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December 29, 2006

原來台灣真的如此重要


  台灣震一震,台海附近的網絡電纜就受到損害,整個亞太地區的互聯網服務最少受一個禮拜的影響,我這種一日離不開電腦工作和生活的所謂現代人,滑鼠和鍵盤稍微運作不暢就可以煩躁一整天,更何況Load一個頁面都Load不到呢!因此這幾日我的生活不太正常,都是因為互聯網不暢之故。幸好這幾天追緊日劇和睇緊一本章回小說(不是說要寫小說的嗎?),心情不致過於煩躁。

  試想想,有朝一日兩岸開戰或者中日開戰,我不但不可以去見麻由子一面和去台北買書,更重要是我上不了網,到時發現非法下載的東西下載到一半沒有了、追看的Blog沒法看了、不能網上寫作、不能線上打機,也不能睇咸網了,那才是不可想象的慘劇呢!因此一定要祈求上蒼,但願兩岸和平,世界和平!

  不過,話說回來,不記得哪個「哲人」說的(好像是毛老頭),人類渴望戰爭的心態,與渴望和平來得一樣強烈呢!哈哈。

Tuesday, December 26, 2006

聖誕過後

佢與我大學時的一個台灣朋友長得有點像


  話咁快,聖誕節已經過去了,除了這兩日失身的男女,這個世界應該一切如常。平安夜當天本來應了早泄先生的約去漁人碼頭看張震嶽表演的,但到了二十三日我的節日社交恐懼症又出現,於是推了他,叫他找其他人去,打算那晚在家平安渡過。但一早答應了同事Lucialle到她家參加派對,由於說過一定不會甩底,唯有硬著頭皮與另一同事Connie一起去了。L在路環的平房裝修得還不賴,我們到達時她與一班菲律賓藉的舊同事已經差不多準備好食物了。她同我一樣養了兩條狗,其中一條黑色的狗很好客,見到我像見到熟人一樣,挨身挨勢,另一條就稍為兇了一點,所以被主人綁住了。

  L的舊同事有些是廚師,因此做的食物也蠻不錯,其中一種發音有如「Shang-Hai」的菲律賓春卷我最鍾意。吃完東西大家圍坐一起飲龍舌蘭(忘了英文怎拼,寫中文可能大家不知道是甚麼),搞到我醉醉地,唔想返屋企,於是叫早泄先生補購張震嶽表演的票,我終於都還是參加了這個活動。

  我和C大概十點半去到,與早泄及他的朋友會合,當時林子祥仍在羅馬鬥獸場表演,幾乎大半個漁人碼頭都聽得見,張震嶽的表演場地則在海邊,等了成個鐘他才出現。張表演還算落力,還有一個叫Hot Dog的歌手幫手頂一陣,搞搞氣氛。二百八一張飛,我覺得唔係幾抵。吃完宵夜醉醉地回到家倒頭便睡,但其實周報還有些工作在身,於是聖誕節正日早早便起身工作。

  中午和市民的舊同事飲茶,是那位叫S的舊同事召集的,他說他請客,但最後還是由龔社長出錢,因為他一早就將一張一千元放到櫃檯。那裡是他主場,要請他吃東西還得找其他地方。下午回報社跟跟手尾,頭還有點宿醉,回家小睡。醒來看看書,睇睇碟,上上網,又一天過去。

  今日我打算還是不出來工作,躲在家中,目的是開始動筆寫小說,接下來的幾個月,我也許會沉浸於那部小說的氣氛中,可能會變得更情緒化。

  這篇東西寫得很隨便,主要都是因為不是很有心情寫,但有些記憶不寫下來,很快便會遺忘的。廣東話太多,個別朋友看不懂真不好意思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佢係邊個,只知佢自稱Hot Dog

Saturday, December 23, 2006

無事一日


  由於很多工作在身,很久沒像昨日般完全脫離工作,在家休息。昨日冬至,整日躲在家中,除了下午出街半小時吃午飯(下午茶?)以及晚上有些小火災我落樓「視察」災情和向消防員分析火勢外,就在家中Clean(我喜歡英文這個動詞)掉所有積存未看的漫畫(都是我弟弟的),以及看了由福田麻由子主演的舞台劇《雨と夢のあとに》(好像翻譯叫「雨和夢之後」),此外好像還沒幹過甚麼事,一天就過去了。這樣的一天算不算很浪費呢?兩睇啦,如果覺得看漫畫和看表演是浪費時間的話,這樣的一天實在很浪費,不過我卻很久沒試過了,大概半年了吧。

