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July 07, 2014




  實在頂唔順羅家英個頭放喺個Blog面度咁耐,整番張變形金剛嚟美化一下先!

Saturday, April 26, 2014

攞命!

擺酒......一個字,攞命!!!


(圖片取自網絡)

Sunday, March 16, 2014


因為之前發表了一篇Blog文導致我的發表文章、隱藏文章及草稿總計666篇,我很謎信,這是個惡魔數字,所以現在哦一下,等文章總數變成667。

Thursday, March 13, 2014

Sunday, November 17, 2013

無題



又到十一月中了。十一個月前對每個人來說仍是相當新鮮的二零一三年,轉眼間又已走到差不多終點。

在浮動的季節裡,時間只剩下謊言,我們欺騙自己為死亡賣命。

記憶力正在衰退,但必須緊記自己的赤子之心。

很肉麻嗎?又如何?

反正要睡了。晚安!

Tuesday, August 27, 2013

倒計時:第十屆澳門文學獎




八月廿七日凌晨了,說好今年參加第十屆澳門文學獎四個類別,但至今沒有一篇作品完成。比較好彩的是小說、戲劇和散文構思而接近完成,而小說及戲劇經已動筆,可惜卻未進入狀態,未入魔,未上軌道,因為一想到字數在那裡勒住條頸,就感到縛手縛腳,還是先不要顧慮字數吧,寫好再刪!

只有一個多月時間就截止了,按照道理,只要充分利用好工餘及周末時間,以我的效率絕對可以完成的,只是我無時停,思維一下跟不上就想做這樣做那樣,每天浪費的時間不知凡幾。概率學告訴我們,你參加了雖然不一定得獎,但不參加一定冇獎,所以,咬住牙關,無論如何都要將作品寫出來!而且每屆都打算要參加四個類別,十多年如是,但幾乎只參加小說,今次一定要達成目標,畢竟是六萬元的獎金啊!

看到這個網誌的朋友有興趣嗎?有的話請點擊下面這個鏈結:第十屆澳門文學獎

Sunday, August 18, 2013

隱去了一些blog文




  早前將本blog的一些文章刪除了,原因可以看下面兩篇澳日副刊專欄的介紹,暫時懶得寫字了。

  金漆皮毛:當blog已成往事

  日前與文友相聚,當中一位已屬名家級的友人慨嘆,網誌的吸引力已大不如前,以前他一篇文章的點閱率以千次起跳,但近一兩年已日漸淪落至只有一兩百點閱率的境況。對於我這等寫極文章都沒有捧場客的死肥佬而言,友人文章的受歡迎程度一直讓我好生敬慕,雖然閱讀的氣候稍冷,一兩百的點閱率卻仍對得起觀眾,反正有“長尾理論”支持,就那樣放着,不知哪天會行情走俏呢!

  我大概十年前開始就在網上張貼些發表過的詩文,藉此與朋友交流寫作和生活,充滿青春朝氣。可是朝氣卻難以掩飾心底那股沾沾稠稠的頽唐,像Chet Baker的歌聲一樣,一定要從你的喉嚨裡爬出來似的。幸好後來時興寫blog,碰巧我轉換工作環境,於是一發不可收拾,從2006年開始我瘋狂書寫,事無鉅細,公事私事,都在網誌上公開,一兩日就發表一篇,至2009年的四年間,一共發表了六百多篇博文,頽唐沾連着七情六慾都傾瀉出來。

  那段日子確實相當迷惘,面對社會的丕變,工作的不安,經濟的困難,愛情的空虛,交際的無助,文學路上的碰碰磕磕,我實在很需要抒發,而網誌正好是一片園地,像南灣舊工人球場一樣任我馳騁。

