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April 29, 2010

說開去


起筆上來(執筆是心裡的一個意象,實際上是對着電腦),很想寫點甚麼,卻又不知寫甚麼好。事實上生活雖然平淡,卻也紛紛擾擾,可寫的東西有很多、很多,可以寫一下家裡的狗,可以寫一下突然的陰雨,可以寫一下喜歡的音樂,可以寫一下小時候抓魚的竹籮。然而,我每日對電腦對足十多個小時,晚上回家就不太願意用電腦,獨處的時間又少,白天在工作的餘暇又難以找到充足時間去經營一篇文章,有時,真的唔知寫乜好。

以前有時會寫一下自己的Achievements,實情是自戀,想來自己天生出來是為了浪費一個一個美好的機會的。但現在還是免不了要說一下,因為那些人可能正在看這個網誌:就是十多天前我為一家中學的家長會主講了一次講座,地點在何東圖書館,雖然現場條件不是很好,但由於一個鐘內我口若懸河,Dead Air都好少,對我來說是比較成功的!內容是談讀書談寫作,過程中少不免Hard Sell一下自己的小說,雖然現在的少年都有點“牛逗”,但聽眾中摻雜了幾個家長,反應還是讓自己滿意。在此多謝介紹我的朋友及負責安排的老師!(容我還是在這個自戀勝地自戀一下吧!)

其實去年我有一套很美好的讀書計劃,要在今年內讀甚麼甚麼的書,書單一大串,好像一定讀得完,但其實成效甚微,加之月來一得閒就一邊手拿PSP,一邊追煲港產婦孺劇,不但書讀得少,連文字都寫唔多個,對於我這種曾經一度“三日無讀書,便覺語言無味,面目可憎”的人來說,有時會很自疚。唯一可聊以自慰的是終於看完魯迅的雜文了,連《集外集拾遺補編》都看完,認真可喜可賀。我的閱讀種類與我的視野一樣窄,正當大家龍應台梁文道的時候,其實我是想將巴金的代表作看一遍,包括已看過的《家》等(《隨想錄》就不重看了),還有一些歐美作家的小說集。

家裡一箱一箱的書比起帝皇後宮佳麗更慘,也許後宮佳麗還可以找到太監與之“對食”,但我的書隨時躺個十年八載,都得不到我來一親香澤。有時想,一把火將它們燒乾燒淨或是送人吧,老實說,真金白銀買回來,實在是不捨得,有些是蘇州讀書時一箱一箱運回來的,有些是出差時買回來的,正如余秋雨說,看一個人的藏書就可以看出這個人的人文性格和思想的養成,誠為不假,我應該要珍惜我與那些書本的緣份,我應該去憧憬一下賺更多的錢買一間大屋去收藏我的愛書。然而,在這個樓價高到阿媽都唔認得的地方,要達成願望真是談何容易。

書本無法KO掉,漫畫也難以KO,因為也是有感情,但與漫畫的感情則較為簿一點,正所謂人會變的,何況現在的漫畫你隨便上網就可看得,又或者去漫畫店租,真是一點不難。每套漫畫都花幾千元來買,把他們帶到舊書店當廢紙斷斤秤,真是於心何忍?唯有在已經難以自由行動的房子裡繼續屯積居奇,等候有緣的買家。

是實上,年輕時願意花大錢買漫畫而不去租,本身有一種投機心理,以為漫畫有得升值,在九十年代,一些市面上難以找到的暢銷漫畫創刊號,有人願意花幾十倍甚或幾百倍去買,我一心一意想着賺錢,從集郵改為集漫畫,結果所有漫畫儲了多年不見升值,網絡時代一到臨,情況更是摧枯拉朽,已經沒有人花幾十倍幾百倍去買創刊號了,因為網上看得到,BT更可全套Down Load,而在我儲漫畫的期間,郵票正一波一波的升值,只能怪自己沒有投資眼光。

我的集郵何嘗又不是沒有投資眼光呢?小時候家窮(現在還是),接觸到郵票知道有升值潛能,便省吃儉用,將零用錢省下來,將做暑期工的錢省下來,一整版一整版地購下大量郵票,特別是在一九九二年我十三歲時,希望郵票有得升值啦,但那時無論是大陸還是澳門,都突然加大印量,那些郵票存放多年,沒有任何升值的跡象,到了我轉儲漫畫時,澳門郵票又狂升。到現在,由於已沒有多少人熱衷於集郵的關係,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一九九二年的郵票的售票比面值還低,對着那些財富,真令我欲哭無淚。

我是經常決策和投資錯誤的,活該做死一世窮光蛋。

Tuesday, April 20, 2010

包子


十多天沒更新這個網誌,沒玩Facebook的朋友可能以為我死了!但我未死。我還生勾勾,好嘢!(一大早語無倫次)

近日早餐經常吃那些中式蒸包子。小時候有段日子每天被母親逼吃那些包,但我覺得淡而無味,一大個包子只有一小忽的叉燒在裡面,因此從小到大都不喜歡吃,反而愛吃辣魚包、豬扒包、炸物。不過,最近為了便利和省錢和不想一早便吃一大個麵食的關係,改為吃叉燒包、菜肉包和香腸卷,慢慢發覺也是有不錯的味道的。

