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ugust 31, 2011

(三十五)月色續談



  在寫完上篇的次日,亦即農曆二十日晚,我與女友及家中三隻狗:阿B、黑仔同達達,一起逛到海邊去,佔據一個長堤的盡頭,一邊吹着海風,一邊等月亮浮現。由於時間算得不準,加上天色暗淡,坐等一個多鐘頭,還不見月亮升上,看看已十點半了,以為月亮被遠方厚雲遮蓋呢,可能要敗興而回!在等着的當兒,竟見兩個光點在天空急掠而過,不確定那是鳥類還是與京滬近來出現的UFO有關。
 
  前方海面盡頭漆黑一片,只有珠澳人工島的工程船隻在加緊趕工,像漁火的燈光照射着;在我們旁邊的另一條海堤上,有個矮個子中年人坐着看海,手機播放悠揚音樂;另一略胖的中年漢來了,在那坐着的中年人身後,面向我們站立,以同一甩手動作,在原地做了一個多小時“運動”;其間,兩個年輕男子到來,坐在那長堤中間,喝啤酒、剝花生,促膝談心。周圍的礁石和椅上也坐了好些人,數量比平時多,至於我們這條長堤是沒人敢過來分享的,三隻狗在虎視眈眈。
 
  我以為就要如此結束這個遺憾的夜晚了,但皇天不負有心人,等啊等,終於見到火紅的光影出現在天邊海面上,初時還不太敢肯定那是月亮,以為只是遠方大廈的亮光,但隨着時間推移,光影慢慢脹大,一路升上來,由火紅變成赤金,顏色像黃昏的太陽,接着一條長長倒影,像如意棒一樣,在光影所在位置一直延伸到我們面前海面上。月亮終於升起來了,離七月十五已經幾天,她像一塊慢慢消融的圓形冰塊,變成橢圓形,顯得淺薄而透明,但還是竭力將光華照亮一整片天空,銀光瀉滿一海。
 
  東海是澳門居民俗稱,正名應叫九洲洋,我們看得見的海灣是九洲洋一部分,海灣沒有名字,左邊是珠海,右邊是友誼大橋及氹仔島,遠處又有海島圍繞,感覺上就像一個大湖泊,如太湖或者日月潭之類,既有海洋的雄奇,又有湖泊的柔曼,春江花月夜的意境,今夕何夕?千里共嬋娟。慢慢地,月亮已升至半空了,與早幾晚見到的一樣,橢圓形的銀盤,清輝像碎玉倒滿海面,難以用文字描繪的美景,令人不敢相信身處的正是狹隘不堪、世俗紛擾的濠江小城。
 
  一生人中有多少機會能與愛人一起靜待月亮升起?在澳門又還有幾多日子可以望着海上生明月呢?要在農曆七月,要在那個方位,要有那種天氣,當人工島建成,填海區填好,四面圍繞着高樓大廈的時候,相信已難以再坐在海邊欣賞着月兒升起了。

  (原載於2011年8月30日)

Wednesday, August 24, 2011

(三十四)月色



  農曆七月十四日前的幾個夜晚,抬頭看天,只見雲霧在月亮下面裊裊地飄過,總覺得月亮有點詭異,畢竟中元節前看得太多鬼故事,心理受到一定影響。十五過後,燒街衣的人漸少,鬼怪在心裡作怪程度也就輕了很多,再看月亮時,光華映照下來,浸滿碧藍天空,讓人感到心曠神怡,鬼怪都回到地府去了。

  農曆十六、十七日,我連續兩晚在黑沙環海傍閒逛,發現夜色竟出奇地澄明,鋥亮的月兒掛在東南角的天空上,清輝像一大片白得透明的珍珠般舖在海面,隨着波浪浮動,煞是好看。在波光後面,是正在為港珠澳大橋珠澳人工島填海的工程船隻,照射燈讓我錯覺那是點點漁火,好像想引導我回到童年。

  澄明的天空下,月光勾勒出遠處海島的形狀,像水墨畫一樣。有時鬆散的浮雲在月下飄過,月光便稍為一暗,但美景依然,好快又回復當初。有多久沒在澳門看到如此美麗動人的自然景色了呢?我相信無論電腦製圖高手的技術如何高超,都難以描摹眼前景象,不知道這一生人中還有沒有機會可再看到?打算寫完此文之後的夜晚再去欣賞一遍,如果天公造美,還趕得及在月虧前再度感受醉人的光華。

  小時候在原先的黑沙環馬場居住,走過菜園間的小徑便是海邊了,縱然經常可以到海邊坐,但如此明亮的夜晚還是少有。二十年的距離,月亮還是那個月亮,但我敢肯定小時候的我就是現在的我嗎?望着月兒,你會覺得世間一切都是那麼不真實。光陰離開之後就不再回來,而月亮卻日復一日升起、降下,我們的生命無聲無息地沉潛。也許七月十四日的鬼魅並沒騷擾我,縈繞不散的是童年的鬼魅,想到此不禁啞然失笑,真不敢相信一個年過三十的人還那麼懷緬童年時光。

