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une 27, 2007

Play Boy紀念


日無乜特別,不過對於我卻有特別的意義。話說今日興建中的星麗門在旅遊塔與美國Play Boy Mansion開記者會,宣告合作,全場用英文致詞和回答記者提問。這樣的記者會在澳門一個月中間都有幾回,特別的是,今日我在沒有翻譯耳機的幫助下,竟然聽懂九成英文,就像在聽我的外國同事說話一般,自己都十分驚喜。

  其實我由小學到中學再在大學都是在左得不能再左的學校裡讀書,英文教師的水平麻麻,更沒有機會接觸外國文化,學校學習英語的氛圍也不是太好,但我總認為掌握多一門外語,人會聰明一點,面對鬼佬也不會心驚膽跳(我見到不少中國人面對鬼佬真係手騰腳震),因此我有一條學英語的心。

  其實在澳門做記者,其中一個好處就是有一個很多機會接觸英語的環境,因為現在有不少外資企業來澳門投資,那些投資者面對傳媒時的致辭、講話以及回答記者提問都是用英語,如果你想學習,簡直就像有人替你免費授課一樣,而且你做記者,有心留意外國對澳門報導的第一手資料的話,也會主動在網上去看英文新聞,對一個人的外語能力只會有好處。就算以前澳門沒有那麼多外資公司,但行家中不少葡藉記者,他們也樂意與人交往,說話時大多也會用英語同你交流。

  我更在巧合下,進入一間以外國人為主的公司工作,凡事有得有失,我失去了一股拼勁,卻無形中耳濡目染下英語能力有進一步提升,沒錢出國也有一個英語環境,這是對我倒霉人生的一種獎勵。不過,話說回來,我今日能夠聽得懂九成,是因為他們所說的是一些我經常接觸的商業詞彙,而我的表達能力還是相當之差,我希望這方面的能力將來能逐步提升,甚至在這裡用英文寫Blog。

  今日的收獲除了英文外,還有一袋Play Boy紀念品,包括鴨嘴帽和T恤等,以及一張Play Boy大亨Hef最愛聽的音樂選錄,其中有一首是我喜愛的爵士樂手Chet Baker的Let's Get Lost,真係唔錯唔錯。

Thursday, June 14, 2007

(一)港漫主角,無限復活

溫日良經典《海虎》


  最近,香港漫畫家溫日良(肥良)主編的《武神》進入了全新一輯《海虎地獄》,相隔十年,海虎白軍浪這個傳奇角色再次出現於讀者眼前,海虎亦同時進入港漫角色「死唔斷氣」的「殿堂」。

  《武神》這套漫畫約在十年前開始連載,人物、武學和故事與肥良的前作《海虎》有極大關連,但《武神》並沒出現《海虎》中的角色,只描寫海虎後人的故事,作者福至心靈,創造出白愁(與肥良一部前作《我若為王》的角色名字相同)、白武男、大刀武神等形象鮮明、讓人津津樂道的角色,連載三百期完結。

  第二部《武神鳳凰》由鄭健和(和仔)接手,雖然沒有第一部的氣勢,但另闢溪徑,同樣有不俗的反應,連載一百多期由於和仔離開海洋出版社而結束。隨後溫日良重新接手編繪第三部《武神飛天》,卻顯得有點力不從心,駕馭不到人物了,雖然保持了一貫的爆炸力,但故事的舖排明顯沒有過去令人熱血沸騰,連載一段時間,銷路停滯不前,於是便將故事改名為《武神海虎地獄》,作為第四部,讓過去的經典角色海虎、地獄、白武男和剎暗天統統復活,打算來一場終極大戰,用來刺激銷路。

  香港漫畫的作者和讀者對號召力強的經典角色有「舖」不離不棄的癮,結果王小虎打了三十年還未死、華英雄化身無名在《風雲》中翻雲覆雨、聶風和步驚雲幾次死過返生、問天在《神兵玄奇》系列中隨時駕到、陳浩南劈友劈足十幾年,而一些新角色無論怎樣經作者培養,都受不起讀者的考驗,於是乎個個主角都成為畫壇長青樹,勁過鄭少秋。