在江浙一帶,也有這種蒸包賣,還經常有人翻新花樣,弄出不同的餡料,但最主要還是兩種,一種是肉包,就是包子裡只有一塊免治豬肉(你係咪想講肉餅?),口感不錯,另一種是菜包,我忘了用甚麼菜做了,大槪是薺菜加香菇。兩種包同價,都是五毛錢(2000年),現在大槪賣一元吧!我見過有一間著名的舖子,每天四五點都排滿客人等買包子,而菜包比肉包受歡迎!與廣東包相比,那裡的包子皮要薄一點,個要小一點,口感要堅實一點,各有不同的風味。

突然間想到甚麼。由於我想吃餃子,女友上周幫我在公司附近的新口岸「上海灘」用一百元(她沒料到這麼貴)買了餃子和小籠包給我吃,我一吃就發現那些價值一百元的餃子和小籠包竟然是用內地急凍食品的著名品牌「思念食品」的現成貨來製作(有段時間我經常吃,對那種味道熟悉不過),成本我諗都不用十塊錢!在此奉勸各位勿到上述餐廳食用餃子和小籠包!(還要收咁鬼,妖佢老味!)

Thursday, April 08, 2010

福建土樓及廈門鼓浪嶼行


(攝於田螺坑前)

多天沒更新,反而又知怎去更新,因為生活中遇到的事情不少,想法也很多,積聚下來,變得無從寫起。同時也因為對自己的事情越來越沒有自信,怕寫出來貽笑大方,露了底,那就不太好了。真懷念以前在雜誌社可以肆無忌憚地寫東寫西的日子,總之想到甚麼就寫出來,搏君一笑。

早幾天和澳門筆會的朋友去了福建土樓和鼓浪嶼,土樓我已去過,上一次去時幾乎沒任何遊客,我們又是跟了大老闆去,沿途都很舒暢,這次去到,重臨我曾到過的振成樓和福裕樓,幾乎沒甚麼改變,只是生活氣息已沒那麼濃厚,而且遊人之多令人咋舌。第二天本來要去田螺坑的,這是在漳州南靖的另一處土樓,導遊說裡面很髒亂,所以不去。現在想想有點可惜,因為我從遠處見到那裡幾乎沒遊人出入,應該可以體現出居民的原生態,幸好之後去了一個外號叫“歪樓”的地方,見到居民生活作息,算是有所收獲。

(參看我四年前的網誌龍岩行採訪手記

除了去土樓,我們還去了鼓浪嶼遊覽。幾年前,《中國國家地理》雜誌評選出中國最美的五大城區,榜上有名的包括澳門歷史城區、蘇州老城、北京什剎海、青島八大關及廈門鼓浪嶼,其中,澳門歷史城區是我成長的地方,我與之再熟悉不過,而蘇州老城我也浪蕩了幾年,也是我充滿回憶和熟悉的地方,北京什剎海我亦去過多次,幾乎每次去北京都會去,而青島八大關則只到過一次,沒甚麼印象,不過總可算是“到此一遊”,至於鼓浪嶼的大名已聽很久了,每次經過廈門也想去,但始終沒有去過,這次總算來機會了。

踏上鼓浪嶼一刻,不禁有點失望,人太多,商業也太盛,不過,當我們擺脫導遊,到處閒逛,不知道下一刻會去到哪裡時,卻也感到很輕鬆自在,我們走在沒有遊客的小巷裡,遇到特色的酒店和建築,在一處畫滿“幾米風”壁畫的酒店外,我們遇上了一場大雨,然後“九男女”,有老有嫰,有老闆有窮秀才,逼在一起爆房一個鐘,飲杯咖啡,等待雨水過去。這也是不錯的回憶。

這些種種的經歷,以及對一些景物的感想,會經過時間的磨洗和沉瀝後,將來成為我筆端的散文。現在我三十多歲,有過一些經歷,已夠格寫散文了。年輕時很喜歡寫詩,那主要是現代詩的寫作可以十分取巧,你可以一句話都寫不通順,就寫出一首詩了,散文和小說卻不是這樣,小說還容許想象,散文就考驗着一個人的靈魂了!我希望將來除了寫小說,還能多點寫散文,畢竟澳門的散文也是較為空白的,除了那些汗毛充楝的專欄文章。

說回旅程,那個在廈門領我們遊覽的導遊經常說自己新疆故鄉的風情,算是今次旅程的一個始料不及,最搞笑的是他經常強調我們是文化人,但行程中我們卻顯得異常低B,一點都不夠矜持,不過他沒有問我們,要不然我會告訴他這班低B仔中,有老闆、有經理、有社長、有時事評論員、有強勁編輯、有圖書館館長、有資深記者,有些是在澳門獨當一面的朋友呢!



(瑪姬在鼓浪嶼幫我拍的)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