  生活上的事情可以寫的幾乎都寫進網誌裡了,我甚至像寫連載小說般交待自己的感情史,像寫新聞特稿般重塑新聞現場,或對某人某事發憤恨之言,或對失意寂寞插科打諢,雖也重視捧場客數量,但最重要還是徹徹底底地將情感抒發得乾乾淨淨。況且那時並沒甚麼社交網站,由澳門一些寫作人所組成的網誌小圈子,便有點像社交網站的意味了,留個言,玩個接龍遊戲甚麼的,增進彼此之友誼,互通消息之有無,寫網誌本身就成為一種社交方式。

  網誌除了令我的悲觀與頽唐得以宣洩,讓我得到朋友的關愛與支持,也使我有極好的練筆機會,此外還帶給我很多意想不到的幸運。遺憾的是,網誌興盛與衰落的過程實在太快了,Facebook和微博興起,促使網誌這種較浪費時間的交流方式漸漸乏人問津,而我與友人們又因工作及家庭環境轉變等因素,已停止甚至減少了寫網誌,或者只放一些已在紙媒發表的文章,我也由高峰期的一年百多篇,減至去年的只有十來篇了。(原刊於8月5日)


  金漆皮毛:將生活還原成草稿

  其實在與友人感傷blog之盛世已過之前,我已經悄悄地對自己的blog動手腳了,我將接近四百篇已發佈的文章,一律勾選,按下“還原為草稿”的按鍵。從六百多篇文章中篩選四百多篇出來,並非一件輕鬆事,而且有點傷感,就好像要跟某個朋友(那位朋友叫“過去的自己”)道別似的,但一想到只是將文章藏起來,未來還可翻出來一一細味,也就釋懷了。

  將blog文隱藏有多個原因,最重要一樣,是發現自己將私生活描述得太徹底、太毫無忌諱了,而一些情感的描寫,肉麻處更令現在的我冷汗直冒,堪比《詩經》〈谷風〉怨婦的喟嘆,已婚(所謂)小說作家再讓此種有失體統的文字留存世上,簡直是不知廉恥!

  不少網誌中,我盡力扮演一名失意青年,終日活在悲情氛圍之中,潦倒貧困,滿目蒼夷,賭波未嘗一勝。其實自己人生是否那麼失意呢?想深一層也不盡然,只是言過其實,況且,人的願景對自己影響極大,你老是覺得窮,你就一定會窮,六合彩也不會給你機會中。那些文章不但影響自己,也可能影響到無知少年,不宜繼續公開。現在我相信,人的心態不可負面,要常懷感恩愉悅之心,窮困失意就會離你而去,最緊要信自己、信生活周圍還有很多好人。

  再者,當時工作環境對許多人和事都比較容易抽離,常對看不過眼的社會時事大放厥詞,但求痛快。此一時彼一時也,換個角度看看,我那時的想法未免過於輕率,當然這也沒甚麼問題,問題是當我看到現在有文化、有學術水平、肯寫文章的本地年輕人越來越多,對比起來,我的舊評論文章所體現的知識水平實在低下,理論更是等於零,整個風格十分山寨,一直放在網上,只會令我惶惶不可終日,故此一概隱藏,當作為澳門文化界略盡綿力。

  我還將一些無聊透頂的、直接間接罵人的,或未經朋友同意而將他們照片放上網的文章收回了,但求安心。由2006年至2012年,每一年的文章餘下十至五十篇不等,那些與我一樣八卦的同道中人,還可以找到肥佬我過去生活的蛛絲馬跡。我大可像朋友一樣,將整個blog隱藏掉,可是,想到它曾經陪伴過我度過不少孤寂失意或熱情美滿的日子,見證了我的悲歡離合,我就痛下不了殺手。(原刊於8月12日)

