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uesday, December 26, 2006

聖誕過後

佢與我大學時的一個台灣朋友長得有點像


  話咁快,聖誕節已經過去了,除了這兩日失身的男女,這個世界應該一切如常。平安夜當天本來應了早泄先生的約去漁人碼頭看張震嶽表演的,但到了二十三日我的節日社交恐懼症又出現,於是推了他,叫他找其他人去,打算那晚在家平安渡過。但一早答應了同事Lucialle到她家參加派對,由於說過一定不會甩底,唯有硬著頭皮與另一同事Connie一起去了。L在路環的平房裝修得還不賴,我們到達時她與一班菲律賓藉的舊同事已經差不多準備好食物了。她同我一樣養了兩條狗,其中一條黑色的狗很好客,見到我像見到熟人一樣,挨身挨勢,另一條就稍為兇了一點,所以被主人綁住了。

  L的舊同事有些是廚師,因此做的食物也蠻不錯,其中一種發音有如「Shang-Hai」的菲律賓春卷我最鍾意。吃完東西大家圍坐一起飲龍舌蘭(忘了英文怎拼,寫中文可能大家不知道是甚麼),搞到我醉醉地,唔想返屋企,於是叫早泄先生補購張震嶽表演的票,我終於都還是參加了這個活動。

  我和C大概十點半去到,與早泄及他的朋友會合,當時林子祥仍在羅馬鬥獸場表演,幾乎大半個漁人碼頭都聽得見,張震嶽的表演場地則在海邊,等了成個鐘他才出現。張表演還算落力,還有一個叫Hot Dog的歌手幫手頂一陣,搞搞氣氛。二百八一張飛,我覺得唔係幾抵。吃完宵夜醉醉地回到家倒頭便睡,但其實周報還有些工作在身,於是聖誕節正日早早便起身工作。

  中午和市民的舊同事飲茶,是那位叫S的舊同事召集的,他說他請客,但最後還是由龔社長出錢,因為他一早就將一張一千元放到櫃檯。那裡是他主場,要請他吃東西還得找其他地方。下午回報社跟跟手尾,頭還有點宿醉,回家小睡。醒來看看書,睇睇碟,上上網,又一天過去。

  今日我打算還是不出來工作,躲在家中,目的是開始動筆寫小說,接下來的幾個月,我也許會沉浸於那部小說的氣氛中,可能會變得更情緒化。

  這篇東西寫得很隨便,主要都是因為不是很有心情寫,但有些記憶不寫下來,很快便會遺忘的。廣東話太多,個別朋友看不懂真不好意思了。

對不起,我真的不知佢係邊個,只知佢自稱Hot Dog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