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uly 27, 2011

(三十)地溝油與三聚氰胺的根源(下)



  在澳門,購買奶類飲料向來比較昂貴,一支鮮牛奶大槪是兩支可樂的價錢,在我上大學前,較少主動買來飲,也不喜歡那種“淡茂茂”的味道,母親有時買給我,待上一整天,最後我還是讓已經喝過的弟妹喝了。直至跑到蘇州讀大學,發現那裡牛奶相當便宜,一元有一包,兩元就一盒,加上乳酪、酸奶和不同味道的乳製品,我竟漸漸喜歡飲奶,無奶不歡!江南女性比較水潤豐滿,估計就是喝奶量多的緣故。後來,出來社會工作,常出差內地,幾乎每晚逛完夜街回酒店前都找上一家便利店,購買牛奶或乳製品,成為我的例行公事。用動物體積來比喻,這些年來我服用三聚氰胺的劑量應有一隻狼狗大小。

  幼嬰服了含三聚氰胺的牛奶會頭大,這是眾所周知的“科普知識”,而本人頭顱一直就異於常人的巨型,並未因三聚氰胺之故而變得更大或縮小,相信該化學品對成年人頭顱還未有顯著影響。不過,我在內地出生五個月後才移居澳門,而頭顱比正常人大,不知是否在襁褓中喝過一聚氰胺或者二聚氰胺呢?頭大也令人苦惱啊,幸好我國出產了阿里巴巴老闆馬雲這種頭大堪比外星人的鉅富,否則我難以進一步向人說明“頭大冇腦,腦大生草”的科學假說根本就站不住腳。

  地溝油和三聚氰胺是比較傑出的黑心食品,讓人念念不忘,事實上我國尚有數之不盡的類似產品,大家一定已透過不同渠道看過、接觸過、吃過或者正在吃,而據經濟學家郎咸平的觀點,轉基因大豆和水稻也是有問題食品,美國人不吃,拿來中國做實驗,我認為同樣可歸為黑心食品一類,我們對黑心食品已經避無可避了,給美國人盯上你還逃得掉嗎?唉,病從口入,禍從口出,一些不負責任的廚師去完廁所或者撩完腳趾再斬叉燒捽鴨肶給你吃,已經夠你死啦,管不了了!

  說了這許多,其實我想講的道理很簡單,就是地溝油和三聚氰胺之所以出現,我們所有人根本就是罪魁禍首,脫不了干係,是我們整個社會不重視道德,是我們整個文化自私自利,是我們整個心態見高拜見低踩,是我們整個精神文明的虛偽,才會產生這些眼中只有利益而沒任何道德和人性可言的冚家剷商人。在一個對同胞充滿愛的社會裡,在一個對生命充滿熱情的國度裡,這種仆街事根本沒可能發生,我們每一個曾經拜金、曾經屈服於財大氣粗者的氣焰之下,曾經鄙夷過窮人、鄙夷過弱小者、曾經冷漠對待有需要幫助者、冷漠對待同胞的人,哪怕是維權的受害者家長,都是地溝油和三聚氰胺的幫兇,而報應就在孩子身上。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1年7月26日)

Wednesday, July 20, 2011

(二十九)地溝油與三聚氰胺的根源(上)



  我在就讀中學時,曾有一段時間,經常接觸“地溝油”。那時在M記快餐店做兼職,一個月總有一兩個周末與同事被安排去撈“沙井”。我到現在還不知道沙井的原理及其到底有何作用,也不太想知道,只記得那時必須將沙井浮起的固體物撈走,餘下像油一樣的液體。那些東西感覺上粘粘稠稠,一陣臭味,估計就是後來人們熟悉的“地溝油”原材料了。如果十幾年前,人類就已發明地溝油,而M記又肯用來炸薯條的話,相信一家分店一個月應可省下幾萬塊錢支出,甚或乘勢推出“臭豆腐味薯條”,加十五元送你一個迷你“乜乜掛”之類,省錢之餘,還可多一筆收入,真正做到開源節流。不過,M記尚算是有點良心的企業,那時我們真會將製成十分鐘卻又賣不出的麵包丟掉,確保架上製品新鮮。

