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April 27, 2011

(十七)無創意的動畫「上河圖」(上)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電子動態版《清明上河圖》導致「炒飛」熱潮,實值得載入澳門史冊,平時「望文(化)生畏」的澳門人忽然風雅和愛國起來,為不能看到這幅電子作品而捶手頓足,怎不叫人嘖嘖稱奇?我認為,展覽之所以大受歡迎,主要還是人們期望值過高的緣故,如果門票是輕易購得甚至有人送上門,又或者在網上是割價拋售而非數以倍計地兜售,相信效應就不會這麼熱烈。澳門人,或者說全人類,都愛犯賤,有難度才會覺得矜貴。

  網上炒賣的門票,便宜則五十元左右一張,貴則過百元,雖然十幾倍的價錢聽起來好誇張,但也只不過是百來元左右,比起地產佬食價一下子賺你幾十萬血汗錢,這簡直比起鼻屎更微不足道。不過,說實話,電子動態版《清明上河圖》實在是不外如是,收取十元意思意思還可以,超過十元就真有搵笨之嫌了。

  這幅圖我在上海世博期間看過一次(我去了世博兩次,但只入了一次中國館),這回在澳門又再回味一番。在上海欣賞時,像見到一切「霎眼嬌」的女人一樣,確實產生過一些視覺上的樂趣,因為類似的創作還實在少見,雖然將靜止的畫變成會動不是甚麼新鮮事,例如《春光乍洩》的「麥高芬」瀑布燈就是一例(雖然技術層次差別很大),但這麼大型卻是第一回看到,倒也覺得興味盎然。

  可是,後來看youtube得知,原來動畫電影《麥兜响當當》早有類似的創意,其中「麥子仲肥」、「人肉提款機」和「發明超級市場」等爛gag,更是創意爆燈,於是我開始對電子動態版《清明上河圖》有點偏見了,畢竟這幅畫除了會動之外,還有甚麼創意呢?而且概念還可能是抄襲的。到其在澳門展出,我再看一次,確實覺得不外如是。

  由張擇端所繪畫的《清明上河圖》原是一幅靜態的畫,電子動態版的畫,其實就是「動畫」,可能用「電子動畫《清明上河圖》」這個用語會令作品掉價,或者也有違傳承中華文化精髓的宗旨,因為「動畫」一詞由日本人發明,所以才叫做「動態版」,但是,在前面又加了個「智慧的長河」,這個我就有點不知所云了,似乎不加這個五字,電子動態版《清明上河圖》就站不住腳似的。

  (原載於2011年4月26日)

Wednesday, April 20, 2011

(十六)屈機的簽名(下)



  林子祥的簽名成為了我擁有的第一個明星簽名,後來,甚少將書丟棄的我將一些瓊瑤的盜版書掉了,不記得是《梅花烙》還是《鬼丈夫》,因為有林子祥的親筆簽名庇佑而保了一命。

  這之後,我好像一直沒問過人攞簽名了,直至出來社會工作,因工作關係,才再次向明星討簽名。為甚麼向明星討簽名事關工作?話說當年我剛入行,還是新仔一名,未過試用期,在採訪格蘭披治大賽車時,遇到過氣明星林志穎了。林志穎當時參加一個賽車比賽,我見到他,自然多拍了一些相,畢竟小時候也喜歡跟着他唱《今年夏天》,但就沒有想過問他攞簽名。

  那時,我報館中一位師姐確是他的一等一粉絲,收藏着大量偶像的絕版CD,她很想去攞簽名,卻十分害羞,於是便以資深記者的身份,威逼利誘我拿着她的珍藏,去請「小旋風」簽名。

  當時我一來新入行不敢違抗命令,二來也因為對方是女性不好拒絕,便硬着頭皮去到正在檢測賽車的林志穎身邊,問他攞簽名。林志穎見到我這個樣貌好像不比他年輕的大男孩(人),拿着他十多年前的作品出現了,神情揉雜着感動、感恩、感謝和驚喜地幫我簽了名。

  我當時已經感到相當屈機,但最屈機的是林志穎身邊的一位女士──不知是他助手還是伴侶,忽然冒出一句:「這(CD)是不是假的?」我雖然對她的發問感到驚奇,倒沒太在意,但那位女同事可是氣炸了肺,也許從那刻開始,她就不再愛那偶像了。

  雖然我對問人攞簽名不是十分喜好,但那年剛好是大賽車五十周年,因為我第一年入行的關係,對一切都很感興趣,便拿着大賽車的海報和記者證,去找所有賽事的冠軍簽名了,後來拿出海報一看,已經不知誰打誰。

