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May 08, 2008

寫作‧工作‧旅遊(三)及蘇州行之一



是一篇長長的網誌,各位瀏覽者未必愛看,我只是以此作為日記記事,請容許我記流水帳。 我的旅遊計劃,經常因各種意外情況而出現拖延。本來,我打算四月三十日就出發前往蘇州逗留半個月,但後來因為參加了澳門筆會組織的旅行團去參觀剛入選世界遺產名錄的開平碉樓,我便將起行去蘇州的日期改為五月四日,打算在新會吃過午飯後告別團友,自己一個去廣州搭火車的。然而,又有兩件事令到我的這個計劃不能赴諸實行,最後我將去蘇州的時間定在七日早上。

       (開平碉樓)

碉樓之旅

先說說碉樓之旅。五月三日和四日的開平、恩平、新會之旅是一次頗愉快的行程。第一日上午我們參觀了自力村碉樓群,雖然對那裡的歷史只有約略的了解,但聽着導賞員帶點土音的介紹,真能讓人對華僑的苦難史發出感嘆,望着碉樓也不能不有所感觸;下午,我們又參觀了立園,聽到了一些有趣的故事。嶺南文化這一非主流的中華文化,有其粗野而坦率的一面,那是北方及江南文化所沒有的。關於參觀的其他感想,因為澳門筆匯雜誌有一個徵文活動,我就打算再寫一篇通順認真的散文去思考一下,這裡的日記就不談了。

次日我們參觀新會蒲葵園暨蒲葵博物館(?)以及一個不記得叫甚麼名字的無土種植示範區。新會我去過幾次,我特別喜歡新會方言的渾樸,讓人感到說這種方言的新會人不會有甚麼複雜的情緒,因此新會都好像沒出過甚麼像樣的生意人,經濟也一直比較落後。我在蒲葵博物館了解了葵扇等用品的製作過程,這是比較有收獲的地方;至於那個溫室般的種植示範區,不提也罷,如果是小孩子去玩玩倒不錯。

此次短途旅行,團友都玩得很開笑,第一晚本來可以去浸溫泉,但我為免自己肥笨的身軀影響觀眾眼目,因此並沒有參與,而是與團友去唱k,想不到的是那間所謂的細房竟然有澳門大房的質素,更想不到的是音響質素很好。澳門筆會的成員只要拿起咪來唱歌的都有好歌喉,李展鵬有翻生張國榮之稱,水月和谷雨則有翻生梅艷芳孖寶之謂。我猛咁飲酒,飲到好醉。飲醉酒其實是一種境界,這表示你玩得很開心,對其他人沒戒心。一個人自隊是不會飲醉的。次日結束旅程,我們在車上玩起做動作猜電影名的遊戲,我與瑪姬及小茵子一組,李展鵬、林玉鳳及小脂夫人一組,大家玩得很高興,期間湯梅笑姐做了幾個只有外星人才能夠解碼的動作,令人絕倒!

出發

原本打算坐火車去上海再到蘇州,因為一來我已有五年未嚐過坐火車滋味,二來想省一點錢,在開平旅程結束後,我去到位於金葉酒店前那個候車站的服務櫃台問價,服務員告訴我買機票也很便宜,我便問要多少,她說由珠海去上海的春秋航空連機場稅連燃油附加費連保險才500大元,我心想這麼便宜當然要買啦!但因為回程的航班在十分不方便的早上七點起飛,所以我打算回程就坐火車回來,到臨行前一晚少睡一點,買本雜誌或小說,在舖上讀下書,睡下覺,二十小時的車程是很快過的。就這樣決定,拿起機票一看,票價好像打了三折,只需299元,燃油費等雜項共需170元,服務員幫你訂票收30元手續費。其實春秋航空的機票你自己也可以網上訂購,但因為要有大陸交通銀行之類的銀行卡才可預訂,而訂票後去到機場好像還要辦一些手續和買保險,倒不如就在那些服務櫃台一次過搞掂。

