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unday, March 22, 2009

零九蘇州之旅(完)

然好攰,想瞓覺,但如果而家唔寫呢篇嘢,返到澳門唔知幾時先有得寫,所以都係寫咗佢先。今日(應該說剛過去的一日)流水帳是:看小說《白夜行》→大娘水餃→名典嘆啡→桃花塢唐伯虎故居→盤門景區→觀前街→同學婚禮→回酒店看書→與同學吃宵夜和遊車河。

《白夜行》


兩年前看日劇《白夜行》就覺得是一套很棒的作品,後來知道是改篇自一位名叫東野圭吾的作家(也著有“伽俐略”系列)的小說,當時就萌生出學好日語去讀這本作品的願望,因為市面沒有譯本。結果自學了一輪日語,懂得一些簡單的會話後,又因為沒有時間而丟下了,心想看《白夜行》小說是無望的了。想不到後來有人翻譯這本作品,我去年十二月在廣州機場與這本書不期而遇,毫不猶豫就買下了,早前開始看,也帶出來陪我旅行,已看了三百多頁。這本書,比同名日劇更棒,遲點再詳細介紹,好嘢來的!

閶門街景




閶門是古蘇州城的城門之一,《紅樓夢》有一句話:“當日地陷東南,這東南一隅有處曰姑蘇,有城曰閶門者,最是紅塵中一二等富貴風流之地。”林黛玉就有閶門附近出世。


民初特色建築,卻是菜檔


好有Feel的景色


街頭菜販

唐伯虎故居遺址


我以前去過唐伯虎故居遺址兩三次,都是由人民路北寺塔附近騎單車進入的,這次由閶門附近進入桃花塢一帶,又沒帶地圖,心想有一段時間好找(你入過蘇州的小巷就知道了),但我幾乎是憑感覺,毫不猶豫地進入一條小巷,毫不猶豫地選擇自己認為正確的路,結果很快,我便找到唐寅祠了!這個唐寅祠,又叫准提庵,又是蘇州版畫院,還有甚麼甚麼基地之類的名稱,一門幾牌,比內地的政府部門還誇張。


記憶中准提庵就在唐伯虎故居遺址附近,心想找到准提庵,遺址不遠了!正當我為自己的記憶力和方向感沾沾自喜時卻找不着北,弄錯方向,最後要問街坊才找到目的地,幸得街坊都好好人地指點迷津。這個池雖名桃花池,但已是一潭死水,唐伯虎故居名為桃花庵,但現況也是不堪入目。這位港澳居民心中的“聖人”竟然沒得到適當的尊重,令人費解,晚上我與同學談起有關蘇州政府忽視唐伯虎價值的問題,同學給了我一些看法,我有空再談吧。



桃花塢街道辦外的一些唐寅詩句

盤門


據介紹盤門是蘇州城保存得最完整的一座城門,為水陸城門,我以前只在外圍逛過,今次進內(花二十五元),只見一開始迎接我的是些人工“美景”(唔想貼圖),差點以為沒古城牆看,最後見到城門,才放下心來。這城門最早由伍子胥興建,初為土築,經過歷代修建完善為現在的樣子。圖為可讓馬跑的斜坡。


可以誘敵深入再困死敵人的瓮城(《投名狀》有關於瓮城的情節)



城門


城外望

同學的婚禮



祝他們有情人白頭偕老

晚上又和上年在杭州結婚的璟同學和另一位同學及其太太吃宵夜,末了我坐着璟同學的車兜了一會風,作為這此蘇州之行的最後活動。明日主要都是趕路,沒甚麼好寫,蘇州之行的記事到此告一段落。蘇州,三年之後再見面吧!

1 comment:

太皮 said...

不要再放廣告!小心我殺了你!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