  我看的《雨と夢のあとに》是現場錄製的版本,現場所有聲音都收進去,結果我發現除了幾聲咳嗽外,就甚麼雜音都沒有了。在澳門,我多次在文化中心看表演時離奇地聽到很多電話響聲,我懷疑那些人缺乏存在感,藉以提醒人他們還在生,可能是這樣吧,要不然為甚麼一個簡單的動作都不做,影響人又影衰自己。澳門的電影院更不用提了,吃東西發出雜音事小,更神奇經常有人傍若無人大聲講電話,或者由頭到尾雞啄唔斷好像十世沒有說過話般嘈嘈切切,我討厭這些人,心裡暗罵仆街。我喜歡到電影院,三十元到三十多元一張飛唔係問題,問題係有上面這些因素,睇戲睇到一肚氣。希望澳門人可以文明一點,知道甚麼叫尊重他人。

  這些日子的生活波瀾不驚,雖然在我身上常有些可資談笑的事情發生,但有些很白痴的人和事,我是從來不會放在心上,也不會在這個私人地方提起的。

Thursday, December 21, 2006

1220回歸遊行


  昨日本擬採訪特區酒會,睇下特首今次致辭又怎樣翻新花樣的,但在途中遇見工人遊行隊伍。上次五一遊行錯過了 ,未能參與其中採訪和拍照,引為憾事,於是今次便泊車跟著遊行隊伍影番幾張相。今次當然沒上次咁激,隊伍尚算整齊。早前在澳門的網站睇到有人號召年輕人上街,結果當然沒有年輕人參與了,除了新澳門學社有一兩個之外。其實說來說去,澳門人只需要利益均勻,大家有錢搵,一切就可以擺平了,管他甚麼貪官不貪官呢!他朝年輕人讀完書找不到工作,入不了政府工,當不了荷官,沒有高薪厚職,那才說上街吧!歐文龍,過幾年大家就會將這個名字與文禮治混為一談,當作上個世紀的事了。澳門人,是很容易滿足的。


一,竹筷子加鐵飯碗


二,如果澳門有蘋果報,呢張現出彩虹的照片隨時可登頭版(沒有後期加工的)



三,新澳門學社有遊行的罕見動物--年輕人



四,左邊呢個搞手見到遊行咁成功好開心,佢全程大叫「貪污政府下台」。佢而家有穩定的工作,所以沒有聽到佢叫「反對輸入外勞」。另外,我曾在某處m字頭的場所見到他出沒,一個「民主派鬥士」,還是少去那些地方為妙吧。呢兩條友一個穿著支持「陸泗」(預防內地朋友睇唔到呢個Blog),一個穿著「寶釣」,同這次遊行格格不入,不倫不類,好心佢地認真d啦!



五,八角亭前




六,呢位阿叔好激昂,敲打鐵罐,投訴官商勾結,澳門人找不到工作


七,南灣


八,主辦單位遞完信後,那個黃沛林(右邊黑衣者)叫遊行人士散去,但大家不願走,說他沒骨氣,自己去遞信,而不是叫政府代表過來


九,完結



Tuesday, December 12, 2006

夜深


  正忙中,沒時間寫東西,不過我希望某些每日Click入這裡的人見到不同的東西(特別這幾天本Blog視覺和聽覺方面較差),就這樣,拜拜。(這也花了十多分鐘了)下面是Chet Baker的My Funny Valentine,幾好聽。

Friday, December 01, 2006

蘇州夜曲,獻給蘇州及麻由子的短片

  昨晚到阿彬的家,看他新添置的混音器材。此子雖然未學過音樂,但對當DJ卻充滿理想,花萬多元來買打碟機和混音機,祝他早日成功。

  我順便請教他用甚麼軟件來製短片,以及簡單地看他示範了一下。回到家,發現我家的電腦原來也有那個軟件,於是我花了半個小時練習,再花個多小時製作,然後再花兩個小時儲存及上載,終於完成了以下片段。這只是一個麻甩佬隨意製作的短片,大家覺得作嘔就去嘔好了。麻由子不幸地成為我的寄託和幻想對象,希望佢唔好發惡夢。


http://www.youtube.com/watch?v=FgbxleXQmvk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