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March 21, 2007

澳門人,拿甚麼拯救你?!


  前日傍晚,因為實在太睏,打算回家睡一餐再起身寫稿,回家之前,去了肯德基叫雞。自從上次同阿彬在拱北吃了一次肯德基後,一直好想再吃多次,於是便去了設計怪異(Counter有碌柱)、品質出現問題(原味雞炸到霉)、服務差(只能用白痴形容)的澳門肯德雞總店買了個套餐吃。快將吃完之時,我們偉大的小脂編輯瀟灑地出現在小弟眼前。以前,我很怕被人見到自己獨自進餐,但現在習以為常了,因此我立即向小脂先生招手。他尷尷尬尬地走過來,很強調地說自己十世沒來過肯德基。於是,小脂先生叫了杯芬達,在我旁邊坐下,我們吹了一輪水(我吹的多),東扯西扯,內容有些寫出來會很長,有些寫出來會很無聊,還是Skip了他吧!我其實有時都會在街上撞到佢、小夢同寂然等文人,唔知是澳門細,還是他們經常在街上逛,抑或是他們少坐車,反正其他人我較少碰到,唔通我真係同文學那麼有緣?

  我昨晚又和同事去了一次肯德基,只見排在我們前面的女客等了很久,等得不耐煩了,語氣十分無奈而且表情和動作也十分無奈地說:「唔該快o的,我接受唔到一間快餐店可以咁慢!」這時一名經理正在女客面前,聽到話後,他既不識道歉,也不識表現出一種在面對顧客投訴時的假熱心,只是十分呆相地幫職員打包,我忍不住笑出了聲,很大聲地向同事說了自己前日遇到的白痴現像:成個Counter 只有兩個Drawer在Take order,都排了很多人,我已經等了很久了,當我前面的客人取走食物後,一名女經理走到收銀機前,不是幫手Take order,而是數錢,而那名女職員就左騰右騰唔知做乜!女經理不顧顧客的死活,繼續數錢,我忍不住指住收銀機說:「呢度做唔做生意?」那經理呆了一呆,想了一會,才說:「做,你想點乜?」在我來說,我的做法沒問題,一間食店沒理由為了方便自己而影響顧客,但我知道我後面的人一定以為我係惡爺,但我想講,我係惡,我寧願做惡爺,都不希望白痴的事情出現在我面前!現在麥當勞比起我十年前兼職時服務態度和效率要差多了,但肯德基肯定差十倍!肯德基這家美國連鎖快餐店來到澳門後入鄉隨俗,甚至可成為澳門服務業的一個縮影!

  上面說到的還是服務態度差,但也有服務態度好而不懂為生意的。在遇到小脂先生前的下午,我約一個議員在新口岸小泉居做訪問,議員一早到了坐在裡面吃飯,我不知道,在外面等他,見出面那麼多空椅子沒人坐,於是便坐下來。這時一個服務員走過來,拿著那個著名的長條形餐牌問我點甚麼。我說在等人,一陣才點。那小姐說在等人嗎,那麼可以入內看看那人來了沒有?我說沒必要,我在外面等。她說,那麼你要點東西才能坐在外面啊。我問為甚麼一定要點?我不會走的!一陣等到人才點。她說很多人都是這麼說,但最後走了!我最討厭這種白痴話,我說,人家是這樣,你為甚麼也說我是這樣?她一時口窒,我顯得不奈煩,站起身,很粗魯地揮手叫她走開,不要在我面前聒噪。雖然這些動作都給議員看到了,影響我尊貴的職業形像,但我不會尷尬,因為我確實覺得自己沒有做錯。

  一家食肆堅持不讓顧客進食非本餐廳食物是對的,但有些做法卻相當可笑,例如不准人坐在外面的空椅。第一,先不講做生意,那些桌椅是他們的,但地方卻是公共的,為甚麼他們在公共地方設置桌椅,我不可以坐?又不是進入餐廳坐;第二,用做生意的眼光看,那十多張桌子既然是空閒的,又不致影響做生意,為甚麼就不讓人坐坐增加人氣呢?起麻唔使積塵。客多了當然可以叫白坐的人走。如果坐著的人本來沒心在那裡喝東西,純粹等人的話,人等到了可能就在那裡進膳。就算不吃東西,怎麼說都會對這家餐廳增加好感;第三,服務員不應假設某人會像其他人一樣坐完就走,這是一種侮辱,就好像某些超市假定顧客都會盜竊東西而讓人存包一樣(我如果帶著背包,一定不會進入那些超市的),對一間企業影像的損害十分之大。
  其他食店有這種問題我應該不會放在心上,但連小泉居這種在澳門頗為成功的企業,這些咁簡單的道理都不懂,大概都可以反映出澳門中小企經營手法確實相當的落後。 麥當勞除了落雨客滿的時候會叫白坐的人走外,基本上都不會影響白坐客的雅興,是問誰沒有試過在麥當勞白坐?白坐後大概都不會對M記有所反感吧?這就是識得做生意。

  其實,澳門中小企做生意的手法一直很差的,只是以前茶餐廳老闆會同你拉近乎,阿姐會同你打招呼,於是你對老闆與員工大聲喧嘩、阿姐將手指插入牛腩麵熟視無睹而已。有時,外地人批評澳門呢樣果樣,雖然是事實,我看到真的很不高興,我總認為澳門不是這樣的,但最後我總不免批評這批評那。拿甚麼拯救你啊,我的澳門人!
(照片是朋友拍的)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