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Wednesday, July 16, 2008

好比喻--市民日報文戈的“神像工匠”與“記者”


  下列文字摘自今日《市民日報》老報人文戈“大炮台下”專欄的部分內容:

  一位神像,在未「開光」前,等如一尊木偶。故此,訂造神像的人,當從神像店恭「請」神像回家後,必須送到庵堂寺院,或延聘僧侶法師,進行為神像開光╱祝聖,經過法師誦經及硃筆一點,神像便有靈氣,可以保家護宅,驅邪出外,引福歸堂,為戶主鎮宅保平安。

  而今,國務院在公布的「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中,「澳門神像雕刻」獲得上名,被列入「民間美術」類,值得額手稱慶!

  「澳門神像雕刻」業既然入選國家級文物遺產,相信將會進一步向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申請,作為「世界非物質文化遺產」項目,請拭目以待!

  講到雕塑神像,我又想起當年入行後不久,有前輩對我說:我們做記者的一行,好像人家塑造神像,只是他們用刀斧,記者則用筆墨。記者每天不斷寫文章,在報紙上替那些「明日之星」吹噓、捧場,一旦人家名成利就,成為社會上的「紳襟」或者值理、議員之類。此時,記者反而要日日向他問新聞、討資料。

  你說:記者由捧名流開始,到名流名成利就,成為社會新貴。那時,記者為了攞消息,要向名流求助,這種過程,不是很像那些木匠,千辛萬苦把一件木頭,砍成神像。然後又精雕細琢,塑成金身,送到廟堂高高供奉。及至木匠想求名求利,反而要早晚燒香,又叩又拜,請求開恩!

  木匠稍有如意,略感順景,又會扛隻金豬,去叩謝神恩!

  到底菩薩知否,下跪弟子,正是當年塑造本座的斧手?

  一些成名的所謂「社會賢達」,又是否知道向他討資料的記者,正是當年把自己從人海中捧上象牙之塔的人呢?

8 comments:

過路人 said...

記者,真的應該捧名流嗎?同時,記者要討資料,肯定不會只得向社會賢達求取一途的.

太皮 said...

過路人,

好多謝你的認真閱讀及留言,首先這篇文章只提到記者工作的一些則面,就好像神像工匠除了雕神像還有很多事情要做。他提到的只是對記者工作的一些感嘆,由於名流是某些方面顯赫和出眾的人,他們的行動及言行就更有代表性和更具影響力,就好像我們關注梁朝偉與劉嘉玲的婚姻,而不會關心每日發生在萬豪軒或旅遊塔的張李聯婚。

一個社會議題,也許我們會問問市民的意見,但作為一般讀者,會接受一個普通市民的見解而多於接受名人的見解嗎?而普通市民的見解,對社會、對政府工作的推動又有多少影響力?社會人士的話語權比一般市民大眾更有力,所以我們才要他們給資料,而不去問一個初中生的意見。對於政府的工作訊息,例如有關派錢的消息,難道要記者不去問政府官員而去問掃地阿嬸?我當然沒冒犯之意,我想說明為甚麼記者需要社會人士的“資料”。

如果按照你的思路,我們不去問社會人士索取資料,而去問一個普通人,那麼這些被問的普通人,他們的意見如果社會接納和認同,那麼這個比較出眾的人最後亦會成為社會賢達,這個圈是不斷循環的。

當然,文戈先生的文章真正能體會的也許是做過記者的人,你如果將來有機會做記者,多對自己的生存狀態了解的話,也許重看這篇文章也會會心微笑。

眉間尺 said...

兩位~
本人覺得
係澳門傳媒生態比較特別0者
向名人討新聞竟成為記者的唯一工作

從文戈的行文中
隱然感受到他多年獻身而鬱鬱不得志的怨氣
澳門的記者及傳媒工作者
可時才能得到應有的社會地位和金錢上的尊重呢?

火鳳凰 said...

