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July 14, 2015

《神跡》已經出版 當當網有售






第二輯澳門文學叢書經已出版,當中有小弟的最新小說集《神跡》(可以單買),大家請多多支持澳門文學!

《神跡》定價三十澳門元,澳門書展期間打八折即二十四元,共二十五篇短篇小說。

當中,《搖搖王》描述兄弟之情,主角透過參加救世者搖搖王大賽,解開巴別塔及遙遠星人的謎團,得到心靈救贖;《荷官歐陽家明》以獨特視角,透視賭場從業員這個澳門最大的就業群體不爲人知的一面;《神跡》以賭博及神魚的傳說貫穿全篇,爲澳門的城市性格下一個注脚;《飛走的泳棚》描寫了上世紀80年代澳門城市邊緣木屋區一抹淡淡的哀愁,洗滌心靈;《連理》回到一百多年前的澳門,描寫望厦村及龍田村一對有人的悲劇,纏綿悲惻,令人低回。

《神跡》中二十五篇小說內容各異,展現了一幅活靈活現的澳門風情畫,讀者與那些有血有肉的角色同悲同喜,將重新認識澳門和澳門人。

如果大家沒空去書店或書展,可透過淘寶和當當網訂購(有折),可寄到澳門及拱北各淘寶代收點,方便快捷。當當網鏈結為:


以下為澳門基金會新聞稿:

由澳門基金會、作家出版社、中華文學基金會合作出版的第二批《澳門文學叢書》將於本月十一日下午五時半在澳門理工學院體育館第十八屆澳門書市嘉年華」會場舉行新書發佈會。
《澳門文學叢書》自一二年開始啟動,包括小說、詩歌、散文、評論四種體裁,作者網羅澳門文壇老、中、青三代寫作人,不僅有約稿作品,也面向社會公開徵稿,所有作品均經過出版社專業編輯審稿。首批叢書共廿二冊,於去年在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首發,這是自澳門回歸祖國以來,澳門文學、澳門作家在內地首次集體亮相,既有澳門文學走出澳門的里程碑意義,也是澳門文學水平和發展成果的一次重要對外展示。叢書推出至今獲海內外讀者高度評價,逐漸成為澳門文學的重要出版品牌。

為讓更多讀者通過澳門文學認識澳門,加強推進澳門的文學建設,《澳門文學叢書》今年再度推出第二批書籍共廿一冊,包括太皮《神跡》、尹紅梅《木棉絮絮飛》、盧傑樺《拳王阿里》、馮傾城《未名心情》、朱壽桐《從俗如流》、呂志鵬《掙扎》、邢悅《被確定的事》、李烈聲《回首風塵》、沈慕文《且聽風吟》、初歌今《不渡》、羅衛強《恍若煙花燦爛》、周桐《除卻天邊月沒人知》、姚風《龍鬚糖萬歲》、殷立民《殷言快語》、凌谷《無邊集》、凌稜《世間情》、黃文輝《歷史對話》、龔剛《乘興集》、陶里《嶺上造船筆記》、程文《我城我書》,以及程祥徽《多味的人生之旅》。

為饗本地讀者,主辦單位特於本月十一日下午五時半在第十八屆澳門書市嘉年華」書展現場舉行第二批《澳門文學叢書》的新書發佈會,並邀請了一衆作者親臨現場介紹叢書的內容及分享寫作經驗,與讀者近距離交流,歡迎有興趣人士出席。

今年澳門書市嘉年華設於澳門理工學院體育館,展期由本月十日開始至十九日結束,書展期間凡購買《澳門文學叢書》均享有折扣優惠,歡迎讀者參觀選購。

Wednesday, July 01, 2015

《草之狗修訂版》正式開始連載

(點擊看大圖)

  真摯情懷,常在心間。《草之狗修訂版》,逢周三《華僑報》副刊「繽紛zone」版刊登,每期千五字。以下是第一篇連載,大家記住追看啊!

http://www.vakiodaily.com/news/view/id/69053

草之狗修訂版(一)
第一章 夜飄雨
太皮

  緣起:《草之狗》是我創作於2001年至2003年間的長篇小說,當時在本澳另一份報章上連載,作者署名「晉星空」。《草之狗》的故事大概發生在1998年左右,描寫一班草根階層青少年的生活,面對家庭、學業、愛情和複雜的社會環境,有人走向毁滅,有人獲得重生,雖然看起來會有點「幼稚」,但作為一部長篇小說,是我迄今創作中比較有架構的作品,有可讀性。

