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July 14, 2015

《神跡》已經出版 當當網有售






第二輯澳門文學叢書經已出版,當中有小弟的最新小說集《神跡》(可以單買),大家請多多支持澳門文學!

《神跡》定價三十澳門元,澳門書展期間打八折即二十四元,共二十五篇短篇小說。

當中,《搖搖王》描述兄弟之情,主角透過參加救世者搖搖王大賽,解開巴別塔及遙遠星人的謎團,得到心靈救贖;《荷官歐陽家明》以獨特視角,透視賭場從業員這個澳門最大的就業群體不爲人知的一面;《神跡》以賭博及神魚的傳說貫穿全篇,爲澳門的城市性格下一個注脚;《飛走的泳棚》描寫了上世紀80年代澳門城市邊緣木屋區一抹淡淡的哀愁,洗滌心靈;《連理》回到一百多年前的澳門,描寫望厦村及龍田村一對有人的悲劇,纏綿悲惻,令人低回。

《神跡》中二十五篇小說內容各異,展現了一幅活靈活現的澳門風情畫,讀者與那些有血有肉的角色同悲同喜,將重新認識澳門和澳門人。

如果大家沒空去書店或書展,可透過淘寶和當當網訂購(有折),可寄到澳門及拱北各淘寶代收點,方便快捷。當當網鏈結為:


以下為澳門基金會新聞稿:

由澳門基金會、作家出版社、中華文學基金會合作出版的第二批《澳門文學叢書》將於本月十一日下午五時半在澳門理工學院體育館第十八屆澳門書市嘉年華」會場舉行新書發佈會。
《澳門文學叢書》自一二年開始啟動,包括小說、詩歌、散文、評論四種體裁,作者網羅澳門文壇老、中、青三代寫作人,不僅有約稿作品,也面向社會公開徵稿,所有作品均經過出版社專業編輯審稿。首批叢書共廿二冊,於去年在北京國際圖書博覽會上首發,這是自澳門回歸祖國以來,澳門文學、澳門作家在內地首次集體亮相,既有澳門文學走出澳門的里程碑意義,也是澳門文學水平和發展成果的一次重要對外展示。叢書推出至今獲海內外讀者高度評價,逐漸成為澳門文學的重要出版品牌。

為讓更多讀者通過澳門文學認識澳門,加強推進澳門的文學建設,《澳門文學叢書》今年再度推出第二批書籍共廿一冊,包括太皮《神跡》、尹紅梅《木棉絮絮飛》、盧傑樺《拳王阿里》、馮傾城《未名心情》、朱壽桐《從俗如流》、呂志鵬《掙扎》、邢悅《被確定的事》、李烈聲《回首風塵》、沈慕文《且聽風吟》、初歌今《不渡》、羅衛強《恍若煙花燦爛》、周桐《除卻天邊月沒人知》、姚風《龍鬚糖萬歲》、殷立民《殷言快語》、凌谷《無邊集》、凌稜《世間情》、黃文輝《歷史對話》、龔剛《乘興集》、陶里《嶺上造船筆記》、程文《我城我書》,以及程祥徽《多味的人生之旅》。

為饗本地讀者,主辦單位特於本月十一日下午五時半在第十八屆澳門書市嘉年華」書展現場舉行第二批《澳門文學叢書》的新書發佈會,並邀請了一衆作者親臨現場介紹叢書的內容及分享寫作經驗,與讀者近距離交流,歡迎有興趣人士出席。

今年澳門書市嘉年華設於澳門理工學院體育館,展期由本月十日開始至十九日結束,書展期間凡購買《澳門文學叢書》均享有折扣優惠,歡迎讀者參觀選購。

Wednesday, July 01, 2015

《草之狗修訂版》正式開始連載

(點擊看大圖)

  真摯情懷,常在心間。《草之狗修訂版》,逢周三《華僑報》副刊「繽紛zone」版刊登,每期千五字。以下是第一篇連載,大家記住追看啊!

http://www.vakiodaily.com/news/view/id/69053

草之狗修訂版(一)
第一章 夜飄雨
太皮

  緣起:《草之狗》是我創作於2001年至2003年間的長篇小說,當時在本澳另一份報章上連載,作者署名「晉星空」。《草之狗》的故事大概發生在1998年左右,描寫一班草根階層青少年的生活,面對家庭、學業、愛情和複雜的社會環境,有人走向毁滅,有人獲得重生,雖然看起來會有點「幼稚」,但作為一部長篇小說,是我迄今創作中比較有架構的作品,有可讀性。

