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March 28, 2006

小詩人向大詩人朗誦


  鄭愁予是我最喜歡的詩人之一。我中學時代寫的詩,很多都受到他詩風的影響,特別是關於詩文樂性的刻苦經營,我總是在牙牙學語階段努力學習。大學時寫了一首《江南的雨夜》,是受鄭教授的影響深得不能再深的一首詩,當然,那首詩還受到了戴望舒的影響,當時我正好住在丁香巷裡。 現在我的詩還是很有江南Feel。

  不能不說,做澳門人真幸福,做澳門的詩人更幸福。這位詩名甚大的詩人,大陸那麼多學府請他去演講他未必會去,卻將機會留給了小小的澳門。嚴格來說,鄭先生主持的這次演講做得並不十分好,因為時間太短沒法讓天馬行空的詩人恣意發揮(圖書館的空間也是局限),但這無礙於我們對他詩才的敬仰。

  講座上,他對自己詩歌的剖析,對於自己詩中「鄉愁」的注解,對「鄭迷」來說,像突然發掘了一個豐富的寶藏。特別他說到自己「來自星際」的說話,更令我引起共鳴。享有美名的大詩人嘴角有種不可一世的孤傲,而更多的是平易可親的感覺。雖說在何東圖書館演講當天坐了很多人,但對比起內地大學的名人演講逼爆禮堂的場面,澳門真是讓人覺得小兒科。不過,小小的場面反而讓詩人與出席者有更多眼神交流的機會,說不定會留給演講者更多印象呢!

  講座後澳門筆會宴請鄭教授的雅集,難得與一班前輩高人共膳,自己確實十分高興。其實我一早想試著當眾朗誦《江南的雨夜》,但一直沒有機會,幸得湯梅笑小姐扶翼後進,讓我有機會朗誦此詩,萬料不到首次朗誦便要面對大詩人,而且是此詩「致敬」的大詩人!心情是有點緊張的,之前便用廣東話練了兩遍,但現場每個人都用普通話唸,自己也唯有跟著,一路朗頌,一路怯場,又顯得中氣不足,真是貽笑大方了。幸虧當時其他人的表演也不是十分好(哈哈),只有文輝比較淡定。當我讀到「淡淡的幽香彷如隔世」時,我才感到這一句太似鄭先生的「達達的馬蹄」了,說不是向他致敬,真沒有人相信。

  雖然讀得不太好,但還是得到了好友前輩的一兩句稱讚,鄭先生在後來我找他簽名時,還說那首詩「很好,我喜歡。」對於一個高中二時讀著《水巷》和喜歡寫詩的人來說,真的沒有比這更大的激勵了!實際上,我雖然敬慕鄭先生,但又不敢太親近。太親近,免不了會破壞幻想。有時覺得自己很幸運,有人肯製造這個機會給我。我不知道沒有這次機會我人生會否遺憾,但就肯定沒有此刻詩心的美滿。

  (圖:坐在中間的是鄭愁予先生,右手邊的是文輝,左手邊的是小鳳。遺憾沒跟鄭先生合照)

2 comments:

賀 said...

你首野有江南feel,你個人更有江南feel,哈哈

你應該用廣東話讀ma,咁先有風格^^

太皮 said...

死仔
o羊意思先!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