  港漫給人的感覺是故事薄弱、畫面欠缺個人風格、工廠式流水線製作,加之主角打極唔死,難怪不少自認為有鑑賞能力的人士對港漫表示死心。港漫也不是未曾嘗試打破主角壟斷的局面,當《風雲》故事中兩個主角死戰第一次「死亡」時,主筆馬榮成曾讓劍聖後人龍兒來擔正,但最後無法吸引讀者喜愛,風和雲復出,龍兒淪為大配角。在風和雲第二次「死亡」時,以為易風、步天和藍武這些主角後代可以背起大旗,作者也聲稱不會再出風和雲,但結果還是改變不了大局。

  這樣看來,不但港漫本身,連讀者看來也是了無新意的了,那麼港漫的銷量為甚麼仍可以每期幾萬本?而為人津津樂道的日本漫畫,難道就沒有主角打極唔死的現象?下回再跟讀者分解。

  (原載於2007年6月)

Tuesday, June 05, 2007

我愛八十年代中國




  六月四日,很多人都在談論那件事,雖然那年我只有十歲,少不更事,但很多情景依然歷歷在目:吃飯時正在看的電視節目被巨型的坦克車打斷、日日徜徉耳際的「愛自由、忘不了」、以及學校組織遊行,但我太年幼不能參與等等。可是由於我的不純潔,我總要懷疑某些事情本身的純潔度,死者只是權力鬥爭下的犧牲品,嗚呼哀哉,沒得好說。現在某些愛國愛澳的鐵杆人士,當年也在報上發表支持學生的聲明,那當然不是他們對灑熱血拋頭顱的學生的同情,而只是一種政治表態,與最近五一遊行後的社團聲明沒有本質上的分別。不過你捉錯路都沒所謂,政治家不會對你怎樣,因為他們需要支持者。


  有時看到那些片斷,我想到的不是血腥的場景,反而感到溫情脈脈,那是因為學生純樸的表情、樸素的衣著,雖然當時澳門也被偉大的香港人譏為「鹹蝦燦」,但與「內地燦」還是有點分別的,與「港燦」比較接近一些。八十年代內地人的生活模式、衣著,統統與澳門人分別很大,他們不穿T恤牛仔褲,永遠穿著白色的襯衣,鴨屎綠的外套,騎著鳳凰牌自行車,與我們追逐不同的潮流,彷彿另外一個中國人的世界般,與港燦向我們傳輸的中國古文化之間沒有傳承。那時的中國,物價廉宜,雖然人們喜歡隨地吐痰,但個個的臉上都有一種勞動者的光輝,有一種有學養的感覺。生活離不開書本、集郵等一些高雅的活動。除了一些江湖術士外,大多數人不會造價。著名的副食品來來去去幾種,帶給我美好的童年回憶:白兔糖、山渣餅、大蝦酥。


  可是,到了九十年代,中國內地人們的生活開始改變過來了,那時開始有股市,人們計較利益了;穿起了牛仔褲,追趕著港台的時髦了;人們開始造假,殘害同飽的生命了,用頭髮造豉油,真是只有中國人才想得出來;社會進步了,一部分人的思想反而越加愚昧。與八十年代那個純樸的中國、充滿理想熱情的中國相比,九十年代的中國彷彿土里土氣的,因為人們在趕港台的時髦,但卻慢了幾年。


  到了二千年,一切更不可想像了。不知是我個人成長了,知道多了,接觸的信息多了,內地給我的印象充滿了欺詐和威嚇,人們不怕報應,唔驚生仔無屎忽。地方主義隆重,不欺負一下外地人好像對不起自己。不守秩序,自己的生命是最寶貴的,人家的生命是草芥。


  當然,我在內地有很多可愛的朋友,內地還是有很多未被二千年社會污染的人物,走在街上面上仍有八十年代的光輝,但你要我選擇一個最愛的年代,我會選擇中國的八十年代,雖然那個時候也有很多欺騙,但至少相對地不會經常拿同胞的生命開玩笑。


  在搜尋配圖時,看到下面的網站,有很多八十年代西安的圖片,你留意一下人們的表情,與現在有很大的分別,作者的圖片說明寫得很搞笑,大家不妨看看。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