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April 07, 2006

關於《斷背山》


《斷背山》終於在澳門旅遊塔上映了,第一天我就走去看,影片果然沒有令我失望,唯一失望的是旅遊塔的電影屏幕差強人意,畫面的最上部份甚至被遮擋了,而且有些觀眾遲到還大聲喧嘩,真係把幾火。最莫名其妙的是有些花o靚ken一邊睇一邊笑,有甚麼好笑了?真係唔尊重藝術。

說回影片,我不知道怎樣去評價。影片中令人感受至深的是敘事過程中所透發出的淡淡哀愁,時間在走,一切不得挽留,自然力量的愛情發生在兩個男人身上,既深摯又無耐。艾尼斯本來是直的,但被積克搞攣了,卻愛得最為深刻,至少,他從來沒有從其他男性身上獲取與積克一起時所得到的情感,愛得專一,而積克在艾尼斯滿足不到他的情慾時已嘗試在「鵝」身上尋找慰藉,搭上自己的鄰居男主人還向艾尼斯說謊搭上了人家的老婆,甚至希望離婚,與鄰人一起完成與艾尼斯沒法完成的心願。

兩個男人之間的情糾結了愛與友誼,除了互相釋放特殊的欲念外,當大家談著各自的妻子和家庭時,簡直與一般朋友無疑。這些情誼只能夠在同性戀身上產生。一男一女,要不是感情慾求的需要,要不就是點到即止的普通朋友,難道老公會問老婆:「你和小強呢排行得埋唔埋?舒唔舒暢?」同性戀的感情在李安的處理下提升到一個不同層次。

兩個男主角都是幸運的,艾尼斯的妻女愛著自己,後來結識的女朋友也愛著自己。他的妻子與他離婚實際上是因妒成恨,至於夫妻間在生活上的磨擦比妒恨來得容易處理得多。同樣地,積克結識了愛他而富裕的妻子,同性戀的鄰人答應與他回到光平原的農場(電影沒有明說,但可猜到),艾尼斯對他忠心不渝。兩個男人唯一的不幸是斷背山,斷背山的愛情最後只剩下一套衣服、一張明信片和一個帶淚而窮苦的人。

李安刻意將家庭生活描繪得煩躁而瑣碎,複雜而無聊,將同性戀的生活刻劃得簡單而真誠,《斷背山》為同性生活尋找了一個精神聖地。同樣姓李,清代的小說家李漁也同情同性戀,在他的《無聲戲》中一篇描繪同性戀的小說裡,也是把女性描繪得相當不堪,好像還列舉了十大罪狀,包括饒舌和經常姨媽到等。其中一個主角好像將自己閹了,故事發展落去,後人反而不知道閹人的男性身份,只認為他是祖輩的愛姬。在封建時代,李漁有這種胸襟是難能可貴的,但他還是接受不了兩條o野的同性戀,有一條o野必需斬去。

......................

還未看《斷背山》的原著,因為被黃文輝說到很不堪,若果真如他所言,可能會影響我欣賞電影的興味,電影的名頭更大,還是看完電影再看小說吧!

《斷背山》在世界各地早就上映了,身邊甚至有朋友搭船過香港看,我很怕在澳門會錯失大銀幕欣賞的機會,也曾經萌發跑去香港睇的念頭。因為永樂戲院三月上畫了香港去年十二月就上畫的《布達佩斯之戀》,所以對《斷背山》在澳上畫還有一點希望。

原本打算約一個女性朋友去看的,結果那位朋友工作不能甩身,我又不敢找男性朋友去看,便唯有自己一個人去看了,但還是撞到另一位女性朋友,注定我唔使咁孤獨。

...................

斷背山證明了是中國人首先發現美洲大陸的。話說當年鑒真和尚出使日本時,有兩個小和尚貪玩,自己撐船出海,飄啊飄啊,飄到太平洋彼岸的北美洲。兩個小和尚只能相依為命,年紀漸長,大家都有欲念,便唯有相互慰藉。

一日,艾和尚向積和尚說:「阿積,我o地這個狀況,以後都絕後了,不如我們把這裡叫絕後山吧!」積和尚一想也是。後來有一班土著來到絕後山定居,了解了絕後山的名字和意思。

很多年之後,鬼佬踏足美洲,來到絕後山,問土著那裡叫甚麼名字,誰不知以訛傳訛,絕後山成了斷背山。 絕,正所為斷絕斷絕,被誤傳為「無o左」、「斷o左」,英文係Break;後,被誤傳為「背後」、「後面」,英文係Back,斷背山BrokeBackMountain個名就係咁o黎,艾尼斯和積克不是第一對在斷背山上搞o野的男人。

圖片來自:《斷背山》官網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