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August 22, 2006

太皮眼中世上最偉大的抒情散文--《寒花葬誌》

奧運女孩

寒花葬誌 (明)歸有光

   婢,魏孺人媵也。嘉靖丁酉五月四日死,葬虛丘。事我而不卒,命也夫!
   婢初媵時,年十歲,垂雙鬟,曳深綠布裳。一日,天寒,爇火煮荸薺熟,婢削之盈甌;余入自外,取食之;婢持去,不與。魏孺人笑之。孺人每令婢倚几旁飯,即飯,目眶冉冉動。孺人又指予以為笑。
  回思是時,奄忽便已十年。吁,可悲也已!

我的翻譯:

  寒花,魏孺人(歸有光妻,七品以下官員夫人封孺人,這裡可作太太解)的陪嫁婢女。她在嘉靖丁酉五月四日逝世,葬在虛丘。她侍奉我卻不能到最後,這是命運啊!

  寒花剛陪嫁過來的時候,年僅十歲,耳邊垂著兩個丫鬟,拖曳著深綠色的裙子。一日,天氣寒冷,家裡燒火煮荸薺吃,寒花將煮熟了的荸薺削皮,多到瓦盆也差點裝不下;我在外面進來,伸手就要取來吃;寒花嘟起嘴抱走瓦盆,不給我吃。魏孺人開心笑了。孺人常常叫寒花倚著桌几吃飯,她吃飯的時候,眼睛總是望來望去,好像很好奇的樣子。孺人又指著我笑。

  回想那時,轉眼間已經十年了。咳(讀鞋),這就是人生的可悲啊!

-------------

這是怎樣的功力啊!一百多個字,就將一個女孩的形象描繪出來,對妻子的想念,對婢女的懷念,表達了深摯而含蓄的感情。每讀一次,都讓我感動,每個字都蘊含了歸有光的深情,不能增一字,不能減一字。我不解釋這篇文章了,GET得到就GET得到,GET不到也就算了。歸有光,字熙甫,號震川先生,明朝崑山人,所著《項脊軒誌》和《先妣考略》等均表達了深摯的情感,寥寥數語,寫景狀物,莫不動人。

圖片來源:http://news.shangdu.com/15/2004-09-01/20040901-625105-15.shtml

Friday, August 11, 2006

要有競爭力,就應該努力!

  低不成高不就,就是現在我的寫照。這年來偷呃拐騙兩份工夾埋有比荷官高的月薪,但同時換來很多不理解、虛偽和煩惱,我對現在的工作厭倦了,想要轉工,也未必有現在的月薪,除非做莊荷,但我的學歷和多年工作經驗沒可能就這樣白白浪費掉。轉差不多性質的工作,人工必定少一大截,而負擔和支出也多,未必可以應付生活。到現在,我才發現自己的競爭力很差,很弱,除了識寫東西,我根本就沒有其他才能了,特別英文,只能作簡單的溝通,現在的水平是能聽懂人家說甚麼,但要自己說,往往開口忘辭,辭不達意,這樣的員工大公司不會要,中小企五、六千元,點捱,現在百物騰貴,人民幣升值,生活已經是百上加斤。明日復明日,明日何其多!從今起就不要再浪費時間了,可以做幾日努力的人,就做幾日努力的人吧!加油!永不言敗啊黃春年!!!!!!!!!!!
(看了請當沒看過呢篇o野,朋友)

明日復明日,
明日何其多?
我生待明日,
萬事成蹉跎!
世人苦被明日累,
春去秋來老將至。
朝看水東流,
暮看日西墜。
百年明日能幾何?
請君聽我《明日歌》。

Wednesday, August 02, 2006

哥德式的愛情三部曲

深田恭子

  以下是一首兩年前的舊作,曾向《澳日》投稿,但夢大人說實在太三級,不能刊登,放在硬碟深處兩年,係時候解封了。陸奧同文輝不是說我又「佬」又「爛」嗎?我就畀埋「淫賤」你們看,哈哈哈哈(聲調高昂變態)。男同志不要有反應啊!