  我有幸親睹地溝油本尊,卻沒機會有一親香澤的感受,因為目前可吃到的據說都是無色無味的高科技提煉品,用銀針也測試不到,在一段流傳很廣的視頻上,就有一個曾誤入歧途的內地大學畢業生批評社會道德風氣,聲淚俱下地說:這些東西只有擁有高學識的人方可研究得出!嘴饞的我,由在內地讀大學開始,已不知吃過多少斤地溝油,尤其我特別喜歡光顧無牌大排檔,各類化學品估計已然嚐遍,免費為食品科學家進行過不少人體實驗。當然,我從小也是珠海拱北的食肆常客,但一來以前技術水平較低,二來本土廣東人對吃還有一點尊敬,應未至於這麼害人吧?

  科學家說,地溝油是否對身體有害還難以確定,然而,其來源於坑渠、沙井、地溝及屎坑等藏污納垢之所,想起都覺惡心,為何國人到現在還未聞油色變呢?估計可用我國“眼不見為淨”的傳統智慧來解釋。因此,哪怕我已見過和吃過地溝油,但未來只要被那些塗了亞硝酸鈉牛肉膏塑化劑貓肉充當羊肉的食品香氣吸引時,興許仍會視死如歸地買來品嚐,反正我與國人一樣,百毒不侵,神功護體。

  至於三聚氰胺,單看名字已相當嚇人,擺到明就是一種常人難以理解的化學劑,或許是製造科學怪人的配方之一,遠不夠地溝油和塑化劑等名稱來得人性化且簡單易明,我也未有機會見其真身,但還是那句:相信我已經大劑量服用過了!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1年7月19日)

Monday, July 18, 2011

《哈利波特》的彈指十年



剛過去的七點半看了《哈利波特死神的聖物2》。雖然人物力量的設定始終令人疑惑,但最後一隻的劇情確實推進得好好,特別是哈利在聚思鏡中觀看石內卜的記憶一段,剪輯者盡顯功架,看得人熱淚盈眶。我特別喜歡這種隱藏主要角色的描寫,這是長篇的最主要魅力之一。短篇、中篇,擺明車馬,主角就是主角,配角就是配角,只有大長篇才有機會讓卑微的人物在故事發展的過程中發光發熱,奈威和珍妮都是一例,這種特質可作為長篇小說的重點之一。

我對《哈利波特》的感情不是太深厚,之前的七部影片也是在這兩個星期內煲完的,原著也沒有看過,但在這兩個星期的這程中,卻也對HP(Harry Potter)的劇情、人物和電影作過了一些研究,反而有點想看原著了,而且想看英文原著,總覺得這種充滿英倫文化風味的小說,無論翻譯者翻譯得如何出眾,都難以呈現出原著的韻味。說歸說,真的拿來看真不知等到牛年馬月。

作者J.K.Rowling的故事,縱使大家未看過小說,估計都已經耳熟能詳了,這種由攞綜援一躍而成全英第十二名富有女人的故事,萬中無一,相信難以複製。不過,她的故事倒有一點值得學習的,就是無論發表的過程是如何的坎坷,最重要的一步是先把作品寫出來,如果連作品都沒有,哪怕有人說要為你印一百萬本書,你也沒東西可以給人。我查維基的資料,看到HP原來並非由Rowling親自投稿,而是由代理協助推銷給出版社,作者不用費神,如果中國也有這種玩意的話,對我來說也是一種不錯的鼓勵,既不用花心機去推銷作品,也不用面對作品被拒絕時的難受。

此外,如果我沒誤會那意思的話,Rowling在HP出版之前,就已獲得了資助,讓她可以專心寫作,如果澳門也可能有基金支持作者寫作的話,你說有多好?雖然可能會有議員或者討論區的質詢或臭罵,但最少我們寫作人可以為後人留下些精神文明的東西,總好過賽車手拿幾百萬去歐洲撞車,撞完車回來在GP三級方程式攞包尾。

