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August 03, 2017

澳門:失守的長椅與浪漫




(圖源:http://m.pptbz.com/pptpic/pptpic_2371.html)

失守的長椅與浪漫
太皮

  幾年前,曾上過一個在晚上進行的短期進修課程。作為一名肥胖人士,工作一天後再上課,實難抵得住周公召喚,我便趁下課短短半個鐘,跑到教室外的公園長椅上躺下,打算小睡一陣,養足精神。可是,不到幾分鐘,便被一把低沉的聲音叫醒,張開眼,公園管理員站在面前,說:“椅子不可躺着睡覺。”我抗議:“躺一躺也不可以?”他搖頭:“坐着睡覺可以,躺着不行。”我無助,只得坐起身,閉目養神。

  不知何時開始,澳門公園長椅變成了只能坐,不能躺。年少時躺在長椅上,頭枕女友大腿上數星星,是多麼溫馨的一件事。就算我現在還有這個閒情逸致拉妻子到公園蹓躂,相信也難以舊夢重溫,一來妻子已令我忘卻過去那些大腿的形狀了,二來本地公園的長椅,這幾年間都畫蛇添足地增設了間隔。好端端一條長椅,被一分為二或一分為三,一雙一對的人只能分據長椅兩部分,中間隔着冰冷冷的鐵,稍為轉身都不舒服,更不要說躺下了。

  我像太平天國的王一樣,看着公園長椅一張一張地失守,只要公園翻新,長椅幾乎都無一幸免地由開放式單位變成“劏房”,市民坐着可以互相擁抱,又或可以躺在男友或女友大腿上看星星看月亮的權利被扼殺了,生活的浪漫一下子退化成庸俗。那感覺實在難受,公園明明是可以舒展身心的地方,供人休息的長椅卻又提醒你仍然未離開樊籬。

  我曾不甘心地上網查找圖片和資料,又用Google地圖的街景服務去看外國一些著名的公園,我發現像我們這樣用冰冷的鐵將人與人隔開的地方真是少之又少,著名如紐約中央公園,更生怕人與人之間不夠親密,無論是湖邊還是林蔭道,都將幾張長椅靠放在一起,這才是公共空間應有的樣子。當然,也有一些文明地區的長椅是間隔式設計的,但大多是設在一些講求流動性的場所,而非用來休閒的公園。

  呼應我開頭說的那個經歷,其實本地公園長椅導致如斯田地,與“不准躺下”有關,話說在間隔式長椅未出現前,水塘公園曾經有不少流浪者睡在長椅上,而遭到市民在報章上投訴。大家都知道,市民較喜歡上綱上線,當局也許為了從善如流,既然每張椅子派一個人看管是沒可能的事,便用間隔的辦法來個一了百了,如此一來,所謂的正義和市容有了,浪漫卻死了。(二零一四年)

------------------------

  我的武俠小說《殺戮的立場》已正式在台灣出版,可透過各大網路書店購買,請點擊以下網址,謝謝大家支持!

  殺戮的立場- 太皮- 秀威書店 - 作家生活誌

  博客來-殺戮的立場

  三民網路書店 殺戮的立場-太皮

No comments:

Gadget

This content isn't available over encrypted connections y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