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October 06, 2007

這個星期


日沒更新網誌,希望別令每日來捧場的朋友失望。這幾天上的是夜班,而且返特別時段十小時(黃金周關係。平時連吃飯只上八個半鐘,但將來也可能改為上十小時而增加放假時間),每日早上回到家都十二點了,上上網聊聊天,睡個覺,又是吃晚飯時間,之後準備上班了。我的晚班由子夜零時開始,從我家騎電單車到搭公司車到公司,只需二十分鐘左右,但走回控制室及換衣服的時間,要半個鐘,這是我覺得最不可接受的地方。如果上班時間可以由踏入酒店一刻算起,那就好多了,哈哈。

  雖然我的工作大部份有兩三年工作經驗、英語水平好的中學學歷人士都可勝任,但我的部門卻有不少高學歷人士,大部份是大學畢業學歷不在話下了,有幾個還是從美國、澳洲和香港回流,總之,從我工作的一刻開始,我的同事構成中便有很多不是純粹的本地人。澳門的人力資源失衡,其實在威尼斯人可見一斑。很多人在選擇職業時,面對月薪幾千元的「興趣」以及月薪萬多元的「事實」時,總會選擇後者。在這個問題上,我不得不佩服當年自己的決心,選擇一份開始時只有四千元的工作,而事實證明,一個人的價值最終是會在實踐中體現出來的,一年多後我就拿到了與荷官差不多的薪金(當然,這包括一些額外的工作)。

  奉勸各位年輕朋友不要因為人工低而怕被人比下去,大家選擇第一份職業時應該找一份最能體現自己存在價值,滿足自己理想和興趣的職業,才能將自己的潛能表現出來,而不要只著眼於高薪金。除非你是一個能夠十分克己的人,否則賺得多用得多,賺一萬多元與賺四千元是差不多的。

  上述的話不是我寫這篇網誌的原意,不知怎麼扯到那裡去。我想說的是我這個禮拜生活實在是太過「充實」(就是沒有私人時間)了,拿星期二至星期三為例,我由周二晚六點多上課,上完課後上班一直踩到早上十點幾,在巴士上都睡著了,這是我兩個月前還未想過的生活,兩個月前,在雜誌剛埋尾時的一個禮拜,我一天平均只上四個小時班。這四個小時也是上上網、聊聊天度過。(我需重申,在趕出版的時候也是天昏地暗的,只是充滿人身自由)現在,一日直踩十多小時,我竟然也可捱到了,而且這十多個小時,分神的機會也不多,真佩服自己的適應能力。

  這個星期,我也第一個試過參加公務員的考試,自己不抱信心,只是玩票性質,而發現試卷的難度也挺高的,真佩服那些靠真材實料考到公職的人。一些人的成功,也不是門外漢想像那麼簡單的。

  今個星期,我也確切地收到了一個Deadline,這個提早出現的日期將影響我剛於上個禮拜設計好的計劃,最少我完結目前的英語短期課程後,要暫停報讀其他課程,某些計劃也要減產。我下定決心,這個計劃一定要能夠完成,不能再給自己借口了,沒有嘗試過就失敗的人,是最可恥的!

  另外,今個禮拜我也發表了一篇小說,那就是昨天發表在《澳門日報》的《泥與紙》(點擊名字可去到小說正文),這是一篇散文式的小說,情節很簡單,除了一些閱讀上的「陷阱」外並沒有大波瀾,不過,自己很喜歡小說所營造的感覺。本來想寫一千字,但寫了三千字,因為一千字出來的效果,實在太像微型小說了,那些讀者看完第三天後一定完全忘記的小說。配圖很不錯,相信能有助吸引讀者閱讀小說。記得以前連載小說時,看出來的效果時最期望的是小標題,不知編輯會為那一小段文字起一個怎樣的小標題呢?有時好的小標題,也能吸引到讀者閱讀內文,那時確曾有些很不錯的小標題的。除了小標題,編輯的校改也是很重要,那時自己比現在更不成熟,編輯曾刪減了我連載的一些文字,現在看來,幸虧編輯當時沒有刊出那些刪減的東西,否則我真要為那些少數的讀者而感到汗顏呢?

  以前期待編輯的小標題和修改,現在則很期待自己的作品會配一幅怎樣的圖,不知下次自己的小說,插圖會怎樣呢?《泥與紙》的插圖是由阿正先生所繪,不知怎麼男女主角坐在地上,而不是與原文描寫的坐在椅子上一樣,看來這是「完事」後的「回氣」期;另外,女主角李娟衣著極之性感,我終於知道男主角林威當年為甚麼要把握最後機會,「痛下殺手」了!哈哈。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