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unday, March 31, 2013

(六十五) 創作不足窒礙動漫事業發展



  經過兩三年前風風火火的一輪輿論關注後,關於發展澳門文化創意產業的討論,最近似又降溫不少。無他,當人們對一件事物傾注大量關注後仍取不到進展,熱情自然會冷卻下來。社會的善忘使得大家憶起文化創意產業的論爭時,像是遠古的故事了。

  當然,澳門的動漫社團並沒停下腳步,一直在一步一腳印地向前邁進。由於漫畫並不是人類生活的必需品,澳門又沒有獨特優勢,加之動漫面向的群體──少年兒童,又可透過大量唾手可得的替代品來無視動漫的存在,要在澳門將動漫發展成單獨產業,可能性不大,但不是說澳門就不應該發展這方面的事業,因為文化的表現手段是多樣性的,澳門的文化應該透過文學、音樂、電影及動漫表現出來。

  只是大部分人像我一樣,對於動漫發展,說的多,做的少──但這不能怪我,我是搞文學創作的,我的職責是創作文學作品,動漫評論是我的副業(確切點說只是一點感想),我的定位很清晰,就是只講不做。然而,如果一個人是創作動漫的,自稱為漫畫家或漫畫從業員,若只是光說不練就大有問題了。澳門有多少漫畫家一年沒畫過一個上百頁的完整故事?有多少抱怨澳門沒人支持漫畫的漫畫創作者畫過一個起承轉合畫功分鏡兼顧甚至有兩頁彩稿的短篇?也許我有點武斷,但我相信並不太多──至少,出版的不多,或者說,出版了,透過傳統媒體或新興媒體讓人知道的不多。

  也許有人說,這是一個有雞先還是有蛋先的問題。如果政府肯給錢支持動漫界,澳門的動漫人就會發揮所長,畫出好作品來!很抱歉,世事並沒我們想像般美好,正如我們做打工仔,從來都是付出了一個月的辛勤勞動,才可獲得老闆倨傲的報酬,經濟不景時,老闆有否能力出糧都成問題;也像我寫這篇稿,寫完,編輯認為沒問題,發表了出來才可有稿費。遊戲規則本來就偏向於有資源的一方,全世界都是這樣。沒有作品,又叫人如何支持?

  我們也可以幻想,突然有家內地出版社獲得仁慈的澳門基金會贊助,要出版三十卷本、每本四百頁的澳門漫畫家作品集,哪怕對質素沒有要求,我們的漫畫家們,又是否有足夠數量的作品呢?像埋怨樓價高,卻連三萬元儲蓄都沒有的人一樣,阻礙澳門動漫發展的一大因素,是創作根本並不活躍。

  事實上,澳門人本身對本土的文化創作抱持着一種相對鄙視的態度,漫畫作品還好,因為觀者可以不用費神,粗略看過覺得漂亮還是會給予中肯的評價,例如“這些畫幾靚!”“畫功幾好!”等等,雖然說不到點子上,但對比於文學創作,更多人連看都不願看,就說:“澳門啲嘢唔掂!”,動漫界還是幸福得多。

  怎麼說都好,以漫畫家或作者自居的人,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停止創作或不去創作,就算面對失敗和負評,我們都要勇於推出自己的作品。負評總好過沒有評價,當作品(指正經的故事性作品,而非不倫不類的圖冊之類)推出了沒人看,再去埋怨吧,否則應該埋怨自己,根本就畫不出一本漫畫來。

  鑑於澳門漫畫的發表平台狹窄,建議團體應與澳門基金會合作,仿傚澳門文學獎,舉行兩年一度的漫畫創作獎,以此提升漫畫創作水平和推動產量,也許有人又要擔憂只會引來一些討好評判的作品,但這總好過將幾倍資源都白白給予只講不做者身上。

   (原載於3月澳門日報動漫玩家)

Tuesday, March 26, 2013

(一一五)玩物喪志記事簿(下)



  幾年前,雖然facebook在歐美已逐漸大行其道,但可在港澳台成為風氣,遊戲程式卻是居功不少。我在朋友中算是其中一個最早加入facebook的人,2007年9月就開始了,但真正成為這個社交網站常客,就是被一個香港土炮的遊戲程式「古惑仔」(可能因侵權,後來改名為「義氣仔女」)所吸引。這是一個很悶的遊戲,幾乎只有文字描述,卻吸引了我一段日子。

  初時為facebook吸引最多客的遊戲程式當數「開心農場」了,無論是台灣版還是原版,都令人着魔,我自然是其中之一。之後智能手機普及,那些免費遊戲多不勝數任君下載,我不該又下載了令我不能自拔的「鬥地主」遊戲;買了平版電腦後,又下載了一個賽車遊戲,由於是按分數評級,我又萌生了每一關不到頂級非好漢的心態!為玩這些玩兒,我耗虛了不少寶貴光陰!