於是,七日的早上我便起行了。由於有些濕滯嘢發生,我出門時已是七點九,而去珠海機場的班車八點半由拱北出發。我快馬加鞭,騎電單車到了關口,泊在亂車堆中,不理它的死活,然後去換錢,衝關,八點四已到了中珠大廈。由於很久未試過自己一個搭飛機(以前出差都有人安排好),看到機票資料列印張上提醒旅客要提早一個半鐘Check in (班機起飛時間是十點五十分),而巴士到站時已經九點半了,加上我又不知這種平價機票是否有甚麼特別之處,不禁有點擔心趕不及,去到櫃台後問服務員最遲甚麼時候Check in,她說十點二十分。屌,即是說提早半個鐘Check in就得,嚇了我一跳。Check 完in,因為知道航班不包飛機餐,於是便到了機場的大家樂吃早餐,如圖所示,17元一個套餐算係幾抵。


事實上珠海機場託管給香港機場管埋局後,硬件方便生色不少,但服務態度(不是說大家樂的)還需改善。吃完早餐到候機室,才知道航班會延遲一個鐘,反正得一個等字,便買了本《電影世界》來看,看到《瘋狂的石頭》導演寧浩的訪問,才知他也看不懂No Country For Old Men的結尾部分。把大半本雜誌看完,便是上機時間,只見機艙環境尚算不俗,除了顏色“娘”了點外就跟南方航空差不多。飛機起飛後,乘務人員間斷地向乘客銷售食物及紀念品。穩穩當當地,飛機大概兩點鐘到了虹橋機場。一出機場,我就感受到江南地區與中國其他地方不一樣的空氣質感。在機場外搭941公交車到上海火車站,路程遠,又塞車,大概三點四十多分才到達,我立即走一段路到了售票大樓去買到蘇州的火車票及十三號由上海到廣州東的火車票。比起以前讀書時經常要排長龍購票,在現在這個旅遊淡季及平價機票大量興起的時候,購火車票真是快過打針。

因為肚子餓,在火車站附近的Burger King買了個套餐吃,在香港和澳門都沒機會嚐的東西,在上海反而嚐到了。

五點鐘由上海搭火車去蘇州,這是我五年來第一次坐火車,車上看到那些久違了的老鄉們(內地對農民的稱呼),竟然有種很特別的感覺,逐漸讓我回憶起自己的學習時光來。火車經停崑山站,不多久便到了蘇州,出了蘇州站,但覺整個城市的感覺已經很不同了,好像自己的女朋友嫁了人後,又回到自己的身邊一樣。我打的直奔酒店所在的石路去,沿途只見五年來蘇州發展很大,以前一些破舊的街區,現在都發展成熱鬧的旅遊區了,我一陣頭昏腦脹。的士到了石路一帶,那裡改變之大竟讓我一點都認不出來,想當年自己還經常在此地留連呢。找到速8酒店,見介紹說這是美國有名的品牌,本名叫Super 8 Hotel,當年以收取8.88美元一天的收費而聞名。酒店是我在澳門用攜程網預訂的,平日168元一天,門市價標示178一天,就不知Walk In客能不能議價用更低的價錢入住。

花了十個小時,以電單車→巴士→飛機→巴士→火車→的士(還差搭船)等交通工具,終於到達了入住的酒店。酒店也正如網上用戶評價所說的,比較乾淨、方便,樓下有日本餐廳,走幾步便是蘇州兩個主要商業區之一的石路,美食街步行街應有盡有。事實上,樓下還有一間貌似提供特殊服務的髮廊,這個就是用戶沒評價的地方。

陌生的蘇州

在房裡試了一下寬頻上網,對酒店客房來說,這個免費的寬頻上網網速算是快的了。上次在恩平的錦江酒店,上網費竟是令人咋舌的50大元!我花6元錢去酒店附設的網吧上網,十分鐘都LOAD唔出一個網頁,頂佢個肺。

