運也變了,但我總相信有更好的出路。

由七月初開始正式減肥,除了前年寫《愛比死更冷》,我已經很少會有恆心去做一件事,但這次減肥,我已堅持了一個多月,只要有時間,就會跑步,不跑步和不做運動的日子不會多過一天,並已經盡量減少食量。

上個月好像減了五、六公斤,但不知是否自己之前看錯磅,感覺還是瘦不了多少,而且久未見我的朋友說:你又肥了!令我愈加感到減肥是一個難以戰勝的任務。

然而,轉念一想,如果再維持這個體形,不但找工作時印象分被打折扣,買東西時被服務員鄙薄,將來更會因此而百病纏身!幸好到目前為止,體重只為我雙腿增加壓力而有點痛外,身體其它部分還未出現問題,但將來很難講,一病累全家,我不想因為我的病而要家人、愛人和朋友擔驚受怕!

因此,到目前為止減肥的決心還是很堅決。我會再按照自己的方式減一個月,到九月中左右,看看成效如何,再去判斷是否要更改方式。

過去,不是不想減肥,但由於工作和生活習慣關係,要到晚上十一、二點才有空,有空沒事做,食宵夜打發,成為我七年增加三十多公斤的元兇。到我想要減肥時,晚上根本沒地方可鍛煉,松山太黑不敢上,鴨涌河關門,黑沙環海邊沒有人跑(其實是藉口,有決心去邊都得),但現在,我終於發現了水塘這個好地方,這個到了晚上十一、二點,仍有大量居民使用的場所!見到那麼多人在跑步,也就讓我更有動力!其實這個地方好像已有好多年了,我到上個禮拜才體味到,真是相見恨晚。

把這些寫出來,已經做好了找不到好工或者減不到肥而被人笑的後果了,但唯有這樣,才能加強自己的決心。Go go go!

文章上傳:
澳日適時識食副刊的“吾煮唔食”:《爺爺的飯》
動漫玩家漫兩拍:《〈足球小將〉激戰三十年》《令人感動的〈反斗奇兵3〉》
澳日小說版:《自殺前夕》

Saturday, July 17, 2010

是日心情


史立莎達達

新聞看到中國有意申辦2026年世界盃的主辦權,除了感到有點搞笑之外,還忽然感到心慌,心慌的原因是屈指一算,2026年我已經差不多五十歲了,要過這十六年,時光還不是走得很快嗎?1998年的世界盃我還歷歷在目,荷蘭柏金“撩”過後衛入的金球、巴治奧在加時射高的遠射、碧咸的報復被逐和奧雲的快速過人...而那已是十二年前之事了,我也由十九歲到三十一歲,你說,時間之快怎不令人咋舌?雖然十二年間我做過很多很多事,經歷了很多很多,但四年一度的世界盃真像一場魔咒啊,你在世界盃舉行的過程中倒數着人生...2026年的世界盃無論在甚麼地方舉行,不可否認的事實是,我已經差不多48歲。

這年來我在思考自己的生涯,這是我過去幾年都一直逃避的問題,過去因為想法太天真,以為澳門在這個發展的過程中會出現一些意想不到的機會,但很多事情我都試過了,原來澳門只是一個換了件衫的阿婆,內臟都已經腐臭,談不上任何機會和希望。要改變的就是自己以前的思維,要學會理財儲錢,要找一份穩定的工作,只有經濟獨立了,才談得上開創機會和自由。雖然意識比別人晚了十幾年,但我相信我可以迎頭趕上。雖然脾氣不是很好,但總算沒做過大壞事,上天應該不會對我作出過於嚴厲的懲罰。溜走機會確實是罪過,在此謹向那些給過我機會的人...現在是要收歛身心,立定心腸做個安分守己的澳門人。

說了幾年,一直嚷着要減肥,但越減越肥,今年初的體重比大學剛畢業時上升了50%,這是一個可怕的數字,身形也由原本的梨形肥胖變成蘋果形肥胖,表示內臟脂肪越來越多,這些可怕的訊號告訴我,再這樣下去我不但越來越肥,還會引致必人以異樣眼光看我,對找工作不利,而且對健康更不利(健康差就意味着需要大量金錢來處理)。四月份曾試過一次減肥,但堅持不了不數天就失敗了,現在,為了找尋新工作,為了健康,為了形像,於七月開始又再重新作減肥的戰爭,到目前為止進行了半個月,算是維持得到。這次與以往不同,在運動方面我更認真,而且還配合飲食和保健品,我有信心今次的減肥可以逐步取得成功,最低限度要由痴肥,變回肥胖,再變回超重。這也是一次磨練意志的機會,今次再失敗,似乎我的人生也不會好到哪裡去。

委員會的工作昨日告一段落,雖然只短短個多月,但我們已開了十多次會議,一些經屋重大的問題我都發表了意見,參與度十足,也盡了責任,已不往此行了。九月份才再開會,剛好有個過度期,亦為我積極尋找新路向而提供了空間。

Thursday, July 01, 2010

已半



日已經踏入2010年下半年,真是不知不覺。現在真的很感到蹉跎歲月是甚麼意思,不少事情還歷歷在目,但原來已過半年。不敢再說甚麼大計了,因為計劃通常都是用來失敗的,還是每日督促自己,行一步,想一想。好處是今年我似乎開始領略了些甚麼,想極力去改變自己的命運。槪率學說要成功就要不斷嚐試,如果甚麼都不做成功率等於零,因此,千里之行,始於足下,起步遲了,相信也有能力追回來。甚麼時候能帶黑仔同阿b去玩水呢?黑仔是拉布拉多,天生喜歡玩水。(圖:雨中青洲小巷)

Thursday, June 24, 2010

《新生代》第51期出版咗啦!全線7-11有售,有買趁手!




#51經已出版,全線7-11有售!今期專題「澳門貧窮故事--陽光照不到的角落」,貧窮問題,豈能不理?