  原本,我只是為了在做一件工作前或間隙消磨一下時間,又或平整一下心情,只因這些遊戲容易接觸,又不用像online game一樣花時間摸熟,然而,強逼症、拖延症及我性格中易沉迷的特質諸多症狀加在一起,配合我以前不定時的工作,使得我不少工餘時間都花在玩遊戲上!

  真是浪費讀書和寫作時間,十足十玩物喪志!一來,我因浪費時間而覺得對不住自己,二來,又因覺得對不住自己而無心情做正經事,例如看書、寫作、做運動等,於是就放縱自己,再度玩遊戲浪費時間!畢竟,我是一個成年人,最後還是控制自己了,我採取的辦法,是將一切令我沉迷的遊戲封鎖或刪除,實行「冇眼睇乾淨盲」,結果算是奏效,那些遊戲哪怕已玩到很高級,我都毫無留戀!

  唉,人是惰性的、貪玩的,在生存沒受到威脅,在不想動腦的時候,都寧願玩一些不用經大腦的遊戲,而不是多看幾本書,多吸收些資訊,現在想想,花在遊戲上的時間真是觸目驚心,好比吸食白粉不能自已。我雖然還有一些遊戲在手機和平版電腦上,但絕不是那些可以引發我強逼症的遊戲,很多遊戲我是下也不敢下了,也不想多了解。人的光陰有限,玩遊戲真要適可而止,玩遊戲玩到曉飛,最後也只是過眼雲煙而已。

  (天啊,寫完這篇東西,竟有點衝動想玩Candy Crush,忍住啊!)

  (原載於2013年3月26日)

Monday, March 25, 2013

(二十九)70後觀眾說《仁心解碼》



  在網上看到一幅有趣的圖表,列舉了70後、80後及90後的一些不同,例如“工作態度”一項,70後是“熱愛工作”、80後是“拒絕OT”,90後則是“拒絕工作”;又如在“壓力”一項,則分別是“主要來自供樓”、“主要來自冇樓”及“主要來自討論區的樓主”,可謂形容得好貼切。

  在“看電視的態度”一項,70後是“愛看TVB”,80後是“愛用手機看TVB”及90後是“愛罵TVB”,更是說到點子上,但基本上這不關TVB的事,而是不同世代看待事物的態度有別而已,在我看來,90後是一種很恐怖的生物,他們智商很高,同時也極具侵略性,文鬥武鬥皆不適宜,最好敬而遠之。

  說回“看電視的態度”,大部分自命不凡或認為自己智力沒問題又或不願被歸為“婦孺”一類的人物,都會說自己不喜歡看,我等所謂文化人更視之為精神毒草。只因我是由TVB劇集奶大的,智商也不高,倒不介意觀看,遺憾近年諸事忙碌,經常要等到子夜時分,才得閒看(或聽)重播劇集,作為一整天辛勤勞動和睡眠之間的調劑。

  最近剛結束重播的《仁心解碼》給我帶來了一些感動,之所以這麼說,主要是因為此劇與TVB大多數劇集有些許不同之處,最突出一點是處理愛情元素方面,有看過TVB劇的人都知道,該台劇集第一主角的男女關係,幾乎都是三角戀、四角戀或好多角戀,就是韋家輝(?)說的“互(界刂)”,令人懷疑編劇都是中學生,仍停留在“玩玩吓”階段,未曾經歷深摯的情感。雖然此劇主角高立仁(方中信飾)有位離婚太太,但只屬人物背景未有出現過,整齣劇都是與徐子珊飾的女主角做對手戲,沒有大搞男女關係,算是從一而終。

  單憑這點,已足以令我收貨。其實人類對電視劇的要求好卑微,娛樂性要豐富,加點創意,少點求其,能撩撥觀眾情感就可以了。電視劇就像我家的狗,要求牠們與我談論社會大事不是強狗所難嗎?

  最後再說說前面提到的那個表格,確實反映了三個世代看事物的差異,表格共十項,最後一項是“兒童節目”,70後為“主持人是譚玉瑛”、80後為“主持人是譚玉瑛”及90後為“主持人是譚玉瑛”,看來我同90後還是應該有偈傾!
 

