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July 31, 2007

十年人事幾番新

在朋友的Space中看到「十年人事幾番新」的話,忽然來了一陣感觸,這句說話本身的唏噓感勝過千言萬語,雖然有朋友叫我不要經常想當年,我也是這樣認為的,但有時總不免緬懷一下。十年前,一九九七年,我還在中學讀書,同時也在M記兼職,一周上課五天半,上班五天,即是周一至周五有三天是要上班的,下午近五點放學後,五點鐘便回到M記,學校與M記只是一路之隔,一直工作到晚上十點半,由於是Trainer關係,有時工作到十一點半,兼職trainer的工資一個小時只有十二點五元,現在看來,洗碗都不止這個價錢了。周六至周日我就要工作十個小時,周六由下午三點至凌晨一兩點,下班後便與朋友吃宵夜,不過那段日子的朋友少了,有時下班後就與一兩個朋友步行回家。在學校成績糟糕到不得了,排在尾幾,曾經有一段七科不合格,但我在初中時曾經考過第一。這不能不歸究於太用心做兼職了。不過那段日子是充實的,少年期雖然遇到很多阻礙,但對於未來十分樂觀,甚至可以在廚房唱歌讓Counter的客人聽到。那時發表了一兩首詩,認為自己十分了不起了。那一年,有一個很要好的女朋友,我知道我佔據了她的大部份世界。短短十年,那些十八歲的性格已經一起不復返了,我不敢再在人前唱歌了,不敢再樂觀面對未來了。下一個十年,我不知自己還會不會存在。其實我也不是喜歡緬懷的人,只是現在的生活實在太差勁了,唉,儂奶奶的。窮則變,變則通,我要變化!變化!變化!

Thursday, July 26, 2007

新生代寫作人大展「太皮專輯」解說版


下文章及鏈結是刊登於昨日澳門日報副刊〈鏡海〉的「澳門新生代寫作人大展(七)」(「七」是一個幸運數字,我喜歡)的太皮專輯中的內容,雖然現在重看又覺寫得不太滿意,但我確也花了些心機來寫,大家沒看到報紙,不妨捧場看看。排版及插圖我都感滿意,而更滿意是下個月能有些少額外的收入,月尾山窮水盡時還有餘錢吃個湯河(粉)。在澳門寫文章,其報酬暫時來看還只是滿足人們吃湯河的水平。雖然兩三日前我就在Blog裡宣傳說自己會有專輯發表,但後來一問,我的大部分網友都沒看或沒留意,回想自己小時候把在澳日副刊發表作品的作者奉若神名,而現實在澳門寫文章只夠自己在圍內人出出風頭,嚇唬一下有志於文學之路的青年學生外,就是騙一碗湯河吃吃而已。

  不過,正如我在下面那篇文章中提到的,寫作予我最重要的還是平衡心理,除了在報上發表一下文學作品自我陶醉一下外,我發覺我自己實則上是一無所有的,我不受歡迎、沒有財富、沒有權力,也沒有威望,但至少十年幾十年後,有人尋找澳門的文獻時,可以無意中發現我的作品,見證了我生存過的痕跡。而且,從步入少年開始,我在人生路上就接二連三地遇到了錯折,唯一慰解的就是寫些文學作品登在報上發表,迂迴地自我肯定,要是連這個空間也沒有,我不知道我現在會是一個甚麼樣子。事實上我現在也是不成樣子的,只不過還未至於人見人憎,總有幾個人喜歡我,願意和我談話。縱使身邊朋友不斷地對澳門文學說喪氣話、縱然他們不斷地詆毀和抵制澳門文學,看不起澳門作者,縱然我的創作到最後也是為了自我安慰,我也是不會停下來的,我會用行動來證明我自己所堅持的道理。

