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uly 01, 2015

《草之狗修訂版》正式開始連載

(點擊看大圖)

  真摯情懷,常在心間。《草之狗修訂版》,逢周三《華僑報》副刊「繽紛zone」版刊登,每期千五字。以下是第一篇連載,大家記住追看啊!

http://www.vakiodaily.com/news/view/id/69053

草之狗修訂版(一)
第一章 夜飄雨
太皮

  緣起:《草之狗》是我創作於2001年至2003年間的長篇小說,當時在本澳另一份報章上連載,作者署名「晉星空」。《草之狗》的故事大概發生在1998年左右,描寫一班草根階層青少年的生活,面對家庭、學業、愛情和複雜的社會環境,有人走向毁滅,有人獲得重生,雖然看起來會有點「幼稚」,但作為一部長篇小說,是我迄今創作中比較有架構的作品,有可讀性。

  由於是連載小說,當中少不免有犯駁或未臻完善之處,文詞亦可再雕琢,十多年過去了,這期間我一直很想將這部長篇小說修訂出版,奈何這些年來諸事煩擾,寫作任務也從未間斷,致令修訂心願一拖再拖未能達成。徵得同意,我決定將《草之狗》透過重新連載的方式來「強逼」自己完成修訂。我主要會將一些犯駁之處更正,刪減肉麻或過於幼稚的內容,在保留原作神髓的情況下,改寫一些章節,務求將《草之狗》提升水平。

  值得一提的是,拙作中篇小說《愛比死更冷》及《綠氈上的囚徒》,部分人物曾經在《草之狗》中出現過,包括秦婉雯、胡憶深、程明及程小尤等,如果已讀過那兩篇中篇小說,再讀《草之狗》會是不錯的體驗。今次連載,逢周三刊登,每期約千五字,爭取在兩年之內刊完,希望讀者喜歡。

                  作者

  「柔柔,我們分手吧!」

  楚構拿起公眾電話的話筒,放在耳邊,想待對方接聽後,便說出這句話,然而,到最後,他還是沒有勇氣,任對方在電話那頭「喂」了又「喂」,他始終默不作聲,苦笑地將電話掛上。

  雨還在下。楚構站在議事亭前地葡式建築的拱廊下面,望着不遠處市政廳大樓的上空發呆。一條閃電撕裂天空,將他年輕的臉慘白地照亮了一下,他回過神來,用手梳理沾濕的頭髮,又掃掃校服外套的雨珠,嘆了口氣。這年的春天似乎格外感傷,而暴雨又來得突然,將感傷的氣氛渲染得淋漓盡致。他望着剛才閃電劃過的天空,似在等待下次閃電,又似等待上天的啟示。他雙眼深邃而憂鬱,像兩口井水一樣格格不入地嵌在他只有十七歲的臉上。

  等了很久,再沒閃電劃過,楚構失落地將目光放回廣場上,石子路的波紋黑白相間,雨水細密地打在上面,這場雨好像會下到一千年之久。他記得,一年前的這天,天空正下着毛毛細雨,他和女友秦雪柔下課後,在大三巴附近蹓躂了一會,走到這裡,柔柔突然拉着他的手跑了出去,兩人背對背,十指交纏,任雨灑滴,那一刻,他確實感動,那是只有十六七歲的花季少年才有的感動。

  他又記起了柔柔肉體的氣味。他沒法忘記那個醉人的時刻。薄霧瀰漫的黃昏,楚構放學後獨自去到黑沙環填海區海傍。落日正靜靜地溶化於滿天淡淡的金黃裡。帶腥味的海風緩緩吹送,他放下書包,坐在海堤上,望着那輪漸漸消逝的落日,兩行清淚從眼眶湧出。不知多少次,不知多少個黃昏,他總是靜靜地坐在那裡,對着落日呆坐。

  那天的夕陽似乎消失得特別慢,好像不想離去,怕再沒機會回來似的。忽然,不遠處出現了一棵蒲公英,那蒲公英用甜甜膩膩的聲音叫道:「楚構!」

  那是秦雪柔,楚構的同班同學,一個蒲公英一樣的女孩。一陣風吹過,楚構見到她隨風飄揚的長髮,雪白的校服裙顯得特別寬大,人顯得過於纖弱,像一棵搖搖擺擺的蒲公英,種籽在風中飄零。她嬌羞地低下頭,眼睛斜看一邊,下意識地用手抹一抹兩邊臉頰,像要擦去甚麼。

  「是你?柔柔?」楚構看到對方的動作,以為她在提示自己臉上有淚痕,也慌張地胡亂揩拭。

  「我可以坐在你身邊嗎?」柔柔將頭髮向後一撥,笑道。

  楚構報以一個微笑,不置可否。他像早就料到會遇見她一般。柔柔大大方方地坐在他身旁,含情地看着他,他只見對方臉上似也有淚痕。感到對方一直注視自己,他有點不自在,「看着我幹嘛?我的臉又沒甚麼特別……」

   「你,喜歡我嗎?」柔柔問道。她眼神含情,帶點誘惑,這眼神不應該由一個十五歲的少女所擁有。楚構微感愕然。(一)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