6月號《新生代》現已出版,全線7-11便利店、澳門文化廣場、星光書店、一書齋、邊度有書書店、活力文化書店、悅書房、資訊店及各大報攤有售。本期頭條話題是:澳門貧窮故事。從每年的五一遊行訴求中,我們知道在澳門貧窮問題一直存在,正當大家關心放假去哪裡旅行、如何快樂消費的時候,有人依然每天過著為柴米油鹽掙紮求存的日子,那麼,澳門的貧窮生活到底是怎樣的狀態?而澳門的貧窮問題根源又究竟在哪里?在這裡,真的只要肯奮鬥就可以開創自己的前途嗎?在這個豔陽高照的仲夏,《新生代》和你一起探索在陽光照不進的貧窮角落。

除了頭條故事之外,今期《新生代》還近距離訪問香港戰地女記者張翠容,看看探訪她如何用筆來為病態的社會動手術。至於「明星專題」方面,本地美女DJ黃樂欣透過大氣電波來分享她的工作與生活。而《新生代》三個讀者互動欄目:FB 自由講、人民公寫與PHOTOLOG延續五一遊行青年議題,讓讀者發聲。

《新生代》月刊由澳門新生代青年文化會出版,澳門基金會贊助,除上述個銷售點可購買之外,本刊亦設有上門訂閱服務,詳情可於辦公時間(週一至週五上午10時至下午6時)致電 28358780查詢。

Monday, May 31, 2010

Upset


The feeling is stronger than ever that I am still a humble man. The truth is that I am from lower class from the day I was born. I don't think I can change my fate in the future. Every time when I launch a new plan on my life, I always meet the trend stone. I just want to be a normal man, and have chance to enhance my English and have time to play football. I want to change my economic situation from hard working, but I can not earn much more from my contribution. I am mess that there is no way to get well pay beside the Government job?

I can't get a simple identity. Sometime i am an author, people treat me as I am a famous guy; more time I am a photographer, some ass hole treat me as a cheap worker. I get one salary but I get multi tasks and heavy jobs at the same time. If I get no pay with a job which was respectable, I feel no problem because I find my fame. If I get little pay with humble job, I think it is the great indignity to my intelligence and my family and my pets.

People always ask me where I am working for, I can not give a satisfied answer because I can not complicatedly describe my job. I hope some day I can explain what I am doing with less than three words. Now, escaping is impossible mission this time, but I still want to be lightness. No stress, no misunderstand and no underestimate. Because some people knowing I am writing blog, so I will write in English when I am talking my soul. Even if the English is broken, I can just keep a memory to myself and people will hard to translate from Google because it will make the meaning more and more difficult to learn.

Thursday, April 29, 2010

說開去


起筆上來(執筆是心裡的一個意象,實際上是對着電腦),很想寫點甚麼,卻又不知寫甚麼好。事實上生活雖然平淡,卻也紛紛擾擾,可寫的東西有很多、很多,可以寫一下家裡的狗,可以寫一下突然的陰雨,可以寫一下喜歡的音樂,可以寫一下小時候抓魚的竹籮。然而,我每日對電腦對足十多個小時,晚上回家就不太願意用電腦,獨處的時間又少,白天在工作的餘暇又難以找到充足時間去經營一篇文章,有時,真的唔知寫乜好。

以前有時會寫一下自己的Achievements,實情是自戀,想來自己天生出來是為了浪費一個一個美好的機會的。但現在還是免不了要說一下,因為那些人可能正在看這個網誌:就是十多天前我為一家中學的家長會主講了一次講座,地點在何東圖書館,雖然現場條件不是很好,但由於一個鐘內我口若懸河,Dead Air都好少,對我來說是比較成功的!內容是談讀書談寫作,過程中少不免Hard Sell一下自己的小說,雖然現在的少年都有點“牛逗”,但聽眾中摻雜了幾個家長,反應還是讓自己滿意。在此多謝介紹我的朋友及負責安排的老師!(容我還是在這個自戀勝地自戀一下吧!)

其實去年我有一套很美好的讀書計劃,要在今年內讀甚麼甚麼的書,書單一大串,好像一定讀得完,但其實成效甚微,加之月來一得閒就一邊手拿PSP,一邊追煲港產婦孺劇,不但書讀得少,連文字都寫唔多個,對於我這種曾經一度“三日無讀書,便覺語言無味,面目可憎”的人來說,有時會很自疚。唯一可聊以自慰的是終於看完魯迅的雜文了,連《集外集拾遺補編》都看完,認真可喜可賀。我的閱讀種類與我的視野一樣窄,正當大家龍應台梁文道的時候,其實我是想將巴金的代表作看一遍,包括已看過的《家》等(《隨想錄》就不重看了),還有一些歐美作家的小說集。

家裡一箱一箱的書比起帝皇後宮佳麗更慘,也許後宮佳麗還可以找到太監與之“對食”,但我的書隨時躺個十年八載,都得不到我來一親香澤。有時想,一把火將它們燒乾燒淨或是送人吧,老實說,真金白銀買回來,實在是不捨得,有些是蘇州讀書時一箱一箱運回來的,有些是出差時買回來的,正如余秋雨說,看一個人的藏書就可以看出這個人的人文性格和思想的養成,誠為不假,我應該要珍惜我與那些書本的緣份,我應該去憧憬一下賺更多的錢買一間大屋去收藏我的愛書。然而,在這個樓價高到阿媽都唔認得的地方,要達成願望真是談何容易。

書本無法KO掉,漫畫也難以KO,因為也是有感情,但與漫畫的感情則較為簿一點,正所謂人會變的,何況現在的漫畫你隨便上網就可看得,又或者去漫畫店租,真是一點不難。每套漫畫都花幾千元來買,把他們帶到舊書店當廢紙斷斤秤,真是於心何忍?唯有在已經難以自由行動的房子裡繼續屯積居奇,等候有緣的買家。

