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May 24, 2008

太皮蘇州上海旅遊特輯

  這幾天都很忙,很不安穩,加上有很多東西想寫寫,不知寫甚麼好,所以都沒有更新網誌。

  這個晚上感到自己「好大劑」,無論如何都睡不著。唉。早上還要上班,下午還有些採訪和其他活動要去,只怕沒有精神,壯漢猝死。

  大家還是看看我在蘇滬旅遊時用照相機拍下的短片吧!短片質素不是很好,特色是有我本人的現場錄音,未聽過我把聲的朋友可以聽聽,聽過我把聲的朋友也可以看看,有些旁白應該都幾搞笑。大家不要挑剔我的攝影技巧啊!沒甚麼水平的。



Tuesday, May 20, 2008

默哀


上面的圖片是我在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九日二時二十八分在澳門議事亭前地拍下的,幾個人正神情肅穆地默哀,為死去的人,為生還但卻要承受更多苦痛的災民。一切盡在不言中。

Tuesday, May 13, 2008

短暫的上海行結束,回澳了

         外灘一景
       南京路一景
       也是外灘一景
      都仲係外灘一景
           豫園一景
        好多人排隊啊

日入住上海的酒店後在蘇州的朋友發來MSN,告訴我四川地震,南京都能感受到,上海有沒有感覺?我查看一下新聞,地震發生時我應該在蘇州到上海的路上,睡得死死的,感覺不到。昨晚官方公布的死亡數字還是一百多人,我跟另一位朋友說,最少死一千人啦,今日看新聞,乖乖不得了!竟然死了一萬人!天啊!中國真是多災多難啊!希望可以吸取這次教訓,中國能在地震預防方面多點向日本人學習,並且迷信一下,對動物的異常舉動不要掉以輕心。在此為那些死難同胞默哀,希望他們可以安息。

昨日下午來滬後,入住了一間要兩百多元但卻流之極流的酒店--上海澳門路莫泰168酒店。選擇這間店的原因,一來是它靠近火車站,二來是因為在澳門路,有親切感。誰知進到酒店,廁所一陣臭味,我用了一整包煙才能將廁所的臭味醺成煙味,房間裡還有一碌柱,真是聞之未聞,服務態度又差,我發誓以後全國的莫泰連鎖都不會再入住,他媽的!這個故事教訓大家不要感情用事。這條澳門路,算是上海最差的街道之一,真是影衰澳門之名,比青島優美的澳門路相比,簡直差天共地!我等一陣離開時才影些相,回澳後再發上來。

我安頓後,下午約了剛好由杭州遊到上海的芳姐(她的同事叫她阿湯)見面,在Starbuck飲嘢吹水,然後又行了南京路一陣,由於她約了人,陪我走了一陣她就走人,剩下我自己一個,由南京路逛到外灘,再由外灘行到豫園,走到南翔小籠包,上面可以坐的地方,最高級的一區已經關門,次級的一區坐無虛席,最後只能在下面排隊買最便宜的十二元十六個擰住食那種,誰知小籠包又剛好賣完一批,另一批正在蒸,於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排長隊買東西吃,十分難得。晚上回到房間,上了一會網又逛了出去,在蘇州河旁閒看了一會,那一段位於靜安區與閘北區一帶,沒甚可看。

等會兒退房後,先把衣物的行李包寄存在火車站,然後吃飯,再找阿湯去一個蘇州河畔的藝術區,下午五時便會坐火車回澳,預備兩本雜誌,在舖上看一看,睡一睡,時間是很快過的,第二天早上十點多就會到廣州東火車站,搭下地鐵,坐下的士,再轉長途巴,回到澳門相信都已經下午四五點。不知我部電單車而家點呢?

Monday, May 12, 2008

蘇州行之下集大結局


打算日日都寫篇網誌,不過估計都不是太多人關心我的生活和我的旅遊行程,加上每日都走得很累,何必辛苦自己,因此作罷。很快,我六日五夜的蘇州之旅即將完結,中午我便會出發到上海過一夜,明天乘火車回澳。之前幾日懶得寫網誌,原打算將一些用相機攝錄得來的短片放上網讓有興趣的朋友看看,不過用酒店的寬頻上傳東西確實不易,最後也得放棄了。

我在蘇州第一天和第二天的行程大家都知道了。第二天晚上我寫完網誌後,有點肚子餓便落街買宵夜,誰不知當時氣溫驟降,我落到樓下已凍得受不了,生平第一次凍到牙關打震,迷迷糊糊地叫了炒麵(澳門叫上海粗炒),立即奔回房間,幸好沒着涼,要不然就慘了。

