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December 15, 2008

婚禮之旅:澳門→廣州→杭州→宜興→無錫→廣州→澳門(一)

(婚宴的回禮十分豐盛,八十多元的中華都有兩包)

日閱讀版昨日刊登了一篇關於小說《愛比死更冷》的評論,作者署名“梁錦生”,撇開該文第一段將我的小說大讚特讚不說,總體來看確實是一篇好文章,能將小說作者意圖及自己的見解作充分的分析和闡述,這正是一部作品所需要的高質素評論文章,同時亦可見該文作者有一定才能。根據小弟與該版面編輯的研究,懷疑這文作者是本的一個讀者,本人初步將目標鎖定為“小澳胞”,不知有沒有說錯呢?以下是文章鏈結:http://www.macaodaily.com/html/2008-12/14/content_259263.htm

年時間過得特別快,到了年尾猶甚,大有急景殘年之感。十一月小弟在匆忙之中度過,以為十二月時間會行得慢一點,誰不知活動還是接二連三,昨日才遊完新會,去了玉台寺和小鳥天堂回來,這個故事留待下回分解,先說說上周杭州及宜興之行。

  因為與大學好友阿璟有約,說過要在他結婚時參加婚禮,而阿璟在上周日結婚,剛好有些錢的我,便毫不猶豫地訂機票赴約了。機票其實很便宜,由廣州飛杭州,連雜費稅項為五百餘元,由無錫飛廣州,則為七百餘元,總共才一千兩百多元。前一個周五(十二月五日)下午提早收工,帶着行李坐車到了廣州,在那邊過了一夜,第二日一早飛赴杭州。

  家境富裕的阿璟一早在機場接我了,他同時也在等他在英國留學時結識的朋友。阿璟在大學畢業後好像在家呆了一年,便去了英國留學,在那邊他結識了漂亮的杭州姑娘小毅,兩人一見鍾情,回國後,阿璟不留在老家宜興,也不留在管轄宜興的地級市無錫,不留在蘇州,而是陪着女友留在杭州,維繫感情,經過三四年的栽培,愛情終於修成正果。在機場和他閒聊了一下,他的英國留學朋友也到了,有趣的是他要好的朋友要不是北京人,就是在北京工作,於是幾個人約在一起來了。我們坐阿璟的奔馳去到酒店,吃了些東西,晚上,阿璟的家裡人也來了,打算次日一起接新娘回老家。

  晚宴安排在西湖邊上的新三毛花園餐廳,氣氛及環境不錯,據說在杭州好有名,而老闆娘正是新娘的阿姨,招呼自然是一流了,大家把酒談歡,談天說地,在座的年輕人幾乎都曾留學英國,又是新郎新娘的同學親人,氣氛自然融洽,我美食當前,自然是不想那麼多的。其中那餐廳的太子女(新娘的表妹)不停搞氣氛,看她的表現,我想將來這家餐廳在她打理下應該可以進一步發展。

  吃飽飯各自歸家,夜深我又一個人出外閒逛,這個就不多敘了。次日一大早起床,我難得穿上西服,跟着大伙去接新娘,算是見識了內地富人娶親的排場,在新娘家接新娘的過程與澳門無大分別,就是一班姐妹留難新郎,新郎被玩弄了一會兒,最後還是用紅包打通關節,開門見老婆。表妹撰了一份結婚宣言,要表姐夫誦讀和遵守。有趣的是,澳門人叫做“姐妹”和“兄弟”的要好朋友,那裡都管他叫做伴郎和伴娘,而數目限於三個。

  澳門的婚宴幾乎都在晚上搞,而那邊的婚宴卻多安排在中午,於是近十架的車隊,在杭州接了新娘後,浩浩蕩蕩由浙江杭州駛往隔了一個太湖的江蘇宜興,趕赴婚宴。這也是我期待的節目,因為可以見到一些久違的朋友。車隊順利到達宜興,到了宜興後,車隊一律用寫着些婚姻祝語的貼紙貼着車牌,方便每一輛車都能衝紅燈不掉隊,沿途喜氣洋洋,順利抵達朋友家。(待續)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朋友,走好!