  (原載於2013年3月25日)

Tuesday, March 19, 2013

(一一四)玩物喪志記事簿(上)


  每日打開facebook,一定見到不少友人發來遊戲Candy Crush的邀請,希望讓我一起沉迷之餘,他們也好收取禮品。我是很貪玩的,除了因身材和經濟條件而對衣飾潮流無可奈何之外,我也對新鮮事物頗感興趣,然而,到寫文章這一刻,我依然堅持不接受邀請,不去玩那個人們會在走路吃飯上班時都心動想玩的遊戲。為甚麼呢?因為我是一個容易沉迷,而且患有強逼症的人,一玩就不得了了。

  我對那些看似花很少時間,又不用動腦子或者不用深層次動腦子的遊戲特別着迷。中學時,有段時間不停玩《吞食天地II赤壁之戰》,明明是一個不用花技巧的遊戲,我卻玩完一次又一次,每日不玩過不心息。由於遊戲限時通關,我的強逼症未有顯現,玩完後倒可安心看看小說。

  上大學時遇上電腦遊戲《帝國時代II》驚為天人,着迷過一段日子,後因學業為重和求學時沒個人電腦而逃過沉迷之劫。可是,當我出來工作後,有了自己的電腦,加上弟弟不知何時買了這遊戲回來,我就一發不可收拾了,最初是在看電視時「善用」時間,一邊看電視一邊玩這遊戲,後來越玩越上癮,每當悶悶不樂、沒心情、有空閒時間、無所是事時就會玩,原本打算玩一玩就算,卻是玩完一局又一局,要知道一局快則半小時,慢則個幾鐘,玩到後來,竟然試過在遊戲裡建造牆壁圍住最後一個敵人免被誤殺導致遊戲結束,然後強逼自己將版圖上的所有資源都收集清光,玩無可玩為止。

  後來總算放棄了這個舊遊戲,不久之後遇上PSP的Winning Eleven,當中有個生涯模式,可以培養一個球員,由初出茅廬一直到退休,不幸地我的強逼症又發作了,我那個叫Pierre甚麼的球員,由十六歲打到四十六歲退休,足足打了三十年。要知道,遊戲裡一場球賽最少花十分鐘,聯賽加盃賽一年當六十場,就是六百分鐘,三十年就是萬八分鐘,我為這個遊戲竟然花費了三百小時,還不算當中的過場時間!別人玩是「玩夠皮」,我是「玩到收皮」!

  Wii的New Super Mario Bros.也謀殺了我不少光陰,朋友是爆機就算,我卻玩到將每一關隱藏的星星收集,可以進入爆機後的隱藏世界,打終極大佬,殺光殺淨為止,如果不是這樣,我就好像心願未了!

  (原載於2013年3月19日)

Monday, March 18, 2013

(二十八)翻生柯德莉夏萍


  早前在社交網站看到有人轉發一段由柯德莉夏萍(Audrey Hepburn,又譯奧黛麗赫本)主演的朱古力廣告,女主人翁乘搭的巴士發生意外停滯不前,正無所是事,打算享用手袋中的朱古力時,窗邊一位美男駕着開篷跑車停下來,兩人四目交投,只見美男做動作邀約她搭順風車;她也沒多想,大大放放走下巴士,搶去巴士司機帽子,扣在美男頭上,惡作劇般把對方當成司機,一邊感受羅馬假日的海風,一邊品嚐美味絲滑的朱古力,Moon River歌聲徐徐響起,一派沁人心脾的美緻感受。

  廣告中夏萍風姿綽約,舉手投足顯出高貴恬雅而又不失可愛自然的氣度,實在就是美的化身,是人形化的美,真為自己不能與這位女士生存於同一時代同一天空下而大感惋惜。

  由於畫面古舊,加上所賣的Galaxy品牌在澳門並不知名,我本以為只是一段經數碼修復後的舊廣告被人傳上網觀賞而已,後來轉貼愈來愈多,介紹也愈見詳盡,才知那是廣告公司找來電腦特效專家製作出來的新電視廣告,柯德莉夏萍竟是完完全全由電腦成像(CGI)技術創造出來的虛擬影像!