說回《哈利波特》,主角「哈利仔」Daniel Radcliffe中了童星魔咒,身材矮小長不高,估計這之後他應該難有大發展的機會,或者到他四五十歲時,可以做一些性格演員也說不定。(《星球大戰》的男女主角後來也是紅不起來,反而夏里遜福憑《奪寶奇兵》大紅大紫)神奇的是他的樣貌與《魔戒》男主角Elijah Wood有點相像,也是小時了了,大時走樣的類型。(不過如何走樣,都不會及《星戰前傳》中,黑武士的童年扮演者走樣)。雖然哈利仔走了樣,但他這些年來已賺了不少錢,況且將來他應可繼續分紅,專心在舞台上表演,可能可以成為一個優秀的藝術家也說不定。另一個死於身高的童星是《寶貝智多星》的主角Macaulay Culkin,比我還矮的身高在西方很難混下去。

如果沒有記錯的話,在還沒有很多人認識《哈利波特》之前,《南方周末》曾為《哈利波特》引進中國進行了一版(半版?)的報道,當時就介紹了Rowling成功的經歷,而且還有一些作品節錄,由於當時說這系列小說的對象是兒童,因此我也沒認真的看,不過在南周上有一版(半版?)的報道,應該有一點來頭,就記住了。後來也有朋友的弟弟被小說吸引而閱讀全書,澳門的小孩被這麼厚的小說吸引喎,更讓我覺得這部小說的神奇,不過,這麼多年來卻再沒與哈利打交道,因為有時想想,為一系列電影而牽情十年,卻是一件挺累人的事,漫畫《百分百感覺》就是一個例子。其實分十年來看,或者一次過看完,卻是兩種不同的感受,前者是與文藝作品一種相知相交的過程,後者則是一次純粹的觀賞經程。當年《魔戒》與《哈利波特》一同上演,為了看《魔戒》而錯過了《哈利波特》(因為讀書時沒錢花),可《魔戒》我卻只看了頭兩部而沒看第三部,由瘦了幾個碼的Peter Jackson執導的魔戒前傳將最快於明年上映,看來也是時候重煲《魔戒三部曲》了。彈指十年,真是眨眼易過!早抖!


Wednesday, July 13, 2011

(二十八)七月絮語



  2011年又過了一半,有一天將近下班時,我打開自己的網誌「Blog佬記事」,搜索一下自2006年以來七月所發表的網文,打算回味一下自己那些時候是如何度過的,結果發現大部分文章均在傷春悲秋,慨嘆時間的無情,哀怨自己的失敗。因為半年時光眨眼易過,而通常在七月份還有大量年初或者年前計劃中的事情未完成,故此常有無耐的感喟。寫的時候,健筆如飛,總覺自己已找到宣泄的途徑了,接下來就會用心的將事情做好。

  結果呢?可以拖的事情還是一直在拖,這些年來,只要工作不太忙碌或者空餘時間多,我就會制止不住那種「自己正在浪費光陰」的想法。看着友儕紛紛都在進步中,而自己卻在無謂的情緒病中磋跎,搞不好,可能到老死那一天還是一事無成。
 
  不過,始終這裡是報紙專欄,不同寫blog,總不適合將負面情緒宣之於眾,還是說些其他的事情吧!七月到處充滿陽光,雖然隨便在街上走走就會身水身汗、曬到甩皮,但望着公司外的青山綠水,真有一種想在外面亂跑的衝動。這種衝動我是一直存在的,有時在路上駕着電單車,從旅遊塔一帶望過去主教山後面的灣仔高山,就有想登山的衝動,反過來從那裡眺望澳門的景色。去年本有機會 隨一班本地記者和攝影師登山,奈何那次有其他地方去,沒有參與,後來那些朋友又多次組織登山,但自己沒表示想去的意願,拖到現在還無緣上山。
 
  留在澳門沒有適合我等平民百姓的消遣,在路上閒逛又怕接二連三地遇到熟人,道路又不好走,有時就想到一關之隔的珠海逛逛,可是麻甩男單獨北上總會惹來一些疑猜,特別是我等品行不端的人,真是十分煩惱。其實珠海也不是特別好走,而且只要離開拱北,珠海就幾乎與全中國千遍一律的二線城市一樣,但總體感覺上還是挺舒服的,畢竟近海邊,畢竟可以暫時離開澳門。澳門只有三十平方公里不到,在Google地圖上不小心滾動一下滑鼠就會消失不見,想想自己被困在這麼細小的地方裡就感到有點可怕。
 
  近來開始覺得自己的腦部正在退化,估計這與年紀漸長、肥胖、睡眠不足及事情多有關,有時在想一件事情時,剛好有人跟我對話,我就會差點將那件事情脫口而出,九唔搭八,看來我的腦袋要休息一下了。早晨!晚安!
 
