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January 24, 2008

懶到出汁


>超過一周沒更新網誌,大家有沒有一點兒掛念我?多謝那些經常捧場的朋友,以及那些突然對我網誌大表興趣的人士。這個星期沒幹過甚麼大事,還分別請了兩次病假,過着宅男般的生活,就是一兩日內煲足七八部戲,睇完十幾本漫畫。這些天看的電影中,我認為最值得推介的是《天堂口》,劉燁的演出實在很精彩,舒淇也表現得很好。我一直覺得吳彥祖與張震好似樣,這部電影兩人同時參演,有時真的被他們搞混淆了。

  《斷背山》男主角之一的希思萊傑(希夫烈達)英年早逝,令人意外,他的演技不錯,我正在用電驢下載他主演的《The Knight’s Tale》,還未來得及欣賞,他就與世長辭。《斷背山》中最令我欣賞的一幕,是他抱着積嘉倫賀(忘了劇中名字)穿着過的外套痛哭的場景,將他對死者的感情昇華至令一層次。

  人,有時真的很化學。我有時都怕自己會無端端死去。很多年前我就有這種感覺,不過我總認為我不應該早死,因為我還可以為世人做一些貢獻。昨晚出席筆會的活動,雖然酒喝得不多,不知怎麼就爛醉起來,更神奇的是我竟然駕車去了氹仔,回程時我已經昏然欲睡了,我知我很危險,只要一不留神,隨時死得。後來不知怎麼我去了幾個月沒去過的栢蕙打機,玩Virtual Soccer 2006,先時醉醺醺地敗給對手,然後入錢,打醒精神贏回對方,然後有第二個人挑機,我敗給他後又贏回他,贏了這兩個用遊戲卡達S級的對手後,有一個沒有卡的對手挑機,被我輕易打敗了,醉了酒,還可以贏人,真是不簡單。離開機舖,腳步浮浮,回家睡到半夜,狂吐多次。雖然這樣看來好像很遜,反映了我的消化功能很差,但也可以認為是我的機體調節功能十分正常,知道甚麼可以吸收,甚麼不可以吸收而要吐出來。

  其實一個人,懶開有條癮。一個星期沒更新網誌,我竟然有種不想更新的感覺,但一想到每天有人打開電腦想看我的更新,我便不容自己懶下去。然而,我發覺自己寫的東西越來越流了,這些有如垃圾的文字,真是玷污了大家的眼睛。我也想寫好一些,也想給大家提供些有用的資訊和研究,奈何才力和時間,始終未能令這個網誌更上一層樓。

  懶惰,有時比疾病更可怕,因為懶得和一些朋友維持關係,最後失去了這個朋友;因為懶得和情侶維持關係,最後分手收場;因為懶得為理想而拼搏,結果庸碌一生;因為懶得去積極,變得積極地懶。人類是最喜歡自我囚禁的動物,我家的巴西龜無論如何都要爬出那個比自己高好幾倍的水盆來亂爬一通,我家的狗一見有街出就歡天喜地,我以前養過的小彩雀經常自己打開鳥籠飛走,至於人,因為懶惰,有更寬廣的天地他不去闖,有更美好的人生他不去把握,將自己困鎖於渺小的心靈世界中難以自拔。人,本身就是將美好的東西毁滅的悲劇。

Wednesday, January 16, 2008

《我寫,我活着》與《高薪低能》


>天冷,沒有心情,加上生活上沒甚麼特別事,於是便沒怎麼更新網誌;一些有趣的和有意義的東西又不想隨便寫寫就算,只能等有時間再寫。早前
陸奧雷叫我幫《華僑報》副刊寫專欄,於是我寫了兩篇,登在一個叫「濠江人言」的專欄裡,每篇大概五六百字。之後我還會寫,大家公司有買開華僑的人不妨留意,沒買開的人可以買來看看。以下是已發表的兩篇,給大家閱覽一下,之後發表了的專欄我會更新在《咖啡與貓的最後愛情》裡,請大家留意。

《我寫,我活着》

  起床打開電腦,「都隆」一聲,彈出一個MSN對話框,只見陸奧雷在號召以前曾為「新世代生活誌」撰稿的「黃毛小兒」們重新歸位,為《華僑報》撰寫新的專欄。這班黃毛小兒,現在有的已經在事業上春風得意、有的已經組織了美滿而幸福的家庭、有的則還是老樣子,就不知陸奧雷今次可以召集到多少位,但我是毫不猶疑就答應了的。

  多年前我也曾是「新世代生活誌」的一員,可惜只堅持了一段短時間。那時,我大概還未了解堅持不懈地書寫對我本身文學修為及人生成長的重要性。後來我開設網上博客,聽到朋友的回響對我寫作的期待,使我受到鼓舞,再看到陸奧引述村上春樹無論如何都要堅持書寫的話,在沒有人強制的情況下,兩年來我已發表了超過十萬字的網誌。也就是這樣堅持地寫,當我要另外創作一篇小說、寫一篇評論時,那種思如湧泉的感覺絕對不是以前久疏戰陣的狀態可以比擬。