  月兒靜靜,天空悄悄,海島寂寂,工船寥寥。美景當前,讓我渾忙身邊高速行駛的車輛發出嘈吵的引擎聲,我行走的防波路彷彿是一條分隔線,分隔了美麗與醜惡,分隔了虛幻與現實,分隔了童年和成年,也分隔了自然和人為。黑沙環海邊公園遊人不多,像平常一樣,有些人分明是被月光吸引的,坐在長堤的前端,欣賞月色。在愁人的生活中得見如此美景,夫復何求?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1年8月23日)

Wednesday, August 17, 2011

(三十三)脫節的(下)



  有時我們不禁要問,我們付出了愛國心,我們為自己作為中國人而自豪,但得到了「愛民如子」的回報嗎?我們只希望像其他國家的人民一樣,毫無保留地愛護自己的國家,在國慶當日國歌響起的一刻恭敬地站立,然而,卻是甚麼令到人們的愛國心變得有所保留?生而為政權管治下的八零後、九零後,為何又會對養我育我的政權有所保留呢?難道這是人民的問題?

  人民是有良知的,在動車事故發生後,不少文化人和社會人士都在微博上喚醒着人們的靈魂,哪怕帖文都被「和諧」了,他們繼續發出呼喊,不讓希望熄滅;除了微博外,中央電視台和南方電視台都有主持人對出軌事件發表了「出軌」的看法,可以感受到他們內心的傷痛。不止微博上不少言論都被和諧了,一些貼吧和博客的博文也是被「清洗」之列,作家韓寒的博文《脫節的國度》寫得發聾振聵,也被迅速地和諧掉,網民正擔心他的安危。

  韓寒的博文說:「他們認爲,從大的來說,我們舉辦了奧運會,我們取消了農業稅,這些你們不讚美,老是抓住一些細枝末節的東西,這是什麽居心。我們本可以在政治上比朝鮮更緊,在經濟上比蘇丹更窮,在治國上比紅色高棉更狠,因爲我們擁有比他們更多的軍隊,但是我們沒有那麽做,你們不感恩,卻要我們謝罪,我們覺得很委屈。這個社會裡,有産者,無産者,有權者,無權者,每個人都覺得自己很委屈。一個所有人都覺得委屈的國家,各個階層都已經互相脫節了,這個龐大的國家各種組成的部分依靠慣性各顧各的滑行着,如果再無改革,脫節事小,脫軌難救。」是的,當中有批評與諷刺,但表達的是他拳拳的愛國之心,為甚麼他連愛國都不可以?

  還有一條被刪除了的微博我很欣賞:「我交着世界最高的稅負,享受非洲般的福利,頂着超過美國的房價,車裡燒着銀河系裡最貴的油,承受着世界70%的官員腐敗,忍受着最嚴重的污染,天天面對有毒食品的考驗,我不分晝夜的勞作卻看不起病、上不起學、買不起房。好不容易找個平台牢騷牢騷還天天被封號。做個中國人真不容易。」

  刪除是好事,人們知道得越少越好,你看澳門那班乘坐高鐵興奮莫名的優等生,是何其的快樂?渾然不知舉國上下有良知的人正在關注動車追尾事件;在感恩「活雷鋒」助其尋回手機義舉的澳門學生,又知否有一個殘疾的退役老兵,被凶無人道的城管殺死?知道得越多越痛苦,了解得越多越掙扎,最好的方法是甚麼都不知道,甚麼都不要看,甚麼都不要問,在澳門這個狹隘的城市裡,關心一下出行方便,投訴一下街上狗屎,下載一下iPhone Apps就好,管哪麼多做甚麼?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原載於澳門華僑報2011年8月16日)

Wednesday, August 10, 2011

(三十二)脫節的(中)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這次動車事故,因為發生在東部沿海發達地區,也因為一些居民比較富裕可以使用發達的通訊工具,很多細節都被曝光了,我們的情感也隨着這些細節而波動起伏。小妹妹項煒伊「被奇跡」地救出後,有人找到了她媽媽在微博上發的一張照片,小伊伊正乘乘坐在動車車廂中去外婆家,圖片的說明是:「人小脾氣大,小寶貝,你甚麼時候才能長大懂事啊!」多麼令人鼻酸的一句話!小妹妹一醒過來就找媽媽,可是她的媽媽已經走了,看不到她長大懂事了。

  還有另一位遇難者中國傳媒大學的大學生陸海天,他死前在「人人網」上改用簽名,看得出他興奮的心情:「這二等座還是拿卧鋪改的,好玩兒……」他因要去溫州的一家媒體實習,為了更快到達,把普通快車卧鋪票換成了動車二等座,結果踏上了死亡之旅,再也回不到大學校園那青青的草坪上了。我想起了《鐵達尼號》的Jack也是在賭桌上碰運氣才贏了張船票的,他死前至少還找到了真愛,但陸海天呢?也許連向親人愛人說一聲道別的機會都沒有。