  由於是連載小說,當中少不免有犯駁或未臻完善之處,文詞亦可再雕琢,十多年過去了,這期間我一直很想將這部長篇小說修訂出版,奈何這些年來諸事煩擾,寫作任務也從未間斷,致令修訂心願一拖再拖未能達成。徵得同意,我決定將《草之狗》透過重新連載的方式來「強逼」自己完成修訂。我主要會將一些犯駁之處更正,刪減肉麻或過於幼稚的內容,在保留原作神髓的情況下,改寫一些章節,務求將《草之狗》提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拙作中篇小說《愛比死更冷》及《綠氈上的囚徒》,部分人物曾經在《草之狗》中出現過,包括秦婉雯、胡憶深、程明及程小尤等,如果已讀過那兩篇中篇小說,再讀《草之狗》會是不錯的體驗。今次連載,逢周三刊登,每期約千五字,爭取在兩年之內刊完,希望讀者喜歡。

                  作者

  「柔柔,我們分手吧!」

  楚構拿起公眾電話的話筒,放在耳邊,想待對方接聽後,便說出這句話,然而,到最後,他還是沒有勇氣,任對方在電話那頭「喂」了又「喂」,他始終默不作聲,苦笑地將電話掛上。

  雨還在下。楚構站在議事亭前地葡式建築的拱廊下面,望着不遠處市政廳大樓的上空發呆。一條閃電撕裂天空,將他年輕的臉慘白地照亮了一下,他回過神來,用手梳理沾濕的頭髮,又掃掃校服外套的雨珠,嘆了口氣。這年的春天似乎格外感傷,而暴雨又來得突然,將感傷的氣氛渲染得淋漓盡致。他望着剛才閃電劃過的天空,似在等待下次閃電,又似等待上天的啟示。他雙眼深邃而憂鬱,像兩口井水一樣格格不入地嵌在他只有十七歲的臉上。

  等了很久,再沒閃電劃過,楚構失落地將目光放回廣場上,石子路的波紋黑白相間,雨水細密地打在上面,這場雨好像會下到一千年之久。他記得,一年前的這天,天空正下着毛毛細雨,他和女友秦雪柔下課後,在大三巴附近蹓躂了一會,走到這裡,柔柔突然拉着他的手跑了出去,兩人背對背,十指交纏,任雨灑滴,那一刻,他確實感動,那是只有十六七歲的花季少年才有的感動。

  他又記起了柔柔肉體的氣味。他沒法忘記那個醉人的時刻。薄霧瀰漫的黃昏,楚構放學後獨自去到黑沙環填海區海傍。落日正靜靜地溶化於滿天淡淡的金黃裡。帶腥味的海風緩緩吹送,他放下書包,坐在海堤上,望着那輪漸漸消逝的落日,兩行清淚從眼眶湧出。不知多少次,不知多少個黃昏,他總是靜靜地坐在那裡,對着落日呆坐。

  那天的夕陽似乎消失得特別慢,好像不想離去,怕再沒機會回來似的。忽然,不遠處出現了一棵蒲公英,那蒲公英用甜甜膩膩的聲音叫道:「楚構!」

  那是秦雪柔,楚構的同班同學,一個蒲公英一樣的女孩。一陣風吹過,楚構見到她隨風飄揚的長髮,雪白的校服裙顯得特別寬大,人顯得過於纖弱,像一棵搖搖擺擺的蒲公英,種籽在風中飄零。她嬌羞地低下頭,眼睛斜看一邊,下意識地用手抹一抹兩邊臉頰,像要擦去甚麼。

  「是你?柔柔?」楚構看到對方的動作,以為她在提示自己臉上有淚痕,也慌張地胡亂揩拭。

  「我可以坐在你身邊嗎?」柔柔將頭髮向後一撥,笑道。

  楚構報以一個微笑,不置可否。他像早就料到會遇見她一般。柔柔大大方方地坐在他身旁,含情地看着他,他只見對方臉上似也有淚痕。感到對方一直注視自己,他有點不自在,「看着我幹嘛?我的臉又沒甚麼特別……」

   「你,喜歡我嗎?」柔柔問道。她眼神含情,帶點誘惑,這眼神不應該由一個十五歲的少女所擁有。楚構微感愕然。(一)

