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January 25, 2010

廣州周末.太皮波經


周六日,無無聊聊與女友到廣州度了個周末,由於是心血來潮,事前又沒甚麼準備,去到廣州真是只隨便的走走,去了陶陶居和大可以吃東西而已。點餐時因為不知道食物的份量,一時叫多了,大失預算,如圖所見,在陶陶居餐牌上的陳村粉是一碟的,端上來卻是一巨籠的,他媽的你叫我們怎麼吃?結果只動了幾下,就停滯不前了。雖然一年中都有好幾次去廣州,但每次都感受到廣州人的服務質素好好,果然是大城市。

我們這次住在沙面的廣州海關會議接待中心,雖然很殘舊,但周圍環境很有歐陸情調,衛生尚可,而且房間配備電腦,很新淨的一台電腦,真是估佢唔到。以前曾經在南京入住一間配備電腦的房間,那電腦簡直可用古董來形容。對我來說,其實在廣州沒甚麼可逛的,又不打算購物,於是無無聊聊行了幾轉,就坐車回澳了,由於車輛過份顛簸,我回澳後病倒了,頭暈到死。

《愛比死更冷》這個Blog最近增設“太皮波經”,我當然知道來這個Blog的人十居其九不懂足球或者對賭波之類沒有興趣,我主要還是希望吸引其他人來看,想驗證一下自己的眼光(推介了兩次,結果在第二次時連中了維拉利爾及曼聯的波膽,比市面上的波經還準,可惜自己買的是連贏,斷咗其他的),在不久的將來如果有錢的話,更希望出版一張《太皮波經》,靠這個來安身立命。大家千萬唔好以為我撈得好掂啊,唔好以為我有車有樓。


(廣州街頭見到的麥當勞外賣車,因為當地禁摩託,外賣車只能用單車的。我一看之下覺得好笑,再想深一層又有甚麼好笑的?澳門的m記連外賣服務都沒有,甚麼都慢人家幾拍,又有香港的廣告資源,人工支出又奀,真係唔賺到盆滿砵滿才怪。)

Friday, January 22, 2010

推介兩齣好片:《秋田犬八千》《午夜靈異錄像》



  昨日難得迎來了晚上沒有活動的日子,隨即與女友購票,一連飽嚐了兩齣好戲。以下是一些感想:

  《秋田犬八千》(Hachiko: A Dog's Story)是改編自忠犬八公的故事,由李察基爾主演。既然是改故的電影,劇情大家都猜到的吧,問題是電影會不會將主要情節改編?答案是沒有,故事由主角與秋田犬的相遇開始,一直講到結局,情節完全波瀾不驚,像散文一樣展開,既沒有特別強烈的戲劇矛盾,也沒有特別的轉折,但感人的力度卻是穿心穿肺,如果我自己一個看,一定會淚流滿臉!但因為戲院多人,我還得騰出手來遞紙巾。

  電影有時會用狗的視覺進行,這個狗的視覺完全沒有任何擬人化的意圖,只是透過它來讓人設身於八千的處境,例如面對一道籬笆如何跳越,哪一個位置適合蹲坐等,這個視覺讓人更清楚八千的想法。此電影除了演員出色,八千的幾個飾演者更是一絕,這幾隻狗完全看不出斧鑿的痕跡,一切都好自然,不像其他一些影片,總讓人覺得那隻狗附近還站着一個主人。李察基爾與幾隻秋田犬演員的交流十分之好,一點都不像演戲。九個好睇!




  《午夜靈異錄像》(Paranormal Activity)也是幾乎没有任何情節,來來去去都是一個場景,一種氛圍,但由於是採用全片自拍的方式,具有強烈的真實感,情節和氣氛逐漸推進,幾何亂真。如果希望有甚麼石破天驚的情節或者甚麼感人至深的哲理,此片不一定適合你,但如果想像真人騷一般設身處地地體驗一下男女主角撞鬼的歷程,此片就真是不能錯過。對於評論電影的術語我不是認識很多,反正這電影一定可以成為Clut片經典。據說此片Budget是一萬五千元美金,但現在美國票房已有一億元美金,真係發!

