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May 25, 2011

(二十一)屈機的慢動作



  自認是一個性急的人。雖然,我有時都會浪費時間,憂悠寡斷,拖拖拉拉,磨磨蹭蹭,但我出現上述「症狀」時,浪費的都是自己的時間而已,我很痛恨我的時間由別人來浪費。我的一生人中,卻有不少時間是被別人浪費了的,重則是被把持朝政的人壓制得無立錐之地,輕則如搭車和在超市購物時,被那些動作緩慢的傢伙弄得站在後面乾着急。我自然不是要趕着去投胎,但有時真是被那些慢動作激得心煩氣躁。

  我到現在還未明白,以前搭巴士時,那些人上了車後,慢慢掏出錢包,慢慢數銀仔,再慢慢把錢投進錢箱是甚麼用意。車資不是固定的嗎?何不先把車資一早掏出來揣在手裡,一上車就投幣,省時快捷,還可搶早佔據座位。可有些澳門人就是與別不同,上車時爭先恐後,上車後,卻又非得將一切拖慢來做不可,好像早一點把車資拿出來,就吃了大虧一樣。也許現在情況有一點改善吧,因為有那個「甚麼通」的緣故,用那個「甚麼通」,車資有優惠。

  同樣地,我在超市購物也一樣遇到這些「慢世魔王」,因為物品的價錢不一樣,大槪掏錢得花一點時間,這個我體諒,但有時為了快捷,為免後面的人等候,我會一邊看着收銀員過機,一邊看屏上顯示大槪多少錢,等機過完了,款項也可先準備好。可有些人卻是等職員過完機後,價也報了,再慢慢的看顯示屏,好像以此顯示自己沒有被騙似的,再慢慢掏出錢包,慢慢將錢掏出來,全程慢動作,如入無人之境。也許很多人都是這樣,也許大家都習慣了,但我真是接受不到。

  有時更會出現奇景,譬如收銀員見價格是62.2元之類,便問顧客:「有沒有兩毫子啊!」那人說沒有,待收銀員要找續時,卻又說:「啊,我給你兩個二……」然後慢慢拿出碎銀包,再慢慢掏錢出來。就好像表示:「我沒有兩毫子,但我有兩個二。」站在後面的我真是為之氣結。

  可能這些事在旁人看來平想不過,也可能是我太心急了,但我總不喜歡緩慢,慢得我走快幾步路,前面緩慢行走的人就會引起警惕,抓緊手袋,以為我想打劫。屈機!可恨!

  (原載澳門華僑報副刊華座2011.05.24)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