是實上,年輕時願意花大錢買漫畫而不去租,本身有一種投機心理,以為漫畫有得升值,在九十年代,一些市面上難以找到的暢銷漫畫創刊號,有人願意花幾十倍甚或幾百倍去買,我一心一意想着賺錢,從集郵改為集漫畫,結果所有漫畫儲了多年不見升值,網絡時代一到臨,情況更是摧枯拉朽,已經沒有人花幾十倍幾百倍去買創刊號了,因為網上看得到,BT更可全套Down Load,而在我儲漫畫的期間,郵票正一波一波的升值,只能怪自己沒有投資眼光。

我的集郵何嘗又不是沒有投資眼光呢?小時候家窮(現在還是),接觸到郵票知道有升值潛能,便省吃儉用,將零用錢省下來,將做暑期工的錢省下來,一整版一整版地購下大量郵票,特別是在一九九二年我十三歲時,希望郵票有得升值啦,但那時無論是大陸還是澳門,都突然加大印量,那些郵票存放多年,沒有任何升值的跡象,到了我轉儲漫畫時,澳門郵票又狂升。到現在,由於已沒有多少人熱衷於集郵的關係,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一九九二年的郵票的售票比面值還低,對着那些財富,真令我欲哭無淚。

我是經常決策和投資錯誤的,活該做死一世窮光蛋。

Tuesday, April 20, 2010

包子


十多天沒更新這個網誌,沒玩Facebook的朋友可能以為我死了!但我未死。我還生勾勾,好嘢!(一大早語無倫次)

近日早餐經常吃那些中式蒸包子。小時候有段日子每天被母親逼吃那些包,但我覺得淡而無味,一大個包子只有一小忽的叉燒在裡面,因此從小到大都不喜歡吃,反而愛吃辣魚包、豬扒包、炸物。不過,最近為了便利和省錢和不想一早便吃一大個麵食的關係,改為吃叉燒包、菜肉包和香腸卷,慢慢發覺也是有不錯的味道的。

在江浙一帶,也有這種蒸包賣,還經常有人翻新花樣,弄出不同的餡料,但最主要還是兩種,一種是肉包,就是包子裡只有一塊免治豬肉(你係咪想講肉餅?),口感不錯,另一種是菜包,我忘了用甚麼菜做了,大槪是薺菜加香菇。兩種包同價,都是五毛錢(2000年),現在大槪賣一元吧!我見過有一間著名的舖子,每天四五點都排滿客人等買包子,而菜包比肉包受歡迎!與廣東包相比,那裡的包子皮要薄一點,個要小一點,口感要堅實一點,各有不同的風味。

突然間想到甚麼。由於我想吃餃子,女友上周幫我在公司附近的新口岸「上海灘」用一百元(她沒料到這麼貴)買了餃子和小籠包給我吃,我一吃就發現那些價值一百元的餃子和小籠包竟然是用內地急凍食品的著名品牌「思念食品」的現成貨來製作(有段時間我經常吃,對那種味道熟悉不過),成本我諗都不用十塊錢!在此奉勸各位勿到上述餐廳食用餃子和小籠包!(還要收咁鬼,妖佢老味!)

Thursday, April 08, 2010

福建土樓及廈門鼓浪嶼行


(攝於田螺坑前)

多天沒更新,反而又知怎去更新,因為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不少,想法也很多,積聚下來,變得無從寫起。同時也因為對自己的事情越來越沒有自信,怕寫出來貽笑大方,露了底,那就不太好了。真懷念以前在雜誌社可以肆無忌憚地寫東寫西的日子,總之想到甚麼就寫出來,搏君一笑。

早幾天和澳門筆會的朋友去了福建土樓和鼓浪嶼,土樓我已去過,上一次去時幾乎沒任何遊客,我們又是跟了大老闆去,沿途都很舒暢,這次去到,重臨我曾到過的振成樓和福裕樓,幾乎沒甚麼改變,只是生活氣息已沒那麼濃厚,而且遊人之多令人咋舌。第二天本來要去田螺坑的,這是在漳州南靖的另一處土樓,導遊說裡面很髒亂,所以不去。現在想想有點可惜,因為我從遠處見到那裡幾乎沒遊人出入,應該可以體現出居民的原生態,幸好之後去了一個外號叫“歪樓”的地方,見到居民生活作息,算是有所收獲。

(參看我四年前的網誌龍岩行採訪手記

除了去土樓,我們還去了鼓浪嶼遊覽。幾年前,《中國國家地理》雜誌評選出中國最美的五大城區,榜上有名的包括澳門歷史城區、蘇州老城、北京什剎海、青島八大關及廈門鼓浪嶼,其中,澳門歷史城區是我成長的地方,我與之再熟悉不過,而蘇州老城我也浪蕩了幾年,也是我充滿回憶和熟悉的地方,北京什剎海我亦去過多次,幾乎每次去北京都會去,而青島八大關則只到過一次,沒甚麼印象,不過總可算是“到此一遊”,至於鼓浪嶼的大名已聽很久了,每次經過廈門也想去,但始終沒有去過,這次總算來機會了。

踏上鼓浪嶼一刻,不禁有點失望,人太多,商業也太盛,不過,當我們擺脫導遊,到處閒逛,不知道下一刻會去到哪裡時,卻也感到很輕鬆自在,我們走在沒有遊客的小巷裡,遇到特色的酒店和建築,在一處畫滿“幾米風”壁畫的酒店外,我們遇上了一場大雨,然後“九男女”,有老有嫰,有老闆有窮秀才,逼在一起爆房一個鐘,飲杯咖啡,等待雨水過去。這也是不錯的回憶。

