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July 03, 2006

閒遊

p2
  前幾日心血來潮,分別去了東望洋及西望洋影相。松山燈塔已多年沒去了,對上一次是三年前剛在日報做事,被同事帶著上去影風球的,一來一回不到三分鐘,甚麼都沒留意。

  雖然住在馬場木屋區,但松山燈塔也是我小時候的樂園,有次小學旅行到過二龍喉後,我就常常帶朋友去玩,由黑沙環走到松山都別說不遠,後來爬上爬落,走到松山燈塔。記得小時候那裡遊人不太多(現在也一樣),我們一班小孩常在那裡待上半天。那裡有一棵枇杷樹,果子熟了都沒人去摘,也可能是管理員待枇杷熟點兒才摘吧,不過我們一於少理,照摘來吃。

  我那時七、八歲的年紀,站在一兩塊突起的石頭上一跳高,就能摘到幾粒。記得有兩年都有去摘枇杷的,第一年摘得少,第二年摘得多,見吃不完,打算帶回家給家人吃,摘了一大堆,不知怎樣帶回家,索性拉開衫,兜著枇杷走回家去,不知怎麼與朋友失散了,我走山邊那條馬路,走到一半吃不消,好像把枇杷丟棄了,反正忘記家人有沒有吃過那些枇杷。

  升上中學後,就甚少再去燈塔,沒人陪,一個人也覺無聊,整個中學時代我好像只上過一、兩次燈塔。當然由於上體育課關係,松山經常去,那裡也留給我不少美麗回憶。讀大學時,本來想與那時的女友上去逛逛,結果到分手,我們都沒有上過去。其實我一直很想與那位女朋友分享我的童年,但由於這樣那樣的原因,最後都沒有達成。因為我分享了她的童年、她父母的家鄉,分手時她不覺得遺憾,我反而有點遺憾,畢竟並不是那麼多人值得你將自己的童年分享。

  工作三年,在那個酷熱的周日,終於鼓起勇氣,上了燈塔,發覺除了周遭景色,以及多了內地旅客外,燈塔與小時候沒怎麼改變,有一種感動湧上心頭:世界太美妙了。我尋找枇杷樹,但找不到,也許我沒留意,突然我見到一棵結著果子的樹,以為便是她了,以我現時的身形,根本沒可能跳上去摘果實。後來才發現那不是我要找的樹,不知是龍眼還是荔子,看來要得到枇杷熟時再上去找,會容易一點。也可能枇杷樹已離開世界了。

  離開東望洋山,順便又去一去西望洋,見到有人拍結婚照。這是我第一次真正意義上主教山,而且還入了教堂祈禱(我乜神都信)。以前我只最多去到主教山下面的公園。有記憶湧現,不想太多,反正聖母瑪麗亞的聖像很美。


(文章兩三日前完成,但一直LOAD唔到相,所以拖到而家先貼。個腦好實,好煩)

3 comments:

Anonymous said...

Here are some links that I believe will be interested

Anonymous said...

Interesting site. Useful information. Bookmarked.
»

Anonymous said...

Hey what a great site keep up the work its excellent.
»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