  另外,順道在這裡推薦一下,《新生代》月刊經過半年的摸索,一月號將會有全新的形式出現,從內容到設計,務求帶給大家耳目一新的感覺,大家密切注意啦!以下是一月號的海報,雜誌將於下周出版:


  另外,附帶說一下,我已經移除Blog Banner下面的大幅廣告Banner,倒不是因為它破壞了本Blog的畫面,如果賺到一些零用錢我是不介意的,但問題是賺不到錢不只(登了三四年,到現在還沒有30元美金),而且每日的展示,好像蝕了給廣告客戶一樣。如果你在澳門的網站登廣告,無論你點不點入去,他們都收你錢,但Google的廣告,卻是點入去才收錢,但誰得閒點入去啊?還是不要做冤大頭好了。不過,又寄望有朝一日能收到那一百元美的金的廣告費,因此將之移在邊欄上,大家有空,就點一下啦!

Wednesday, January 20, 2010

奇之史納莎星人侵襲地球之卷


  【本報最新消息】近日本澳發現外星生物,傳聞是來自“丟那星系”“史納莎星”的外星人,其二撇雞族首領八字鬍已作為使徒,率先襲擊地球。昨日,市民派克在偷拍蜘蛛俠時無意中拍下此外星人的樣貌,讓這個全球關注的外星人真面目終於曝光。

  如圖所見,此外星人樣子兇狠,兩眼分別發出藍綠兩色的光茫,特徵明顯。據知情者透露,此外星人藍光眼可以透視人類一切衣物,而綠光眼則可以預測波狗馬的賽果,人類只需要抱住此一外星人,就能獲取上述特異功能。

  據悉,美國科學家“愛印屎癱”及“霍金金”已遠道飛抵澳門,打算捕捉此生物進行研究,以便更好地控制全球“八十後”及借“八十後”發表宏論的政治人物;另據悉,近日無故失踪的本報記者太皮亦已做好當億萬富翁的準備,揚言一旦捕捉到此外星人,就會好好利用其綠光眼,用一萬蚊買八串一,不停錢滾錢,相信幾日之內就可以有錢過“前特首華”。至於藍光眼他會如何使用,則未有透露。一有最新詳情,本報將立時作跟進報道。

Friday, January 08, 2010

關於Facebook貼鏈結、《台港文學選刊》及《參考消息》



年前開始上Facebook之後,發現有人會將自己寫的Blog的鏈結貼上去分享,於是我便有樣學樣,每寫完一篇,就貼一篇,主要還是希望大家關注我,同時耍一下寶:喇,太皮大哥我好有才華Ga!不過,我最終得承認的事實是,根本沒多少人會Clcik入去看你寫些甚麼,畢竟這個世界--或者說Facebook的用戶,大多數還是喜歡Upload Status,等人家來關注他多於他去關注人家--當然,也有朋友是從來不發表信息的。如此一來,我再貼文上去,真好像曾經每日站在議事廳前地抗議萬x保險公司的許x聰先生,你有你自我感覺良好,人家有人家笑你無厘頭。所以,從這一篇文章起,我不會再貼自己鏈結去Facebook那裡,這個空間,就留待真正關心我的朋友或卑視我的敵人、我自己和身邊人,以及一些不經意搜資料才來到這裡的人來短暫停留一下。

  據我所知,這個Blog真正只有這些人來瀏覽,有趣的是,透過這個Blog左邊邊欄上的“點擊率”資料可看出,找資料來到這裡最多的人,排第一位的是找“陳冠希鍾欣桐短片”的,第二位的是找“廣州巨型塘虱”的,第三位則是找一些歌詞的。這真是令人始料不及。



此說一個令我好開心的事。話說早前有文學界高人幫內地著名刊物《台港文學選刊》向我約稿,以便該刊能出版“澳門文學專輯”,我便交了三篇小說讓高人和刊物去選擇,上個星期想起這回事,便上網去搜尋一下,發現我的短篇小說《環姐》在該刊2009年第6期刊登了,興奮的心情真比獲文學獎還要強烈,畢竟這本刊物是內地一本重點文學刊物,我也一直注意(雖然沒有機會經常購買),而這期更是與大詩人鄭愁予的專輯及龍應台的《大江大海一九四九(節綠)》一併刊登,相信會有不少讀者購閱。更高興的是,編者並沒有多修改這篇小說,甚至保留了“仆街”和“綿羊仔”等詞滙,這更堅定了我的理念,文學作品,應該有地方色彩。如果我將“仆街”改成“殺千刀”,將“綿羊仔”改成“助動車”或“摩托”,那就沒有了地方色彩,就像一個北方人來描寫澳門生活,雖然可能寫得好好看,但始終有點“隔”和失真。大家有興趣可以點擊該刊網頁左手邊欄上的“原貌版”,雖然是會員才能放大看文章,但也可以用放大視窗的方式,偷雞的欣賞一下。同期發表文章的澳門作家還有林中英、周桐、陶里、梯亞、李展鵬及李卉欣等,我打算周六過拱北看看還買不買得到。