  在社會上,有時我會覺得自己地位卑微,對社會毫無建樹;在人際關系上,我又覺得自己只是遊散於邊緣的可有可無的人物,然而,只要我拿起筆(確切點說是敲響鍵盤)時,我就覺得自己與別不同,覺得自己足以與優秀的人們分庭抗禮。書寫,讓我找到了自己的生存價值。寫作彷彿一盞指路明燈,只需要一直向着這盞燈的方向走,總有一天我會找到自己所想要的,我總會得到一個對我生命的確切的回應。為了活着,我必須書寫。

《高薪低能》

  高一還是高二時由於是班長的緣故,我曾代表班級與學校高層對話,討論如何提升老師的教學成效。那時我好像曾發表意見,認為學校的教育只着重學生的學業成績,而不重視如何教導學生成為一個有用和有能力的人,造成「高分低能」的現象。後來,這個對十年前的澳門教育界來說還比較生僻的用語,被校長多次引用到周會的講話上。

  「高分低能」的現象是否仍在校園裡出現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現在社會普遍出現了「高薪低能」的現象。是的,澳門近年的發展確實讓有本事的年輕人逐一抬頭,一展所長,但更多力所未及的年輕人也匆匆上位,在與其經驗和年齡不相乎的職級上呼風喚雨。曾遇過某些在工作能力上有問題的人,在原公司混不下去後,進入賭場不久便搖身一變成為管理層,月薪近兩萬,不禁使人大跌眼鏡。

  不能否定有些能力不強的人發奮圖強後成為強人,但不少人,主要還是時勢造英雄,因為澳門人力資源缺乏,老闆為了留人不停提高薪金,一些原本可能只值八千元的職位,可以被提高到一萬八千元,一些原本只值七千元月薪的員工,可能已正收取一萬五千元。又或者學歷和工作能力懸殊的兩個人,一個應該有兩萬元月薪,一個只配拿八千元,但由於人力資源錯配而得到平均一萬四千元的薪金。總之現在不是有能者居之的時代,而是看你「好唔好彩」的時代。

  不過話說回來,無論你「高能」還是「低能」,只要是年輕人,幾本上都是澳門經濟發展的受惠者,如不希望有朝一日成為為保飯碗而上街遊行的失業中年人,大家還是要更多地自我增值,提升身價,因為一旦社會形勢改變,「低薪高能」總好過「低薪低能」。
 
(模特兒:戶田惠梨香小姐)

Sunday, January 06, 2008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寫作讀書篇


>之所以把讀書跟寫作並在一起,主要還是去年我沒讀過甚麼書。真的讓我覺得讀了的書是《聊齋誌異》和一些章回小說,有一些很想讀的書,例如福克納全集及麥爾維爾的《白鯨》到現在還未看,甚至不記得放在那個箱子裡了。當萊辛拿了諾貝爾文學獎後,我才省起我一早買了她的《黃金筆記》,但竟然一直沒看。當然,有一些書我是在看的,但應該老早就看過了,因此沒說出來,免得被人笑嘴。有時還是會不認真地讀書的,例如一些新買來的書會瀏覽一過、一些舊書會重讀、一些文學或技術價值不會的書我不會算在裡頭;有時我也會拿起些英文版的短篇來看看。不過,怎說都好,我沒認真地讀過書,我沒看一些經典作品、沒看一些哲學和美學作品、沒有看古籍,五年前所作的閱讀計劃,完全實現不了。

  書讀得不多,究其原因,主要還是工作太多、消遣太頻,此外還因為我買了筆記電腦,可以瘋狂地煲電影,已經離書本太遠了。這只能說,我本身可能不怎麼喜歡閱讀。

  其實寫作也沒甚麼可說的。去年是我發表作品比較多的一年,這一來是幫手寫動漫版的專欄,多了機會發表東西,二來是澳門日報副刊改版,有機會讓我發表些小說,三來是生活的改變,刺激了我的思維,讓我更堅決地想寫作。其實去年還有個黃金機會讓我的作品發表,只是自身能力問題,未能達到,希望今年能夠克服啦!

