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unday, September 23, 2007

驚喜的澳門世界文化遺產之旅 (又是長長的文章)






(因為在參觀其他地方時我一直想著「還有下一次」,所以只拍了沒有下一次的修葺中的鄭家大屋,哈哈)

日(未過二十四小時,就當是今天吧)參加了澳門筆會主辦的澳門文化遺產之旅活動,雖然行到死吓死吓,不過總算獲益良多。行程中有些地方是我首次去的,例如基督教墳場、三巴仔及鵝眉街下的小巷。其中,基督教墳場在十多年前我就打定主意一定要遊覽的了,可惜有時覺得自己一個人去無厘頭,有時又找借口說還有下次,結果這個我隨時可以去的地方,一直沒去成,想來這才真是無厘頭。三巴仔我也經常走過,十年前在鵝眉街的M記上班,每日放學上班途中一定要望望那道奇怪的鐵閘,但一直以來我都不知、也不深究那是甚麼地方,特別是那道怪閘的設計總像拒人於門外似的。另外,就是那些小巷,我多次騎電單車經過,但總沒有停下來悠閒地、深入地走一轉,要不是今次那位口才了得的「始祖文物導賞大使」的帶領,我想我真是沒機會走這一遭,也許十年二十年以來,我還在跟自己說,時間多的是……

一,基督教墳場

  不過,時間總是不等人的,可能一場預估不到的天災人禍,就可以將我今天看到的一切夷於無形。今天的行程包括參觀基督教墳場、大三巴、崗頂劇院、三巴仔及鄭家大屋,由兩位文物大使沿途作介紹,而筆會成員的黃文輝大爺以前在有關部門工作,好像是負責教導文物大使的人,所以是始祖一名。在墳場內我終於參觀了錢納利及馬禮遜的墓地,說實話,我對他們的認識還不太深,只知道一位是有名的畫家,畫過不少澳門景色及廣州河南地區的風貌;另一位是牧師,在澳門編譯過字典和翻譯聖經。除了這些,對他們生平的悲歡離合的故事實在所知無幾,因此面對他們的墓地時,所產生的感覺也許不比我在思親園面對隨便一張英年早逝的人的骨灰龕照片時來得深。今次,我發覺基督教墳場是一個走進歷史的寶庫,有空再參詳參詳,或者那些躺著的傢伙會給我這個無所是事的胖子一些文學靈感呢!

二,大三巴牌坊

  本來大家想略過這一站的,但我見元祖文物大使講得實在生動,因此還是請他最好也講講。其實很多資料我們在書上也可看到,但有時看過會忘記,或者覺得沉悶而印象不深,但若由一個在知識方面有保證,口才也了得的人實地講解,效果可不一樣,最重要是在人家講解時,我也可以想入非非,聯想翩翩,這種體驗實在好。大三巴我來過不知幾千百遍了,小時候與住在附近的堂兄弟於晚上在牌坊腳下談天,或者放學後,走到牌坊背後的小博物館走走,當時的牌坊還沒有那麼多人參觀,我靜靜的在那裡晃悠,沒多少人破壞我的雅興。將來有機會,或者我寫了一些書累積了一些讀者後,我就一定要寫一本講述牌坊的小說,用三部曲的形式,將大三巴的幾百年歷史傳承出來(五分真,五分想象)。當然,我寫的小說一定唔會悶親觀眾,只是我一定要做大量的研究工作,如果這些工作做不了,那麼肯定寫不成的,不過我有這個心,將來遇到有關史料時便會注意一點,就算寫不成,也好增長一點知識。今天元祖文物大使在講解牌坊的裝飾時已用了半個多鐘,可見要將牌坊的故事說清楚,真不是件易事。

