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March 30, 2011

(十三)看電影的屈機



  在澳門投資賭廳和房地產可以賺到盆滿砵滿的這個時候,我不會妄想有商人會在澳門投資3D戲院,不過抱怨總是有的。然而,對比起在澳門看電影遇到的屈機事,沒有3D戲院簡直就是小事一樁。

  看電影有很多屈機事,在澳門更加少不了。除了會有人在整個電影播放過程中不停的吃着零食外,還有人的電話會響、會有人大聲講電話,此外,有些小朋友會哭吵或者喧嘩,而有時的情況是,坐在你前面的人可能長得過高或者乾脆是頭髮Gel得過高。這些都是在澳門看電影時常遇到的情況,每次買票入場都像抽獎一樣。我最怕就是被「抽中」坐在不停吃東西的觀眾的前後左右,比起其他情況,這情況最惡頂──我不想一邊看電影,一邊分神去想那人吃的到底是甚麼東西。

  此外,在澳門看電影得當日購票,遇到大熱的西片,分分鐘要排一個鐘才可買到票。戲票的樣式舊倒也算了,有時去看電影,還要經歷體力的考驗,爬一條長長的樓梯,才可以到達「放映室」,而屏幕的周圍卻有幾盆花花草草。更甚者,是男女廁分布在不同的樓層,女士如果不慎在下樓前忘了去廁所,就別妄想可以回去解決。上面所指的情況,相信不少澳門人都曾遇到過。

  如果嫌上面的還不夠屈機的話,那麼你可以光顧「大」字頭戲院的1院去感受更屈機的事。在「永」字頭戲院看電影,開始前會播放一些廣告,倒也沒甚麼問題,但「大」字頭戲院播放的廣告,卻像鬼片一樣。廣告是這樣的:鏡頭映着一個公園模樣的地方,畫外有小孩子的聲音,還有異樣的背景音樂,然後鏡頭慢慢移動,一條滑梯進入鏡頭,小孩子們爭先恐後地排隊玩滑梯;接着,鏡頭慢慢推向上,滑梯消失了,出現的是建築物的窗口,最後鏡頭在一片灰暗天空處完結,而奇怪的背景音樂和小孩子的笑聲也隨之而結束。這個廣告短片的畫面相當模糊,質素奇差,卻令我想起多年前香港地鐵的「見鬼」廣告,每次看見都感到很不舒服。原來這是一個幼稚園(或者小學)的招生廣告,我真要對製作廣告的人寫個「服」字。

  其實上述的都未夠屈機啊,最屈機的是電影票價加收25%至五十元了!百物騰貴,問你點頂?

  

Wednesday, March 23, 2011

(十二)「臉書」上的幾種人(下)

(廣告支持)--> (請查看詳情)


  有一種人,是公認的名人,他們幾乎不會在張三李四的狀態或照片下面發comment,也基本很少回應別人對自己狀態的comment,要回應,也頂多是一句「多謝關心」和「謝謝各位粉絲的支持」之類,去交換成千上萬的留言。如果名人是女明星的話,會經常性地張貼一些自己的玉照,然後說自己綵排時受傷了之類的話,因為女星樣靚,嘟起嘴時樣子我見猶憐,因此當你打開facebook,這些照片出現在你版面上,你自然也喜聞樂見,不會抗拒。

  如果公認的名人是政治人物的話,例如澳門那幾個出位的議員,他們經常會有爆料式的短文貼出,或者情緒化的對社會現狀批判性的留言,其表達的意思往往與大眾思想吻合,因此也頗受我歡迎,我打開facebook見到這些留言或短文,就算有時很長,都會先看一看,有時更會大呼過癮,因為他們說了我們不敢說的話。

  有一種人,是自認為自己是名人的人,他們與公認的名人一樣,幾乎不會在張三李四的狀態或照片下面發comment,只自顧自地傷春悲秋、說風涼話、追捧新科技、發表生活照。我細心觀察,他們除了極例外的情況外(如自己的狀態竟然很久都沒有人畀comment時),就幾乎不會回應或like別人的狀態,只整日價地對鏡自憐,貼相,發link,然後等人們來留言。最屈機的,是往往這些人的狀態都會出現在我主頁的頂層,而且往往有不少人和應。