(一)勃起的夏季

勃起的夏季
如同初夜般虛偽
帶一點面子的猶豫
這一朵失望的玫瑰

在最後
那是一句來自黃狗的預言
天使般的心
堅實如罐頭的性格
來自乳頭深處更淒迷的顫動
說一句 我愛你

如海綿體的初夏
在一群一群的思念面前
手淫代表了最聖潔的救贖
豐富的幻想如同抽泣般奇特

難得一見的香腸
漢堡包流一地甜美的汁液
用髮菜替代生菜
最原始的追憶

明天
請記住
黃狗的預言
如果可以的話
就要在街上進行交配
那管對方是誰

(二)她的嘆息如同妳乳房般漲滿柔軟

用思念填補彼此間錯失的情節
一如太陽不知疲累地與土壤做愛
精液遺滿一地
孕育出萬物
並且我們的愛情便在其中摧毀

每日重新發行的思念
愛情與性交填滿每一塊版位
報販的手在滿足欲望過後
痙攣起來

她的嘆息如同妳乳房般漲滿柔軟
我的思念卻如暮春的雨般綿長
如果
有一天精蟲的屍體撐著傘祈禱
才好使用新出版的安全套

(三)午後仙人掌交配進行式

午後 詩人太陽如同金魚反肚
犯人仙人掌事前並沒任何悔悟
進行了
極具可觀性的強姦活動
將溫柔如妳臉傍的生殖器切割

詩人太陽緬懷一群恐龍
在不應存在的洪慌世界裡
那陣陣心痛和心傷
如劍龍的背一樣令人迷戀

現在 詩人太陽觀察著犯人仙人掌的
強姦動作
正如自己年少一樣
在愛人光滑的背脊上游弋
忘了危機抽搐如雨夜的愛情
並不像桐花般鮮艷

詩人太陽少了幾分醉意
多了幾分虛偽
明白犯人仙人掌只是他的一個使徒

強姦犯恣意將詩人太陽的愛情侮辱
風鈴最後一次覺醒
告訴犯人仙人掌已年日無多
在詩人太陽善良的目光背後
偷去你無數美妙的光陰
而騙子一般的犯人仙人掌
不會因為愛而心痛

二零零四年五月初至八月杪
  
  本來想寫些七夕的文章,然後鏈結自己去年寫的兩篇特稿,但新聞台那邊維護中,放不了舊文章,又唔想放這裡,因為太長了,想到自己有首正o野,放上來都唔錯。雖然唔係寫得太好,特別是最後一節缺少詩味,但畢竟係我一篇特別的試驗作品。我想說,手淫是最聖潔的救贖。

Tuesday, August 01, 2006

孤獨人不止一個

 IMG_0348 

  昨天係七月三十一日,打算一個下午坐在雜誌社辦公室等老闆出糧,奈何他一個下午不見人,他媽的!其他同事又陸續走了,便和英文雜誌的設計聊了起來。他印在雜誌上的名字叫Michael Shaw,但這其實不是他的真名,因為這是他的兼職,不能以真名示人,我也辜且叫他米高。米高今年三十多歲,係葡國人,來澳門好多年了,看上去還像蠻年輕的,但這幾天雜誌埋尾之故,多了幾條皺紋。

  其實大家的英語都不好,但大概交流無阻,因為說的都是生活上的和工作上的事。侃著侃著,他說起自己對攝影的喜愛,我便隨手拿起最近公關公司寄給我的十六浦《鏡下澳門》攝影比賽的相集,對他說,你為甚麼不參加這個?要拿獎很容易。然後我又提到了去年有一個行家,隨便在機場影了張相,就奪得了機場一個攝影比賽的頭獎,有兩張來回日本機票連酒店連一萬元旅遊。

