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December 31, 2010

再見了,新聞界!



今日是2010年的最後一天。這一年我很冷待這個網誌,算上這篇只發了四十幾個貼,比起06年寫百多篇,真有一點差距。估計未來我會進一步減產,一來是工作關係,二來是自己需要更多時間去做其他事情。以前之所以寫這麼多文章,我是利用了不少工作時間和工餘時間來寫的,那時自己很熱情,也透過寫Blog獲取了不少滿足感和得到精神的寄託。這些都是我過去發生的事,因此我不會關閉和放棄這個網誌,哪怕這裡暴露了自己不少私事,然而我將來一定會減產,有些有意思的想法,我也許會寫成文章,投寄報社,而一些簡單的生活片斷,我也許只會發在Facebook上。這裡,就留待發揮其「長尾」的作用吧,為找資料的朋友提供一個歇腳點。

今天,是我離開舊公司後,休假的第九天,名義上我還是舊公司的員工,名義上我還是一名記者,而今天之後,我就不再是一名記者了,我與採訪和報道幾乎斷絕了關係。當然,今後的工作與新聞界也許還有聯繫,但位置已經不同了。我會懷念記者那種主動性、隨意性和機動性的生活方式,但我亦會更腳踏實地地在未來的工作崗位上努力。畢竟之前走錯了一些路子,導致自己不能在傳媒的崗位上發光發熱,也沒有在其它位置上找到認同和回報,現在我找到一個新機會了,我會好好珍惜。

實際上,我與新聞界若即若離,在零五年底我離開市x日報時就開始了。離開日報後,我做了商x雜誌的副主編,做了澳x早報的副總編輯兼採訪主任,雖然還是經常出席採訪活動,但開始有點局限性了,有些次要的、社團性的活動已沒有採訪,集中精力採訪大型活動和經濟新聞,還有設計專題,進行專訪等。雖然若即若離,但聯繫還是挺緊密的。這期間我還肩負管x人雜誌的主要編採工作,協助Mxcau Bxsiness一些任務,並且在亞x周刊發表一些報道,可以說,除了電台我未做過之外,大部分澳門記者可以做的我都做了。之後我去了威x斯人流浪半年,希望能找回自己的一些「火」,結果自然是找不到。

接着,我又回到新聞界,但這時的新聞界,機構太多,新記者太多,採訪方式不同,我已經很不適應了。加上我又不是純粹做新聞的工作,很多事情都亂七八糟,與其說我是一個記者,倒不如說自己只是一個跟班。唯有賴以慶幸的,是我採訪了奧運會,這也許是這兩年裡不知所謂的遭遇的最好回報。事實上,我卡片上印着「記者」,這也是我不是味兒的地方,畢竟我有比較豐富的採編經驗,卻在一個微弱的媒體裡掛着最低階的頭銜,對於我來說,簡直有點不人道,特別是今年初更擔任起xx委員,身份的衝突,為工作帶來極巨大的不便,讓我感到,不能再待下去了,再待下去我會痴線。雖然將來還會有些事困擾我,但我希望過了今日,舊公司的事就不再去想,不再發牢騷,不再埋怨。在我重回新聞界期間,我也擔任了新x代雜誌的編輯,得到不少好友的愛惜,也重拾了不少自信,不過,由於轉換工作環境和身份的關係,我也得跟朋友說聲再見了。

今天中午,我在Facebook發了這一條留言,「收到新聞局的採訪訊息,竟然仲有股想出去採訪的衝動,但我過埋今日,已經唔再係記者了,名義上和實際上都唔係。別人離開新聞界,可以好隆重,好溫馨,我卻走得尷尷尬尬,畢竟呢三四年好少常規性跑新聞,好多新行家都唔熟,佢哋亦冇興趣認識我,至於未能跟各位老行家一一道別,實在很抱歉。呢一年是尷尬的一年,好多不可抗力,希望明年會紓緩一點,祝大家除夕和新年快樂!」有些朋友留言鼓勵,感謝他們!

明日我就不是記者了,但我會記掛着行家好友,記掛着這幾年間的點點滴滴!祝大家快樂!

Saturday, December 11, 2010

I swear to God

I must be more stronger and keep the power of youth. I have to strengthen my mind to become an unbeatable man. Don't underestimate me. Someday you will knee down on the ground and kiss my nail under my scornful sight. Your asshole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