  雖然在澳門搞文學的報酬只夠吃湯河,但現在這碗湯河越來越大了,澳日給作者的稿酬越來越不薄,而且我也看到了在澳門搞文學可以有吃龍蝦的希望了。澳門日報的編輯是十分友善的,而且那裡開放發表作品的園地也多,希望大家有志於文學事業,又或者平時好弄文墨的朋友不要吝嗇,多多向澳日投稿,現在在澳日副刊活躍的作者,最初也是由投稿開始,然後給澳日的編輯發掘的。年輕朋友在文學的道路上切忌自以為是,不要以為自己寫的東西天下無敵(當然,有點理念上的堅持是應該的),作品不獲發表就以為澳門的文學界搞小圈子,暫時我還看不到澳日的編輯會埋沒好作品的跡象。大家努力吧!在澳門寫東西,真係有龍蝦食o架!

  用寫作來平衡心理

  太皮,真名黃春年,發表文學作品的筆名還有晉星空及晉季等,現職傳媒人。三十未到,貌似中年。頭大如斗,鬈毛,經常整面鬍鬚。體肥,食量驚人。嗜辣,各式各樣的辣味食物都不放過;好咖啡,一日幾杯,睡前不喝便難以入眠。

  十五、六歲開始發表詩作,十餘年來未成氣候。雖然本身不甚雅觀,但對於寫詩有一種唯美的執著,同時亦喜歡那些以質樸語言寫出來的詩,如果質樸與唯美兼備,那便是太皮眼中的頂好作品了。也喜歡小說創作,自己的奇思妙想可以化成情節吸引讀者追看下去,那種快感是詩歌所沒法比擬的,一廂情願認為自己有天能寫出一部引起轟動的小說。大學畢業前幾乎沒寫過散文,因為太皮相信,一個不夠人生歷練的人寫出來的散文是沒有靈魂的,不同於現代詩可以用花巧、小說可以用技巧來蒙閉別人的眼光,工作後才逐漸寫過一些小眉小貌的散文,還是以風花雪月為主。沒有創作過劇本,但極喜歡欣賞電影和舞台劇,有一天如能寫出一個經典劇本,太皮認為也是不足為奇的。喜歡看漫畫,也有九流的畫技。

  平時愛自誇的太皮既欠缺勇氣也沒有恆心,兼且人窮志短,這樣的人是注定失敗的。為甚麼明知失敗還要堅持寫作,那是因為,寫作可以用來平衡心理,也可以撫平內心矛盾。

  太皮同時也是一個博客(Blogger),自認為是澳門比較合乎定義的博客之一。這個博客的定義是:在博客(Blog,又譯網誌或部落格)發表原創文章,經常更新;注重博客的社群功能,對其他博客的言論作出反應;充分利用網絡2.0的條件,圖文影音兼備;網頁元素眾多,改動網頁設計。雖然瀏覽網誌的IP位址每日只有四五十個,但足以帶給太皮強大的生存動力。博客名叫《愛比死更冷》,網址是http://ww999ww.blogspot.com。有興趣便來參觀參觀,你可以在那裡發現更多澳門好博客。

  小說:五百年孤獨

  解說:小說開頭盜用了已被很多人用過的馬爾克斯《百年孤獨》的開場白,而且名字也特意這樣取,一來是凸顯主題,二來也是用來吸引讀者,其實內文與《百年孤獨》絕不相干。小說是描寫孫悟空在取西經前五百年來被困五指山的心理,全文為第一人稱敘述,雖然沒出現過他的名字,但讀者都能猜到。我想,一個人只要獨處幾天都會孤獨得快瘋了,何況是五百年?因此我代入悟空的處境,用人性化的角度去思考這個問題,並杜撰出被佛祖剝奪感官的情節。我原本打算寫一個關於情殺案的故事的,但開了個頭已一千多字,因此轉而用這種比較省筆墨,又可包容更大空間的方式寫這個故事。我不知道讀者看這篇文章會否感到其中的孤獨,我現在重看時是覺得不太滿意的,一些地方也落俗套了,例如聽到嬰兒呱呱墮地的聲音等。這篇小說有一些對《西遊記》及一些影視作品的呼應,那就要對那些作品很熟悉才能看出了。