同意尺兄的看法,澳門是一個擁有特別政治生態情況。
首先,要將問題界定清楚,本人雖然未曾當過記者,但亦清楚記者的職責所在是需要每天如實地報導新聞,哪管是從任何一個渠道,只要不違反法例和道德操守,都要對公眾作出如實報導,不能以個人喜好為先此其一。
其二,如尺兄所言,作者隱約略有怨憤,倘若受了委屈或者"特別待遇",那只是名流他們自貶身價,何必與他們一般見識,反之,身為名流其實更要與記者或傳媒打好關係,遇上厚道的記者當然不會和你一般見識,遇上懂得玩弄文字口誅筆伐的人,更會讓名流顏面無存。
澳門所有的報章,小妹膽敢在此說容不下任何反共聲音,立法會議堂上只有犬儒文化。夏蟲既是不可語冰,何必自尋煩惱!

太皮 said...

尺,
不要澳門怎麼澳門怎樣,澳門不是一頂保護傘,至於我反覆看過文戈的文章及我的回應,都沒透露過澳門記者的工作就是“唯一”向名人討新聞。如果我說我一餐飯要吃三碗,而令人誤會我一整天都坐在桌子旁吃飯的話,那可能我的表達能力有問題了。

社會需要精英和尖子,文戈的向名流討新聞是指向那些人採訪的意思,舉個簡單的例子,當你要問同學家課時,你會問一個成績一般的同學還是問一個成績好的同學?採訪排隊買鈔票的人時,採訪排第一的有意思還是排中間的更有新聞價值?

一個不平凡的人其言行本身就可構成新聞,而所謂社會賢達在澳門來說他們就是不平凡的人,只是比起其他地區的精英分子他們看起來比較遜色。

文戈在採訪上也不是甚麼鬱鬱不得志的人,他的話只是普遍地傳達一些新聞工作的常見問題,而他本人也算是社會名流。

火小姐,
因為你不是新聞工作者,所以未必了解我想大家看到文章後“會心微笑”的用意,所以就不與你多作探討了,多謝你的閱讀和留言。

不過,還是想說的是,我沒叫大家不去如實報導新聞,也沒叫大家去違反職業操守,你的留言似乎想發表自己的意見多於與我討論。我想告訴你的是,希拉莉出自傳是新聞,但是火鳳凰出自傳就不是新聞,立法會的討論報紙會報道,我和你的討論報紙就不會報道。

記者也不是老是問名流拿新聞,只是有需要的時候,要人發表意見的時候,而大部分名流也都是和藹可親,或者表面上很可親的,文戈的話可能只是寫給某些人看。

此外,為甚麼報紙要無端端反對共產黨呢?共產黨在澳門街派解放軍殺人滅口了?共產黨沒收你的財產了?澳門人大部份人都不反共,報紙無端端去反共,那份報紙是否有問題?也許你想說報紙對共產黨某些在大陸的錯誤工作缺少報道和評論,我承認,也許這方面可以向前走一步。

Anonymous said...

大家都可以很平和的討論,而各人都有很好的見解.
能讓我們這些局外人有更多的思考.
或者這種情況,在香港的娛樂圈更不是什麼的一回事.
在功利的社會生態下,大家互相利用,各取所得,是正常不過的吧.
所謂的名人,政客,或傳謀人之後能否出位,就要看各人的造化了.

但澳門的傳謀界就因很多客觀條件而局限/窒息了發展.

只嘆當年塑造木座的斧手,選了行業而又不甘心.想多了吧.客觀事實是改不了的,他或該自豪的想到,這座受大眾愛戴的神像,是自己親手做的,能為世人積德積壽,多有意義.
他以後的日子,會活得更有尊嚴,更有價值.

過路人 said...

工匠技巧高超,刻出一批超級偶像,可惜超級偶像後來都走火入魔,有部分更做出失常之事,工匠技巧再高,都無法改變局面,更可怕的是,世上再無好工匠,也沒有新偶像,只有那班魔王在獨霸一方,能不唏噓?

太皮 said...

哈哈,乜我而家態度好惡劣咩?我平時同人爭論都係據理力爭聲大夾惡勢兇夾狼架啦!

總之,我認為一個社會,人與人之間就要互相依存,我反而覺得澳門太少菁英肯成為名流,大少菁英肯拋頭露面。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