Wednesday, May 27, 2015

太皮首本短篇小說集《神跡》


内容简介

 本书系“澳门文学丛书”之一,收录作者十多年来二十五篇主要的短篇小说作品,当中几篇为获奖小说。《摇摇王》描述兄弟之情,主角透过参加救世者摇摇王大赛,解开巴别塔及遥远星人的谜团,得到心灵救赎;《荷官欧阳家明》以独特视角,透视赌场从业员这个澳门最大的就业群体不为人知的一面;《神迹》以赌博及神鱼的传说贯穿全篇,为澳门的城市性格下一个注脚;《飞走的泳棚》描写了上世纪80年代澳门城市边缘木屋区一抹淡淡的哀愁,洗涤心灵;《连理》回到一百多年前的澳门,描写望厦村及龙田村一对有人情的悲剧,缠绵悲恻,令人低回。二十五篇小说内容各异,展现了一幅活灵活现的澳门风情画,读者与那些有血有肉的角色同悲同喜,将重新认识澳门和澳门人。

章节目录

目  录

摇摇王•001
荷官欧阳家明•043
宾妹大战肥婆娟•062
关•096
自杀前夕•105
杀谜•112
泥与纸•127
食蕉连皮•134
鸡蛋仔•141
环姐•148
神迹•156
凉夜月•165
伤逢•183
忧郁的星期天•200
花逝•224
证明•226
输不掉的……•228
双十年华•230
报复•232
替身•241
飞走的泳棚•250
天空闪现的爱情或死亡•260
连理•264
大侠金龙生•303
五百年孤独•310

作者:太皮
ISBN:978-7-5063-7739-3
出版:作家出版社
编辑:冯京丽
页数:320
出版时间:
版次:
所属分类:小说集

不日出版,敬請期待!

Saturday, December 20, 2014

澳門作家太皮新作小說《懦弱》試閱(續)


《懦弱》 

03


  青洲房屋局,一個大廳內。古天成夫妻與其他居民一起,坐在椅上等待叫號,辦理領取經濟房屋單位的手續。雖然古天成等候政府出售經屋已足足等了十年,也夢寐以求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但昨日發生的事情卻一直縈繞心間,揮之不去,先是離奇的火警,繼而揭發的姦殺案,女死者卻是二十年前轟動一時的肢解殺人案受害者邵月雲的女兒,而很可能是屬於遍尋不獲的邵月雲頭顱骨,卻又忽然重現世上,這當中牽涉着重重謎團,似乎冥冥中有些不能理解的事情。

  一聲短促的樂音響起,有人傳訊息到他妻子鄭芷渝的手機。古天成下意識地探頭一看,妻子卻避開了,對丈夫一笑,然後趕忙查看訊息並回覆。

  “誰?”

  “公司同事,約我今晚吃飯。”

  古天成閉上眼睛,呼一口氣,“最近你身體不好,就少點出去玩吧……”

  鄭芷渝繼續發訊息,沒答理他。他轉過頭,看着正辦理手續的人們,縱然心裡頭有諸多困擾,但此刻還是打從心底裡笑出來,今天,他終於可以擁有屬於自己的房子了,終於可以做一名業主。

  古天成今年已經三十三歲,說大不大,說小不小,生活中唯一着緊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家人和工作。他小時候的理想是做個有錢人,全世界任何地方都一樣,要成為有錢人真不容易,在澳門更難,且大多得依附賭業,更可況,他從出生到成人的命運和生活軌跡,都與成為一個有錢人背道而馳,甚至在讀大學時選擇了最不可能賺到錢的文學專業,做有錢人無從談起。

  畢業後,他進入一家小報館當突發記者,哪裡有車禍、罪案、火災、死人、塌樓、暴雨或禽流感,他就得趕去採訪,平時也要負責兩個警察局的例會採訪工作。在當記者的日子裡,他認識了一些警界人士,又了解了警方的日常運作,對防罪滅罪產生濃厚興趣,躍躍欲試。在報館工作多年,他工資水平一直追不上社會平均收入的中位數,面對生活壓力日增,通脹越來越嚴重,已感到焦頭爛額。對於沒房的他來說,更現實的問題是房價暴漲,自二零零零年以來,房價由每平方呎平均數百元,漲至現在的一萬元,那時也不知政府興建經屋要到何年何月。在媒體實在呆不下去了,經過反覆思量,他決定投考警隊。

  澳門有兩個警察部門,一個是治安警察局,主要負責一般的日常巡邏及罪案的防範等,另一個是司法警察局,負責刑事調查工作,前者屬軍士化人員,大部分警員穿着制服,後者只會在大型行動時穿上一件黑色馬甲以顯示警員身份,平時則穿着便服辦案。其實也容不得古天成取捨,警隊不是說進就進,必須等他們招考才有機會進入,就在他對前景感到茫然的時候,剛巧司警招募刑事偵查員,近乎超齡的古天成憑着積極應考及傳媒經驗,過五關斬六將才能考上,經過約一年半的培訓與實習,終於成為正式警員,隸屬刑事偵查廳侵犯人身罪案調查科。