次日雖然還有些小雨,但中午時便停了,空氣十分清爽,我人也舒暢不少,先到了觀前街逛,走到以前無所是事便會去買書的新華書店,發現那裡幾乎未變;然後走到附近的街道,終於讓我找到了那個蒙自米線。傳統米線還是那個味道,但那個令我想起也饞涎欲滴的炸大排卻沒有以前好吃,不知是換了師父呢,還是我把它想像得太美好了。去完觀前街,我便走到對面的大儒巷,一直走到平江路,再去丁香巷,看望我以前的住所,期間拍了些短片,我遲點會上傳,有興趣的留意了。接着我便到了那個我一直想去卻一直沒有去的耦園。原來耦園原本的門口都成了爛地,正在重新舖設,旅客大多透過動物園入內,那看門人見我既然來了,又很客氣地問路,便准許我進入通道,去另一邊買票,我買了耦園的票,順便買了動物園的。進入耦園參觀,發現那裡除了有點臭之外,確實是一個好去處,真讓人有種大隱隱於市的感覺,以前自己因為一個可笑的原因而沒有參觀,現在總算一償所願了。

          觀前街一景
         以前蘇州是看不到乞丐的
         大儒巷
        改建得古色古香的平江路
         小橋
            流水人家
             丁香巷入口處
        我以前便住這裡
        河邊人家
         牛奶箱及報紙箱
        馬桶,蘇州女人的嫁裝
         耦園一景
         耦園的水埠,蘇州園林中少有

從耦園出來,一直到了東園和動物園,竟然沒有人去檢查我的票門,因為他們都想不到有人會從耦園那邊過來,早知道我就不買那二十元的票啦!不過那張完整的門票可以收藏好,將來能以高價賣給收藏者。動物園雖然在我以前的住所附近,但我也是一直沒去過,以為沒甚麼好看,卻原來獅子老虎甚麼都有,剛好還有一隻熊貓正在當地巡迴展覽,想起澳門貴為“國際城市”,連一個讓小朋友開心一下的動物園都沒有,不禁有點兒汗顏。值得一提的是,蘇州動物園中有一隻鎮園之寶叫做“斑鱉”,全世界只剩三隻,體形如大海龜般巨大,壽命有好幾十年,我在參觀時,那斑鱉曾將頭探過出來,聽朋友說以前斑鱉還在西園寺時,見到牠的人都會吉祥。另兩隻一隻在越南,和蘇州的一樣都是雄性的,還有一隻在長沙的公園,是雌性,最近專家將雌的那隻搞到蘇州去,希望牠們可以製造下一代。

我從蘇州動物園出來又在周園逛了一陣,有點累便回去休息了。

         斑鱉的頭
         憂鬱的金錢豹
         熊貓一直睡
        可愛的黃麂,唔知點解香港有個裝修佬要打死佢
        呢條友食緊我畀佢的香口膠,應該唔死得啩
        咁都賣到廣告
          呢兩隻係馬騮來的

再次日,中午起身便去了蘇州博物館參觀。蘇州博物館新館由原藉蘇州的貝聿銘設計,據說是他的封筆之作,但澳門科技館又說是他的告別作,真搞不清那個才是,不過人家話起就起,而澳門的就還在興建之中,因此澳門科技館肯定是貝聿銘最後落成的作品。博物館能看的東西不少,不過由於大拘泥於蘇式的白牆黑瓦設計,顯得有點沉悶。看完博物館還可參觀旁邊的太平天國忠王府,可以看一些太平天國的事跡。忠王府旁的便是中國四大園林之一的拙政園,我以前讀書期間已去過多次,曾經在景點旁依照解說教一位朋友廣東話,後來出差到蘇州又去了一次,可以說對那裡頗為熟悉,本來就不想去看,一見門票要七十元(聽說荷花節時要九十五大元),就更加望而卻步了,不過大家未去過,建議可以去看看。

               蘇州博物館
           穿起它的男人一定很英偉
            古代Q版陶俑
         自拍
         忠王府

參觀完博物館便去蘇州大學,從五月一日起那裡實施甚麼治安規則,要出示身份證才能進入,門衛沒怎麼留難我,我讓他看我的回鄉證,他根本不知那是甚麼,我便讓他看身份證,身份證上有個區徽,還算認得出。校園沒甚麼改變,只是殘舊多了。我由本部一直走到東區,才發現以前自己每次都步行或者騎單車走那麼多路。本來我打算這幾天就買一輛單車用用的,兩百元左右,好過搭的士,但一來第一天落雨,二來蘇州好像多了很多車,路上有些危險,最後作罷。周六的校園十分冷清,到了東區的大門,只見那裡有棟甚麼韓國大東大學蘇州分校,聽朋友說我以前就讀的文學院已搬到很遠的獨墅湖地區,而原本的地方已專門給外國人就讀。以前在蘇大讀書的外國人通常來自美日韓三國,現在則多了些東南亞人和南亞人。看來澳門的科技大學要成為出神入化的學店,應該向蘇州大學學習一下。

         兩邊的宿舍我都住過
         蘇大一景
           方塔是保護文物
           舊東吳大學正門
         鐘樓
      校內的橋,我以前要走過這條橋,經過遠處的高建築,來能去到課室