Wednesday, May 01, 2013

(六十六)《鐵甲奇俠3》:人與超級英雄的糾纏



  影迷期待已久的《鐵甲奇俠3》(Iron Man 3,又譯《鋼鐵人3》)終在上周上畫,聲勢浩大,銀河UA影院在周六日均放映超過四十場,只餘下兩三個空檔予其他電影,仍幾乎場場爆滿,孖位難求。這也難怪,《鐵甲奇俠》除了是系列電影,也是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開山之作,在《鐵甲奇俠》前兩集、《新變形俠醫》、《雷神索爾》、《美國隊長:復仇者先鋒》及《復仇者聯盟》等“上集”和“前傳”推波助瀾下,所積累人氣絕不簡單,加之羅拔唐尼(Robert Downey Jr.)個人魅力,票房估計可超越《復仇者聯盟》。(注意:以下內容含劇透,未看的小心中雷。)

  超級英雄的考驗,大都來自於心魔和人性中軟弱的部分,例如《復仇者聯盟》的大奸角洛基,就是因為奧汀及索爾的仁慈而養虎為患;《蜘蛛俠》舊版中的“沙人”,更是害死彼德帕克叔叔的兇手之一,彼德也曾經對他辜息過;有時候,禍根甚至是自己一手種下,超級英雄的所作所為,只是收拾爛攤子而已。這一集的奸角由恨意驅使,就是因東尼史達曾經的自以為是,對他人的輕視所致。

  當然,這不能否認有編劇和導演上的考量,因為要在有限的篇幅裡將壞人也描寫得有血有肉,也就必然要在描寫主角的故事時,同時描寫奸角,將兩者合而為一,是較省時的處理方式。

  將英雄人物拉下神壇的手法,已是近年主流,不再稀奇,加上這種電影都有一個模式,就是打殘大奸角,解除危機,如果大奸角不除(至少表面上),或者幾乎不出現大奸角,那麼就不是超級英雄電影了,如何在類型片中推陳出新,已經成為劇本成敗的最重要一環。




  《鐵甲奇俠》第一集講的是覺悟,第二集講的是恐懼。第三集故事以獨白及倒敘的方式展開,描寫了超級英雄的焦慮,由《復仇者聯盟》被外星人侵襲的紐約場景回來,東尼史達(Tony Stark)患上嚴重的焦慮症,甚至在睡夢中召喚裝甲對枕邊人作出攻擊。這種由恐懼而引致的焦慮,比起恐懼更令人難以承受,一句簡單的話就能起刺激作用,東尼除了要面對自己種下的惡果,也要擊敗身體內的敵人。

  東尼嚴格意義來說已不是超級英雄,在前兩集中,他的好友羅迪斯上校已屢屢作出協助,到第三集,東尼更是得到女友柏碧、小孩夏利及電腦卓維的救助,加之東尼本身沒有任何超能力(當然,有錢就可成為超人,好似李超人),在這一集他甚至大部分時間連裝甲都穿不上,憑藉肉體與智慧戰勝兇險。

  本片比起第二集,在情節上豐富不少,也更加緊湊,而且有不少“估佢唔到”的情節,而柏碧穿上裝甲(在漫畫中她確有一套裝甲名為RESCUE),及其終極發揮更是此片亮點。影片一次過Show了十多款型號裝甲,影迷一定大呼過癮!




  Marvel Cinematic Universe第一階段故事已隨着《復仇者聯盟》而完結,《鋼鐵奇俠3》是第二階段故事開端,其他影片還包括《雷神索爾》及《美國隊長》續集,以及《銀河衛士》(Guardians of the Galaxy),而策劃中的《復仇者聯盟2》預計在2015年5月上映。

  值得一提的是,由於投資方有中國公司,據說電影公司為了討好中國觀眾,製作了不同版本,中國版會加插更多中國元素,例如出現范冰冰等,但澳門上映的國際版卻沒有,只有王學圻驚鴻一現,作為片尾手術場景的伏線。另外,劇透一下,Marvel電影特色的“後字幕場景”(post-credits scene)一般會為下集或緊接的Marvel電影做宣傳,但本片只是簡單地由東尼向班納博士(變形俠醫)敘述故事,交待了聆聽者的身份,不看也無妨,因為字幕show出了過千名工作人員,等待的時間真不短!

  (原載於2013年5月1日)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