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unday, December 30, 2007

一點內疚



>我的工作,真是很騎呢,基本上混合了接線生、播音員、監測員、協調員、電子保安系統控制員、門禁系統操作員等性質,但在公司裡的地位,相當低微。另外,除了在控制室工作之外,有時還要走出去重設一些鳴響的電子匙箱,以及十分無厘頭地負責去開房間的電子保險箱。如果抱着學習的心態,這份工作還能教給我不少東西,最少經常用英文溝通,用英文打簡報,日積月累,最少每日都學到一個新單詞。

  說說開保險箱,作為一家大酒店,既要免除麻煩,又要確保顧客利益,因此開保險箱都要最少三個人見證,由我們去開,免得開保險箱後有財物不翼而飛。由於房間有三千間,有些顧客忘記密碼,有些顧客多手關了保險箱又不打開,因此我們都要去幫忙開,一天都有好幾十個。試過打開保險箱,內裡有顧客遺下的好幾十萬元,所以說,由幾個部門一同見證去開,真是可以做到萬無一失。

  昨日,本來負責開保險箱的同事通宵叫完雞狀態不好,於是我便幫他去開,開到一間已check-out的房間,打開箱,內裡有「餡」,最初我們都以為是聖誕節過後的螢火棒,但細心一看,乖乖不得了,竟然是自製的吸食工具及一小包「剩餘物資」,最初打算當垃圾丟了算了,但由於有四個人在場,最後還是報了警。搞了一輪,警察到現場取證。由於入住的是大陸旅客,想來應該離開了澳門,但警方一查出入記錄便見登記者沒離澳,懷疑還在酒店及賭場,於是到前台調查,好衰唔衰,登記者竟然與朋友們回來前台辦理不知甚麼手續,結果一起被帶回警局。

  當我在鏡頭看到那些人的一刻,心裡不知怎麼有點內疚感,雖然有證據顯示他們做着違法行為,我也能想象他們除了吸食外還可能做過其他壞事,但幾乎只是自己一個決定和一念之差,便令到他們要受牢獄之災,也不知道自己做得對不對。當然,他們把那些東西留在保險箱裡而不清理是甚為愚蠢的行為,其實他們最後也只能怪自己粗心大意。這件事告訴我,我是不能做警察的,抄人車牌的時候我會害羞、捉賊的時候我會心軟、審犯的時候又不忍心打人,幸好以前沒考警察,要不然一定做死一世散仔。

  日前一氣呵成看了三集《叛諜追擊》,好好睇。
  
  漫兩拍文章:
不可或缺的本土性

2 comments:

大冬瓜 said...

這就是你,
最真實的你.

太皮 said...

你又知,你唔畀我吹水啊!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