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Friday, April 18, 2008

伍晃榮,我們懷念你!


然間聽到前無綫電視資深體育記者伍晃榮逝世的消息,不禁有點震撼,畢竟年前才見他主持世界盃及《新聞話事.人》,正以為他又會在京奧期間復出的時候,誰知就忽然間死了。說忽然,是因為在他死前幾乎沒有任何他患病(主要是我留意不到)入院的消息,當我們知道這個消息時,他就死了。一位在香港也許是最知名的新聞從業員,就這樣離開大家,相信沒有人不感到可惜吧?雖然他走了,但他的精神還在,他獨有的報導方式,依然會影響着後繼者。

  和很多小孩子一樣,小時候不太喜歡看新聞報導,認為那是世上最沉悶無聊的節目,年紀漸長,逐漸對新聞時事關心起來,但看完時事新聞,很少會繼續看體育新聞,因為那時對足球之類的運動不感冒,然而,由於伍晃榮獨特的賣相(香港少有的阿伯級報導員)及有趣的報導,我逐漸留意起體育新聞來,甚至到後來每次看新聞,最期待的就是看「阿盲」的報導,往往令人捧腹。

  伍晃榮的報導,除了是香港人的集體回憶外,也是澳門人的集體回憶。伍晃榮退休後首次公開露面,便是在澳門主持一個講座。那時我也是記者了,在濠江中學的禮堂上,完整地聽了伍晃榮的講座,他雖然沒甚準備,但一樣妙語連珠,同時因為大部份聽講者都是少年人的關係,很多環節他都表現了真性情及披露了不為人知的經歷。演講過後,澳門日報的行家立即上台找他合照,那時的我不知怎麼,一來有點難為情,二來因為我和他都是記者的關係,便沒有跟他合照及交談了,匆匆拍了幾張相便離開了,回報館寫了一篇報導及一篇特稿,想不到引起了《快周刊》的注意,將我的報導用圖檔的方式發表出來,後來伍晃榮出書《波係圓嘅》,還將那篇署名「伊亞」(我名字『年』的英文譯音)收在書中。

  不像香港行家經常會見到伍晃榮,我第二次見他,是在東亞運動會舉行期間,那時我已經離開《市民日報》,不用採訪體育新聞了,不過澳門難得一見的運動會,我還是抽空到了綜藝館傍的傳媒中心逛逛,去到那裡見到大部份都是些不認識的外地行家,閒着無聊,便坐下吃些小吃,忽然伍晃榮黑口黑面地走來了(真是黑口黑面的,不知對甚麼不滿),迴避着坐在我的旁邊吃東西,我叫了聲「伍生」,他回過頭來對我一笑,我本來想說些甚麼,還想告訴他他的書引用了我的報導。不知怎麼,我還是甚麼都沒有說。我那時心想,算吧,遲些找到適當時機再交談吧,他好像心情不好。想不到,後來我忽然離開了新聞界,他更忽然離開了人世,最後我都沒有機會與他談上一兩句,現在想來,真是有點兒遺憾。

  寫出這些,表達我對伍晃榮先生的悼念,雖然我們之間沒有甚麼交情,但總算有一點緣份,願他一路走好!

鏈結:

維基上伍晃榮的條目(編輯者參考了上面提到的報導,在注釋中有找尋方式)
我的其中一篇報導:開非法電台講波被澳門「通緝」
前年寫的一篇關於伍晃榮引用我報導的網誌:水皮史.威水史

2 comments:

KokDamon Lam said...

Hi there,
your 開非法電台講波被澳門「通緝」 is really cool!
i had put a link of your post in my blog.
Ng Fong Wing will forever stay in our hearts.

太皮 said...

Kokamon,
Thanks for ur notice la, it is my pleasure ar. Your BlogS are also funny.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