  香港電視新聞曾經訪問了一個facebook用戶,他認為facebook的好處是用來維繫「半生熟」的朋友,因為太生的,你們不會在facebook互add,太熟的,可能日見夜見,不須利用like來表示對朋友的關注。其實facebook還有好多種好處,其中一樣就是用來分析朋友們的性格,都幾有趣。

  啊,忘了,還有兩種人值得關注。一種是你不想add而他add了你你又不能不接受的,這些人通常都是你的上司或職場上的「壞分子」;另有一種人則是你的老婆/老公,女/男朋友,他們會無時無刻到你的頁面翻翻,看你有沒有作出一些可疑的行為,在facebook的世界裡,你甭想逃過伴侶的法眼。其實facebook,有時都幾屈機。

  (原載於2011年3月22日)

Wednesday, March 16, 2011

(十一)「臉書」上的幾種人(上)



  玩了facebook應該有兩三年,對之已頗有一點心得,我發現,facebook上有各種各樣的人物,不同種類有不同的特性,頗堪玩味。

  有一種人,是熱情分子,他們充分利用了facebook的社交功能,熱情地更新狀態,撰寫短文,發相發link,並且熱情地回應朋友的狀態,在朋友照片下留言。這種人,是真真正正的facebook用家,身上流淌着藍色的血。雖然他們在facebook上很熱情,但很難以此判斷他們在現實中的真性情,因為一些人可能在現實社交中屢屢碰壁,才用facebook來做心理補償的。不過,也有些人在現實和在facebook中裡外如一,這種人,經常帶給人們生活的正能量。

  有一種人,是冷靜型,他們除了大事,例如結婚或者親人死了,才會在facebook宣布訊息讓朋友知道外,幾乎從來不會主動地更新狀態和上傳照片,更多時候是只看不說,默默留心朋友的生活,有時會在朋友的狀態下面按個like,或者回應一下朋友的留言。這種人無論在虛擬世界或者在現實生活中,應該都是一個蠻實在的朋友,處事不會浮誇,你需要到他們時,他們會樂意幫助你。

  有一種人,介乎冷熱之間。facebook之於他們,就像報紙雜誌之於他們一樣,你不看執紙雜誌是不會死的,但就總覺得人生欠缺了甚麼。我們身邊最多這種人,這種人有時會是你的朋友,有朝一日也可能成為你的敵人。當然,大部分人都認為多一個朋友比起多一個敵人要好,facebook的其中一個功能也許就是讓你結交更多朋友而減少敵人,你犠牲自己的私隱,去維繫某些可能不需要的友情。

   (原載於2011年3月15日)

Wednesday, March 09, 2011

(十)講心不如講金



  看港報得知,香港一個有點名氣的足球評述員,竟然是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球隊韋斯咸(West Ham United)的球迷。我沒心去探究那位仁兄為何喜歡韋斯咸,我只知這支近年經常徘徊在護級邊緣的球會,在我睇波這十幾年來,好像還未出現過甚麼大球星,也沒取得過頂級聯賽錦標之類的榮耀,實在看不出有甚麼魅力可言。唯一值得稱道的,也許是球隊在英超成立十九個賽季以來,有十六個賽季都是聯賽隊伍之一,但今年與去年情況一樣,球隊護級形勢危危乎,下季可能要在次一級的英格蘭冠軍聯賽同大家見面。喜歡這支球隊,實需要一點勇氣。

  英超目前有二十支球隊,除曼聯、車路士、阿仙奴和利物浦「Big Four」之外,尚有阿士東維拉、熱刺和愛華頓,總共七支隊伍在英超成立以來未曾降班,如果我是一個標準球迷的話,也許我就會從這七隊中找尋一個心頭好了。雖然我有兩件車路士的正版波衫,雖然我在賭波時因經常追捧曼聯和阿仙奴而屢遭滑鐵盧,但其實,我卻是今季升班馬西布朗(West Bromwich Albion)的球迷會會員,與那位足球評述員一樣另類。