  近三萬元的工資是他以前的三倍,卻是無論如何,也儲不到首期去買私人房屋的。幸運的是,政府終於都開始興建經屋,處理輪候隊伍了。回想起二零零三年樓價還沒有現在般不可理喻時,他曾經猶豫是否要申請由政府主導興建,以優惠價格出售予永久居民的經濟房屋,畢竟比起購買私人商品房,買經屋就像低人一等似的,但出生自貧窮家庭的他,此刻只慶幸當年有份參與輪候。早前他已到房屋局揀選了位於路環石排灣新區的經濟房屋,那個新區,除了有經濟房屋外,也有政府出租於低收入家庭的社會房屋,雖然配套設施還未完善,古天成還是相當滿意了。

   “古天成,請到三號櫃位!”

  古天成聽到叫名,一陣莫名興奮,拉着妻子,快步走到櫃位前坐下,完成了一系列手續,包括交了首付的本票、開通水電、交管理費按金及填了一堆問卷。辦完手續,領了鑰匙,他高高興興地離開房屋局,開着他那輛粉紅色的二手日本車奔赴路環,找到興盛大廈那屬於自己的單位,在木門匙洞插上鑰匙,眉花眼笑地對着妻子倒數:

  “三!二!一!”

  打開房子一看,第一印象卻是比想像中的小,比起夫婦目前租住的房子還要小得多,興奮心情先冷了半分。他們步入單位中,稍稍檢查了一下,又討論裝修的初步構思。古天成見妻子顯得心事重重,擠出笑臉,問道:“怎麼了?你不喜歡嗎?”

  鄭芷渝搖了搖頭。

  “老婆,怎麼說這裡也是屬於我們自己的房子啊!今後我會更努力賺錢了!我會一步一步來,希望你有朝一日不用工作,在家當少奶奶……”

  鄭芷渝輕聲道:“老公,看來你要更加努力賺錢了……”

  古天成笑道:“當然,現在裝修連傢具電器,少說也要二十多萬元……”

  “不單止呢,你就要當父親了……”

  “是啊,我們要是將來有……”古天成瞪大雙眼:“甚麼,你有孩子了嗎?”

  鄭芷渝羞答答地點了點頭:“三個月了……”

  古天成大叫一聲,抱起妻子,歡喜若狂地叫道:“甚麼?真的嗎?老婆!我愛死你了!多謝你給我的禮物啊!”

  鄭芷渝推開他,“別嚇壞寶貝了……”

  古天成訕笑,含情地望着妻子。她雖不是個大美人,但舉止嫻雅,大方得體,舉手投足都散發着一種獨特的風韻,這時一臉嬌嗔的樣子更使人酥然。他陶醉於未來美好的生活想像中,這時,手機卻不識趣地響起了,掏出來一看,是梁鏡暉來電,無奈接聽。

  “大頭仔,你死去哪裡了?快點回警局來幫忙!”

  “暉sir,今天我放假啊!”

  “管你放假還是放屁,快點回來!兩單案子都要你參與!”梁鏡暉說完就掛了線。

  古天成向妻子搖了搖頭。

  鄭芷渝道:“是暉sir打來?你先回警局吧,可能真的很需要你。”

  “那麼我先送你回家。”

  “不用,我在這裡再呆一會,再想想如何裝修。你走啦!”

  又是一陣手機鈴響,這回卻是妻子的了,她拿出手機看也不看就將聲音消掉,着古天成快點回公司。古天成溫柔地看着妻子,吻了對方嘴唇一下,叫妻子一個人小心,然後離開新居,趕回警局去了。


04



  司法警察局,刑事調查廳小會議室內,廳長司徒河清、該廳轄下侵犯人身罪案調查科科長雪安度,以及毒品罪案調查處和縱火罪案調查科的相關人員,正聆聽以督察梁鏡暉為首的小組,報告金山大廈姦殺縱火案的最新進展。

  “根據鑑定處轉交來的法醫報告,經過解剖後,初步結果顯示,死者是遭人在身後用手臂勒住,窒息至死,死亡時間約為下午四點半左右。”專案組成員白蘿莎偵查員向同僚報告,她按了一下鍵盤,投影幕畫面由死者頸部的照片轉至臉部,續道:“法醫在她體內發現有氯胺酮,估計生前曾吸食K仔,根據頭髮及尿液化驗,相信吸食劑量很大,而體內還有迷姦水殘留物……”

  朱飛龍道:“迷姦水?兇手太賤了!”

  雪安度問:“她是否有遭到侵犯?”