  由於是連載小說,當中少不免有犯駁或未臻完善之處,文詞亦可再雕琢,十多年過去了,這期間我一直很想將這部長篇小說修訂出版,奈何這些年來諸事煩擾,寫作任務也從未間斷,致令修訂心願一拖再拖未能達成。徵得同意,我決定將《草之狗》透過重新連載的方式來「強逼」自己完成修訂。我主要會將一些犯駁之處更正,刪減肉麻或過於幼稚的內容,在保留原作神髓的情況下,改寫一些章節,務求將《草之狗》提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拙作中篇小說《愛比死更冷》及《綠氈上的囚徒》,部分人物曾經在《草之狗》中出現過,包括秦婉雯、胡憶深、程明及程小尤等,如果已讀過那兩篇中篇小說,再讀《草之狗》會是不錯的體驗。今次連載,逢周三刊登,每期約千五字,爭取在兩年之內刊完,希望讀者喜歡。

                  作者

  「柔柔,我們分手吧!」

  楚構拿起公眾電話的話筒,放在耳邊,想待對方接聽後,便說出這句話,然而,到最後,他還是沒有勇氣,任對方在電話那頭「喂」了又「喂」,他始終默不作聲,苦笑地將電話掛上。

  雨還在下。楚構站在議事亭前地葡式建築的拱廊下面,望着不遠處市政廳大樓的上空發呆。一條閃電撕裂天空,將他年輕的臉慘白地照亮了一下,他回過神來,用手梳理沾濕的頭髮,又掃掃校服外套的雨珠,嘆了口氣。這年的春天似乎格外感傷,而暴雨又來得突然,將感傷的氣氛渲染得淋漓盡致。他望着剛才閃電劃過的天空,似在等待下次閃電,又似等待上天的啟示。他雙眼深邃而憂鬱,像兩口井水一樣格格不入地嵌在他只有十七歲的臉上。

  等了很久,再沒閃電劃過,楚構失落地將目光放回廣場上,石子路的波紋黑白相間,雨水細密地打在上面,這場雨好像會下到一千年之久。他記得,一年前的這天,天空正下着毛毛細雨,他和女友秦雪柔下課後,在大三巴附近蹓躂了一會,走到這裡,柔柔突然拉着他的手跑了出去,兩人背對背,十指交纏,任雨灑滴,那一刻,他確實感動,那是只有十六七歲的花季少年才有的感動。

  他又記起了柔柔肉體的氣味。他沒法忘記那個醉人的時刻。薄霧瀰漫的黃昏,楚構放學後獨自去到黑沙環填海區海傍。落日正靜靜地溶化於滿天淡淡的金黃裡。帶腥味的海風緩緩吹送,他放下書包,坐在海堤上,望着那輪漸漸消逝的落日,兩行清淚從眼眶湧出。不知多少次,不知多少個黃昏,他總是靜靜地坐在那裡,對着落日呆坐。

  那天的夕陽似乎消失得特別慢,好像不想離去,怕再沒機會回來似的。忽然,不遠處出現了一棵蒲公英,那蒲公英用甜甜膩膩的聲音叫道:「楚構!」

  那是秦雪柔,楚構的同班同學,一個蒲公英一樣的女孩。一陣風吹過,楚構見到她隨風飄揚的長髮,雪白的校服裙顯得特別寬大,人顯得過於纖弱,像一棵搖搖擺擺的蒲公英,種籽在風中飄零。她嬌羞地低下頭,眼睛斜看一邊,下意識地用手抹一抹兩邊臉頰,像要擦去甚麼。

  「是你?柔柔?」楚構看到對方的動作,以為她在提示自己臉上有淚痕,也慌張地胡亂揩拭。

  「我可以坐在你身邊嗎?」柔柔將頭髮向後一撥,笑道。

  楚構報以一個微笑,不置可否。他像早就料到會遇見她一般。柔柔大大方方地坐在他身旁,含情地看着他,他只見對方臉上似也有淚痕。感到對方一直注視自己,他有點不自在,「看着我幹嘛?我的臉又沒甚麼特別……」

   「你,喜歡我嗎?」柔柔問道。她眼神含情,帶點誘惑,這眼神不應該由一個十五歲的少女所擁有。楚構微感愕然。(一)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