我七點幾出外,先是在石路一帶逛了一個圈,發覺路都認不出了,很不容易才回到石路最初發展起來的南浩街一帶,又逛了一逛。南浩街本是沿河而建,現在河的對面重建成古色古香的旅遊點,河中又提供觀賞輪服務。這些變化讓我感到陌生,不想那麼快便被它們沖擊我的腦袋,便搭的士到了另一個商業區觀前街,幸好格局還與我離開時大致相同,只是多了星巴克之類的熱門銷費場所。我本打算去吃觀前街附近的蒙自米線,但不知道是我記錯地方還是它已經消失了,竟然找不到。不但找不到自己想吃的東西,還不時被那些三輪車夫跟住。他們說只需花三元便可帶我去娛樂場所,有小姐玩。一個走了,第二個又跟住來,煩到我不得了。我跟他們說去這種地方我自己識去,他們還不願走,不知是否我的樣子似笨蛋還是似色中餓鬼。其實全中國都有這種勾當,三輪車夫或的士司機說不收錢帶你到某些娛樂場所,你到了那些娛樂場所後,往往會被宰得一頸血,而三輪車夫們就收受優厚的佣金,我在蘇州住得久了,新聞都聽過不少。

我隨便找了一間店子叫鴨血粉絲湯來吃,像當地大部分食店一樣,製作者往往在湯中加上大量味精及雞精,我吃的時候當然可口了,但之後我飲了一杯奶、兩杯咖啡和三樽水還止不了渴感。吃完鴨血湯,我逼不及待地走入了以前住過一年多的平江區。由觀前街對面的大儒巷進去,除了商舖改變之外,格局大抵沒變。事實上,兩年前我在北京中關村一帶的小街區中發現類似大儒巷的地方,我竟忍不住哭了起來,我當時也不知道是甚麼原因,這大概就是觸景傷情吧。

到了平江路,發現那裡竟然全個改裝起來了。在我離開時那裡已開始改建,但想不到會是這樣子。宋朝時蘇州叫做平江府,平江區便是平江府所在,那裡的街道排列幾百年未變,只是房子的式樣變了,現在的工程是重回那時的繁華回憶。因為晚上,我沒帶相機去,但我明天還會再去一次。關於對這種舊城改造的感想,我遲點也會認真的寫點東西。

我一直沿着老路走,看到白牆黑瓦,垂柳小河,不禁吟唸出自己那首《江南的雨夜》來,慢慢走過了長長的街道,才知道這些路是這麼長的,以前走慣了,不覺一回事。很不容易到了丁香巷,拐入我以前獨居的樓房下,發現那裡還完好沒變,又是一陣感動。之後在一條小橋上坐了一陣,便坐的士回酒店了。在蘇州的24小時M記買了兩杯咖啡,回到酒店樓下,發現原來那裡有好些無牌宵夜攤子,等陣也落樓睇下有咩好食。

    (十梓街一景)


  (蘇大的舊校門,現在看來真是很寒酸)


   (雙塔街區)

第二天‧有雨

想不到的是,原本好好的天氣,半夜竟然下起大雨來,到了早上還在下。我八點幾起身,先完成一件我答應人要做的翻譯工作,在中午時便出外逛去。由於下雨關係,心情不是太爽,在一間綠楊餛飩的分店與吃午飯的人逼着吃了一碗餛飩和兩籠小籠(八個我吃了六個),不知是否肉價貴的關係,餛飩的肉少了許多,但小籠包卻很足料。吃完東西,走了一陣,便坐車到了十梓街。十梓街是蘇州大學舊門入口處,我由鳳凰街一直走到校門,只見那裡有變的,也有沒變的,總之很讓人懷念。由於落雨關係,我又要拿傘,又要影相,很狼狽。見到兩個女學生,叫她們幫我影相,可惜技巧太差了。我沒進學校看,打算遲點再逛,便到了十梓街旁的小路一直走到雙塔街區,那裡曾經有我很多愉快和值得懷念的回憶,尚幸變化不大,使我還不至於起恐懼之心。

