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Thursday, December 11, 2008

朋友,走好!


年時,大槪在十三四歲時,我常常都會有快要死的感覺。反正那感覺很強烈,晚上一走到街上甚至要深呼吸,準備迎接死神的降臨。我想這也許是一種心理病,是由於某種壓力而引致的,而不久之後就沒事了。其實,我有幾次險死還生的經歷,有次在海邊差點浸死(小時候經常有小孩子被浸死),有次玩遊戲摔在地上,有十多分鐘動彈不得(詳情寶貴的生命啊!)我以為自己死定了,以為自己要癱瘓度期餘生了,但我相信這是神的力量,我想活動的願望是多麼的強烈,然後我就活動自如了。說實在的,我很怕死,很怕身體功能受到損害,不能像一個正常人地生活,如果現在要我去死,我一定不甘心,我的遊魂野鬼一定會遊蕩數十年不散。

  昨日,聽到一位朋友離世的消息。這位朋友是我的同事,雖然共事不是太久,但三世修來同船坐,與他相識,本身就是一種緣分。印象中的他高大英俊,開朗熱情,樂於助人,有禮識做,對於粗蠢肥笨而又兇神惡煞的我來說,真有點自慚形穢--雖然這樣說我自己有點誇張,但我確實對他很有好感,自私點說,有這個人做朋友,你也不會有蝕底的。這樣的大好人,只有二十五歲,生長於小康之家,有要好女朋友,有一份算是不錯的工作,卻竟然因為一些小傷患而引起脊椎癌症,但他卻忽視癌症,有病不醫,最後被上司發現問題的嚴重性而勒令他停薪留職,去把病治好。

  我也才意識到他的病情,然後,他開始接受化療了,我在同事口中知道一些他近況的片言隻語,見到他剪短頭髮的圖片仍然健健康康地笑對鏡頭,雖然我們都知道他的情況不樂觀,但看到他的圖片,我仍樂觀地想,希望他沒事,將來可以回來上班,給我“差遣”,我也想,他就算好不了,應該可以支撐一段日子吧!但有些事就這麼突然,昨日上午還和兩位行家--一位是他的中學同學,一位是與他出過差對他有很好的印象--吃早餐談笑,下午我們都收到他離世的消息了。我也不想矯情地說自己有多麼傷心,畢竟與他不是很熟,但從與他相處的短短時光,我卻知道他確實是一個樂於助人的大好青年,是一個對人類的存在有價值的人,因此,我是感到傷心的。唉。

  我相信你有很多遺憾吧!但既然走了,希望你一路走好,讓遺憾都變成愛的祝福,去庇祐那些守護過你的人吧!阿Dee,拜拜!

2 comments:

雪 said...

十二月我太忙啦,完全無時間上黎睇睇,今日得閒就睇返我未睇既部份,先知阿dee已經離開左....我淨係見過佢一次,係卡拉ok度識架,係我個fd既fd,佢比我好深刻既印象呀! 一個陽光男孩!點解個天要咁對佢呀! 我一直都有睇佢個space,一直都支持佢,點解佢咁快就離開左,我都好傷心呀!

太皮 said...

雪,
傷心過後,我們還得生活,有時一個人的死只是為了給予在生的人更多對生命的睇法。

Hangm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