年時,大槪在十三四歲時,我常常都會有快要死的感覺。反正那感覺很強烈,晚上一走到街上甚至要深呼吸,準備迎接死神的降臨。我想這也許是一種心理病,是由於某種壓力而引致的,而不久之後就沒事了。其實,我有幾次險死還生的經歷,有次在海邊差點浸死(小時候經常有小孩子被浸死),有次玩遊戲摔在地上,有十多分鐘動彈不得(詳情寶貴的生命啊!)我以為自己死定了,以為自己要癱瘓度期餘生了,但我相信這是神的力量,我想活動的願望是多麼的強烈,然後我就活動自如了。說實在的,我很怕死,很怕身體功能受到損害,不能像一個正常人地生活,如果現在要我去死,我一定不甘心,我的遊魂野鬼一定會遊蕩數十年不散。

  昨日,聽到一位朋友離世的消息。這位朋友是我的同事,雖然共事不是太久,但三世修來同船坐,與他相識,本身就是一種緣分。印象中的他高大英俊,開朗熱情,樂於助人,有禮識做,對於粗蠢肥笨而又兇神惡煞的我來說,真有點自慚形穢--雖然這樣說我自己有點誇張,但我確實對他很有好感,自私點說,有這個人做朋友,你也不會有蝕底的。這樣的大好人,只有二十五歲,生長於小康之家,有要好女朋友,有一份算是不錯的工作,卻竟然因為一些小傷患而引起脊椎癌症,但他卻忽視癌症,有病不醫,最後被上司發現問題的嚴重性而勒令他停薪留職,去把病治好。

  我也才意識到他的病情,然後,他開始接受化療了,我在同事口中知道一些他近況的片言隻語,見到他剪短頭髮的圖片仍然健健康康地笑對鏡頭,雖然我們都知道他的情況不樂觀,但看到他的圖片,我仍樂觀地想,希望他沒事,將來可以回來上班,給我“差遣”,我也想,他就算好不了,應該可以支撐一段日子吧!但有些事就這麼突然,昨日上午還和兩位行家--一位是他的中學同學,一位是與他出過差對他有很好的印象--吃早餐談笑,下午我們都收到他離世的消息了。我也不想矯情地說自己有多麼傷心,畢竟與他不是很熟,但從與他相處的短短時光,我卻知道他確實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大好青年,是一個對人類的存在有價值的人,因此,我是感到傷心的。唉。

  我相信你有很多遺憾吧!但既然走了,希望你一路走好,讓遺憾都變成愛的祝福,去庇祐那些守護過你的人吧!阿Dee,拜拜!

Wednesday, December 03, 2008

喂,我唔係林朗啊!

(黑仔吃了阿B一腳飛毛腿)

嚟宣傳小說《愛比死更冷》啦,無計啦!剛剛寫完一大扎稿,打算用這吃飯時間透透氣,寫篇嘢。首先很感謝越來越多朋友知道我出書和表示要買我本書,更多謝那些短短時間內已經看了這本小說的人,實在萬分感激!

  不過問題是,由於小說中有部份本人的親身經歷,例如吃過女人煮的糖醋排骨、坐過沙士火車回澳門等,有些認識我的朋友或者對我感興趣的朋友,便都以為小說中那些故事都確切的發生過。很多謝那些朋友的投入,但正如我在電視台訪問時說的一樣,小說寫的是“可能發生的現實”,我並不一定要殺過人才可寫殺人犯,也不一定要做過編更文員才可以寫編更文員,很多故事,只需要一些經歷、一些道聽途說、一些材料、一些採訪就可以編寫出來,正如我寫《連理》一樣,我未生存在十九世紀,但有些朋友認為我寫出了那個味道。

  不過,我也有點杞人憂天,大家見過我,都好難相信那些故事會發生在我身上,但為了保持那些過往對我好過的人的清譽,我還是要提一提。

  我下一部要寫的以賭為題材的小說,就有大部份親身經歷,也有大部份想像,由於想像的部份很極端,所以不會引起大家遐想。至於我已決定要寫的下下一部及下下下一部小說,相信讀者更加不會聯想到我,其中下下一部,我已初步有了採訪和體驗生活的大計。哈哈,我發覺我為寫作真是作好大的努力啊!(問題係,太皮你要讀多啲書先得架!)