  如今利用電腦特效的影視作品已多不勝數了,荷里活大製作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片段要由視覺效果團隊專門進行後期製作,就像李安奪得最佳導演的《少年Pi之奇幻漂流》,老虎Parker大部分都由電腦特技製做出來。在2006年電影《超人:強戰回歸》中,更使用已作古的馬龍白蘭度的舊影片混合CGI技術,令他復生扮演超人父親。至於似柯德莉夏萍這隻廣告般完全憑空復活一個人創造新的故事,更是大進一步,令人驚艷。

  科技發展至今,人類的生存已慢慢由實體世界延伸至虛擬世界了,大家可能也感覺到,如今只要擁有Facebook帳戶,我們都像擁有了第二個生命似的,縱然現實中某位朋友已故去了,但在臉書上卻依然像活着一樣,正如有人說,在臉書的世界裡沒有生與死,只是有人玩潛水而已。

  不久將來,隨着技術普及,我們普通人也許都可以花費得起那個將夏萍復活的CGI技術了,我們可以在虛擬世界裡,將自己已故至親至愛的影像,融入我們希望他們在場的生活場景中,讓虛擬世界為我們的心靈帶來一點慰安或者救贖。──當然,這要視乎我們對死亡的豁達程度了。

  廣告短片網址:http://youtu.be/SFw8NjZF-Qk

  (原載於2013年3月18日)


Tuesday, March 12, 2013

(一一三)保亞斯三十幾



  早前一場歐羅巴聯賽(歐聯)三十二強次回合賽事,熱刺客場挑戰里昂,因首回合熱刺主場贏2:1,此戰只要和局,就可殺入十六強,然而比賽一開始熱刺就處於捱打局面,第17分鐘被對手攻入一球後,一直沒機會扳平,如果比分維持不變,里昂將憑作客入球優惠晉級。眼看完場在即,熱刺的迪比利抓緊機會一腳破門,1:1的比分保持至終場哨聲響起,熱刺兩回合贏3:2,順利進入下一圈。

  帶領球隊在歐聯晉級的總教練(領隊),是年僅35歲的葡萄牙人保亞斯(André Villas-Boas),又譯博阿斯或波亞斯。保亞斯今季接掌熱刺帥印,一開始備受壓力,直至熱刺成績開始穩定,並超越阿仙奴和利物浦等Big 4成員打入前四,他才逐漸站穩陣腳,早前更獲選英超2月份最佳教練。

  保亞斯只有短短幾年執教經驗,2011年5月,便以33歲之齡帶領葡國球隊波圖奪得歐聯錦標,亦同時取得葡超冠軍及葡萄牙盃。隨後入主車路士,只因無法得到大牌球員配合,成績欠佳,最終被炒魷,不過,車路士最後取得歷史性的歐冠獎盃,帶了半程的保亞斯怎麼說也應有一點功勞。今季在熱刺,成績越來越好,好大機會超越老東家車路士取得前所未有的英超第三名,甚至挑戰曼城的第二名,至於他擁有不少歐戰經驗,在歐聯賽事上再下一城也未可知。

  另一個著名的葡萄牙年輕教頭摩連奴,奪得歐洲賽事冠軍的時候已四十歲,雖然他的高徒保亞斯目前的成就難與比擬,卻也亦步亦趨。當教練不是球員,做球員可以像朗尼一樣,十六歲就憑天賦而大紅大紫,做教練除了要有足球知識、球場智慧外,還要懂管理,懂得多國語言,要有氣勢,看保亞斯在場球上的風範,雖有點固作老成,卻絕對壓得住場面。教練的生涯比起球員要長得多,費爵爺七十幾歲還在指揮若定,以保亞斯的名氣和勢頭,估計還有幾十年可叱吒風雲。

  不少人──尤其是澳門人,三十幾歲還渾渾噩噩,這當中自然不少得我。三十幾歲,比爾蓋茨已成鉅富,巴金已寫成《家》,鳥山明已創作《龍珠》,周星馳已主演多部經典電影;三十幾歲,現在大家都說是年輕人,還須要吸收更多經驗,不要操之過急,似乎可以容忍三十幾歲還一事無成,但世上不少建功立業的豪傑英雌,三十幾歲就已奠定基業,否則一世難有希望。

  上述包括保亞斯在內,三十幾歲已揚名立萬的人物畢竟萬中無一,但三十幾歲,已經不能恃年輕而任意妄為,不能再不負責任推搪塞責,更不能躲懶,對一切都應如是,尤其是自己的生命。我們不可能每個人都在這個年齡段翻雲覆雨事業有成,但我們應該要看看別人是怎樣活的,鞭策自己,努力上進。


(原載於3月12日)