  散文:遺失的魚

  解說:這是真人真事,文中我沒說自己當時幾歲,大概在八歲以下,我很記得那些情境和心情,當然,有些氣氛未必是當時的情況,而是那一時期殘留給我的記憶。我知道這件事為我的成長帶來一點影響,完全符合現代心理學的某些解釋。二十年後,我經歷了很多事情,覆述那個情境時,自然有更多的意義了。

  詩:抱歉

  這是四年前參加文學獎的落選作品(兩年前的一屆沒參加),我認為是自己寫得最好的情詩之一,原打算將來有機會出詩集才讓它「重光」的,但因為臨急臨忙「嘔」不出一首滿意的詩作,但又想讓人知道我是懂寫情詩的,於是便抄了這首舊作,在這個專輯中發表出來。這首詩運用了一些我慣常使用的意象和隱喻,但基本上是口語化的,我希望能營造出一種向戀人絮語的效果,發表的時候修改了一下。

  我寫這個「解說版」的用意好明顯啦,就是叫各位快些看我的文章,滿足我的虛榮心啊,不要只是看看我的「阿蓋達」照片嘛!

Friday, July 20, 2007

介紹一隻用四隻腳走路的「猩猩」



日下午去了理工體育館的澳門書展趁熱鬧,發覺既不「熱」也不「鬧」,我只「逛」了十分一圈便走人。不是我懶得走路,而是我家的書已經多不勝數了,加上荷包沒錢,見到整個體育館都是書藉便有少少頭暈跡象,信手抄了一兩本書瀏覽了幾頁,便急急腳完成進入書展的使命──買夢子小姐的大作《猩猩,我的寶貝》。書本買回家後我便立即閱讀,昨晚臨睡前看了一半,今日起床後又看了餘下部分。本來打算寫篇文章投稿到澳日的《閱讀時光》,但見不少前輩都已經介紹了,也就打消這個騙錢的念頭。

 大家有興趣了解《猩猩》一書,可以先看看寂然小脂在網誌上的介紹,也可找來本周三鏡海的寂然文章及今日新園地的林中英文章看看。這是一本令人手不釋卷的書,但前提是你必須是一個有養狗經驗及愛狗之人,要不然這本書未必達到令你手不釋卷的地步,但可讀性肯定是相當之高的,加上搞鬼的插圖,原價三十元,書展價二十四元,比起在新口岸吃碟飯還要便宜,所以大家有興趣的話一定要買來看看,特別是愛狗之美男美女。

  本書有不少章節看得我會心微笑,特別是講教狗及衰狗用屎來引起主人注意的章節,又有些章節看得人很傷感,例如講花花離世的一章,不過總的來說全書洋溢母愛,衰狗賴屎都可以寫得這麼溫馨,只能說這是母親對子女的無私奉獻,畀著我,我的狗在家中賴屎的話,我真會捉住牠來打幾巴,然後再質佢食返曬d屎!嘩咔咔咔咔咔(講笑的)!大家聽我講,無介紹錯的,文章又不深奧,當是放鬆都很不錯,適合暴躁的人士、父母及養狗的孩子閱讀,特別是後者,讀過後會知道怎樣去尊重生命。

  另外,本書還有個吊詭的地方,就是原書名叫《猩猩,我的寶貝》,入面每一頁的書楣卻都是《猩猩,我的小寶貝》,多了個「小」字。我知道這一定是個特別的安排,正如每一位母親都很愛自己的寶貝,卻總不免開口埋口都有個「小」字,看來夢子大人平日都「小」猩猩唔少。

  有興趣的朋友,明天(星期六)下午要到理工學院體育館書展,作者夢子會出席簽名喔!


圖片及紅字盜自「煲稀小脂」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