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業贊助,請點擊瀏覽詳情)

Monday, November 30, 2009

文學的事

講文學,可能大家會覺得厭煩。不講文學也可以講一下賭波,如果每日可以分析一下足球指數,過過「日辰」,讓大家贏波贏得開心,也未嘗不是一件好事,但可惜我要過活,不可以單單過「日辰」,兩「害」取其輕,還是講講文學。為何說文學是「害」呢?人生識字憂患始啊!

  文學獎昨日頒獎,我出席了頒獎禮,與眾多文友見面,吃飯吹水,頗為快慰。今次獲獎人士中大部分我都認識,前輩較少,主要都是我的同輩,而也有一些視我為前輩的朋友,說實話我在文學上沒甚麼成就,將我比之高一Level,實在有愧。今次我也參賽了,參加了詩歌部分,結果是落選,哈哈,看來我對於寫詩是要封筆了,真係唔夠人玩,還是集中精神寫小說吧。寫小說,我真是有取之不盡的題材和靈感,創作過程也很過癮。

  例如剛出版的第三十九期的《澳門筆匯》,就登了我一篇好過癮的小說《食蕉連皮》。這是第一身來寫的,主角又是一個好討好的人,下次用第一身時,要讓“我”變成一個奸詐小人了!這篇小說其實“幾乾淨”,幾特別,大家要睇睇啊!我昨日逛過文化廣場,見到還未上架,為免大家撲空,我唯有貼上來,讓有心人批評批評。同書中還有一篇散文《「鈍胎」與消失的記憶》,這也是很特別的文章,遲點再貼上來吧!同書中還有很多精彩內容,大家過一個月後去文化廣場找找,可能會出現。(呢篇網誌的結果,是要大家去看我的小說,騎騎)

食蕉連皮
◎太皮

  我不知道怎樣去告訴大家我與阿嬌之間的愛情故事,如果單說我們的愛情呢,真好像沒甚麼情節可言,這樣吧!我就將我作為“食蕉連皮”的人生也一併向大家說說吧……

  幾年前,我和阿嬌一起中學畢業。那一年,澳門賭權正式開放,金光賭場開業,聘請大量員工,我們去應徵,阿嬌獲聘為荷官,月入萬多元,我被聘為保安員,月入七千元。我不知道我為甚麼要選擇做保安,因我有條件做更舒服和入息更高的工作,但我覺得,自己年輕力壯,很應該像保護澳門的財富一樣保護這個賭場,於是,我選擇了這份工作。當然,保安員的制服也是吸引我的原因之一。

  我和阿嬌感情很要好,大槪從一出生就開始相戀,正式上班後,我們經常約在一起小休和用餐,我們在飯堂的吸煙室裡,每次都選一張雙人桌子“撐枱腳”,她有她抽煙,我有我吃水煮蛋和馬鈴薯蓉,本來都相安無事,細水長流,然而,有一天吃飯時,她突然跟我說:“我不要再跟你一起吃東西了!你看你!真是‘食蕉連皮’!我不想見到你!我不想見啊!”她越說越大聲,吸煙室裡的人都被她嚇了一跳。

  先讓我插一句:甚麼是“食蕉連皮”?我們“保安員”的英文是“Security Officer”,Security讀起來真有點像粵語的“食蕉連皮”,吃香蕉還要把皮吞下,真有點滑稽。何況,我們的制服是黃色的,相當應景。那時我呆望阿嬌,微微一笑,想說甚麼,卻見她丟下香煙,一抓頭大叫了一聲:“你這個白痴!”她發狂地跑走了。周圍的人都望着我笑,我不知所措,又不知她為甚麼會叫我白痴。我看着自己的制服,這身衣服不是很好看嗎?穿得我像軍人一樣,有時和那些當過兵的尼泊爾保安一起巡更,真覺得自己做了軍人呢!

  那天下班後,我趕去她家挽回愛情,連“食蕉連皮”的制服都沒有換,她見到我,拿着掃把近乎歇斯底里地擋在門口不讓我進入,叫我以後都不要找她!那晚我回家了,但隨後糾纏了她接近四十天,她不為所動,最後我終於都放棄了,我們分手了,正確點說是她拋棄了我。但其實,我還很愛她,很記得那些他讓我的手“壞壞”的情景。(點擊看全文

6 comments:

小澳胞 said...

約實兩年后小說組同你比過><))哈哈

太皮 said...

小澳胞,
兩年後你可能已經成為大文豪,兩年後我可能已經成為地盤佬,你的戰書下得快過頭了!

小澳胞 said...

戰書不會下太快呀,對自己寫的有期待係才有可能認真寫下去

PS你篇"食焦"的"雞雞"好養眼......(不知內情的人究竟會以為我們在談甚麼.....)

太皮 said...

小澳胞,
哈,你真係可愛,發咗達記得帶挈吓細佬。

Wilbert said...

太皮,你在另一個網(http://mypaper.pchome.com.tw/novelnovel/post/1320344223)登的古仔好似只post到中段,未完?

太皮 said...

係喎,唔知點解冇咗一大段喎,之前有朋友看過還與我討論,都冇講呢個問題,唔知係之前冇事還是他們以為我的小說已經完了,真係要好好檢討吓啦.....哈哈,唔該曬!而家加番落去啦!

Hangman