  “女死者身體裡及床單上遺留有大量男性精液,但從檢驗結果看來,難以確定死者是自願發生性行為還是遭受過性侵犯……”白蘿莎與雪安度都是土生葡人,兩人是表兄妹關係,在親戚面前討論這種細節畢竟有點尷尬。

  “現場環境有何特別之處?”梁鏡暉一邊瞟向剛開門進來的古天成,一邊問道。

  “根據鑑定處的現場勘察報告,現場最少有五處火頭,其中三處在死者倒卧的房間內,顯然犯人是要毁屍滅跡。可是……”

  “可是?”

  “我們在現場探測到燃油的分子,卻找不到盛載的器皿,相信已被兇手帶走了,估計兇手曾打算利用燃料助燃,但不知何故最後只使用打火機點燃幾個火頭。至於指紋鑑定方面,目前搜集到幾個指紋樣本,其中有些證實是死者及她的朋友張劍香的,還有一些指紋樣本面積較大,相信屬於男性。此外,大家看看這些照片,這些照片反映了屋內被搜掠過的痕跡……”

  古天成在梁鏡暉旁邊坐下,只聽朱飛龍道:“你是說,兇手同時想製造屋內遭搜劫的假象?故佈疑陣?”

  梁鏡暉皺眉道:“難道兇手是隨機犯案嗎?若是認識女死者,錯手殺害對方之後,能夠冷靜下來放火也不容易了,何況是製造現場被搜掠的假象,只有不認識死者,才能在殺人之後再進行如此冷靜的處理,因為兇手對死者沒有感情啊……”他看到坐在對面的胖子林茂棠像有話說,便問:“肥棠,有甚麼意見?”

  林茂棠道:“我估計兇手不認識死者,以我多年調查入屋行劫的經驗看來,現場的混亂程度顯示兇手一定是很等錢用,找不到錢不罷休,不是說死者是賭場公關嗎?說不定兇手是賭輸了錢的賭徒,跟蹤她到住所,再伺機行劫……”

  一直沉默的司徒河清道:“先別說女死者在路氹城上班,離案發地點太遠,她們這些女公關被豪客吹捧幾句就認為自己身嬌肉貴,怎可能走路或乘搭公交呢?她們不是有人管接管送,就是自己開車了……”

  古天成道:“咦?這可奇怪了,怎麼兇手卻不取走死者的手機呢?”

  “甚麼牌子的?”司徒河清問道,“你在哪裡找到?”

  “iPhone 5S,也值幾千元啊!……那手機當時正在充電,放在衣櫃旁,剛好被門扇擋住了,也許兇手一時注意不到。”

  “也有這個可能性……肥棠,你負責翻看管理處和周邊商舖的閉路電視錄影,有甚麼線索?”

  林茂棠道:“有有有!”拿過手指記憶體,騰騰騰地走到電腦及投影機之間,將嬌小的白蘿莎擠開,插上手指,開始播放一些片段。大家都知道,除非是早有預謀並經過慎密的安排,否則只要升降機、大廈出入口及周邊商舖的閉路電視能夠拍下兇案發生前後出現過的可疑人物,案件幾乎是可以告破了,剛才對解剖結果及現場環境分析的討論,只是協助盡快鎖定兇手身份。

  “由於四點鐘前後仍是工作和上課的時間,案發時段進出大廈的人不多,撇除一些可能性不大的人物,以及一些已有不在場證據的大廈住戶外,形跡較可疑的只有這三個……”林茂棠抬起手掌,笑道:“時間真趕,我不小心學了飛龍的壞習慣,把重點都寫在手掌上了……”他一邊看着掌心上用圓珠筆記下的時間點,一邊調校片段進度,也不理會朱飛龍正作狀要打他,“各位看看,這個穿黑色風衣、黑色運動褲的人,曾到過死者所住的六樓,具體時間是下午三點零六分至三點五十五分……他出入都套上了風衣帽子,又載着口罩,似不想讓人看到他樣貌似的,我們已問過六樓住戶,沒有人對他有印象。這裡還有一些照片,都是附近商舖閉路電視的截圖,可以見到他警覺性很高,不是故意低頭不讓閉路電視拍攝到,就是藉着其他路人來遮擋……雖說他離開時間與起火時間有一段距離,但這樣的人就算與本案無關,也可能與其他犯罪有聯繫,因此我們會進一步調查……”

  林茂棠打開另一段片,“剛才的是停雙數樓層的升降機……這段片則是停單數樓層的,大家看,這個穿白色衣服的矮小年輕男子,他約在三點十五分在死者住所樓上的七樓步出電梯,卻又在一個小時後,即四點十六分在五樓步入電梯,與死者死亡時間相約。大家留意片段,可以看到他神色怪異,不停自言自語,手舞足蹈,似是吸食了毒品……這樣的癮君子要找到不難,只要透過我們與毒販子有聯繫的線人就可有線索……”

  古天成道:“但這樣的人能夠在姦殺人之後,還能夠在現場搜掠和放火嗎?”