三,崗頂劇院

  其實澳門很多文物本身就是一部動人的故事,如果將崗頂劇院比作人,一開始她是風光無限的華美婦人,更是中國第一個西式美女,裙下之臣無數,然而,當年華老去,風光沉寂時,雖然仍有華麗的外表,但金玉其外,敗絮其中,加上遇人不淑(指那些管理者),唯有出賣色相,跳艷舞都在所不惜,但她堅持不將自己的靈魂出賣,最後終於得到了真正愛惜自己的人,重獲新生。這本來就是一個很吸引人的故事,不過澳門人對自身的文化和歷史缺乏自信,正如元祖文物大使一而再,再而三的強調澳門對中國近代時的重要性一樣,大部份澳門人(無論是那個年代)都對本地的歷史缺乏了解,澳門人是很難對本身的文化產生感性想像的。作為一個小說作者,經過今天的所見所聞,我認為我更需要了解澳門的歷史,寫更多關於澳門歷史的傳說故事。這些工作陳志峰和李爾等已開始了,希望他們可以做得更多。

四,三巴仔

  三巴仔即聖若瑟堂,我終於第一次去了。我對那裡感覺不深,除了那塊聖方濟各沙勿略的骨頭之外。我覺得那位神父很可憐,千方百計來中國,最後客死異鄉,葬身之地還是那個現在色肉橫流的上川島(我發誓,那裡我目前還未去過)。這些歷史傳說,如果澳門的中小學老師都了解一二,可以在課堂上對同學講講,也是好的,起碼年輕人會加強對這個地方的歸屬感,對政府的失望還失望,但人總需對自己生存的地方有歸屬感。我記得我一位小學老師曾講過一些關於蓮花徑及蓮峰山的故事,對我想像力的啟發很有幫助。

五,鵝眉街下小巷

  鵝眉街下小巷是一些很有特色的澳門元始街道,我竟然第一次來,真是有點汗顏。這些街道對於我寫歷史題材的小說、作出想像時能更有一點實在的參照。其中有一個地方叫幻覺圍,反正無從考證,就這個名字寫一篇搞笑或者恐怖的小說也是好的。或者說入面的第一代主人很喜歡《紅樓夢》,娶了十二個老婆叫金陵十二釵,每日要她們扮演那些人物,發生很多奇奇怪怪的故事;因為我一見到這個名字,我就想起警幻仙子。嘩,我的想像力真係豐富,可惜卻沒有寫的勁頭!太懶了!

六,鄭家大屋

  之前唯一一次去鄭家大屋,是十年前,和當時的女友一起去,那時隨隨便便就可以進入那裡,但一入到去,就見到周圍都是垃圾、狗屎和晾掛的衣服,途中走出幾個像白粉友的老傢伙,嚇得我和女友不禁再看。現在那裡特別開放給我們參觀,雖然還在修葺,但大致輪廓已可看出,感覺還是很不錯的,當一個遊客參觀過一些教堂後,再突然走進一個純中國的文化空間中,那種文化的撞激感只能用美來形容。

七,聯歡聚餐

  遊覽完畢大伙在濠璟酒店聚餐,我想大約有四十人左右,除了寂然等幾人沒出現外,老、中、青的作家或準作家或我等不入流的小輩大部份人都現身了。現場安排會員作才藝表演,有人表演相聲、古典舞(?)、拉小提琴、唱粵曲,娛已娛人,現場氣氛很不錯,我也被高人叫去表演,沒有準備,無計下只好講個笑話和玩個遊戲,還好沒有出現冷的場面。在問答遊戲中我回答了元始大使的一條問題,搶到張書券,此行付出少少,卻有不錯收獲,真是滿載而歸!

  我諗那些同行的朋友高人們搞了一整天,有些還要繼續工作,現在都應該睡了,只有我這條無所是事的粉腸這麼得閒,因此寫這篇網誌,作為一個小記錄。

2 comments:

元始大使 said...

皮爺,今個星期日記得買份澳日,有專輯介紹基督教墳場,包你有小說靈感^^

皮 said...

大使,
一定捧場啦...我不嬲都有捧場架,...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