Monday, March 11, 2013

(二十七)活着

www.backpackers.com.tw


  十多年前,一個炎熱的周五,蘇州,平江路。

  熱風吹送。下午沒課,中午放學後,他騎自行車到了住所附近,在一家水果舖子前停下,買了一個大西瓜,還有一袋荔枝。那年荔枝大豐收,千里迢迢由嶺南運到江南,算上路費,還很便宜,十元一大袋。

  小路旁邊靜止的小河,墨綠的河水,正冒出一些氣泡。太陽沒有商量餘地,烤炙大地。悶熱,他抹了把汗,哼着歌,騎車到報攤前買報紙,又到一個售賣快餐的陋舖前,只見一班民工打着赤膊,有滋有味地大嚼大喝。他要個盒飯,點了幾樣菜。騎車拐進丁香巷,回到寓所。

  幾乎脫光衣服,開着電風扇,加一點辣醬在盒飯裡,狼吞虎嚥地把飯吃完,隨意看陣報紙,又切半個西瓜吃。西瓜皮有美容之效,他就將吃淨的西瓜皮,死勁往面上捽,卻捽不走襖暑煩懣。想起雨季曾有人煮西瓜皮他吃,那味道怕再沒機會品嚐了。剝幾顆荔枝送入口中,吮着一粒核子,走到陽台,霧靄沉沉,天空已被染成一片不安定的顏色。

  煩愁襲向心頭,扭開CD播放機,傳來搖滾樂。他坐回沙發上。望着床上床下堆滿的書,憶起澳門的牛腩麵。可惜蘇州沒有牛腩麵,寓所又沒有空調。不但沒有空調,就連電視機也沒有,空蕩蕩兩室一廳,沙發像隻可憐的駱駝。電風扇傳來的風也是熱的,他就在駱駝上換着不同姿勢,閱讀一本書,像迷途撒哈拉的旅人,以為自己跑了很遠,卻還在原地。

  昏昏然睡下去了。醒過來,下午四五點,原計劃要看完的書只看了幾頁,而CD不知轉了幾百萬遍。這一切更讓他感到煩悶。他又想起那個雨季,那些滋潤而潮濕的雨夜,生命充滿驚奇。可是悶熱的下午只有一個人。熱風吹送。樓下的阿姨逗弄着兩條愛犬,像逗小孩一樣發着怪聲。他觀察了那阿姨很久,老公不常在家,沒有孩子,每次見她都穿着睡衣。

  日子重複又重複,他為專心閱讀寫作,獨自一人搬到外面住,意味着離群索居,忍受孤獨。孤獨令人愁,讀書和寫作效果皆不理想。煩悶,他騎車外出透氣,跑遍蘇州老城的大街小巷。入夜後風還是熱。他跑到了一個很少去的街區,流光掠影,車水馬龍,他停下車子,忽然就流下淚來。

  活着真好。
 

  (原載於2013年3月11日)

Tuesday, March 05, 2013

(一一二)生命無常 愛要及時



  有些事情你不相信會發生,卻發生了;有些事情你不相信會發生在某人身上,卻發生在某人身上了;有些事情你以為自己接受得了,卻原來一時三刻難以承受。俚語講得沒錯,「人真係好化學」,朋友的離開,再一次說明了生命無常,我們唯一可以做的是愛要及時。

  生命本來就是一次奢侈的旅行,我們原本只是一些新陳代謝,我們每活一天,都是恩典,神奇的力量賦予我們七情六欲,對一花一草也有感情,更可況對活生生的人呢?愛過痛過恨過,才知道作為一個人的可貴,才知道我們每一個人擁有的宇宙都無限深廣。

  前幾天上班途中,不經意抬頭望向馬交石炮台馬路靠近濠江中學的一列古榕,樹影婆娑,一片綠意,我忽然雙目潸然,如此美好世界,你教我怎樣捨得離開?而我的朋友為何又要走得那麼匆匆?