  朱飛龍接口:“況且他可能只是在後樓梯吸毒,為避開一些上落樓梯的住戶,而由七樓走到五樓……”

  雪安度打斷他:“無所謂啦,吸毒是公罪,無論他是否兇手,抓到他就算破獲多一單案子。”

  林茂棠道:“所以我認為最有可疑的是這一個。”他又打開另一片段,畫面出現的是一個穿着黃色短袖制服的石油氣送貨員,抬着一罐石油氣步進升降機。“這個人在四點零二分進入升降機,到達六樓,然後逗留到四點五十分離開,我從來沒見過送石油氣的會逗留那麼久……”

  梁鏡暉道:“他那罐石油氣根本沒替換,肥棠你倒帶看一看……大家看到嗎?他離開時抬石油氣罐的力度、把罐放下時的動作,明顯都是一罐充滿氣的石油氣罐……”

  “問題來了,如果這傢伙是兇手,那也太離奇了吧?他正在上班,行兇動機是甚麼?單純是見色起心?”朱飛龍疑道。

  司徒河清道:“現在這個人最有嫌疑,只要到那家石油氣公司找到他,接下來就易辦了。”話聲剛落,就有人敲門進來,一個偵查員將一份資料遞給他。

  司徒河清接過資料一看,道:“電訊結果出來了,石油氣公司確曾收到事發單位叫送石油氣的電話。我們目前首要是到石油氣公司尋找那個送貨員。”他站起身道:“今次這宗案件,雖涉及縱火,但關鍵是姦殺,因此應由侵犯人身罪案調查科主導,毒品罪案調查處和縱火罪案調查科協助。剛才Andre科長已選派了梁鏡暉督查及他的小組負責,請暉sir分派同事任務,並請你做好!”說完就轉身離開會議室。

  梁鏡暉似已心裡有數,吩咐道:“Rosa,你跟我一同前往大英石油氣公司調查;大頭仔,你帶那叫張劍香的證人返回現場重新勘察,你要注意不能透露案件詳情,她也有作為共犯的嫌疑;至於肥棠、飛龍,你們提供支援,並同時搜尋另兩個可疑人物的資料,出發!”(試讀完)




 《懦弱》經已出版,欲購從速!

《懦弱》發售地點: 


澳門文化廣場 理工星光書店 邊度有書

Friday, December 19, 2014

澳門作家太皮新作小說《懦弱》試閱





《懦弱》 

 01

  傍晚時分,位於澳門半島東北區的黑沙環金山大廈六樓一個住宅單位發生火警,接報後消防員迅速趕到現場灌救,及時將火撲滅,火勢並沒蔓延,在單位內的破壞也不算嚴重。在救援過程中,發現一具女性屍體躺卧於房間床上,全身赤裸,只穿着一條內褲,並沒逃生跡象。消防員與到場的治安警察初步查看現場,發現不止一個火頭,未見有碳爐等自殺器具,認為事件有可疑,便立即知會司法警察到來調查取證。

  未幾,司法警察局偵查員古天成及朱飛龍,連同幾名鑑定人員趕到,經過約一個小時的初步檢查取證,結果顯示女死者身上並沒有任何燒灼的痕跡,而頸上有明顯的勒痕,面部紫瘀,應是窒息致死,內褲底裡反轉穿上,相信是由他人在慌亂中胡亂套上,生前是否遭受過性侵犯,有待進一步剖屍檢驗。

  古天成看着那女死者的臉,見她只有二十餘歲,面容姣好,稚氣未脫,心生憐惜,可恨兇手辣手摧花,打定主意一定要找出兇手,繩之於法。發現火警的是女死者的同居朋友,正在現場飲泣,古天成上前問道:“小姐,一陣要請你跟我回警局落口供,現在我先向你了解一下情況,你的朋友叫甚麼名字?”

  那女子抬頭,古天成見她雖梨花帶雨,楚楚可憐,但濃裝艷抹,隱有一股騷勁,只聽她道:“Tiffany……”

  “中文名。”

  “戴芳妮……芳香的芳,女字邊一個尼姑的尼……”

  “你是她的朋友?”