這些種種的經歷,以及對一些景物的感想,會經過時間的磨洗和沉瀝後,將來成為我筆端的散文。現在我三十多歲,有過一些經歷,已夠格寫散文了。年輕時很喜歡寫詩,那主要是現代詩的寫作可以十分取巧,你可以一句話都寫不通順,就寫出一首詩了,散文和小說卻不是這樣,小說還容許想象,散文就考驗着一個人的靈魂了!我希望將來除了寫小說,還能多點寫散文,畢竟澳門的散文也是較為空白的,除了那些汗毛充楝的專欄文章。

說回旅程,那個在廈門領我們遊覽的導遊經常說自己新疆故鄉的風情,算是今次旅程的一個始料不及,最搞笑的是他經常強調我們是文化人,但行程中我們卻顯得異常低B,一點都不夠矜持,不過他沒有問我們,要不然我會告訴他這班低B仔中,有老闆、有經理、有社長、有時事評論員、有強勁編輯、有圖書館館長、有資深記者,有些是在澳門獨當一面的朋友呢!



(瑪姬在鼓浪嶼幫我拍的)

Friday, March 26, 2010

更名啟事及Blog Banner 回顧

於我太皮已經步入佬年,再無能力扮感性欺騙妹妹仔,加之近年來,以“愛比死更冷”為名的網誌和小說等的數量幾何級數地上升而使得本Blog名難以突出,而我更加不希望原Blog名與我本身的身形、人品、性格,形成強烈的對比,因此經過黨和國家的深思熟慮後,在這個網誌苟且生存四年多之際,我決定以本網誌其中一個標籤的名字重新命名本Blog。新名字可以有幾個含意:佬,這個不用說;Blog,越來越少人睇Blog寫Blog,因此Blog就是Blog,Blog的facebook不了,facebook的Blog不了;記事,記我一切的事,無聊,有聊,總之有空就寫下。Blog佬記事,應該更適合我的形象。

另外,這個網誌大槪從2006年底起,由我自己更改程式碼來貼上Banner,到現在Blogger已經引入貼Banner的功能,我大大話話都用過十來個Banner了,現在一起回顧,為“愛比死更冷”作結。

聖母主題(2006年10月)

愛比死更冷

澳門夜景(2007年2月)

macau

海浪與礁石(2007年6月)

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以愛還愛(2007年12月)

love is colder then death 愛比死更冷

錦繡前程(2008年4月)

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地震特別版(2008年5月)

愛比死更冷

感性美女(2008年10月)

loveiscolderthandeath

迷情(2009年2月)

愛比死更冷 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大三巴(2009年5月)

未命名 -1拷貝

幻彩(2009年7月)

love is colder than death 愛比死更冷 太皮

精神食糧(2010年1月)

loveiscolderthandeath

肥人與狗(2010年1月)

loveiscolderthandeath

Wednesday, March 24, 2010

唔好驚,唔好亂,唔好放棄


有強勁的,摧枯拉朽的意志力。有些應該放下的,我永遠放不下;不應該放下的,我卻輕易放棄。人總是被一大堆仇恨、貪念、欲望所支配,以致我們經常的因小失大,不能好好地控制自己。我尤其容易受到不利的情緒打敗,因為我會阿Q精神地對自己說:這對你的寫作有幫助。其實在澳門,你寫甚麼是沒人理的,名字經常見報就好,你的名字見得多,特首都委任你做議員。一直很想正視意志力的問題,卻做不到。

用意志力去控制自己不要花不應花的錢,用意志力去控制自己減肥,用意志力去控制自己的情緒,用意志力去控制自己不要出現花心的念頭,用意志力去控制自己珍惜時間,用意志力去控制自己爭氣,總之,我是最沒資格去怨天尤人的,畢竟這個世界給我太多機會,而我沒有好好珍惜。例如,之前在雜誌社兩年,絕對有機會修讀一兩個課程,甚至學曉葡語,讓英語變得流暢,但我卻讓不滿、不抵得和懶惰摧殘自己,每日浪費很多、很多的光陰,結果仍是一事無成。

一個人成功與否當然不能用賺多少來衡量,也不應該用社會地位來看待,但我認為,你是否快樂,就足以印證你是否成功。很多時我都不快樂。還好,我有伴侶支持;還好,我所生存的某一個圈子中,有些人永遠支持我,永遠給予我機會,讓我有一片立足之地,否則,我不知道要被打敗多少次。澳門是一個圈子社會,每個圈子都有每個圈子的遊戲規則,有些圈子我永遠進不去,有些圈子不一定永遠歡迎我,但卻仍有圈子接納我,正如愛人的擁抱,母親的靚湯,愛犬的眼神一樣。有些東西,要珍惜。

首先,要減少講粗口,減少動氣,要讓自己變回初中時一樣Proper,那麼我的世界應該會變得更美麗。我要搞一個媲美文藝復興的“太皮復興”運動!

Friday, March 19, 2010

要爭氣!


時生活上能夠將就,就會將就的撐過去,而忘了自己曾經的想法、規劃和理想,現在回想起來,年過三十,我的生命已過了一半,因為有一個遊戲推算我只有六十多歲,加上年來越來越肥胖、吃煙飲咖啡很兇、壓力大,可能會更短命......很多事情都不能追回來了,或者年輕時有很多夢想:留學、流浪,等等......,已經是不可能再發生的事,現在只能悔恨。自己的人生好像到現在還沒有起步,還提不起勁去做一個男子漢,然後,我越來越發覺,自己沒有人生目標,終日只顧插科打諢,我辜負了很多人的期望,一點都不爭氣。

做人要果斷一點,不要再不斷的說服自己去做不值得做的東西,更加不要去炫耀根本就不存在的事物,要衡量清楚甚麼工作、甚麼人才能對你的未來有幫助,要將自己的價值發揮出來,要爭取,要爭氣,要信,這樣才不至於辜負人生。

