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September 24, 2009

鬚後水想到的蘇州雜憶



到下巴的鬚後水味,突然想到多年前在蘇州騎着單車上學的日子。晚上無所是事,就會駕着車子,到一處陌生的遠地,那裡有低矮的房舍,還有油菜花田。有時在黑夜,在橋上,看着橋下川流的運沙船,響着低啞而深沉的摩打聲,像一條整夜咳嗽的老狗,印象都像一組無用的數據,輸進腦海內了。

  大槪在一些雨夜,我從被窩中爬出露台,拿着咖啡杯子,望着滿天雨絲發呆,又望着遠處泛着白光的地方。那遠處一直泛着白光,我不知為甚麼。有一個下雪天,人在室內,又沒暖氣,全身都凍僵了,但想到人生中有幾場下雪天呢?就毫不猶豫地走到街上,還打電話給澳門的朋友們,說着自己的喜悅。

  記得初去大學時,有位本澳女同胞跟我一起去(她已生了兩個孩子了),我們在一個博士生宿舍裡聊天,這時一個人一邊咳嗽,一邊在窗前走過,然後女同學用她當時那極不標準的普通話說:“那人在‘禽獸’(咳嗽)。”
 
  蘇州等地一到秋天就可以買到大閘蟹,因為陽澄湖就在蘇州上,但我好似食蟹的次數總共只有五六次。除了蟹,還有橘子,橘子到現在我還搞不清在廣東話是叫柑呢還是叫桔,如叫柑會讓我想到潮州柑,那種皮皺,又皮肉分隔的果類,而桔則讓我想到新年的盆桔。橘子則是那種皮面光滑,皮肉相連,像柑的一種果類。橘子很便宜,我在蘇州時每天都吃很多。到冬天,蘇州又多了很多地方賣藏書羊肉,藏書是蘇州的一個地方,那種藏書羊肉就是切片的熟肉澆一碗湯,本身是沒味道的,只有羯味,但加上一些盐,味道就很不一樣了。

  其實,懷念的不是蘇州,懷念的只是那時的心情、那時的心態、那時的身型、那時的性格、那時的理想,而已。

4 comments:

尺 said...

我也覺得
嗅覺與大腦之間有著秘密通道
被封的記憶
常也被突然而來的氣味
打開

niC said...

係啦,無憂無慮無王管0既生活幾時都咁教人懷念......

祝你早日搵夠賺夠,拋開一切重投蘇州懷抱...

靜兒 said...

我仲未細玩過蘇州,,好想再番江南hea一頭半個月!

太皮 said...

尺,
唯有人屎的氣味是不會令人有感覺的。

Nic,
多謝先。

靜兒,
係喎,你好似係復旦架喎。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