  “我們在太陽神賭廳一起做公關……”

  古天成“哦”了一聲,續道:“火警是你發現的?當時情況怎樣?”

  女子哭道:“今天中午我們起床準備上班時,她說有點不舒服,要我替她請假,我就叫她好好休息……我獨自上班,之後還收到她短訊,叫我傍晚抽空買碗粥回來給她吃……誰知我一回來,就見到單位冒出濃煙,起火了!……嗚……我當時心裡就有不祥預兆……”

  朱飛龍也走了過來了解情況,他彷彿這時才看到那女子似的,像貓見了魚一樣,目不轉睛盯着她的粉面。古天成正要繼續詢問,只聽外面一陣擾攘,有人大聲叫嚷:“你新來的嗎?連我暉Sir你都不識得?”他知道督察梁鏡暉來了,估計又是丟三落四,忘帶工作證,便丟下女子,跑到門口,向看守的治安警員道:“伙計,他是司警,給他進來吧!”

  梁鏡暉瞪了穿制服的治安警一眼,穿過封條,進入單位內,也不理會古天成及朱飛龍,像狗一樣動一動鼻子,逕直走到陳屍處。他有一米八以上身高,只有一米七左右的古天成站在他旁邊顯得矮小。梁鏡暉蹲下來,握拳放在嘴前,皺眉沉思,半晌,道:“先姦後殺。那兇手身高一米六至一米六五,體重一百三十磅,左撇子。”他說完站起身,一把推開正在涎着面跟女子說話的朱飛龍,問女子道:“你是否有男朋友?”

  那女子見一個兇神惡煞的中年漢將臉靠得那麼近,嚇了一跳,囁嚅道:“男?男朋友?我……她……”

  梁鏡暉制止她:“得了,我知道你們不是同性戀了。那麼我問你,你是否曾經介紹男性給她認識?……或者這麼說,你是否曾經在一些場合裡,例如卡拉ok或者disco之類,介紹你的朋友給她認識?”

  那女子道:“我們認識的朋友很多,也很雜,我……”

  梁鏡暉又不等對方說完:“你們的工作是?”

  古天成已將女子回答的話記錄完,接口道:“賭場公關……”

  梁鏡暉點了一下頭:“看來與工作未必有關係……”

  古天成以為他會說“有關”,但卻說“無關”,正想發問,只聽他又道:“去得賭廳賭的人本就大把錢大把女人,犯不着犯法……加上,”他避開女子目光,“對他們來說,賭廳女公關都是一樣的,為此而殺人的可能性很微……”他又轉向女子:“你們帶過甚麼朋友上來……”

  那女子被他的急性子弄得不知所措,也未深究對方的話,道:“我們……我們很少帶人上來……”

  “你再想想?”

  朱飛龍勸道:“暉sir,你嚇到她了!……”

  “你少出句聲!……小姐,一定有的!你想想!”

  古天成見女子一臉茫然,向梁鏡暉道:“暉Sir,她剛死了個朋友,先讓她冷靜一下吧!”

  梁鏡暉瞪了他一眼,臉容稍舒展地看着女子,說:“我叫梁鏡暉,大家叫我暉sir,司警督察,請問你叫甚麼?”

  “我叫張劍香……”

  梁鏡暉道:“我也只是着緊想快點找到兇手,看現場環境,兇手犯案不久,恐怕還在澳門,相信很快就會潛逃進大陸,你給的線索越多,我們越快鎖定目標,也就可以越快破案。”

  張劍香歪着頭想了很久,又搖了搖。

  梁鏡暉點了點頭,一拍古天成肩膀,道:“大頭仔,這裡交給你同飛龍了!”叼上一根煙,轉身離開。

  古天成對於前輩風風火火的行徑啞然失笑,望着那張劍香苦笑搖頭。

  過了約一小時,鑑定人員初步取證完畢,由仵工將死者屍體送往山頂醫院殮房,等待法院檢驗。樓下,已有大批記者聚集拍照,收到消息趕來的司法警察局刑事調查廳廳長司徒河清了解過詳情後,接受記者訪問交待事件。古天成及同袍則取走部分證物,包括死者的證件及手機等,並帶同張劍香返回位於新口岸的司法警察局總部作正式的口供記錄。

  司法警察局裡,約莫花了半個小時左右,古天成把要問的話都問完了,張劍香已顯得一臉疲態,這時有一個年輕男子到來找她,古天成先讓他們見面。張劍香着那男子先走。古天成察顏觀色,順口問道:“男朋友?”

  張劍香道:“男朋友?算是吧?算不算呢?”