Tuesday, December 02, 2008

難得一見的星星月亮“哈哈笑圖”



(大家要點擊看大圖喔~~~)

一輪小說《愛比死更冷》的宣傳轟炸後,今日貼一些輕鬆的圖,讓大家喘一口氣。話說昨晚在立法會,突然收到展鵬靚哥傳來的短訊:“今晚兩粒星與彎月組成了一個哈哈笑,好Cute,快看!”小弟第一時間以為他Sent錯,然後又以為他在電視上看到我做了些甚麼奇怪的動作,最後才Get到他的意思,已被立法會某些議員悶彈轟炸的我,立即走到立法會外,果見兩粒星與月亮組成了哈哈笑,害怕散會這個圖案不再,便立即衝回去拿相機,抓拍了幾張,雖然肉眼看比看照片好,但肉眼看不到的朋友,看照片也好。事實證明我沒錯,散會的時候,“哈哈笑”已經西沉和看不清了!

後記:同事給我看了一個網頁,我才知這個天文現像要等到2036才再出現。“1998 年 4 月 23 日 , 地 球 上 空 曾 經 出 現 過 一 張 愁 眉 苦 臉 , 當 時 的 彎 月 是 向 下 墜 的 , 當 年 的 亞 洲 金 融 風 暴 還 沒 有 完 結 。 澳 洲 悉 尼 氣 象 廳 觀 星 學 家 Nick Lomb 說 , 錯 過 了 昨 晚 , 就 要 待 至 2036 年 7 月 21 日 , 笑 臉 才 會 復 現 。”
http://forum.baby-kingdom.com/viewthread.php?tid=1895179&extra=page%3D3

Monday, December 01, 2008

繼續感謝、人間喜劇及其他


再說說周六的簽名會,我領悟到另一樣東西是,同其他作家一起搞簽名活動,真是很有壓力,當其他作者還有一堆人等着簽名,而你已經“斷纜”,真是有一點窘迫,幸好今次拉了不少“客”,蘇大同鄉會一人一本,而阿菲更一次買了五本,有他們的支持,我才斷斷續續有名簽。我還領悟到,自己支持者不多,簽名不應該這麼快,應該用心地一個字一個字地寫清楚,那麼拖下時間也好,周六當天我太快了,十秒都不到就簽了個名,下次再有機會,我就識做了,哈哈。

  昨日周日,在一個懶洋洋的下午,我已經將下一部中長篇小說(圍繞賭的故事)的人物、大綱、核心故事、具體情節走向構思完成,這將是一部黑色幽默的作品,連女主角也一改我以往常態,不再以美女掛帥,而是一個樣貌、身材都很普通,性格又諸多缺點的小女子,而男主角也是一個樂天的人物(以前的男主角多是神經質和小器一類),想着就覺得好好睇。現在只等動筆,動筆時相信也有很多意想不到的人物及情節出現,因此我還不敢構思得太深入,而影響寫作的樂趣。

  說到意想不到的人物,《愛比死更冷》中有一個人物叫做雯雯,我在構思小說時從沒想過她,但幾乎一動筆,她就出現了,更神奇的是,雯雯其實是我作品《草之狗》的一個小角色、女主角柔柔的十四歲妹妹。我想,既然我的小說是同一個人寫的,我生活遇到的原型和想像出來的人物大致都只有那些人,與其創作一個性格相同的新人物,倒不如使用舊有沒有發揮過的人物,既可讓自己的世界觀有延續,也可讓作者內心的想像有延續,同時又不影響閱讀。《愛比死更冷》中雯雯的前度男友胡憶深(描述不到一百字)則是《草之狗》的主角之一,當時他們還未拍拖。《愛比死更冷》不會有續集,但某些次要角色都可能會成為另一部作品的主要角色,最後各部作品形成了我太皮自己的澳門《人間喜劇》,正!

  我希望修訂《草之狗》出版,昨晚便找出來看了一下,發覺這個幾年前寫的東西,現在看來真是很稚嫩,有些肉麻對話和幼稚情節,現在看來很覺無聊,還有人物的對話太多,拖慢了情節的發展,但我認為整體故事架構和人物都有可觀之處,因此希望刪改一下再要求出版社出版(如果沒有人肯出版,我會自費用數碼印刷印五十本畀《愛比死更冷》的讀者)。

  
據我了解,有些朋友已經把《愛比死更冷》看完或者已經看到一半,有些朋友覺得好睇,有些朋友覺得好似咬着爛蘋果般不想再看下去,我無論如何都會衷心感謝大家,我一來會堅持自己寫作的理念,二來也會接受大家的建議,因此這篇文章的Comments部份,我會長期掛在邊欄上,希望大家看完就給意見!我會選擇些意見好的,將來印本詩集畀佢哋!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