實去年更早之前,我一篇在香港一本雜誌發表的有關澳門的報道(署名自然不是真名或者太皮,而是用我母親的姓杜撰的一個名字),也被內地一份著名刊物選登了,那便是我大學時期經常閱讀的《參攷(考)消息》(《參考消息》刊登後,又被本地一份經常摘錄兩岸時評的報紙轉登),雖然有所刪節,但對於我來說,這絕對是一個新聞從業員的光榮。如果說,在《台港文學選刊》發表文學作品是我的“有意識”的心願,那麼被《參考消息》選登新聞作品,就是我由讀新聞開始便擁有的“潛意識”的心願了。這兩個心願都在去年完成了,算是對文學和新聞有個交待。

Monday, January 04, 2010

上傳《飛走的泳棚》及談談《草之狗》


蒙編輯厚愛,2010年的第一天又剛好逢着星期五,我一篇頗為喜愛的短篇小說《飛走的泳棚》在澳門日報小說版刊登了,以此作為新一年的開端,未嘗不是一個好兆頭,奈何接下來我的電單車被人抄牌,八串一又斷纜,似乎這一年也不會順利到哪裡去了。《飛走的泳棚》的靈感已產生了很久,最近重新構思後動筆,但下筆後出來的樣子又有所不同,我的寫作往往都是這樣,一日未有最後文本,一日都不知道自己腦海內的故事會是怎樣子。

  經常說自己的寫作似乎會令人生厭,畢竟沒人關心我這個阿豬阿狗怎去寫一篇小說,大家可能想了解下我的生活和工作近況,想知道我對時事的觀點解解悶,但現在身邊懂得讀書的人太多,對事物看法不同的人也很多,還是省一點氣,以免發生事端,而且寫出來也不一定有人看,所以,這個博客的內容將來會以我的讀書感受和寫作心得為主。

  在《飛走的泳棚》之前我還投了另一篇短篇到澳門日報,但可能因為字數太多和內容血腥暴力的關係,刊登的機會應該頗微,如果最後沒能在報刊刊登,那麼將來有機會出小說集,可以收錄入內。今年上半年自己另有打算,應該不會再創作任何短篇小說,雖然我很喜歡創作,也很需要那一千幾百的稿費資助一下使費。下半年,我打算要修訂一下《草之狗》。

  說要修訂《草之狗》是二零零八年出版了《愛比死更冷》之後,但去年一整年不安定的時間頗多,工作又繁重(雖然最後不知道自己做了甚麼實績和有何建樹),因此便擱下了,昨日將之前被不小心倒了一整杯咖啡的手提電腦修理好,本想寫點正經東西的,卻又打開了《草之狗》的資料夾,約略的重讀故事內容。

  這部小說的首期連載,已經是2001年的事,距今將近十年,但內裡一些章節仍很打動自己,那是我十多歲年紀生活的總結,雖然有想像的地方,但大體描述了九十年代一部分年輕人的生活。由現實主義,到浪漫主義,到存在主義,到仿意識流、仿魔幻現實主義,幾乎一切文學思潮,我在這部小說都有所運用,我認為這是一個很好的實驗。


  《草之狗》除了對現實的描寫,對各種文學技巧的搬用,還有一點是對《紅樓夢》賈寶玉愛情的翻案,雖然故事還有幼稚的描寫、還有矛盾的地方,但我認為比起《愛比死更冷》,更具可懂性和感染力,既然《愛比死更冷》能夠出版,《草之狗》出版也是有可能的。我打算修改版本除了第一章需要有較大的改動外,其他部分都以只刪不改不增的形式,保留他的原貌,約二十萬字左右,直排密一點的話,希望能處理在四百頁之內。至於找出版社和贊助的問題,就等到改完之後再去研究,希望可以在它誕生十周年或之前出版到吧。


  這是一個在海邊發生的故事。想像一下,漁翁街的海堤邊還沒有友誼大橋的時候,夏日的陽光正照得海水煞白煞白,遠處是粼粼的光影,一陣風吹來,夾雜着死蝦死蟹氣息的鹹腥味,使人感到愜爽,行走的步伐也輕鬆起來。堤岸上有很多蠔殼,海蟑螂爬滿一堆,人走近,牠們便迅速跑散,動作快得像剛才就不在那裡一樣。