Monday, March 08, 2010

雜感


你大陸有幾千個國家領導在開兩會,進行為期十多天的“北京酒肉狂歡節”,但都敵不過只有五尺四寸高,身無分文的乞丐“犀利哥”。犀利哥最近在內地網絡爆紅,歐美韓日都有他的報道。關於犀利哥,我不講那麼多了,大家上網一搜就搜到,我思考的是,如果犀利哥的相片不是拍得這麼唯美和看似高大、如果犀利哥一出現就讓人知道他沒門牙和矮,這個世界還會有人關注他嗎?現實是殘酷的,想象和距離永遠都很美,其實我倒希望犀利哥突然間人間蒸發,留下一個美麗的都市傳說更好。

最近時間安排很混亂,而時間安排混亂永遠是我人生的敗筆,不去想事情時最好去看電影,完全投入,自己可以置事外於人生,但人生太長了,因此還得直面時間。今年本來想看很多很多很多書,但最近才拿起魯迅最後一本雜文集來ko,希望可以重上軌道,多看一本是一本。研究波經的時間不能太長,反正長短都是斷一場,不能一邊做事一邊研究波經,要研究,集中精力在某一個時段研究好了,要留點精力集中精神做事。在這個很少人讀書的社會裡,你有利力堅持讀多一本書,有時候也像多學一種語言一樣,彰顯了一種權力。當然,有時書讀得多,會被平庸之人視為怪胎,我中學時也遇過這種情況。

說到語言,英語到現在還未能出口成文,雖然,有一定溝通能力,詞滙量也越來越多,但要叫我主動同西人對話,有時還有點怯,這可說是我人生的敗筆,活了三十幾年,只有中文運用自如,原全沒有競爭力。(當然,澳門這個社會不是你競爭力越強,就越可以競爭的)說要學日文,也還是停留初階,難以進一步。好煩啊!希望(又是希望)將來有時間時,去進修英文,由初階開始重修,重新掌握基本句型,再固鞏自己的語言系統。

現在與人交流,總覺自己的水平不夠,對很多事情又已經見怪不怪,毫無熱情。魯迅能說日語,懂德語和英文,學過醫,當過官,對碑文、古物和版畫有研究,懂寫小說、散文和雜文,又博覽古書新書,著作等身...我不知道他怎麼有能力做到這許多許多,當然他當時的社會沒現在這麼多玩意,但我也不能說因為現在有太多玩意,就任意懶散,一個人總得對其人生負責。

日益肥胖的結果是感到身體日差,如果有一日大家見我這個網誌一個月沒更新,估計是死了或者中風入院,不家不用掛念我。

人在澳門這個社會,沒能力去改變這個社會,只有去改變自己。除了文學之外,得開始有其他才能去營生了(當然還得寫文章,要靠稿費開飯)。

Friday, March 05, 2010

上傳三篇文章

短篇小說:《殺謎》(上)
     《殺謎》(下)

(原載澳門日報小說版2月13日)

漫兩拍專欄:《正在沒落的港漫》
       《期待文化產業新景象》

(原載動漫玩家一月及二月麻油王子專欄)

Friday, February 12, 2010

《新生代》第47期即將出版


(即將出版的第四十七期海報)

  以下是鄧曉炯
編輯的編者語(第四十六期):

  澳門需不需要自己的雜誌?

  這問題驟聽起來似乎很好笑,但仔細一想,也並非全無道理:在澳門,媒體的選擇並不多,澳門人從細到大早已習慣在香港的電台、電視台、報刊、雜誌「哺育」下長大,對大多數人來說,澳門有沒有一本自己的雜誌,或許並不重要。事實上,傳統媒體的地位如今越來越受挑戰,資訊科技的突飛猛進令新的資訊傳播方式層出不窮,對MSN、Facebook、Twitter用來得心應手的「80後」、「90後」一代來說,更幾乎已進入「無紙化」的網絡新世代,那麼,一本雜誌的價值,或者說,存在的意義,究竟在哪裡?

  雜誌,除了是接受時事資訊、八卦城市話題的渠道,也可以(而且應該)是參與社會變革的工具,而對各方面都期待變革與進步的澳門來說,身處社會的每一個成員都應該提出自己的觀點、發表自己的意見,而這些觀點與意見,也需要一個互相交流與爭辯的平台,而這,不正是《新生代》可以做的嗎?

(第四十六期封面)

  這一期頭條故事「小劇場 大社會」,我們找來幾位從資深到「80後」的劇場人,探討澳門的劇場發展,也探究一下劇場該如何參與社會?另外,我們透過街頭訪問和資料分析,談談在水資源匱乏的大環境下,澳門是否仍如大家所想像般「水頭充足」,至於明星專訪,我們找來本土歌手杜俊瑋,一起分享他的星路歷程。而從今期開始,我們也推出2010年全新欄目,包括「100個澳門人的故事」,從全城各個角落採集一點一滴的珍貴民間記憶,和你分享一段段前所未見的小城微觀歷史;而「社會影音院系列活動2009」則會與大家一起分享本刊與教青局所合辦此項活動的精采作品。

  當然,想必你一定留意到,《新生代》從本期開始換上了全新面孔,這次由編輯部主導的「變身大作戰」不但力求為讀者帶來耳目一新的感覺,也是整個編輯與記者團隊一直以來全力以赴的目標——做一本好雜誌。所以,回到一開始的問題,「澳門需不需要自己的雜誌」其實不算問題,真正的問題應該是:怎樣才能做一本有heart的好雜誌?

  至於《新生代》是不是一本有heart的好雜誌,就請你翻開下一頁,自己來判斷吧!

  以下是活動推廣:



  就快新年啦!喺呢個時候唔知講咩好,係度祝大家新年快樂啦!