  (原載於2011年7月12日)

Tuesday, July 12, 2011

珍珠樂園&《哈利.波特》


上周末沒抽到時間寫Blog。雖然說過逢星期六要寫,但估計這周不寫甚至從此就不寫了,應該沒人會抱怨吧?不過跟自己許下的這個輕易實行的承諾,還是可以堅持多久就多久。

過去一周是做了一些事,包括實行了兩件重大的決定(唔方便講喎),還有趁周日去過一趟唏噓的珍珠樂園。對上一次去珍珠樂園已經是十年前,現在那裡基本上和十年前一模一樣,鬼屋的佈置一模一樣、西部列車「車長」的播音也一模一樣,遺憾大部分機動遊戲都停運,連摩天輪也是,估計是維護的成本太高或者受深圳年初(去年?)的意外所影響。只餘下極速風車和挑戰者之旅等少量機動遊戲,我玩了後者,在天空中晃了半天,結果......唉,真懷念十多年前與中學同學玩快速滑行車,玩完又玩,當食生菜的日子。

因為有大量遊戲停運,票價由八十元降到六十元(十年前好似係五十元),但樂園的殘破境況,實不值此價錢,三十元倒還可以,不過,比起我發誓不再去的圓明新園,這個價錢倒還可以接受,詳情看這裡

另外,我還在上周五買了《哈利.波特》電影一至七集的影碟。說起來抱歉得很,這套名作的原著和電影我一套都未看過,因為第一集錯過了看電影,後來出各續集時又因為未看過第一集而一再錯過,又沒買碟或下載來看,拖下拖下,拖到現在要出電影最後一集了,決定提起心肝,將之前數集一次過煲完,再看大結局的電影。這套重新掀起澳門排隊買票入場場面的電影,無論如何都要在大銀幕看一集吧?現在已看了頭四集,周五六再看五六七集,周日就可以看大結局了。

據說《哈利.波特》原著第一集第一版第一刷只印了一千本,其中五百本送去給各地圖書館,流傳市面的很少,現在每本第一刷的小說已經被炒至一萬六千元英鎊以上。《愛比死更冷》可能也有機會被炒至一萬六千元以上,大家趕快收集吧。

Wednesday, July 06, 2011

(二十七)閒人免進及其他(下)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其實,除了食店餐館,據知內地一些政府辦公場所,也會在門口寫上「閒人免進」四個大字,同樣地令到市民覺得政府部門拒人於千里之外,不知澳門的政府部門有沒有貼上這四個字的?如有的話希望可以盡速拿掉。其實,無論是廚房或者政府辦公場所,都不是見不得光的地方,「閒人」誤闖了,請出去就是了,倒不用別人還未進入,就先來個語言侮辱。

  說起「閒人免進」,令我想起「內有惡犬」一詞,以前比較多見,現在除了一些霸地地盤尚有之外,已幾乎絕跡了。這倒是一個很不錯的警告性詞語,作為「閒人」的你,是否要內進,自己衡量好了。如果現在用「閒人免進」牌子的廚房都改成「內有惡犬」,倒也不失幽默和創意,也可起到拒絕的作用。

  也說說「立入禁止」,這是我比「閒人免進」更早認識的一個詞,小時候北區正持續進行大規模的拆建工程,住在木屋區的我,不時見有些大型的土建器械出出入入,那些挖土機、剷泥車的駕駛室外往往寫着「立入禁止」四個字。那時我將「入」字錯看成「人」字,以為是指在駕駛室內「不可以站立,只可以坐下」的意思,後來才知道「立入禁止」是指「禁止進入」。那時的土建機械大多是從日本入口的二手便宜貨(到現在還有不少),因此才有這些日文的出現。