  由於我的作品數量還是相當之少,根本未成氣候,但我還得感謝那些讚賞我作品的朋友。其實這篇網誌沒甚麼內容可言,主要是列一個表,讓大家重溫一下我去年發表的作品(基本上全發表在澳門日報),希望大家給予意見。

  
《神跡》(小說)
  
《泥與紙》(小說)
  
《大俠金龍生》(小說)
  
《五百年孤獨》(小說)

  
《蠕動的印象》 (詩)
  
《抱歉》 (詩)

 
 《用寫作來平衡心理》 (散文)
  
《遺失的魚》 (散文)
  
《無愛呻吟》 (散文)

  澳門日報動漫玩家的專欄稿(「慢兩拍」):
《港漫主角,無限復活》 《港漫為何長壽?》 《再見,百分百女孩》《〈聖鬥士〉的“大和”精神》《澳門本地漫畫創作前景》 《本地人才最重要》 《不可或缺的本土性》

  
《賈樟柯不尷尬--也來談談〈三峽好人〉》 (雜文)

  
《連理》 (第七屆澳門文學獎小說組入選作品)

  此外,我還寫了很多新聞作品,過一段日子有時間,我會選一些我認為不錯的,找出鏈結或全文貼上來給大家看看。其實數數埋埋發表的作品着實不多,希望今年能夠最少發表五十篇作品(不包括方塊文章)。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工作篇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美食篇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寫作讀書篇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生活情趣篇

Friday, January 04, 2008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美食篇


>實際上我的生活沒甚麼情趣可言,真的夠得上深入研究的「情趣」,也只有「食」這一項,而這個「食」也是局限得可以的平民食甚或麵食。這一篇就說說我的「食」吧!去年在食方面,延續前年的勢頭,就是無節制地吃,不過,可嚐的新款東西少了,因為出差出得少。唯一一次出差是去濟南,對於餐桌上的美食我是不感冒的,反而那些地道的湯麵吊足我胃口,有一天中午大伙在大酒店開飯,但我還是溜了出去吃一種當地特有的湯麵,名字已經忘記了,只記得我連湯也喝光,簡直令人回味無窮呢!有機會一定要再試。

  我就是喜歡吃麵食,尤其是熱辣辣的湯河。去年有些店子是我經常去的,其中廣式麵食有荷蘭園聯記(雞翼麵有薯仔跟,加些小蘿蔔及小辣椒,好吃到極點)、祐漢舊區的甄其記(牛雜麵抵到爛,同一區還有家吃雲吞麵出名的,忘了名字)、三盞燈咖喱妹(咖喱勝在夠咖喱味,但太油了)、筷子基狗場對面小街市的麵檔(雖然地方很髒,但每日都顧客如雲,因為實在很好味,只開中午及早上),以及花地瑪女子學校及工聯職中之間的木屋麵店(那裡的牛腩麵是全澳門獨一無二的,不信大家可以試試,還有沙煲咖啡可以喝)。反而旅遊雜誌經常介紹的黃枝記、六記和蔡瀾也去過的青洲林記不太常去,黃枝記還可以,六記和林記我真的不太推薦了。


  除了廣式麵食,價廉實惠的緬甸麵食也是我的首選。三盞燈的東京小食館和雅馨我一兩個禮拜便去一次,東京的雲吞做得不錯,炸雞翼和雞肶也很入味,那裡的咖喱角更是一絕,至於那裡最出名的豬腦麵,到現在我都不敢吃;雅馨或雅香我就通常只吃椰汁雞麵。還有一間緬甸食店但一般人不知道的,就是位於台山斜路的如意小館,那裡一碗麵幾元,要推薦給大家的是緬甸撈麵加雞,喜歡濃味食物的人,一定吃過返尋味!此外,下環街的南洋麵店、塔石附近的發達越南麵食及廣潮福麵食的武二,也是我經常去而又值得推介的好地方!大家真的要一試!去這些地方,我通常都只是一個人去,主要是簡單快捷方便,當我面對熱辣辣的湯、再加上常人十倍的辣椒,我就會忘卻人生一切不快!

  我也經常光顧日本和韓國料理,以及泰國菜。日本料理我經常都只去三盞燈的壽司仔和另一家不知名但掛着日文「天婦羅」的店子吃,因為便宜,一個人吃也沒所謂,有時也去吃吃迴轉壽司,必要時也會與朋友吃日本料理,但不少地方都令人失望,特別是位於皇朝區的舖子,不過培正中學對面的鮨味亭實在值得推薦,食品好到無得彈,唯在那裡吃東西像打仗一樣要爭分奪秒。多次光顧的韓國料理主要有皇朝的東大門及李家,不知怎麼,我覺得韓國菜都很好吃。泰國食品主要去荷蘭園的沾記和皇朝的寶記,沾記的青咖喱雞加米線做得不錯,大家不妨試試。現在澳門越開越多泰國食店,而且生意也很不錯,真是一種異數。反觀在澳門有數之不盡的菲律賓人,卻沒有菲律賓美食,令人覺得奇怪,也許這也反映了這個族群的消費能力。期待將來澳門可以吃到地道的菲律賓菜及尼泊爾菜。雖然生活在澳門,但如果不是工作關係的話,我是比較少吃廣東菜和葡國餐的,也不知是甚麼原因。(這篇大事回顧變成澳門美食介紹了。)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工作篇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美食篇
二零零七年太皮「私」大事回顧之寫作讀書篇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