  
  嘩啦──嘩啦──

  伶伶仃仃有一組木屋吊在海堤邊,那裡傳來了人群耍樂的聲音,還不時有男子赤着膊,挽着一些浮板和防水鏡之類的游泳物品進出。那裡便是澳門人口中的“泳棚”,一個海邊泳場,由簡陋的木材和鐵皮搭建而成,有售票處、有換洗處、有小賣部。泳棚對面是貯水塘,一邊走遠一點是新港澳碼頭,另一邊的盡處有一瓶高及人身的可口可樂模型,附近是果園和木屋區,人們叫那裡做“圓台仔”。圓台仔有個叫做“大井”的大水塘,傳說那裡經常浸死人。

  泳棚也浸死過人。當嘉芙看到哥哥嘉華被人從水中救起的時候,他已經沒有氣了,雙眼反白,一個魚鈎鈎着他的鼻子。在泳棚當救生員的嘉華是為了救一個小女孩而遇溺的,那小女孩獲救,而嘉華在水中抽筋,沉下水底,好一會才被撈起。嘉芙面無表情地望着哥哥的屍體,周圍有好多人,但她完全感覺不到,她很想這是一個夢境,只要用力睜開眼,哥哥便會像小時候一樣,拿着椰絲棉花糖討她開心。然而一切都完了,哥哥的左手拇指和食指曲起,像拿捏着甚麼看不到的東西,她懷疑哥哥要餵她吃糖呢。她慢慢地跪倒在哥哥身邊,趴在他胸膛上痛哭起來。可惜,她看不到哥哥的靈魂,但她見到兩隻海豚來過,應該是帶走哥哥的了。


  一九八五年的夏天,哥哥已離開一年了。這天,嘉芙像當日一樣,倚着售票處的窗口,看着泳場中耍樂的人們,有時看到一些滑稽好笑的場面,她的鼻頭便會皺起,想笑又忍住笑。

  除了人,在泳棚的範圍內,她還看到靈體。這特別之處,從她去年在泳棚當售票員開始就發現了,她以為別人都可以見得到,但不然。那些靈體與實物不同,例如現在泳棚中有幾隻海豚的靈體,雜在人堆中,疑虛疑實,有些有幾隻手,有些還長了頭髮。她不知道為甚麼會這樣。她與一些靈體交流過,靈體們都相當友善。她還見到泳棚的靈魂,每個傍晚下班後,她回過頭來看泳棚,那裡就一定會變成一隻大獅子,匍匐着望她,向她擺尾。在泳棚裡,她也看見過雞泡魚的靈魂在天上飛,看見過水母的靈魂爬進牆壁裡。

  可惜的是,她看不到人的靈魂,哪怕是從小就相依為命的哥哥的靈魂,她也看不見。想到這,她不禁又一陣失落。

  “一個人。”這時有人把一元錢遞到嘉芙鼻子下,她移過目光,見是個十二、三歲的男孩,便沒好氣地拿過一塊牌丟給他,繼續把眼去看泳場的情景。那男孩接過牌,戴在腕上,站在她面前擋着她視線,她“嘖”了一聲,站直身子便作狀要打他。男孩嘻嘻哈哈地縮過了。嘉芙皺起眉頭,將鬢邊的一綹秀髮塞到耳後,有幾條又彈了回來。男孩看得如痴如醉,但瞬即又回復一種佻皮且傲慢的眼神,不依不撓地盯着嘉芙。嘉芙看見了,笑罵道:“快換衣服啦!”

  男孩揚聲道:“哼,我知你在看傑哥,我不會輸給他的!我家成大個了一定比他有本事!”說完便跑去換衣服了。

  嘉芙沒好氣,但被他這麼一說,有點不好意思起來了,因為那個“傑哥”正在泳場中與友人玩耍。“傑哥”叫奕傑,與她年齡相仿,都是十六七歲的年紀,他不時做出些誇張動作,說話也大聲,像是要引人注意似的。這時陸續有很多人來買票,嘉芙忙於應付,當她重新望向泳場中的時候,家成不知何時已跳在水裡,硬拉着奕傑與他打架、鬥力,奕傑雖然比他大三四歲,但也對付不了,被他箍着頸脖而無還擊之力。嘉芙看得噗哧一笑。家成花名叫“牛精成”,平時總喜歡跟朋友們喊打喊殺,輕易不肯服輸。(繼續閱說......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