  有一條廣為人知的博文,道盡了中國一切有良心的人的期望:「中國,請停下你飛奔的腳步,等一等你的人民,等一等你的靈魂,等一等你的道德,等一等你的良知!不要讓列車脫軌,不要讓橋樑坍塌,不要讓道路成為陷阱,不要讓房屋成為廢墟。慢點走,讓每一個生命都享有自由和尊嚴。每一個個體,都不應該被這個時代拋棄。」

  一直以來,內地一有重大事故發生,有關宣傳部門就會想方設法盡快將焦點轉移去救人的行動上,而故意忽略事件的起因。例如礦難發生了,明明就是一地部門管理上的疏忽、礦主的坑害人命,卻變成了對求生礦工鬥志的頌歌,對救人軍民如何捨生忘我地堅持搜救的讚揚;震災發生死得人多,明明是地震預報缺位、明明豆腐渣工程才是死傷人數眾多的元兇,卻一時又將焦點轉移至其他人性細節的讚美上,甚至「豬堅強」也當上了一回主角,忘卻了是怎樣悲污的靈魂導致生靈塗碳。今次動車事故再不能如此馬虎了事了,因為乘客實在是死得冤枉,加之各種不合理的異動,民眾透過互聯網和微博群起而攻之,有關部門的公關手段都派不上用場了。

  社交網站除了是宣傳工具、交流工具、尋人工具之外,一下子成為了發送遺言的工具,還成為了一股凝結民心、體現新一代中國人質素的力量。微博改變中國這句話不假,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原載於2011年8月9日)

Wednesday, August 03, 2011

(三十一)脫節的(上)



  「7.23」溫州和諧號動車事故發生後,內地新浪微博上是舖天蓋地的對官方處理手法的質疑,自然還有大量對死難者的哀悼,自己想說的話,別人都說了,而這系列文章在一周後發表,我也沒甚麼感想可以再同讀者分享,一個禮拜後,大家就會開始淡忘。特別是這一次事故,澳門媒體和居民都好像十分冷靜,像事不關己一樣,與周邊地區的激憤與哀痛,大異其趣,澳門就是與別不同。

  從電視新聞上聽到這個消息時,由於缺乏訊息,自己最初是不怎麼關心的,然後隨着訊息量的增多──香港報紙有大量報道,以及透過微博上感受到內地群眾的心情,我的心也開始沉重起來了,看到有關方面竟然迅速掩埋車頭及車廂殘骸,眾目睽睽之下「毁屍滅跡」,心裡更加不好受。雖然車廂後來被重新挖起檢驗,但已傷害到人們的情感,而且車頭已被搗毀,真相也就是死去了。遇難者的半個頭顱和半邊臉是如何失去的?能夠找回不?真是死無對證。

  今年三月,日本東北部發生黎克特制9級大地震,引起大中華地區人們的普遍關注,因此有人批評,雲南盈江也發生了地震,為甚麼沒有人去關注呢?是不是不愛國?是不是崇洋媚外?不是沒有人關注,而是想關注也關注不了,消息封鎖、資訊欠奉、新聞圖片未能反映真實情況等等,教人如何關注?反而是日本的科技發達,政府開放,消息流通量快,很多震撼性的畫面和觸動人心的場面都紛陳於我們眼前,看到這些活生生的場景,叫誰不會動容?好吧,始終是中國人,也關心雲南的地震吧,上網一搜有關消息,卻諷刺地找到一張圖片,顯示一班軍兵和搜救人員,正在高舉類似「感謝關注」的鮮紅旗幟,在瓦礫之上迎接領導人到訪,但瓦礫下是否還有待救者呢?不得而知,真令人捏一把汗。

  這個世界有真相嗎?有,但真相往往只是一粒種子,最後它會被描述,被包裝,被演繹,被改頭換面,成為一棵面目全非的植物。長出的可能是「惡之花」,也可能是「善之果」,總之,當一件事被人們了解和描術後,它已經不是它自己了。真相從來都可以被解釋和被轉變,至於你信不信,反正我是信了。

  (原載於2011年8月2日)

Tuesday, August 02, 2011

更新一下



沒有心情寫Blog,因為不知說甚麼好,從何說起,一定會花很多精神,周末必定又浪費時間。

加之上上周末有事發生,上周末又因在看書及玩弄新買的裝置,一周一Blog的諾言就這麼被打破了!

倒不是沒做事,上周寫了兩千多字有關溫州動車追尾事故的感想,今日起就會在華僑報分三期刊登,還寫了一首詩,可望登在澳日上。

大家有興趣看我的文章,不妨到我的散文新聞台,那裡有多一點,這裡一個禮拜也就更新些無聊話,來不來也罷!

今年待文學獎完結和處理了一些私事後,明年開始就應該會更頻密向報紙投稿,換言之分在這個Blog的精神就更小了!

現在我的Google Adsense帳戶只有44元美元左右,憑頁面上的廣告和如此可憐的瀏覽量,要儲到一百元讓Google寄支票,真不知要等到牛年馬月。

定下的寫作計劃及靈感、創意也許沒有機會實現,現實生活有很多須要處理的事情。但願「分靈體」的事可以進展得好一點。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