  其實,有時我都想在我的網誌「Blog佬記事」(http://ww999ww.blogspot.com/)寫上「閒人免進」的強化版「賤人免進」四個字,因為有些「人」看了我的Blog,搜集「證據」去進行「篤背脊」這種損人不利己的行為,試過中招後,心理實在難受了老半天,也為此而懊惱不已,但現在回想,自己所寫的東西根本就沒甚麼大不了,就算真的大不了,影響也很有限,大度的人或者富幽默感的人笑笑也就算了,卻想不到一些在我看來是幽默的東西,在閒人看來不值一看的東西,會在小人、賤人和心胸狹隘者身上起到與別不同的化學作用,為這種事這些人而懊惱,實在不值!可恨!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1年7月5日)

Monday, July 04, 2011

這一周



Hea了兩天,現在才有心情寫網誌。本來打算談一談《變形金剛3》《建黨偉業》的觀影感受,但現在已經是夜深了,認真的寫怕要寫上一兩個小時,還是作罷。唯一想講的是,這兩部電影雖然風馬牛不相及,但在中國的命運卻緊密地連在一起,因為據說如果《建黨偉業》票房不達標的話,《變形金剛3》將上映無期。這雖然有點荒謬,但在我們的國家是沒可能發生不了的,深圳為了辦好大學生運動會,最近發生的荒唐事就是一例。另外,還想提提的是,《變形金剛3》及《建黨偉業》還有一樣相通的就是人物太多,場面混亂,前者節奏太花,機械人亂七八糟,看漏眼真是會跟不上,後者則短短時間內交待十年亂世裡錯綜複雜的人和事,既要讚揚共產黨,又要顧及國民黨的感受,結果除了小鳳仙送別蔡鍔等一兩場戲可堪玩味之外,其他內容其實可以直接製成劇照,配上文字出本場刊就可以了。

大家如有興趣,不妨看看我在澳門日報動漫玩家版寫了八個月的專欄《我與變形金剛》,系列文章記錄了自己與變形金剛的一些因緣,還記錄了自己了解的一些澳門玩具廠的歷史,自然是沒有甚麼文學性可言,但如果喜歡變形金剛或者想回味一下八十年代的北區生活,倒可以一看。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一)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二)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三)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四)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五)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六)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七)
漫兩拍: 我與《變形金剛》(八.完)

生活上還有一些事情發生,說多不多,說少不少,總之我感到自己並沒能控制自己的步伐,一切都是在周圍環境的推動下前進或改變,我自己本沒有充足的時間停下來想一想下一步要做甚麼和對未來進行部署。反正,現在的人生並不是我年少時所想象的人生,或者說並不是任何時候我所想象的人生,因為我從來未對自己的人生有所想象,唯一想象過的也許只是自己一直會有時間看書,最低限度可看盡中國的古藉和名著。

其實我不知道甚麼是自己想要的,幾天前才看完很早就想看或者應該看而買回來已好幾年的《煉金術士》(即《牧羊少年奇幻之旅》,其實一天就可看完),說實話,這個年紀看這本書已經難以有藝術上的享受,不過故事的一些槪念確也簡單直接,值得參考和引用。說到的預兆和天命,說到當一個人想要完成一件事時,全宇宙的力量都會協助你,說到的心靈等等,卻也讓我起了一陣思考。我的天命是甚麼?寫作嗎?在澳門生存而擁有這種天命是很可悲的,如果可以選擇,我寧願我的天命是成為沓碼仔或者地產佬,起碼我現在可以開着一架跑車去嚇唬電單車騎士,而不是自己每天飽受驚嚇。可預兆卻一直引領我去做一個寫作人,當然,跟預兆而行絕對是死路一條,我也相信自己沒法找到夢中的寶藏,因此,還是老老實實做一個賣爆米花的小販好了,至少靈魂不用經歷無必要的磨難。

登在《澳門筆滙》第四十二期的小說《關》,我已貼了上網,大家有興趣可以點閱來看看。鏈結。提提大家,新一期筆滙現正征稿,有興趣的朋友可以投稿哦~~

另外,剛才整理了一下我用來貼已發表文章的新聞台,大家有空也可點閱一下,謝謝!其實咖啡與貓的最後愛情每天有兩百以上的點擊率,比這個Blog多得多,看來是因為文章內容比較廣泛的緣故。

咖啡與貓的最後愛情

憂鬱的姻緣草

看不見的城市


.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