  不過,對於我來說,有些簽名是很珍貴的,例如台灣作家白先勇的簽名,就連着他的《台北人》被我珍而重之的收藏着,好像武痴珍藏着一本武林秘笈一樣。

  (原載於2011年4月19日)

Wednesday, April 13, 2011

(十五)屈機的簽名(上)



  很多人都喜歡收集明星簽名,我卻不好此道,過去做記者時接觸了很多明星,但為了保持記者的氣度,我都沒有問過那些人物攞簽名,現在想來,倒也沒甚麼大不了,這些簽名除了在影迷歌迷的心目中有點價值外,真是沒甚麼意思。

  不過,我倒曾經熱情地去追過一個明星攞簽名。讀初中時,有一回過大陸買書,瓊瑤的《梅花三弄》當時在香港電視台熱播,我便買了一套小說版,那時大陸的瓊瑤作品還沒得到授權,我買的自然是盜版。過拱北關回澳門時──注意,是舊拱北關──排在我前面的是一個黑不溜秋留着鬍子的男子,他回過頭看了我一眼,我一下認不出他是誰,但卻忽然心生憐憫:這個男子這麼瘦、這麼黑,一定很窮了……我還生出了親切感,因為我爸當時也是留鬍子的。

  突然,正在查驗證件的海關關員一陣騷動,幾個關員擅離崗位,拿着紙筆,跑到我身前的人跟前,一個男關員涎着臉笑道:「你是不是阿Lam?」阿Lam,林子祥?我一驚,只見前面的人點頭,原來他是大名鼎鼎的林子祥我也懞然不知啊!

  那些關員請林子祥簽了名。簽名過後,林子祥獲得了優先過關的禮遇,可憐我也想找他簽名啊!但還有幾個人才輪到我呢,而他已漸漸遠去了。我開始有點焦躁,到我過完關,追上前去,只見不少人已圍着他攞簽名了──注意,當時過關的人流沒現在誇張──我跑過去,從袋子中掏出了一本《梅花烙》還是《鬼丈夫》,打開扉頁想叫他簽名,卻苦無一枝筆。

  這時剛好有個阿叔問他攞完簽名,我便央他借筆給我,他爽快地借了,林子祥也爽快的簽了(他好像有點不快,因為我認不出他的緣故),但那阿叔已不見了。

  因為「騙取」了阿叔一枝筆,內疚感抵銷了我攞到明星簽名的高興,我很想將筆還給他,友報當時剛好有一個信箱之類的欄目,我便投稿去,希望找到阿叔將筆奉還,短信登出來了,但那支筆好像最後都沒有還到。
  
  (原載於2011年4月12日)

Wednesday, April 06, 2011

(十四)海嘯有感



  日本311大地震,引發史無前例的巨大海嘯,將日本東部沿海多個市縣瞬間吞噬,一切美好的歷史、人、景物和恩怨情仇都消失無踪。天地無情,以萬物為芻狗。在大自然的威力下,人類是多麼的渺少。然而,任憑大自然的威力如何巨大,但都敵不過時間,日本大地震發生不到一個月,我們已經從最初的同情轉化成恐慌,再由恐慌變成相對淡然了,遠在三千多公里外的一兩萬條人命的消逝,比不上通脹令我們有切膚之痛。

  在電視畫面中看着洪水將仙台等地的平房沖走,我想到的是當地有關魯迅的東西是否也已蕩然無存呢?魯迅曾在仙台求學,那裡有他藤野先生的墓。一切美好的事物的失去都是可惜的,這就是悲劇。

  人之所以可貴,是因為有記憶,懂懷念,可以分得出過去、現在、未來。

  據說,大部分動物的時間觀念都很差,不是說動物不懂得分日夜,而是動物不曉得現在的果,是過去所種下的因,現在種下的因,又會是將來的果,邏輯思維,是人物所獨有。就是因為有邏輯,所以我們才看到有人因為日本人的自然災難而額手稱慶,甚至幸災樂禍,將仇恨擴展和推延,也是人類所特有的本事。

  看着洪水將日本東部沿海的歷史像沙子上的圖案一樣沖刷掉,我除了想到魯迅外,腦海中忽然出現了一爿灰色的磚牆,上面畫了一個圓圈,裡面清清楚楚地寫着一個「拆」字,然後一架推土機,轟隆一聲,將磚牆連着屋子一下子徹底毁滅了。這是夢魘,在中國大地城市改建的過程中,有多少屋子是被這些人為的海嘯所淹沒?有多少珍貴的歷史和記憶是這樣被毫不留情地沖進了歷史的洪流中?真是數不勝數。

  (原載於2011年4月5日)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