去完蘇大,我又去了中國與新加坡合作的蘇州工業園區,那裡的發展令人咋舌,五六年間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街道乾淨整齊,真有點新加坡的感覺。澳門沒有土地,要像這樣發展是不可能的,的士司機告訴我那裡的房間一平米大概一萬元,相當於一千元一呎,也不便宜了。以前讀書時那裡還是荒郊野外,看到它逐漸逐漸的發展,實在有點兒感動。

晚上到了十全街,那裡以前是留學生出沒的地點,現在看還是有相當多的外國人。格局大致沒變,但不少讓人懷念的舖子不見了。與同學宏爺相約在那裡的洋洋飯館吃些東西,聊聊蘇州的發展。

        蘇州工業園區發展得很快
           金雞湖
        園區一景
         十全街與鳳凰街交界

昨天,由於睡過頭,中午才起床,到南浩街吃些新疆菜,便到了山塘街,沿着那重建的山塘街一直走到虎丘去。山塘街是由白居易在蘇州為官時所築,他先是開鑿一條運河,由閶門的護城河一直到虎丘山腳,然後在河邊築一條堤,蘇州人稱白堤(杭州的白堤比蘇州的早,古代人已那麼喜歡借用概念),逐漸聚集人烟,後來被稱為山塘街,聽聞康乾盛世時皇帝下江南必來此處,後來大概是毁於大平天國的戰火,重建後成為平民流販居處。我以前讀書時喜歡騎單車周圍走,但卻沒發現過這個地方,印象中只好像闖進過其中一小段。後來中國國家地理雜誌介紹蘇州時曾有一張照片拍攝了山塘街的景象,看了文章,我才知那裡的歷史是那麼豐富的。我畢業後當地政府重修了近住石路的一小段供遊人參觀,初時要收費,但那裡景點不多,沒甚遊客,商戶將政府告上法庭,最後才免費讓人參觀,其實那裡是很值得一遊的,大概可以看看宋明時江南的民俗風貌。我沿着山塘路走,走過了重修的一段便是普通的居民區了。在國道和火車軌下穿行,去到一個叫做五人墓的景點,以前我在地圖看到這個景點就曾經想去這個地方,在大學的古文選集好像也讀過有關事跡,想不到不期而遇了。入內參觀盛惠一元五角,售票員老是對我說蘇州話,我聽了兩次才知道她說:“裡面沒東西看,只有那個碑。”我說沒所謂啦,便買了票去看那個碑,其實碑後還有個墓園,一班街坊正在那裡喝茶聊天。我曾經參觀過唐伯虎墓,五元的門票,也就是看一些介紹和看那個墳頭,也不知是真是假。我出來時見到那個售票員又為自己倒米,用普通話跟一個遊客說裡面沒甚麼好看。那遊客問可以看到墓園嗎?售票員又說沒有。我才知道她會說普通話,看來她把我當做上海人或蘇州人了,幸好我吳方言還辨認得幾句。

之後又走到一處工地,看介紹說那是一座古廟遺寺,正打算重建。介紹下面又隱晦地引用《紅樓夢》一段話,提到了那個葫蘆廟。介紹沒說明葫蘆廟是否這裡,讓人自己去想。其實《紅樓夢》提到的閶門外十里長街也許就是山塘街,葫蘆廟也許就在這個街上。好不容易走了近三個圈松山的路程,才來到虎丘腳下,猶豫不知是否上去好,因為自己也是去了很多次,但我本計劃要上去走走的,最後還是上去看了。六十元的門票,實在貴得離譜,我認為二十元就足夠了。虎丘跟我以前知道的也是沒有變化,只是池水再髒了一點。離開虎丘,我又坐巴士到處看了一會,便回酒店了。

           山塘河
         山塘街入口
         山塘街一景

           五人墓
         傳說中的葫蘆廟遺址
         虎丘

今次蘇州之旅,主要去了些以前經常出沒的地方和去一些以前未去的地方,蘇州的園林我基本上都去過了,不過還有藝圃和怡園等一兩處沒去,留待將來有機會再去。雖然第一天來到覺得蘇州變化很大,但現在看來還是相當熟悉和親切的。下次來也許不會花這麼久,可以減少兩天,不過也許是五年後的事了(除非同學結婚叫我去飲)。蘇州商舖的服務態度還跟以前一樣好不到哪裡,我真不知那些提供服務者的心態是怎樣的,不過我已經慣了。今次在蘇州,最受不了那些三輪車夫(人力的或電動的),我本想一個人優哉悠哉地逛街,但那些車夫老是跟着我,問我要不要去美女街!他媽的!哪有甚麼美女街?那叫美女引誘你搞到你被人宰到一頸都係血街就真!我每次都想打七那些當我係水魚的車夫!建議各位如果是獨自一個、肥胖和外貌猥瑣的人,最好不要去蘇州,否則你會被人煩死!
         臨頓路一景

          石路步行街一景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