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September 26, 2008

打風與冧樓

之將亡,必有妖孽。除了太皮最近被妖孽陷害外,澳門市面也流傳眾多不利信息,導至銀行擠提,天下大亂。也有人傳黑沙環永寧街一幢興建中的經濟房屋被風吹歪,有關當局立即舉行記者會澄清,說只是棚架傾斜,造成錯覺。大家看看以下圖片,感覺上真像被風吹歪了呢!但用尺一量度,便會發現石屎牆還是相當筆直。這些圖相當經典,可以用來做視角學的教材。





  另外,颱風期間在家拍了些水浸片段,但不在手上,放不上來;颱風過後則拍了幾張圖片,大家可以看看。






  颱風期間曾發生一件差點令我抱憾終生的事,我希望自己以後不要再低估危險的嚴重性。

Thursday, September 25, 2008

太皮嚴正聲明

  本個人網誌嚴禁以下人物瀏覽:仆街、小人、生仔無屎窟的人、偽君子、見到我會笑但在背後跣我的人、阿媽不是女人的人、禽獸不如的人;

  本網誌的內容只為行為正直的人、光明磊落的人、明人不做暗事的人以及太皮的朋友而設;

  太皮為受到本網誌內容影響的人致歉,我相信該人是大量的。但我不會大量,我詛咒某搞小動作的仆街生仔無屎窟、老母跌落坑渠死、老父被狗雞姦而死、老婆或老公在你面前吃飯鯁死,而某搞小動作的仆街就行街仆街死。在你死的同時我會毫不猶疑地恥笑你!我告訴你,這個網誌被點閱一次,你就被詛咒一次!

Monday, September 15, 2008

愛犬--阿B(大鼻、臭仔)和黑仔(黑鬼)



向着主人奔來,很開心的樣子。

然我經常在這裡“拿高件衫畀人睇肚皮”,但我沒瘋狂到將我自己某些惡行、暴行、有辱人格的事在此披露,更加沒試過將我殘破的家居展露人前,所以大家甚少見我影一些家裡的物事出來,相信大家見得最多的只是我的床席。以前,我一直很想拍下我家的動物貼上來,但一來在家的圖片不敢貼,二來我負責放狗的時段多在晚上,攝影技巧差很難拍出好照片,因此作罷。最近,由於家裡一些原因,我家的動物被逼遷走,我母親在青洲的麻雀館旁找了間小木屋,大小約等於一間工人房,改裝成狗屋,住進了我的兩隻愛犬、一隻臭貓和我弟弟的烏龜(烏龜後來放生了)。由於那兩隻狗過於活潑,又喜歡撩事鬥非,為免他們生意外,木屋的門是經常鎖着的,但那道門只是一張鐵絲網格,兩隻狗還可以與外屆接觸,我和家人如常每日抽空放狗,兩隻衰狗接觸大自然多了,皮毛不用怎麼打理也看似好看了一點。

  上周六中午放工在公司逗留多一會寫東西,回到家樓下已三四點,見太陽開始西斜,日色頗佳,於是到青洲木屋拖了兩隻狗出來,跑到青洲禁區鴨涌河邊上的草地與他們玩耍、影相,下面是他們的一些照片,而上面的一幅我已經SET了做家裡兩部電腦的桌面背景。這個BLog有個壞處就是Show出來的照片太小,不好看,有興趣的朋友可以點擊來看看。



他們搵地方屙尿



黑仔(我有時叫他黑鬼)三歲,是拉布拉多犬,我細佬零五年抱回來養,他像人一樣會唔開心,要人氹。



阿B(我家的狗都叫阿B,他已不知是第幾代了,我阿妹叫他大鼻,我嫌他臭,經常叫他臭仔)五歲,是一隻唐狗,我阿妹在台山一間士多舖門外見到剛出世的他,向他主人買回來養了。



