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August 16, 2007

不斷地重新出發!


奧雷曾寫過一篇叫《不斷地重新出發》的專欄文章,內容大概是關於他和朋友們結束了一個報紙專欄的感言。這個題目很好,很有浪漫氣息,不知道是他原創還是引用來的。我一直很喜歡「在路上」和「不斷出發」的感覺,那種沒完沒了,四處闖蕩,對未來茫無可知的感覺。可惜家裡沒錢,不能四處流浪,總得安頓下來找份工作,給家人一些家用。不過我這個敗家仔最近辭了工作,家用是暫時沒得給的。

  「失業」以來,日夜顛倒,又約了些朋友見面,反倒覺得比最近一兩個月心理上的艱難時期來得充實。辭職時老闆把工資結清,本有一點餘錢打算去旅行的,想乘搭一下幾年都沒坐過的火車,但前幾天去了珠海準備買票時又猶豫起來,因為最近口腔動過手術,吃東西不爽快,加之文學獎截止日期臨近,如果去玩幾日,未必趕得及「起貨」,最後還是決定放棄,留一千元到中山或者廣州去度過周末算了。

  剛剛看了國產電影《落葉歸根》,電影講述的是老趙(趙本山)將工友屍體運回故鄉的故事,情節有點流浪故事的性質,主角在運屍過程中遇到了不少奇遇和人物,是一部好看而又特別的電影,未看時還怕它悶,看過就覺得不錯了。這套電影又勾起我想流浪的感覺,那種不知道下一刻會面對甚麼的感覺實在吸引人,不過,有些事我這等窮鬼是不應該多想的,還是踏踏實實地工作和存點錢好,現在連汽車都沒有一輛,真係好羞家架。

  想起差不多十年前,曾經和兩個女同學一起由蘇州市區踏自行車到了太湖畔,來回用了一整天,路程相當於由澳門騎車到廣州,那時的我當然沒現在這麼肥佬,騎起上來自然不算吃力,好像那天騎過之後還瘦了一圈。雖然短短的一天,路程中遇到的東西還是難以忘懷的,可惜那時沒有數碼相機和存量巨大的閃存卡,只有同伴的一部傻瓜機,要不然那時一定可以拍下很多美麗的照片,留個美好回憶。將來也許有機會可以寫一篇美不勝收(自認為)的散文去記述那天的情況,包括路中一個接受我橘子的小女孩。(我是不是真的有點變態?)

  好吧,如果到九月我還未找到工作,就回蘇州過個十天半月吧,再獨自騎車來回蘇州市區與太湖一趟,看我能不能一天來回而不用露宿荒野,同時看看能不能減到肥,如果在路上重遇那個長大後的女孩,那就真是可怕的奇遇了(你醒醒啦,你咁肥小心嚇死人啊,仲有,你d錢買曬波啦,邊有錢去旅行啊?)

3 comments:

陸奧雷 said...

是原創的

沒甚麼特別啦

重新出發這四個字,很常見

Anonymous said...

タイペイちゃん、わたしにのだめカンタービレDVDをあげますか。みたいよ

皮 said...

陸奧,
不知怎麼,我就是覺得很浪漫。

靚女,
我等閒先燒畀你,你等多十天半月啦。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