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November 26, 2008

Hard Sell《愛比死更冷》(之三)



日超忙,但唔可以讓Hard Sell工作斷纜,幸好澳日刊出了六本新小說的特刊,這裡我就純粹貼文貼鏈結,慳返啲力。以下是在澳日刊登的《愛比死更冷》的介紹,由我本人撰寫,我用微型小說的方式去介紹長篇小說,至於介紹中提到的場景在《愛比死更冷》的哪個部份發生,那就要買本小說來看才知道了。這篇介紹有點掛羊頭賣狗肉,因為《愛比死更冷》中有很多溫馨感人的場面,哈哈。

 
震耳欲聾的音樂,眩人眼目的射燈。林朗用沉淪慾海的方式,去撫平愛情的創傷,在珠海的夜場裡,他將一整杯白蘭地呑下,然後把女伴拉過來,放在自己雙腿上,捧着她的臉與她熱吻起來。這個女子,是他剛才與朋友在旦州消遣時挑來的,花幾百元包了她一個夜晩。

一邊接吻,林朗一邊回憶起她們甜美的笑容、她們溫柔的撫摸,以及她們那甜熱的體溫。他感到一陣厭惡,猛地將女伴推開,彷彿這個女伴侮辱了他的愛情。然而,身體的需要又讓他急不及待地帶女伴上房,一番欲仙欲死、胡天胡帝,他很快便入睡了。他做了一個夢,他夢見自己回到了中學時代,那個與何艾共同度過的靑葱歲月。

在一個明月照得澳門的天空像透明的藍寳石一樣的夜晩,在那四條像墓碑一樣的融和門雕塑下,林朗與何艾緊緊地相擁在一起,令他迷茫的是,對方為甚麼要選擇自己?他還來不及思考,何艾已像瘟疫一樣毀滅了他與初戀情人構建的所有回憶。他記起了那個早上,看着睡在身邊的何艾,紊亂的髮絲搭在她充滿油光的臉上,那靑春的乳溝,那盈手一握的腰肢,令他永難忘記。

當林朗一心一意與何艾一起演繹溫馨動人的愛情時,何艾卻親手將這段關係摧毀。林朗接二連三地受到打擊,這些打擊又將他所做的錯誤抉擇無限地放大,何艾就像黑死病一樣,蠶食了他的信心,為了逃避,他選擇沉淪。還有甚麼値得他去懷念呢?是初戀情人那天眞熱情的大眼睛?還是“姐姐”那嫵媚的雙目?

許多愁苦,只為當時,一向留情。

在夢境中,林朗忽然像預感一樣夢見何艾的死亡,他夢見自己扭抱着何艾的屍體,不住地哭泣。忽然間,何艾的屍體迅速地腐爛,在他懷抱中消退,變成一堆血水。

“啊——”林朗被這個可怕的噩夢驚醒,看到自己與一個陌生女子赤條條地躺在一起,苦笑了一下。


以下是新聞稿:

  
由澳門基金會、澳門筆會、澳門日報出版社合辦“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活動已於上月十日公佈結果,六部得奬小說分別為鄧曉炯《迷魂》、梁淑淇《小心愛》、李宇樑《上帝之眼》、寂然《救命》、初歌今《蓮花之後》、太皮《愛比死更冷》,澳門日報出版社將於本周六(廿九日)下午四時假澳門文化廣場舉行上述六本小說的新書發佈活動,並由其中四位得奬作者寂然、梁淑淇、鄧曉炯、太皮主講“小說面面觀”講座,與讀者分享創作心得。

是次出版的六部小說各有可觀,鄧曉炯融合歷史題材與科學幻想,梁淑淇思考命運與眞心相愛,李宇樑書寫靈異而反映現實,寂然鋪張震撼案件而寫出小城當下的驚心狀況,初歌今以橫跨珠澳的愛情故事揭示移民城市的衆生相,太皮寫年輕人的愛慾與輕狂,這些澳門人講述澳門故事的作品,以不同的面向展示澳門小說的魅力,並且在不同程度上為澳門小說開拓出嶄新的題材和叙事風格。澳門日報出版社在“澳門中篇小說徵稿”活動公佈結果的一個月內即投入新書的製作,務求把澳門文學的最新成果讓讀者先睹為快。

“小說面面觀”的四位主講者皆為澳門小說的中堅好手,寂然是本澳富創新精神及寫作技巧多變的小說家,曾出版小說《月黑風高》、《撫摸》等,其小說多次獲評論家撰寫專題論文,亦曾被改編為舞台劇及錄像短片;梁淑淇曾多次獲得澳門文學奬的小說奬項,獲中國“盤房杯”優秀小說奬,她曾與寂然出版小說合集《雙十年華》;鄧曉炯是小說家和劇作家,他曾獲澳門文學奬小說組冠軍,今年他創作的兒童劇《魔法寳石》在本澳公演,大受歡迎;太皮是本澳新秀小說家,他的長篇小說《草之狗》曾在本報連載,《愛比死更冷》是他近年的力作。

“小說面面觀”講座由澳門作家黃文輝主持,四位講者將詳述今次新作的創作歷程,分享小說創作的經驗,並與參與者互動交流,歡迎讀者及文學愛好者參加。出席者將獲贈一套三款的六本小說書籤;講座後即場售書簽名,以七折優惠饗讀者。

時間:11月29日(周六)

下午4:00

地點:文化廣場展覽廳

主持:黃文輝


  其他介紹的鏈結:這裡

  星期六下午四時文化廣場,約定大家!

2 comments:

你永遠的小粉絲 said...

春年,嗰日我可能都會嚟呀
咁你4點講座,幾點先新書簽名呀??

太皮 said...

絲,
我都唔知幾點簽喎!你得閒咪聽曬佢囉!!你到的話,我簽名簽大隻啲!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