(太皮最新小說:《殺謎》,點擊看內文

Monday, January 25, 2010

廣州周末.太皮波經


周六日,無無聊聊與女友到廣州度了個周末,由於是心血來潮,事前又沒甚麼準備,去到廣州真是只隨便的走走,去了陶陶居和大可以吃東西而已。點餐時因為不知道食物的份量,一時叫多了,大失預算,如圖所見,在陶陶居餐牌上的陳村粉是一碟的,端上來卻是一巨籠的,他媽的你叫我們怎麼吃?結果只動了幾下,就停滯不前了。雖然一年中都有好幾次去廣州,但每次都感受到廣州人的服務質素好好,果然是大城市。

我們這次住在沙面的廣州海關會議接待中心,雖然很殘舊,但周圍環境很有歐陸情調,衛生尚可,而且房間配備電腦,很新淨的一台電腦,真是估佢唔到。以前曾經在南京入住一間配備電腦的房間,那電腦簡直可用古董來形容。對我來說,其實在廣州沒甚麼可逛的,又不打算購物,於是無無聊聊行了幾轉,就坐車回澳了,由於車輛過份顛簸,我回澳後病倒了,頭暈到死。

《愛比死更冷》這個Blog最近增設“太皮波經”,我當然知道來這個Blog的人十居其九不懂足球或者對賭波之類沒有興趣,我主要還是希望吸引其他人來看,想驗證一下自己的眼光(推介了兩次,結果在第二次時連中了維拉利爾及曼聯的波膽,比市面上的波經還準,可惜自己買的是連贏,斷咗其他的),在不久的將來如果有錢的話,更希望出版一張《太皮波經》,靠這個來安身立命。大家千萬唔好以為我撈得好掂啊,唔好以為我有車有樓。


(廣州街頭見到的麥當勞外賣車,因為當地禁摩託,外賣車只能用單車的。我一看之下覺得好笑,再想深一層又有甚麼好笑的?澳門的m記連外賣服務都沒有,甚麼都慢人家幾拍,又有香港的廣告資源,人工支出又奀,真係唔賺到盆滿砵滿才怪。)

Friday, January 22, 2010

推介兩齣好片:《秋田犬八千》《午夜靈異錄像》



  昨日難得迎來了晚上沒有活動的日子,隨即與女友購票,一連飽嚐了兩齣好戲。以下是一些感想:

  《秋田犬八千》(Hachiko: A Dog's Story)是改編自忠犬八公的故事,由李察基爾主演。既然是改故的電影,劇情大家都猜到的吧,問題是電影會不會將主要情節改編?答案是沒有,故事由主角與秋田犬的相遇開始,一直講到結局,情節完全波瀾不驚,像散文一樣展開,既沒有特別強烈的戲劇矛盾,也沒有特別的轉折,但感人的力度卻是穿心穿肺,如果我自己一個看,一定會淚流滿臉!但因為戲院多人,我還得騰出手來遞紙巾。

  電影有時會用狗的視覺進行,這個狗的視覺完全沒有任何擬人化的意圖,只是透過它來讓人設身於八千的處境,例如面對一道籬笆如何跳越,哪一個位置適合蹲坐等,這個視覺讓人更清楚八千的想法。此電影除了演員出色,八千的幾個飾演者更是一絕,這幾隻狗完全看不出斧鑿的痕跡,一切都好自然,不像其他一些影片,總讓人覺得那隻狗附近還站着一個主人。李察基爾與幾隻秋田犬演員的交流十分之好,一點都不像演戲。九個好睇!




  《午夜靈異錄像》(Paranormal Activity)也是幾乎没有任何情節,來來去去都是一個場景,一種氛圍,但由於是採用全片自拍的方式,具有強烈的真實感,情節和氣氛逐漸推進,幾何亂真。如果希望有甚麼石破天驚的情節或者甚麼感人至深的哲理,此片不一定適合你,但如果想像真人騷一般設身處地地體驗一下男女主角撞鬼的歷程,此片就真是不能錯過。對於評論電影的術語我不是認識很多,反正這電影一定可以成為Clut片經典。據說此片Budget是一萬五千元美金,但現在美國票房已有一億元美金,真係發!

  另外,順道在這裡推薦一下,《新生代》月刊經過半年的摸索,一月號將會有全新的形式出現,從內容到設計,務求帶給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覺,大家密切注意啦!以下是一月號的海報,雜誌將於下周出版:


  另外,附帶說一下,我已經移除Blog Banner下面的大幅廣告Banner,倒不是因為它破壞了本Blog的畫面,如果賺到一些零用錢我是不介意的,但問題是賺不到錢不只(登了三四年,到現在還沒有30元美金),而且每日的展示,好像蝕了給廣告客戶一樣。如果你在澳門的網站登廣告,無論你點不點入去,他們都收你錢,但Google的廣告,卻是點入去才收錢,但誰得閒點入去啊?還是不要做冤大頭好了。不過,又寄望有朝一日能收到那一百元美的金的廣告費,因此將之移在邊欄上,大家有空,就點一下啦!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奇之史納莎星人侵襲地球之卷


  【本報最新消息】近日本澳發現外星生物,傳聞是來自“丟那星系”“史納莎星”的外星人,其二撇雞族首領八字鬍已作為使徒,率先襲擊地球。昨日,市民派克在偷拍蜘蛛俠時無意中拍下此外星人的樣貌,讓這個全球關注的外星人真面目終於曝光。

  如圖所見,此外星人樣子兇狠,兩眼分別發出藍綠兩色的光茫,特徵明顯。據知情者透露,此外星人藍光眼可以透視人類一切衣物,而綠光眼則可以預測波狗馬的賽果,人類只需要抱住此一外星人,就能獲取上述特異功能。