黑仔好鐘意跳上高的地方



佢又好鐘意滾草地



阿B條脷伸到好長



陽光幾好,好有Feel



澳門沒有多少可讓狗隻自由馳騁的地方,這塊草地沒有說不讓賤踏,但也危機四伏,一不小心衝出馬路,遇到魯莽司機,狗狗的生命就係咁大。



這是同場加映的,我放狗的地方有很多路牌的毛胚子,看着很特別。


  說起狗,上個月在北京的時候也與一隻狗結了緣。話說我在北京幾乎每個晚上都要吃宵夜和隊兩支酒,但一直都喝不醉,就算與行家劈酒,也達不到我想要的那種“醉街”效果,臨走前一晚,自己一個吃宵夜飲了兩支酒,又買了幾罐酒邊行邊喝想喝醉,但最後還是沒有反應,到了寓所附近(先介紹一下寓所,位於朝陽區望京路一帶,那裡白天沒甚麼異樣,但一到晚上就很可怕,因為沒有街燈,聽說是剛好在兩個管理單位中間,沒人肯管,而我寓所的附近只有一間有狗肉提供的韓國料理店),突見前面已打烊的韓國料理店外的垃圾堆中有一個小小的白色東西(像《長江七號》的七仔一般大小)走到路中間,向我搖頭擺尾,我走近一看,原來是一隻小白狗,心想他是否被不法分子抓了賣給料理店,但由於不能食用才放出來的。

  那隻小狗很髒,但對我很熱情,我便蹲下摸了他幾下,他對我更表示親熱了,像我家的黑仔一樣。我沒理他,繼續走,我想他是肚子餓了,剛好寓所樓下有家二十四小時便利店,我便買了兩條火腿腸,一罐魚罐頭給他吃,他歡天喜地地吃食物,我乘機甩身了。要是在澳門,我見他對我這樣盛情,我可能便會收養他了,而他的出現,卻令我不開心的情緒一掃而空。狗,有時真係好似天使咁。

Friday, September 05, 2008

雜章


(在澳門永遠沒法看到的熱情的觀眾)


年初買了手提電腦,除了電池有問題(好像電腦生產商正在進行回收)外,基本上沒發生過任何硬體的故障,而且幾乎用的都是正版軟件,很少出現些解決不了的問題,因此都沒試過去維修。買了Laptop後,再加上獲得大量優質片源的關係,看電影的數量和速度比起以往在家人都不用電視和PC時才能看電影的時候相比,大大提升,去年到現在看了三位數字的電影,估計有二至三百套,狗屎垃圾都看得一餐。可是看太多的關係,很多電影情節看過後就遺忘了,例如你要我回憶去年看過的一套英國電影《歷史系男生》(The History Boys)的所有情節,真是有點困難,不過基本的概念還是有的。這還是些比較有特色的電影,但有些港產片,例如由李彩樺等主演的《單身部落》,我幾乎連有甚麼人主演都記不了,更可怕的是,有些港產片名字、情節和氣氛太雷同了,就像《黑白森林》、《黑白道》、《臥虎》和《黑白戰場》等,要我一時三刻弄清楚它們,真是有點難度。





  不過,電影還是要看的,要追上進度,而且在看電影很Relax的時候,才可以產生更多靈感和情感,也可以忘我一兩小時,這是做任何事情都會讓我分心很不同,因此我很喜歡看電影。然而,電影看得多,卻導至我的閱讀量大減,本來已經看很少書了,現在更是少之又少,家裡的漫畫、刊物、書本,堆積如山;書本刊物堆積如山的後果,就是我的腦袋空空如也,已經追不上知識發展水平;追不上知識發展水平,就是自身的水平每下愈況。是時候要修理了!





  參與及觀看北京奧運開幕式的人,約有十一萬人,假設每屆奧運開幕式都有十萬人在現場的話,一百年共二十五屆,即約有二百五十萬人,我是二百五十萬分之一;採訪京奧的註冊記者有五千多,持權轉播商約有一萬五千多,而可以到所有場館的傳媒估計約五千個,假設每屆都有兩萬個傳媒採訪,五千個傳媒可到所有場館,一百年的數字分別為五十萬及十二萬五千,而我是五十萬分之一及十二萬五千分之一,我覺得很自豪,無論如何,我都要感謝那些陰差陽錯的人、抽簽時好手氣的人、讓位的人、幫手協調和爭取的人,唔該曬!

Tuesday, September 02, 2008

又係何可欣!




何可欣妹妹,你實在太得意可愛了!!



附送一張林丹行軍禮,角度問題,真係靚過澳日嗰張好多啊!(點擊打開才能看清楚)



功夫熊貓龍清泉睡眼星鬆,真係好似葛民輝加我的大學同學。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