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March 21, 2012

(六十三)悼念兩隻寄居蟹(下)



  我在三亞的淺灘上撿了幾隻寄居蟹來觀察,那些寄居蟹都很小,像長了腳的黑色提子乾般,看到牠們慢慢伸出腳爪來摸索,我也就心滿意足地將牠們丟回海裡。忽然妻子就高興地叫了起來,我走近岸一看,原來一個在翻石頭找貝類的老人家,撿了一隻小蟹和一隻寄居蟹給她。

  我便也很感興致,拿相機拍照,卻故意讓小蟹走了,然後再索性把寄居蟹往海裡一丟。妻子不高興,原來她想將小動物帶回家養呢!我說這些東西怎麼養得活,還要坐飛機啊!她不理我,自顧自又撿了兩隻小寄居蟹,然後那好心的老人家以為剛才給她的蟹是不小心跑了的,又撿了一隻送給她,並且奉送一生一死兩隻海螺。我沒法,只得讓她把看來會很容易死掉的小蟹放生,用袋子裝了些水,把餘下三件生物一件死物拿回酒店放在一個罐子裡暫存。

  這幾隻小東西就這樣經托運坐飛機回到廣州,從行李箱取出來一看,竟然完好無損!我們先將牠們暫時放在妻子在佛山的老家,用玻璃缸養着,一直養了兩個多月,還生龍活虎,那隻海螺還曾經爬出缸子,打算逃走呢!直到二月中,我們才拿回澳門家裡養,由於事忙,一直就讓這三隻小東西住在一個膠罐子裡,表面看來相安無事,但其實寄居蟹已漸漸長大,那小小的殼已不夠牠們住了,有一回,我更見到有一隻小蟹像精神病一般跑了出來,隔了很久才回到殼中。

  於是我終於找到時間去水族館買飼養工具,我買了一個小塑料魚缸,一袋沙子,很不幸地又被我見到那裡有寄居蟹出售,而且比我養的還要大隻,有拇指般大,我便貪得意買了三個,同時又買了一些螺殼,希望讓家裡兩個小不點住。

  可是,對於兩粒提子乾來說,那些殼卻嫌太大了,先不管,幫他們換了新家再說,就在我佈置好魚缸,興奮地將原先兩隻小寄居蟹和海螺倒進去時,卻發現原已極度衰弱的兩隻蟹竟慢慢不動了!白痴的我,竟忘了生於海中的牠們根本就不適應淡水,縱使倒進去的水中有少許海水,但已稀釋得很厲害,就這樣,兩隻小東西就被我親手害死了!有一點失落,也有一點難過,沒法,只得將牠們原地埋葬,埋入沙中。神奇的是,那隻生命力頑強的不知叫甚麼名字、我以為死了的海螺竟然未死,好像還長大了一點呢!

  後來,那三隻新買的寄居蟹中,有一隻寄居蟹也死了,牠的其中一個同伴不知是要佔據牠的殼呢還是肚子餓,將牠碎屍,吃了一半。

  (原載澳門華僑報2012年3月20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