  古天成本來一直很有耐性,這時卻忽然像被觸碰到甚麼似的,說:“你們女人不可以專一一點嗎?”

  張劍香吃了一驚:“你誤會了,他是我同事,在追我……”

  古天成冷笑一聲。這時一隻大手搭住了他的肩膀,回頭一看,只見梁鏡暉不知何時已回到警局,他手拿一杯黑咖啡,瞇起眼約略看了看那些口供,像很無聊的拿起放在證物袋中的死者證件看,又向着張劍香打個調皮的眼色。死者的澳門永久居民身份證顯示她一九八八年在澳門出生,身高一米六二,其他記錄在證件上面的資料尚有父母姓名等。他聳聳肩,將證件放下。回到自己座位,雙腳擱在桌上,打開電視電台網頁,看記者如何報道火警。

  古天成見到上司如此大模斯樣,手扶額頭,閉起眼,深呼吸一下。反而張劍香噗哧一笑,饒有趣味的看着那中年大叔。

  “張小姐,沒問題了,在這份口供上簽個字就可離開,有需要我會聯絡你。……對,就簽在這裡。……謝謝,我送你出去吧。”

  朱飛龍放下工作,與古天成一起陪着張劍香下樓到大樓門口,只聽一陣淅淅瀝瀝之聲,不知何時竟下起雨來了。朱飛龍要找雨傘給她,她說不用了,原來那剛才來找他的男子正撐着傘在外面等她呢,只見他髮型和衣着都是時興款式,不知他有意還是無意,見兩個警察看他,他就按下手中的遙控,對面馬路停泊的一輛奧迪車車燈眨動,響了兩聲,似是示威。古天成沒好氣,叉起腰,聳聳肩,打算回去完成餘下工作,卻見正要道別的張劍香一臉惶恐盯着自己身後,他狐疑地回頭一看,只見梁鏡暉像一尊羅漢塑像般站在大堂中。

  梁鏡暉向古天成走近,囁嚅道:“那死者……戴芳妮……她就是邵月雲的女兒……我跟進了二十年……怎麼就想不起來呢?”

  “邵月雲?”古天成訝道:“邵月雲!……二十年前那宗肢解兇殺案的女受害者?”

  “沒錯!就是她!……這一定是線索!”梁鏡暉用力抓着古天成的肩膊,“還有半年就會過追訴期!我一定要找到那個兇手!這一次我不會再讓他跑掉了!”

02

  同一時間。

  位於路環島的黑沙水庫燒烤場,一對小情侶撇開同伴,跑到山邊一棵大樹下避雨。兩人只用一大塊瓦通紙擋着雨水,卿卿我我,緊摟一團,驀地裡“嘟啷”一聲,少女的手機響起,她拿起來看的當兒,透過隱約的亮光,驚見有人站在男友身後,她惶恐地指着那人大叫,差點暈過去。少男嚇了一跳,轉過身將女友藏在背後,開啟手機的“電筒”程式,一照之下,嚇見山邊的泥土掉下一塊,一個連着長髮的骷髏頭骨顯露出來,嚇得小情侶跌坐地上,兩人連爬帶滾,找回同伴,報警去了。

  梁鏡暉與其他司法警察局人員接報到場,他走到那骷髏前面,直視着骷髏雙眼位置的兩個空洞,直覺告訴他,這就是二十年前那宗肢解案,一直找不到的還害者邵月雲的頭顱。鑑定人員檢查了骷髏的牙齒,初步結果與梁鏡暉銘記心中的資料吻合,他蹲下來,看着骷髏雙眼,輕聲道:“我知道你的冤屈,對不起,我一定會找到他們!一定!”

   泥水從骷髏眼眶處汩汩流下,就像流淚一樣。


 《懦弱》經已出版,欲購從速!

《懦弱》發售地點: 


澳門文化廣場 理工星光書店 邊度有書



Sunday, December 07, 2014

《懦弱》內容簡介




  一宗縱火姦殺案,與二十年前的恐怖肢解案有何關連?


  染上怪病的司警督察梁鏡暉同時牽涉入兩宗案件中。

  為解開二十年前的迷團,為在刑事追訴期結束前將兇手繩之於法,二十年來他犧牲家庭、犧牲自我,苦苦追尋,結果卻是出人意表!

  兵凶戰危之時,一個曼妙又熱情的女子出現在他生命中,愛情之火如何成為破案關鍵?

  他的下屬古天成和朱飛龍,遇到的又是怎樣的凶險?

  這是一個講述人性中勇氣、自私、殘忍、悔疚與軟弱的故事。

  這也是一個講述偉大的愛的故事。



 《懦弱》 十二月中上市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