  記得《紅樓夢》裡賈寶玉說過,要是他死了,有沒有人為他哭呢?如果知道他那班姐姐妹妹能為他哭,他死也值了。我曾經也以能夠如此死去為一大目標,至少也有些人來我的喪禮上哭一下吧?要不然生存過也太不值得了!然而我現在打消了這種念頭了,我根本就不願死去,不願讓家人和朋友有太多傷悲,我現在知道年輕人的消亡帶給別人是多麼巨大的遺憾和傷感。能夠生存,就生存下去,雖然我的朋友不多,但總有一二個會顧念與我相處的片刻,我更不能棄家人於不顧。

  朋友,你安心上路吧!雖然你的生命短暫,但你帶給我們很多人無窮的力量!你是我們的知心好友,開心果,樂觀的原動力。今天你的遺體將會下葬,然而你在我們心中長存不亡,感恩在人生路途上曾遇你相遇,你的不辭而別教會了我要珍惜每分每秒。

  朋友,你安心上路吧!你的消逝為我上了一場叫「生命無常」的沉重一課,我知道你有很多心願未了,很多事情不做,很多快樂未享,也許我們可以安慰自己,你現在很快樂,但你一定會有遺憾,然而遺憾也是人生的一部分,至少你讓我們知道,愛要及時,對家人和對朋友的愛都不要吝嗇,要好好的享受人生,享受情感。

  朋友,你安心上路吧!

  時間定格在你的笑臉上,那春風般的笑容將帶給我們一生溫暖!

  (原載於2013年3月5日)

Monday, March 04, 2013

(二十六)送給來遲的一束白玫瑰



  你就這樣走了幾天了。執筆前的一個星期,你還為次日的一場讀書會而準備,你依然像平時一樣活躍於社交網站,每一句留言都充滿樂觀向上的力量,令人深受感染,如沐春風。這一刻春風依然在吹,而你卻已靜悄悄地背上行囊,流浪到彼岸的極樂世界,留下我們一班凡夫俗子在默默思念。我知道此刻在彼岸的你也許很快活,也許正在興奮地體驗新生,但我想告訴你,我們都不捨得你。

  看着朋友們在社交網站為懷念你而開設的群組,看着照片上開懷大笑的你,我依然很難接受你已經離開我們了,要不是朋友的留言確確實實地提醒我。還記得2009年秋天,我們初次見面,那是澳門筆會活動,具體誰來介紹我們認識、怎樣開始交談,我已記不真切了,活動結束,你要去參加筆會接下來在盧園舉辦的活動,我駕電單車順路載你去了,那是我們首次結緣。

  半年後,我們澳門筆會一班友人,度過了一個愉快的復活節假期,在福建土樓和廈門鼓浪嶼,留下我們友情的珍貴記錄,雖與你不算相見恨晚,卻也一見如故,你毫無機心的笑聲、你洋溢熱情的神氣、你充滿希望的話語,至今依然歷歷在目、聲聲在耳。你是那種勇敢而樂觀面對生活的人,懂得將不幸化成動力、將失意變為歌聲,近年我已越來越怕跟陌生人交往了,但你卻有巨大的親和力,讓每個人都樂於親近。和你相識只有短短三年多時間,卻像與你結交很久了,某些事情也願意與你分享,聽你意見。

  你是如此令人可敬可親,你同一時間身兼母親、寫作者、學生及僱員諸多角色,應付得綽有餘裕,還熱心參與筆會事務,不少活動都看到你的身影。你調教出一個好女兒,乖巧懂事,而且母女情深,情同姐妹;你筆耕不絕,專欄已積累不少讀者,初試啼聲參加文學獎小說組就成功獲獎;你艱苦攻讀,完成學士課程,補完青春的一大遺憾;工作上你熱心助人,準備更上一層樓。這一刻,是你一生人中,最滿懷希望的時刻!而這一刻,無情的臭老天卻奪走了你!天何太忍?好人為何要受到如斯懲罰?

  去年秋天,我開始這個專欄時,我們就打趣說樓上樓下要互相關照,本來你今天也應該如常在這個專欄下面談笑風生的。這專欄刊登之日,你家人將為你舉辦守靈禮拜,也許編輯會讓原本屬於你的版位留白,放上一束你喜愛的白玫瑰。

  來遲,我的朋友,願你一路走好!

  (原載於2013年3月4日)

Saturday, March 02, 2013

薔薇



    薔薇是幽藍色,開在你瞳仁
    幻覺似的一往情深
    你臨睡前嬌柔留下吻痕
    在愛的花園栽下薔薇成蔭

    星星綴滿天穹,一如失愛人眼淚
    聖潔而深情,歡快而傷悲
    我浪迹心靈漆黑街角憔悴
    尋找一把刀刃銘刻自己墓碑

    驀然,薔薇花香如聖殿鐘聲傳入心房
    黑夜迷霧吹散,刀刃蛻變幼芽
    你優美佇立我曾栽種的草原茫茫
    笑語嫣然種下杉樹一般巨大薔薇開花

    一吻一薔薇,我們身體是愛的花園
    星星灑落如雨,滋潤我們愛情源源不斷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