  我說這些話時是心生嚮往的,畢竟我這個人沒有高尚的人格,對金錢和幸運的迷戀很容易便溢於言表。米高沒說甚麼,過了一會,他苦笑了:那些比賽根本就在跟攝影開玩笑。他說,評審的尺度政治凌駕藝術,評判者是那些官紳名流,根本不懂得攝影,好一點的可以分析構圖的好壞,但就沒有評判知道創作者的意圖和心靈,以及一幅照片的靈魂。他也曾經做過評判,結果評審團在評審時的方式讓他大吃一驚,因為第一第二名都是中國人,為著平衡,第三名就選了葡國人,可那個葡國人的照片並不好啊。

  米高說自己曾經參加過澳門的攝影比賽,但都不獲獎,獲獎者的作品表達了澳門的城市面貌,那些所謂的新發展及和諧文化,而他卻選了澳門不為人知的、以小見大的、反思考的一面,結果當然不會獲獎了。他在澳門唯一一次獲獎作品,是一天行街時不小心按了快門拍到的照片,評判認為那張相取材獨特,框景別出心裁。他覺得這非常可笑和荒謬。他多年前在澳門舉辦過兩次照片展,我聽不清楚他說是沒有人去看還是沒有人欣賞。總之,在澳門有志難伸,感到藝術路上的孤寂徬徨,曾經對著家裡一萬張作品痛哭一個禮拜。

  我很想告訴他,我又何嘗不是呢?我又何嘗沒有哭過?但與他相比,我差得遠了,我對他說:你是一位真正的藝術家。他受之無愧。我說,來澳門對你來說是一個錯誤的選擇。但他無悔,在這個歐洲人心目中,澳門到處都是生活,澳門到處都是攝影素材,從新口岸花兩三元到筷子基就是另一個世界,在那裡住一個禮拜也有取之不盡的題材。但這些題材澳門人需要嗎?他有一個朋友曾經拍了一齣了不起的短片,述給到澳門的方方面面,嫖賭飲蕩都有,贊助的官員看過後蹙起眉頭,耍手兼擰頭。

  他拿來幾張相給我看,一張是兩個襤褸的老者在民署大樓前走著,有一個好像是盲人,孤苦的Twins;一張是人們下棋;一張是澳門的陋巷;還有其他,都沒有高樓大廈的所謂的大發展,只有一個過客眼中澳門草根的眾生相。這些才是澳門普世擦鞋文化下,真正需要的藝術清泉。最後一張他給我看的,是一個內地妓女,坐在床上,胸罩拉到兩個乳頭下面,對著鏡頭自豪地笑著,這是我第一次看到澳門有人拍這種照片,一種藝術的感動湧上心頭。我衝口而出:「你拿這張相去比賽,一定包尾。」說完才知有問題,怕他誤會我說他拍得不好。他做個無奈的動作:「這些是存在澳門的事情,很多人每天去嫖妓,哪怕是那些高官,但當你一反映這個現實,人們就......」他做了個不要過來的動作。

  他已不打算實踐用攝影和藝術來建設這個社會的理想了,但他還是堅定這個觀點:一個藝術得不到重視的社會,是一個不完整、沒希望的社會。他現在的攝影只是為自己、為下一代。他說:「雖然處處都與我的理念對著幹,但我心裡總有一把聲音,讓我發現好的題材時一定要捕捉住,我的心總是叫我不要停止攝影。」聽得我想哭,我有這把聲音嗎?有的。但我始終及不上米高,因為他有天賦、有才能、有專業,有獲得整個歐洲認同的可能性,而我一沒才華,二不努力,三看書少,除了兩三個人認同外,就沒有其他了。不過,我希望總有一天,可以聽到在街上有人談論太皮的作品。有希望,就不會害怕孤獨與失敗。

  偉大的藝術竟然可以讓兩個英文都不太好,不同種族的人敞開心扉談個不亦樂乎。也只有藝術才可以淨化矛盾和偏見。也許,沒有藝術和文學,我太皮在人格上就真的毫無可取之處了。所以,也不能對澳門太過不滿,畢竟是這個家給了我成人的機會。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