  據悉,美國科學家“愛印屎癱”及“霍金金”已遠道飛抵澳門,打算捕捉此生物進行研究,以便更好地控制全球“八十後”及借“八十後”發表宏論的政治人物;另據悉,近日無故失踪的本報記者太皮亦已做好當億萬富翁的準備,揚言一旦捕捉到此外星人,就會好好利用其綠光眼,用一萬蚊買八串一,不停錢滾錢,相信幾日之內就可以有錢過“前特首華”。至於藍光眼他會如何使用,則未有透露。一有最新詳情,本報將立時作跟進報道。

Friday, January 08, 2010

關於Facebook貼鏈結、《台港文學選刊》及《參考消息》



年前開始上Facebook之後,發現有人會將自己寫的Blog的鏈結貼上去分享,於是我便有樣學樣,每寫完一篇,就貼一篇,主要還是希望大家關注我,同時耍一下寶:喇,太皮大哥我好有才華Ga!不過,我最終得承認的事實是,根本沒多少人會Clcik入去看你寫些甚麼,畢竟這個世界--或者說Facebook的用戶,大多數還是喜歡Upload Status,等人家來關注他多於他去關注人家--當然,也有朋友是從來不發表信息的。如此一來,我再貼文上去,真好像曾經每日站在議事廳前地抗議萬x保險公司的許x聰先生,你有你自我感覺良好,人家有人家笑你無厘頭。所以,從這一篇文章起,我不會再貼自己鏈結去Facebook那裡,這個空間,就留待真正關心我的朋友或卑視我的敵人、我自己和身邊人,以及一些不經意搜資料才來到這裡的人來短暫停留一下。

  據我所知,這個Blog真正只有這些人來瀏覽,有趣的是,透過這個Blog左邊邊欄上的“點擊率”資料可看出,找資料來到這裡最多的人,排第一位的是找“陳冠希鍾欣桐短片”的,第二位的是找“廣州巨型塘虱”的,第三位則是找一些歌詞的。這真是令人始料不及。



此說一個令我好開心的事。話說早前有文學界高人幫內地著名刊物《台港文學選刊》向我約稿,以便該刊能出版“澳門文學專輯”,我便交了三篇小說讓高人和刊物去選擇,上個星期想起這回事,便上網去搜尋一下,發現我的短篇小說《環姐》在該刊2009年第6期刊登了,興奮的心情真比獲文學獎還要強烈,畢竟這本刊物是內地一本重點文學刊物,我也一直注意(雖然沒有機會經常購買),而這期更是與大詩人鄭愁予的專輯及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節綠)》一併刊登,相信會有不少讀者購閱。更高興的是,編者並沒有多修改這篇小說,甚至保留了“仆街”和“綿羊仔”等詞滙,這更堅定了我的理念,文學作品,應該有地方色彩。如果我將“仆街”改成“殺千刀”,將“綿羊仔”改成“助動車”或“摩托”,那就沒有了地方色彩,就像一個北方人來描寫澳門生活,雖然可能寫得好好看,但始終有點“隔”和失真。大家有興趣可以點擊該刊網頁左手邊欄上的“原貌版”,雖然是會員才能放大看文章,但也可以用放大視窗的方式,偷雞的欣賞一下。同期發表文章的澳門作家還有林中英、周桐、陶里、梯亞、李展鵬及李卉欣等,我打算周六過拱北看看還買不買得到。

實去年更早之前,我一篇在香港一本雜誌發表的有關澳門的報道(署名自然不是真名或者太皮,而是用我母親的姓杜撰的一個名字),也被內地一份著名刊物選登了,那便是我大學時期經常閱讀的《參攷(考)消息》(《參考消息》刊登後,又被本地一份經常摘錄兩岸時評的報紙轉登),雖然有所刪節,但對於我來說,這絕對是一個新聞從業員的光榮。如果說,在《台港文學選刊》發表文學作品是我的“有意識”的心願,那麼被《參考消息》選登新聞作品,就是我由讀新聞開始便擁有的“潛意識”的心願了。這兩個心願都在去年完成了,算是對文學和新聞有個交待。

Monday, January 04, 2010

上傳《飛走的泳棚》及談談《草之狗》


蒙編輯厚愛,2010年的第一天又剛好逢着星期五,我一篇頗為喜愛的短篇小說《飛走的泳棚》在澳門日報小說版刊登了,以此作為新一年的開端,未嘗不是一個好兆頭,奈何接下來我的電單車被人抄牌,八串一又斷纜,似乎這一年也不會順利到哪裡去了。《飛走的泳棚》的靈感已產生了很久,最近重新構思後動筆,但下筆後出來的樣子又有所不同,我的寫作往往都是這樣,一日未有最後文本,一日都不知道自己腦海內的故事會是怎樣子。

  經常說自己的寫作似乎會令人生厭,畢竟沒人關心我這個阿豬阿狗怎去寫一篇小說,大家可能想了解下我的生活和工作近況,想知道我對時事的觀點解解悶,但現在身邊懂得讀書的人太多,對事物看法不同的人也很多,還是省一點氣,以免發生事端,而且寫出來也不一定有人看,所以,這個博客的內容將來會以我的讀書感受和寫作心得為主。

  在《飛走的泳棚》之前我還投了另一篇短篇到澳門日報,但可能因為字數太多和內容血腥暴力的關係,刊登的機會應該頗微,如果最後沒能在報刊刊登,那麼將來有機會出小說集,可以收錄入內。今年上半年自己另有打算,應該不會再創作任何短篇小說,雖然我很喜歡創作,也很需要那一千幾百的稿費資助一下使費。下半年,我打算要修訂一下《草之狗》。

  說要修訂《草之狗》是二零零八年出版了《愛比死更冷》之後,但去年一整年不安定的時間頗多,工作又繁重(雖然最後不知道自己做了甚麼實績和有何建樹),因此便擱下了,昨日將之前被不小心倒了一整杯咖啡的手提電腦修理好,本想寫點正經東西的,卻又打開了《草之狗》的資料夾,約略的重讀故事內容。