走到干將路,又回到鳳凰街,最後在與十梓街交界處的一家名典咖啡中點了杯泡沬芋香珍珠綠茶來喝,女服務員不知怎麼老是對我笑。飲品甜到嘔,沒喝完。坐了一陣,轉到十全街,並沒向旅遊商店集中地的方向走,而是向人民路的方向去,途中發現曾給我十分美好的味覺回憶的韓式美食漢陽宮已經結業了。一直走到滄浪亭,花了二十元購票入內參觀(十元才算合理價錢)。滄浪亭也是世界文化遺產,其實和五年前差不多,相信五年之後也是那個樣子。喜歡滄浪亭的原因主要是它與我喜愛的沈復有關聯。這裡是由北宋文豪蘇舜欽所構建,明季(清初?忘了)的沈復(沈三白,大家應該在高中時讀過他《浮生六記》中的一段)曾與深愛的妻子築室亭外,每逢佳節均到亭內賞玩。《浮生六記》本是一本快將淹滅世上的著作,沈復也是名不見經傳的人物,後來俞平伯(?記不真切)在書肆中購得只有前四記的殘本才得已重見天日,那是一本不可多得的書,建議大家找來一讀,他對妻子的愛深深滲透到字裡行間,看這本書時我看了很多其他書,大都忘記了,但這本書很多內容我還記得清清楚楚。

在滄浪亭出來後,我又回到鳳凰路,去吃盛熙源的餛飩和小籠,記得以前一碗餛飩不到三元,現在要六元了,加價快得很離譜。小籠包味道沒多變,還是以前那個味,師妹莉莉年前也曾為我帶過一扎回來。由於吃得飽,人又累,身又濕,便回到酒店休息了。

回到蘇州,感覺很奇怪,我竟沒有自己預計的感動,是自己想太多了?還是自己懷念的根本不是蘇州,而只是那個時候那個心境的自己?真是很納悶,甚至有點想立即離開的感覺,不是說蘇州不好,而是感害怕,害怕甚麼?自己也不太清楚。



    (蘇州的巴士站)
(以前蘇州人的代步工作主要是人力自行車,現在的主要代步工具是這種電動自行車)


  (滄浪亭外觀)
        (望山樓)


   (滄浪亭裡築在假山上的小徑)

    (蘇州主幹道干將路中間是一條河)


     (蘇州多了很多汽車)
    (十全街一景)
     (蘇州的電話亭)

3 comments:

nic said...

大家樂早晨套餐張相,竟然撩起我0既食慾...

5知係澳門太細,定抑或大陸真的很大,睇住相入面個條足夠容納自行車,電單車,私家車及行人同一時間"並駕齊驅"0既單向公路,我對澳門屈質兼侷促0既環境佈局就更覺厭惡.....之不過又正因澳門路窄彎多,造就左本地駕車人士一手過硬0既駕駛技術同相對友善禮讓0既行車品德......

煙雨江南,天藍地靜,水碧山青.....可以身處係甘秀氣逼人0既城市裡面,就算淋到內膽濕透,都總勝過日日up係石屎森林度密室焗冷氣慢性自殺千千萬萬倍啦.....

Lily said...

睇左你篇遊記, 感覺自己都好似返左去一次敢。石路有間野叫阿月煲專食煲仔菜的, 有時間去食下丫。(5, 6 點好去喇, 唔係d野會賣哂)

太皮 said...

nic,
你睇啲相可能覺得好好,去到又未必係所想的。不過,人家道路真是寬。我唔同意你說澳門人技術好的話,大陸啲司機技術才是超群。

lily,
留意唔到你間嘢喎,冇感情的舖頭唔打算去。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