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Saturday, June 28, 2008

君子不立危牆之下


  活上發生的各種事情,有時真像一部結構複雜的長篇小說一樣,千頭萬緒,要理清一個思緒來實在是相當困難。寫網誌,就像揭開肚皮畀人睇,寫些私事、寫些觀點見解,寫得不好會給人笑。余秋雨最近寫網誌,寫到畀人屌。有時有人叫我寫些論文性質的文章,很多時候我都會拒絕,因為自己才疏學淺,我很記得那句“童諺”:“識少少,扮代表,畀人笑,遲早畀人屌。”

  知道自己不足,應該努力。正所謂“君子不立危牆之下”,有些君子會選擇遠離危牆,但也有些人會請來工匠,將危牆修補,那麼危牆也就不會再威脅到你。我們的生活就像被四面危牆包圍,我們必須自己動手去修補那些危牆,能否將危牆改建成舒適的豪宅,就得靠自己的努力,Karma嘛,有前因必有後果,並不像莎朗屎忽的言論,karma竟是報在別人的身上。如果你逃避那四面危牆,那麼你也就逃離了你自己。

  托爾斯泰《復活》的男主角(不記得叫甚麼),是一個經常反省自身,經常有一大堆改變計劃要做的人,但最後都沒有實行,只是周而復始的Planning。我也是如此一個人,也許更嚴重。其實,你和別人的時間一樣多,別人可以看到很多書,睇到好多報紙,欣賞到許多電影,甚至造幾個人仔出來,除了本身的智慧和能耐外,一定有一個專心致志的靈覺。我沒有,就算在看精彩的電影時,我也會分神。

  近來我的思想不斷地受到新事物、新意念、新責任、新煩擾所input的各種東西搞得很混亂,生活中又有很多難言之隱,令到這個網誌已經沒有以往鮮明的Tone和個性,變成了毫無特色的私人日記。早前,在一個小型活動中邀來了陳志峰及方念湘分享一下自己的經驗,陳志峰說到“生涯規劃”的問題,這也是澳門某些青年團體近年經常提出的,不過,“生涯規劃”在澳門很多時候會變成無釐頭。我有沒有“生涯規劃”?有,我的“生涯規劃”不是刻意的,而最終目標,就是實現一個具有特殊意思的存在。

  明晚歐洲盃便會打決賽,由德國對戰西班牙,其實我早在西班牙第一場贏了俄羅斯後,就看中他們會成為歐洲霸主,但後來因為見到他們會對陣我最喜歡的意大利隊,才將這個意念壓下,現在意大利既然輸了,就全力支持西班牙吧!我早在兩年前的網誌,絮語唔係水魚,就已經透露了玄機了。

No comments: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