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unday, September 10, 2006

愛情是一隻無可避免的魔鬼

模糊
日記一則

壞電腦

  前日只睡了三個小時,加上牙痛,以及周六早上沒事做關係,便睡到下午才起床。起床後,打開電腦,發覺電腦病情越來越嚴重,硬碟損耗加上中了很多間碟程式,兩者又互為影響的情況下,相信很快就不能再Run要拿去修理了。

北京我又來了

  回早報,坐了一會兒,飲杯咖啡。一位兼職的上司告訴我一些去北京的詳情。是的,我又去北京了,是今年的第二次,對上一次是參加四月尾在北大舉行的傳媒國情班,既長了知識,又過了輕鬆愉快的一周。今次也是去學習,是關於傳媒工作的課程,所不同的是地點改為清華大學,周四出發,次周一回來,澳門只有我和一位行家去。這樣,我便算北大和清華都讀過了,既不用通過考試,也不用錢,又可以度假充電,只能說一個字:正!想想社會和一些前輩對我不薄,我應該少說話多做事,希望社會投放在我身上的資源對這個社會真的有用吧。今次唯一麻煩是要自己訂機票,說實話從來沒親自在澳門訂過機票,以前讀大多要搭飛機都是在珠海訂票。

愛惜牙齒

  飲完咖啡,度了幾場波,然後出發去看牙醫。診所在南灣翠園酒家對面的商業大廈內,女醫生是一個朋友的表姐,有九折,但仍是收得很貴。上周去看時,她懷疑我那隻病牙裂了條肉眼看不到的縫,今次真的看清了。照過X光,看不到縫有多深,她說唯有當蛀牙般將那條縫鑽開,後來發現其實不太深,便補了,於是我又多了一隻不完全的牙齒。醫生說我的裂縫出現得很罕有,懷疑我睡覺時很大力咬牙而不自知,叫我造一副牙膠。我說我去年造了,但用了兩三個月便放棄,嫌麻煩。她叫我最好重新用過。那隻牙最後結果是怎樣,還有待觀察,不過我想是不要得的了。唉!其實我中學時真的不知甚麼是蛀牙,除了生智慧牙之外我的牙從來沒痛過,只是在讀大學時自己一個住,經常弄餛飩食,為了更可口,加大量的酸醋,出外進食都一樣,有時吃完東西便回床上看書,看得累便睡覺,沒有刷牙,還經常賣醉,結果是經常嘔吐,胃液倒流,最終受害者是牙齒,從大學開始,已接連補了六、七隻牙,去年初更發生交通意外弄斷一隻。唉,只是整牙已花了我幾萬元。在此奉勸睇到這篇文章的朋友,吃完酸的食物一定要刷牙,出外飲酒一定要帶備香口膠,嘔吐完第一時間漱口,然後咬塊香口膠。記住,牙齒跟你一世啊。

無聊吊公仔

  看完牙後去投注站買波,買了四條飛,結果是不樂觀的,其中一條飛六串一斷了一場,那場波最後十分鐘才輸,平白沒了可能贏到的三千元。這是後話,從投注站出來,見到一部「吊公仔機」,看看四周沒人,便入兩元去玩,第一次兩個公仔一起吊上來又一起跌回去,不服氣又玩一次,結果公仔吊上來後即跌,彈到接近出口的地方,想來這個容易贏了,再玩第三次,誰知那個公仔吊上來後又彈回老遠。可惜!騎著電單車去宏達書店看書,發覺書越來越多,自己很多沒看過,簡直就在諷刺我知識的貧乏。我已很久沒有去珠海的文華書店了,因為感到恐怖和壓抑。

Love is a necessary evil

  同事Connie和朋友去聽美國爵士樂歌手Stacy Kent的表演,多出一張票,昨天已約了我去看,從書店出來還有五分鐘到八點,Connie打電話來問我在哪裡,說表演快開始了,我還以為是八點半,於是急忙飛車而去,到達文化中心已經過八點了,幸好澳門的表演例牌遲幾分鐘,還未開始。我們到樓上的觀眾席欣賞表演。說真的,感謝Connie邀請我欣賞這個節目,因為實在大棒了,Stacy Kent表現得充滿柔情,當然了,色士風手是她的丈夫,而且還剛好生日。彷如天籟的音樂和歌聲,聽得我如癡如醉。她的演唱和樂隊間的演奏配合無間,全場很少音響出錯和雜音,十分成功。唱的大部分是情歌,其中有一首歌我不知叫甚麼名字,只聽她反覆吟唱這一句:「Love is a necessary evil」,聽得人十分黯然。我忽發奇想,如果有一天澳門可以舉辦詩歌節,澳門的詩人可以站在文化中心的舞台上進行屬於澳門的文化活動,獲得澳門人的掌聲,你說多好啊!

熱鬧

  看完表演出來,正好看到煙花表演,其時涼風輕輕,一陣秋涼,我坐在電單車上,透過文化中心外停車場的鐵絲網和野草欣賞煙花,遠處的音樂除除傳來,令人十心愜意。和Connie及她朋友Ada一起在皇朝的小泉居飲o野,太多人,我們坐在外面。雖然我有時很喜歡孤獨,但我更多時很喜歡人們肩磨踵接的氣氛,那時看完煙花的人很多,行人如鯽,我感到莫名的興奮。一位朋友來電,說了一起令我鼓勵的話。心情很好,與兩位女士東聊西聊,最後Connie老公來接她,我便回公司工作了。寫完這篇文章,是九月十日的凌晨兩點,工作一定要開始了。

清晰
第一張照片是我隨便用機仔拍下的
第二張照片是新聞局專業攝影師拍的

4 comments:

陸奧雷 said...

我和太太都有看Stacey的表演,可能你遲入場所以沒看到你。這場表演確實很不錯,以這樣的價錢,大概全世界只有澳門才辦得到吧。

不過這場表演看得出準備不足的,樂手間的合作有明顯的不協調感。對比上次Herbie Hancock確實是有落差,有幾個朋友聽不下去中途就走了。

倒是當這場表演當做情歌Show還是說得過去。

皮 said...

哈哈,我是很容易滿足的。

Anonymous said...

stacey kent並不是美國的歌手唷,她是英國的

皮 said...

匿名君:

唔係有電郵提示我真係唔知呢度仲有人會留言。但你一留言,我可能會估到你係邊個,如果我們相識的話。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