  西布朗現在的境況,對比起韋斯咸好不了多少,其只曾參加過五季英超,升升降降,長時間都在英冠和英甲打滾,目前與韋斯咸是難兄難弟,隨時攜手降班。不過,歷史上,西布朗要體面得多,不但是英格蘭最早十二支組成聯賽的球隊之一,也曾奪過頂級聯賽錦標(雖然差不多一百年前了),而且也是五屆足總盃盟主。剛被利物浦炒魷的鶴臣目前執掌了西布朗的帥印,為球隊帶來了一點起色。

  我是在網上報名參加西布朗的球迷會的。幾年前,有一次在瀏覽英超網站時,偶然間點擊進入西布朗的官網,偶然間報了名成為他們的球迷會會員,這幾年來我一直接收到俱樂部發來的電子通訊,我也樂於點閱以之來學習英語。現在,每次看到西布朗出現,我就覺得與這支球隊有關連一樣,總額外關注多一兩分。西布朗這幾年間在我生命的角落中出現,全因我一次偶然的點擊而結下不解之緣。

  啊,講了這許多,要入正題了!話說正當我以為一切都是緣分的時候,剛才我打開西布朗的網站,滿懷溫暖之情點擊一段鶴臣的訪問片段,網站卻彈出一個頁面,標明不同的價碼──要睇片,麻煩最少每個月畀3.99鎊!靠,認真屈機!

(原載於2011/3/8)

Wednesday, March 02, 2011

(九)青洲「四眼婆」及其子女(下)



  最先,是住在四眼婆被毁的家附近的聾啞婆婆暫時收養了牠與狗仔,但後來聾啞婆婆的家也被拆了,不知甚麼人為牠們在一棵榕樹下暫時做了個狗篷。然而,有一天,我特意去看牠們,卻發現狗仔都不知所蹤了,我懷疑有人拿了狗仔去吃。幾乎所有住戶都走了,但有一個幾年來在那裡露宿的來自內地的撿破爛阿姨還在,我便問她狗仔的去向,她說她一個親戚拿去收養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話令我起了疑心:這個阿姨就算真有一個親戚,從她的處境也可以推測出那個親戚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又怎會肯收養五隻狗仔呢?我便很肯定的跟她說:牠們一定是被你親戚抓去吃了。那阿姨好像「身有屎」一樣,說怎會給人吃呢,我的親戚很愛狗。

  雖然覺得可惜,卻也沒有追究,畢竟那不是我的狗。不過,過了兩天,這些狗仔又重新出現在樹下了,而那撿破爛的阿姨也離開了。之後,青洲坊的木屋徹底被清除,我接走了我的狗。對於其他狗,縱使有感情,我也只能說句「無能為力」,因為我打理三隻狗已花去不少時間和金錢。然而,我總是記掛着那些狗仔。早幾日,我趁午飯時間去青洲坊地段,在鐵絲網外看那個我曾經流連的地方,見到四眼婆和牠的兒子,我立即去買了罐狗罐頭,央求管理員讓我進去餵狗。

  新的臨時狗竇在管理員工作的貨櫃旁邊。我問管理員有幾隻狗仔,那些管理員說有三隻,我在現場只見到兩隻,有一隻白色的,我抱着牠去吃狗糧了,有一隻在附近玩,後來見到第三隻了,牠跟着其他「原居狗」通處跑。才兩個月不到,這些狗仔都長了很多毛,像個毛公仔一樣,而且一點都不像牠們母親長得太過「唐狗」,反而有一點「洋狗」的氣度。至於另外兩隻,相信不是被人抓來吃,就是已經夭折了。

  我其實很有衝動想把三隻小狗帶回家裡養,但一想到,養一隻狗是一生一世的,一隻狗的壽命十幾年,我實在沒能力再養牠們了。管理員說,青洲坊遲一點便會清空現場進行工程,相信臨時狗竇很快便會被移走,那些大狗尚可自己照顧自己(當然被抓去狗房人道毁滅的機會也很高),但小狗隨時卻可能面對不幸的命運。在此,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愛狗之人,有機會的話,可以去青洲坊看看那些狗仔,如果可以,就給牠們一個溫暖的家。
 
  (原載於2011年3月1日)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