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March 02, 2011

(九)青洲「四眼婆」及其子女(下)



  最先,是住在四眼婆被毁的家附近的聾啞婆婆暫時收養了牠與狗仔,但後來聾啞婆婆的家也被拆了,不知甚麼人為牠們在一棵榕樹下暫時做了個狗篷。然而,有一天,我特意去看牠們,卻發現狗仔都不知所蹤了,我懷疑有人拿了狗仔去吃。幾乎所有住戶都走了,但有一個幾年來在那裡露宿的來自內地的撿破爛阿姨還在,我便問她狗仔的去向,她說她一個親戚拿去收養了。此地無銀三百兩的話令我起了疑心:這個阿姨就算真有一個親戚,從她的處境也可以推測出那個親戚也不會好到哪裡去,又怎會肯收養五隻狗仔呢?我便很肯定的跟她說:牠們一定是被你親戚抓去吃了。那阿姨好像「身有屎」一樣,說怎會給人吃呢,我的親戚很愛狗。

  雖然覺得可惜,卻也沒有追究,畢竟那不是我的狗。不過,過了兩天,這些狗仔又重新出現在樹下了,而那撿破爛的阿姨也離開了。之後,青洲坊的木屋徹底被清除,我接走了我的狗。對於其他狗,縱使有感情,我也只能說句「無能為力」,因為我打理三隻狗已花去不少時間和金錢。然而,我總是記掛着那些狗仔。早幾日,我趁午飯時間去青洲坊地段,在鐵絲網外看那個我曾經流連的地方,見到四眼婆和牠的兒子,我立即去買了罐狗罐頭,央求管理員讓我進去餵狗。

  新的臨時狗竇在管理員工作的貨櫃旁邊。我問管理員有幾隻狗仔,那些管理員說有三隻,我在現場只見到兩隻,有一隻白色的,我抱着牠去吃狗糧了,有一隻在附近玩,後來見到第三隻了,牠跟着其他「原居狗」通處跑。才兩個月不到,這些狗仔都長了很多毛,像個毛公仔一樣,而且一點都不像牠們母親長得太過「唐狗」,反而有一點「洋狗」的氣度。至於另外兩隻,相信不是被人抓來吃,就是已經夭折了。

  我其實很有衝動想把三隻小狗帶回家裡養,但一想到,養一隻狗是一生一世的,一隻狗的壽命十幾年,我實在沒能力再養牠們了。管理員說,青洲坊遲一點便會清空現場進行工程,相信臨時狗竇很快便會被移走,那些大狗尚可自己照顧自己(當然被抓去狗房人道毁滅的機會也很高),但小狗隨時卻可能面對不幸的命運。在此,希望看到這篇文章的愛狗之人,有機會的話,可以去青洲坊看看那些狗仔,如果可以,就給牠們一個溫暖的家。
 
  (原載於2011年3月1日)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