  這部小說的首期連載,已經是2001年的事,距今將近十年,但內裡一些章節仍很打動自己,那是我十多歲年紀生活的總結,雖然有想像的地方,但大體描述了九十年代一部分年輕人的生活。由現實主義,到浪漫主義,到存在主義,到仿意識流、仿魔幻現實主義,幾乎一切文學思潮,我在這部小說都有所運用,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實驗。


  《草之狗》除了對現實的描寫,對各種文學技巧的搬用,還有一點是對《紅樓夢》賈寶玉愛情的翻案,雖然故事還有幼稚的描寫、還有矛盾的地方,但我認為比起《愛比死更冷》,更具可懂性和感染力,既然《愛比死更冷》能夠出版,《草之狗》出版也是有可能的。我打算修改版本除了第一章需要有較大的改動外,其他部分都以只刪不改不增的形式,保留他的原貌,約二十萬字左右,直排密一點的話,希望能處理在四百頁之內。至於找出版社和贊助的問題,就等到改完之後再去研究,希望可以在它誕生十周年或之前出版到吧。


  這是一個在海邊發生的故事。想像一下,漁翁街的海堤邊還沒有友誼大橋的時候,夏日的陽光正照得海水煞白煞白,遠處是粼粼的光影,一陣風吹來,夾雜着死蝦死蟹氣息的鹹腥味,使人感到愜爽,行走的步伐也輕鬆起來。堤岸上有很多蠔殼,海蟑螂爬滿一堆,人走近,牠們便迅速跑散,動作快得像剛才就不在那裡一樣。

  
  嘩啦──嘩啦──

  伶伶仃仃有一組木屋吊在海堤邊,那裡傳來了人群耍樂的聲音,還不時有男子赤着膊,挽着一些浮板和防水鏡之類的游泳物品進出。那裡便是澳門人口中的“泳棚”,一個海邊泳場,由簡陋的木材和鐵皮搭建而成,有售票處、有換洗處、有小賣部。泳棚對面是貯水塘,一邊走遠一點是新港澳碼頭,另一邊的盡處有一瓶高及人身的可口可樂模型,附近是果園和木屋區,人們叫那裡做“圓台仔”。圓台仔有個叫做“大井”的大水塘,傳說那裡經常浸死人。

  泳棚也浸死過人。當嘉芙看到哥哥嘉華被人從水中救起的時候,他已經沒有氣了,雙眼反白,一個魚鈎鈎着他的鼻子。在泳棚當救生員的嘉華是為了救一個小女孩而遇溺的,那小女孩獲救,而嘉華在水中抽筋,沉下水底,好一會才被撈起。嘉芙面無表情地望着哥哥的屍體,周圍有好多人,但她完全感覺不到,她很想這是一個夢境,只要用力睜開眼,哥哥便會像小時候一樣,拿着椰絲棉花糖討她開心。然而一切都完了,哥哥的左手拇指和食指曲起,像拿捏着甚麼看不到的東西,她懷疑哥哥要餵她吃糖呢。她慢慢地跪倒在哥哥身邊,趴在他胸膛上痛哭起來。可惜,她看不到哥哥的靈魂,但她見到兩隻海豚來過,應該是帶走哥哥的了。


  一九八五年的夏天,哥哥已離開一年了。這天,嘉芙像當日一樣,倚着售票處的窗口,看着泳場中耍樂的人們,有時看到一些滑稽好笑的場面,她的鼻頭便會皺起,想笑又忍住笑。

  除了人,在泳棚的範圍內,她還看到靈體。這特別之處,從她去年在泳棚當售票員開始就發現了,她以為別人都可以見得到,但不然。那些靈體與實物不同,例如現在泳棚中有幾隻海豚的靈體,雜在人堆中,疑虛疑實,有些有幾隻手,有些還長了頭髮。她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她與一些靈體交流過,靈體們都相當友善。她還見到泳棚的靈魂,每個傍晚下班後,她回過頭來看泳棚,那裡就一定會變成一隻大獅子,匍匐着望她,向她擺尾。在泳棚裡,她也看見過雞泡魚的靈魂在天上飛,看見過水母的靈魂爬進牆壁裡。

  可惜的是,她看不到人的靈魂,哪怕是從小就相依為命的哥哥的靈魂,她也看不見。想到這,她不禁又一陣失落。

  “一個人。”這時有人把一元錢遞到嘉芙鼻子下,她移過目光,見是個十二、三歲的男孩,便沒好氣地拿過一塊牌丟給他,繼續把眼去看泳場的情景。那男孩接過牌,戴在腕上,站在她面前擋着她視線,她“嘖”了一聲,站直身子便作狀要打他。男孩嘻嘻哈哈地縮過了。嘉芙皺起眉頭,將鬢邊的一綹秀髮塞到耳後,有幾條又彈了回來。男孩看得如痴如醉,但瞬即又回復一種佻皮且傲慢的眼神,不依不撓地盯着嘉芙。嘉芙看見了,笑罵道:“快換衣服啦!”

  男孩揚聲道:“哼,我知你在看傑哥,我不會輸給他的!我家成大個了一定比他有本事!”說完便跑去換衣服了。

  嘉芙沒好氣,但被他這麼一說,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因為那個“傑哥”正在泳場中與友人玩耍。“傑哥”叫奕傑,與她年齡相仿,都是十六七歲的年紀,他不時做出些誇張動作,說話也大聲,像是要引人注意似的。這時陸續有很多人來買票,嘉芙忙於應付,當她重新望向泳場中的時候,家成不知何時已跳在水裡,硬拉着奕傑與他打架、鬥力,奕傑雖然比他大三四歲,但也對付不了,被他箍着頸脖而無還擊之力。嘉芙看得噗哧一笑。家成花名叫“牛精成”,平時總喜歡跟朋友們喊打喊殺,輕易不肯服輸。(繼續閱說......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