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September 07, 2006

悲涼的晚上

蒙克,卡爾約翰的日暮
  我知道我是在做夢。那晚,我與東亞運的吉祥物柏柏一起在海邊談心。月亮很大很圓,有種很不實在的透明,似乎伸手可及。那是我小時候木屋區開外的海邊,帶著日間餘熱的風從海上吹來,挾帶一些腥氣,身後的鐵皮屋像是炭筆素描一樣,被手指揩捽過似的。

  柏柏嘆了一口氣,像漫畫般,吹出一個誇張的氣狀物。柏柏沒說甚麼,悽涼地看著月亮。那時我還小,不喜歡穿鞋,赤著腳,腳丫杈都是老泥,在防波堤上盤腿而坐,也跟著柏柏嘆了一口氣,發出一個更誇張的氣狀物。柏柏手裡多了一枝啤酒,一飲而盡。我當時體型不及柏柏的一半,我問他:「阿B你做甚麼?」他明明是柏柏,不知何解我卻喚他做我愛犬的名字,而這時,第一代阿B就出現在我的身旁。牠是隻母狗,在我旁邊睡得很熟,我輕輕摩挲著。

  柏柏說:「我性苦悶。」他望著越來越來、大得快會跌進海裡的月亮說。我好像明白他的苦惱,我說:「忍一段日子,將來會好的。」柏柏又說:「今日永利開幕,好多人,做到我手軟。」突然,一幢龐然大物出現在月亮上,那是澳門永利酒店的模樣,我吃了一驚,柏柏說:「以後,我就成為你的奴隸。」他的話莫名其妙,我聽不懂。柏柏起身,突然間又不動了,我發現他變成了一隻毛公仔。

  阿B受驚,標出馬路,一輛快車駛過,將牠拖入車底,我衝過去,抱起阿B,發現牠已經變成第二代阿B,正完好沒事地對我笑,我放下牠,與牠一起跑回木屋區,跑到一個門前,見到一個阿婆在編竹筲箕。那阿婆用詭異的眼光望著我吃吃的笑,我吃了一驚,轉眼不見了阿B,便荒不擇路,周圍跑去找牠。一直跑一直跑,跑到了一個菜園,田阱間的積水有不少田雞在鳴叫,有些孩子在捉田雞,我便加入了。

  我捉來捉去都捉不到一隻,猛然間見到永利酒店就在面前,月亮變成了幽遠的一抹痕跡,我見到柏柏穿著荷官的衣服,在酒店前主持一張百家樂檯的賭局。我走過去跟他打招呼,他似不認識我般。我沒法,將手上的籌碼押在閒家上。「買定離手!」荷官不知何時變成何賭王,賭戲不知何時又變了做色寶。「三個一,圍色通殺!」然後賭王拿起機關槍,將面前所有人殺清光。

  我奄奄一息,想叫,但叫不出聲。我知這是做夢,一剎間我醒了過來,但我又不願那麼快醒,於是回想被賭王槍殺的情節,重新入夢。這時有人救我了,賭王拿著一碗叉燒飯,遞給我吃。我像沒事人一樣接來就吃,場境變成了家裡自己的飯桌上。家人都面無表情,好似看不到我般,我走去撫摸最新一代的阿B和黑鬼,他們竟然吠我。我一看,原來自己還是小時候的模樣,頭髮髒亂,手腳邋遢。我哭了起來,還是一直沒人理我。這時我手機響了,是新聞局的短訊通知,內容好像說,我在摩卡的抽獎中了一部汽車,我開心得不得了,我出門,一心想去摩卡,明明要下樓梯卻變成上樓梯,到得天台,有一條鋼線連著其他大廈,只有這條路可以通向外面,我走上去,一步一步慢慢走,突然阿B在後面吠我,我一驚,掉在幾百米下的地面,動也動不了。

  這時,一個面目模糊的女人走過來,將我抱起,把我掉在大型垃圾桶裡。我知道自己未死,但只能睜大雙眼,看著像心臟一樣跳動著的月亮。

7 comments:

Janet_我寫我寫我的blog said...

我好鐘意你呢個夢~!

太皮 said...

希望你得閒都發個好夢

陸奧雷 said...

真不好意思,剛才留言的位置出錯了,我所指的好文,是這篇悲涼的晚上。

54w said...

又是這種憂傷...

超級霹靂靚女 said...

不如我嘗試按心理學及夢意識來幫你解夢...其實這個夢只係反應左你的內在矛盾想法...這些想法對你有所纏繞...所以潛意識於夢中表現出來...柏柏的性苦悶...反應你個人對完美的性的期望...當然...即使你目前有去叫雞...但都沒感情的動作...你也期待真實愛情的出現...某些時候你也希望有另一半去撫慰。至於永利的開幕...一來他薪高的莊荷令你有暇想...但又害怕離開新聞界...因你所踩剛線離開家的大廈...就是你對轉職有所恐懼...最後你不能動亦代表你終不能抽身而去....但無疑你想有所轉換環境及薪酬...至於永利在海面變大及出現...也是因為你在參觀永利上所受的阻滯...家人對吃著叉燒飯的你視而不見...正正因為日前家人對你的冷漠讓你僅僅於懷...但無人能說...故在夢顯露出來了...至於在夢中出現的毛公仔..阿B一代及二代...可說你也期望有知心者(目前可能缺乏,因有些話有口難言)...而現時...你家的寵物是你好伙伴...柏柏之前提到性苦悶...當中也是你對孤獨的害怕...某些時候你表現得很強...但幾有能力的人...總有其孤寂的時候.....這個夢反應左好多野...或者我說得不合你意..但我感筧如此...如有需要朋友打麻雀...找我吧~!

皮 said...

陸奧:
多謝你和賀仔的稱讚,。

54w:
是的,有時是很憂傷的。人嘛。

我的女神超級無敵人見人愛車見車載的美女:
多謝你的用心留言,所以我才這樣尊稱你。其實,你誤會了,這不是我的夢,這只是我杜撰的一篇文學作品而已,是用類似潛意識寫作的散文詩,但有些地方我是有意識表達的,例如你所說的家人那一段和孤獨。不過,你用你的所謂分析方法,其實有一部份是正確的,但你一開始就對這篇作品的產生有誤解,所以就偏向了一個方向去分析。我不希望自己來解釋這篇東西,但你的解析可以作為一層意義,那就是作品中關於作者的一個小圓圈,但其實在作者的圓圈之外,還有更大的圓圈和其他在大圓圈中的小圓圈,這,如果你得閒的話,可以慢慢再玩味一下。

太皮 said...

雖然不是真正做夢,但我呢篇文章雖然很多地方有意識,但有些地方實際真是無意識或潛意識境界,對於澳門的文化和社會是有意識的反映,但對於自己的某些事卻是潛意識的,睇美女欣的解讀,有些地方卻是不能不令我首肯。其實,文學本來就是人類的夢幻,美女欣用心理學的方式解讀我的「夢」,其實和文學家用現代心理學去解構作品一樣,而美女欣有社會工作經驗,接觸的人更多,對於人性會有更多了解吧,更上她曾做過記者,對社會和文化有批評意識,也許將來可以成為文學評論家。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